标题: 克里希那穆提语录
可见光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7-5-2 17:59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克里希那穆提语录

有一种完全不需要奋斗的生活方式,就像一朵百合,一朵生长中的花朵,它从不奋斗,它只是纯然地活着。它本来是什么样子就是什么样子,这就是完善。但是从没有人这样教导过我们。我们总是学习如何去竞争、格斗,如何成为军人、律师、警察、教授、校长、商人,我们都想爬到顶端,都期望成功。

你是否可能没有野心地活在这个世上,如果你能开始了解自己,不刻意去改变而只是照着自己的本质活,那么你就会开始蜕变。我认为一个人可以默默无闻地活在世界上,完全不被人知道,没有名气、野心和残酷。如果一个人不认为自己有多么重要,他可以活得非常快乐。

教育的意义是要帮助你从孩提时代开始就不要去模仿任何人,永远都做你自己。不论你是丑或是美、羡慕别人或嫉妒别人,永远都要做你自己,并且真的去了解这一切。如果你认清真正的自己并且了解它,那么在这份深入的了解之中,你就开始蜕变了。


选自《克氏语录》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7-5-2 20:11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问:你从未向我们清楚地描述死亡,以及死后重生这些神秘的事情,但是你不断提到不朽。那么你肯定相信死后重生这样的事情了?

克:你想明确地知道死后是不是完全寂灭的状态:这种着手问题的方式是错误的。我希望你能跟上我说的话,因为否则你就无法理解我的回答,你就会以为我没有回答你的问题。如果你不理解,请打断我。

你说起死亡的时候,想表达什么意思?你为另一个人的死去而悲伤,并害怕自己死去。另一个人的去世唤起了悲伤。当你的朋友去世,你意识到孤独,因为你依赖他,因为你和他互为补充,因为你们互相理解、互相支持、互相鼓励。所以当你的朋友离去时,你感到空虚,你想要那个人回来填补他过去在你生命中的位置。

你想再次拥有你的朋友,但是因为你无法拥有他,你转向各种智力上的观念、各种感情上的概念,你认为那些东西能带给你满足。你转向慰藉、舒适这样的想法,而不是去弄清你痛苦的根源并把自己从死亡这个概念中永远解脱出来。你指望一系列的慰藉和满足能逐渐缓解你强烈的痛苦;但是,当死亡再次到来时,你还会再次经历同样的痛苦。

死亡到来并带给你强烈的悲伤。你深爱的人去世了,他的离开加剧了你的孤独。但是你试图通过寻求心理上和情感上的满足来逃避,而不是弄清那孤独的根源。那孤独的根源是什么?是依赖别人,你自己的生活不完整,你不断试图回避生活。你不想去发现事实的真正价值,而是把价值赋予了只不过是一个智力概念的东西。因此,失去朋友让你痛苦,因为那失去使你充分意识到自己的孤独,还有对自己的死的恐惧。我想知道我死后是不是会重生,我是不是会转世,我是不是会以某种形式继续存在。我关心这些希望和恐惧,因为我的生命中没有丰足的时刻,我完全没有一天不生活在冲突中,没有一天感觉到完整,就像一朵花那样。因此我有一种想要实现圆满的强烈愿望,而那愿望引入了时间的概念。

当我们说到“我”的时候,指的是什么?只有当你困在选择的矛盾中、二元的冲突中时,你才会意识到“我”。在这种冲突中,你意识到自己,你把自己与这个或者那个相认同,在这不断的认同中,产生了“我”的概念。请用你的内心和头脑考虑一下这个问题,因为这不是一个可以被简单地接受或者否认的哲学观点。

我说从矛盾的选择中,头脑建立起记忆,很多层次的记忆,它将自己等同于这些层次的记忆,把自己称为“我”、自我。因而产生了这个问题:“我死的时候会发生什么?我有机会重生吗?未来有没有什么可以达成?”在我看来,这些问题产生于渴望和困惑。重要的是把头脑从这种矛盾的选择中解放出来,因为只有当你这样解放了自己,才能有不朽。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不朽的概念就是“我”的延续,穿越时间,没有终点。但是我说这种观念是错误的。“那么,”你回答道,“彻底的寂灭就是必然存在的。”我说那也不正确。你相信完全的寂灭只能随着我们所说的“我”这个有限意识的终结而到来,这是错误的。你不能那样理解不朽,因为你的头脑困在对立的观念中。不朽摆脱了所有的对立面,它是和谐的行动,在和谐的行动中,头脑彻底从“我”的冲突中解脱了出来。

我说存在着不朽,超越我们所有概念、理论和信仰的不朽。只有当你独立地充分地理解了对立面,你才能摆脱对立面。只要头脑通过选择制造冲突,就必然会存在作为记忆的意识,也就是“我”,正是“我”害怕死亡并渴望自己能够延续,因此没有能力去理解存在于现在的完满行动,也就是不朽。

