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TRENCH TOWN小游
二平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6-9-12 21:43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TRENCH TOWN小游

TRENCH TOWN小游

鲍勃·马利(Bob Marley)是雷鬼(Raggae)音乐的先驱,格莱美音乐奖专门设有雷鬼音乐的评选。马利由此也是牙买加的文化地标,差不多到处都有他各种画像的影子,游客抵金斯敦一般也都会到上城的马利博物馆参观。马利博物馆原是他成名之后的住宅,后辟为纪念馆,多为雷鬼迷所青睐,每年逢马利生日,院子里都热闹非凡。
上城多是富人区,但马利未成名前则一直生活在下城的贫民区。后来,马利在下城的居住地也辟为文化大院(Culture Yard),但去的人较少,主要是那里治安太差。其实若是了解雷鬼音乐的缘起,马利当年居住的Trench Town则是必游之地。我最后还是决定去转一转。

开车到下城,还是走错了路口,绕了一大圈,回到Trench Town。每次到下城,都格外警惕,至少车门先锁死。金斯敦的下城是著名的黑帮区,那里曾经繁华,后来治安太差,商业中心逐渐向上城转移,产业空心,成为偌大的贫民区。牙买加的谋杀率位列全球前五,金斯敦下城是犯罪中心。
Trench Town紧邻着一大片墓地,墓地里杂草丛生,碎砖烂瓦到处废弃,而Trench Town密密麻麻地拥挤着小房子,是那种典型的贫民区外貌。文化大院很显眼,因为牙买加人爱用各种鲜艳的颜色在墙上作画,远远地就见马利的肖像。开车过去,文化大院的正门还在巷子里,车还未拐,见两个赤裸上身的孩子跟过来。

院子大门也不开,透过栅栏能见到里面的人。我明知故问地搭讪,这里是Trench Town Culture Yard么?一位梳着长发绺的哥儿们说从院子里说,是。我又问,车停院外安全么?发绺哥说没事儿,安全。一进门,四位黑哥儿们都围坐在一棵大芒果树下闲聊。有游人来,其中一个老点儿的黑人接待我。我先环视一圈,院子里也就那四个人,我是唯一的一位游客。
老黑人带我进了办公室,小屋子特别局促,有股特别的怪味儿,而且一进屋子,老黑人身上的味道也强烈起来,他一定是连着几天不洗澡的,头发也黏糊糊的。他让我选旅游项目,我交了12美元,是基本游。文化大院有点儿北京四合院的意思,西北东三面一溜儿小房,有一间是马利当年上课的地方,用过的第一把老吉他摆在房间里,还有一间是卧室,屋里一张床,又小又窄,马利和夫人不知道怎么挤得下,熨斗等各种用具也都上锈了。大院中间有马利开过的第一台车,轮胎都没有了,锈迹斑斑,车旁边长着一株大麻,这个是标志,因为马利吸食大麻。

老黑人挨个房间给我讲解,他的英文间杂土话,我只能听懂大半。后来在马利卧室前,他告诉我说自己有神迹,我从遥远的中国来,能到Trench Town来,说明我们之间有联系。然后他让我出右手,他出左手,摆出心形的图案,告诉我那是ONE LOVE,还让我跟着他叙述了三遍。马利有首歌叫ONE LOVE, ONE HEART。结束导游前,老黑人带我到他自己的房间去,一进屋也是味道扑鼻,他向我展示几块石头,还有墙上他画了各种神秘符号的布料,显然是暗示我买,我一点儿兴趣都没有,向来对鬼神撇嘴。游完了,心情也放松下来,到树下跟他们坐一会儿。一个年轻的戴帽子的哥儿们央求我帮他找份工作,我说我就是个游客,一点儿办法都没有。我问他们对中国人印象如何,他们都说中国人会赚快钱(QUICK MONEY),下城的商铺9成都给中国人包了,中国人帮牙买加修路、盖房子,中国人很好。

Trench Town文化大院被列为牙买加文化遗产,但设施极其简陋,导游也不专业,不怪来的人少。马利少年时一直生活在Trench Town,那首著名的NO WOMEN NO CRY就在文化大院里创作。马利当年也不一定会想到,自己日后会成为一派音乐的宗主。马利在Trench Town的时候,以他为主的WAILERS乐队确实是雷鬼乐的中心。
Trench Town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衰败,四、五十年了,Trench Town也像牙买加一样,没有增长也没有发展,唯独暴力事件层出不穷。一周以前,不远的街区还发生火拼,几个人殒命。牙买加持枪合法,非法枪支也无数,与贩毒、帮派等关联,致使命案多发。我曾想,政府为什么不禁枪呢?但仔细思考起来,这与美国的枪支问题一样,禁枪可不是容易的事儿。
舆论也常言,牙买加有资源,人口少,照理说经济搞好了,应该很发达才对,但为什么就不行呢?实际情况是,人们工作也都很努力,但经济就不行。原因在哪里?是结构性问题,是制度问题,单单某个人,什么问题都解决不了。外贸依存度高,就算自己国内的问题解决了,国际上有个风吹草动,比如油价增加,国内的物价就跟着涨。全球化时代,许多问题都那么复杂,中短期来看,Trench Town的样子也不会发生大变化,应该和马利在世时差不多。

马利卒年仅36岁,可谓英年早逝,但他确实给牙买加留下了一笔宝贵的精神遗产。出了大院门,从窄巷子向西开,两边的人都在无所事事地看我。Trench Town的人们大部分都失业,大部分都是失望,没人知道未来在哪里。马利那时唱到“一切都会好起来的”(Everything's gonna be all right),而我的眼前还是一片灰暗。

2016/9/12





生活就是艺术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6-9-13 07:22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上次我们去坐游轮度假,曾经有一站是牙买加。
有一个黑人司机带着我们在岛上转了转。那个司机倒是给我印象挺深刻的。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