一个古老的印度传说中讲到,有个婆罗门 人决定放弃自己的部分财产作为宗教献祭。而这个婆罗门人有个小儿子,看到他父亲的所作所为,不停地问父亲一大堆问题,直到他父亲变得恼怒不堪。最后儿子问:“你要把我献给谁?”而他父亲生气地回答道:“我要把你献给死神。”古时候人们认为无论说过什么话,都必须得到实践;于是那个婆罗门人不得不把儿子献给死神,以遵守他鲁莽中说出的诺言。在男孩向死神的住处走去的过程中,他听到了很多上师关于死亡和死后重生的说法。当他到达了死神的房子,他发现死神不在;所以他等了三天,没有吃任何东西,因为按照古代的习俗,主人不在的时候是不可以吃东西的。当死神终于回来时,他因为让一个婆罗门人等候而谦卑地道歉,为了表示歉意,他送给男孩三个他想要实现的任何愿望。

男孩的第一个愿望是想要回到父亲身边;第二个愿望是他请求以某种仪式典礼接受启迪。但是男孩的第三个愿望不是一个请求,而是一个问题:“死神,”他问道,“请告诉我关于寂灭的真相。我来到这里的路上听到了很多上师说的话,有些人说存在着寂灭,另一些人说存在着延续性。请告诉我,尊敬的死神,哪个是正确的。”“不要问我这个问题”,死神回答道。但是男孩很坚持。所以在回答这个问题时,死神告诉男孩不朽的含义。死神没有告诉他延续性是否存在,死后是否可以重生,或者是不是存在着寂灭,而是死神教给他不朽的含义。

你想知道延续性是否存在。现在有些科学家在证明延续性是存在的。宗教确认了这一点,很多人相信这一点,如果让你选择的话,你或许也会相信。但是在我看来,这并不重要。生与死之间始终会有冲突。只有当你懂得了不朽,就既不存在开始也没有结束;只有那时行动才意味着完满,只有那时行动才是无限的。所以我再说一次,转世这个观念意义甚微。“我”之中没有什么东西是持久的;“我”由一系列包含着冲突的记忆构成。你无法使“我”变得不朽。你的整个思想基础是一系列的成就,因此是一系列不停的努力,是局限的意识的延续。然而你希望用这种方法来实现不朽,感受无限的狂喜。我说不朽是真相。你无法讨论它,你可以从自己的行动中,从诞生于完满、丰足和智慧的行动中了解它;但是那完满、那丰足,你无法通过听从某个心灵导师或者阅读一本指南来获得。只有当存在完满的行动时,当你在行动中对自己的整个存在彻底觉察,那时你会发现,所有假装指导你的书籍和上师都无法教给你任何东西。只有当你的头脑摆脱了局限的意识,也就是“我”制造的所有个体感,你才能知道不朽和永恒是什么。


选自《倾听内心的声音》

顶部
先磨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7-5-3 07:15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回复 #1 可见光 的帖子

这个世界是蛮疯狂的,人都被异化了。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7-5-3 09:28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回复 #3 先磨 的帖子

我们在慢慢地向自然学习,并且慢慢懂得我们就是自然的一部分。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7-5-18 20:01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问:粗糙的心能变得敏感吗?

克:请注意听这个问题,注意言辞背后真正的含义。粗糙的心能变得敏感吗?如果我说自己的心是粗糙的,然后我试着去变得敏感,这份努力的本身就是粗糙的。请不要困惑,只要观察就好。如果我发现自己是粗糙的,但是我不试着去改变它,也不试着去变得敏感;如果我开始去了解什么是粗糙,并在日常生活中观察它——我吃东西时的贪婪、待人的粗鲁、我的骄傲自大、我的习惯及思想的粗野——在这种观察下,当时的状态就改变了。

同样的,如果我是愚笨的,而我想变得有智慧,这份想变得有智慧的努力,就是更大形式的愚蠢,因为最重要的是要了解愚蠢是什么。不论我怎么尝试去变得有智慧,我的愚蠢依然存在。

我也许可以得到表面的学识,也许可以引经据典,背诵伟大作家的章句,但基本上我还是愚蠢的。如果我观察并了解生活中的愚蠢——我如何对待仆人、邻居、穷人、富人及雇员等——这份觉察就会把愚蠢粉碎。

你可以试验一下,看看自己如何对仆人说话,观察自己对高官有多么恭敬,对那些不能给你分文的人是多么轻慢,然后你就会发现自己有多么愚蠢。在这份了解之中,你就会得到智慧和敏锐的感受。你不需要“变得”敏感,一个企图变成什么的人,就是丑陋的、不敏感的、粗糙的。


选自《人生中不可不想的事》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