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参观五月花号
二平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6-9-5 22:48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参观五月花号

参观五月花号

到普利茅斯市,主要是参观五月花号。我从心底里很喜欢普利茅斯那样的海港小城,人口不会多到大城市那样拥挤,也不会少到乡镇那样寂寞,不多不少,正正好好。小城面对着一泓海湾,游艇栉比,好些人坐在海滨的长椅上晒太阳,一切都那么悠闲,井然有序。以前读美国史的时候,久闻普利茅斯大名。现在来了,如见故人。

比普利茅斯更有名的,当属五月花号。好几年前,新星出版社刚一出版菲尔布里克的《五月花号》,我就先睹为快,我记得那本书写得特别好,翻译得也顺畅,读得大有废寝忘食之感,大概两、三天就完工。这样的阅读体验,在不读书的时代已不多得。写得再好的内容,也经不起时间大潮的冲刷,我记不得五月花号中的任何主角,但五月花号精神则铭刻于心。
一百余位探险者,乘坐五月花号,横渡波涛汹涌茫无际涯的大西洋,只为寻找心中的圣土。1620年,那是一次搏了命的长途航行。

现在的五月花号,是后来重建的,但依照原样不做丝毫更动,安静地停泊在普利茅斯码头边上。守门的是一位年老的夫人,直观判断,至少逾八十高龄。登船需分拨,到了我们一家人这里,就给夫人拦住了。我忽然冒昧地问她:夫人,您是这里的志愿者,还是工作人员?夫人微笑地答我说:我是这儿的工作人员。八十多了,还不退休,津津有味地做着自己的工作,这个举动里有“为人民服务”的意味。人过八十,随时可能听到上帝的召唤。按照中国文化的理解,安详晚年就是不再工作。夫人给了反例,工作就是一种享受。大概我们的工作文化里充斥了等级和压迫,所以人们巴不得早日脱身,把退休当成真正的自由。

和我搭乘过的巨型游轮比,五月花号实在是太小了。底舱装粮食、淡水等补给品,再上面有两层可以住人,能够想象得出来,当时该是相当的拥挤不堪。出乎我意外的是,船上还装有火炮,那目的一定是防海盗。五月花号的行程中,最大的贡献是诞生了一份名闻人类文明史的政治契约——《五月花号公约》,核心则在于公民自治体是由大家约定成立的。五月花号公约成为美国后来的立国精神源泉。这是一群多么勇敢的人,又是一群多么富有远见的人。就这样一群勇于冒险、又富于契约精神的人开拓了美国文明史,举世无二。在五月花号不远处,还有一块刻着“1620”字样的石头,默默无声地接受着游人们的敬意。

普利茅斯市还有一处清教徒种植园,完全仿照17世纪清教徒抵达马萨诸塞州时的历史场景设计。有当地人扮成彼时的清教徒,在茅草屋中煮饭、喂鸡,也有人在锯木头,那感觉倒真像重返历史。小屋黑漆漆的,没有玻璃,采光不好。厨房没有灶台,只在地上拢火,熏得到处都黑。人们常愿怀古伤情,我却是不喜欢回到过去,还是现世好,但愿未来比现在更好。
种植园在一块山坡上,远眺大西洋波平如镜。不知道当年的清教徒们有否想过,有朝一日美帝国会雄霸天下。清教徒们向往的山巅之城是建立起来了,但又不知道,他们当年有否想过日后的美国一样在富庶之中充斥着贫困、吸毒、枪支泛滥、非法移民等等众多让人挠头的愁事。或许,天堂永远在远方,即使乘坐“五月花号”,也永远无法抵达。

2016/9/5





生活就是艺术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6-9-6 06:01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谢谢分享。
八十多的老太太能够继续做这样的事,知道周围的人也是很理解和宽容的。

顶部
二平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6-9-8 21:55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玛莎葡萄岛之旅

玛莎葡萄岛(Martha’s Vineyard)是鳕鱼角半岛南部的大西洋中,从Falmouth港乘渡轮南行,大约40多分钟的船程即达。望文生义,小岛吸引我的,就是想象中一望无际的葡萄园,还设计着和女儿拿着筐,准备采它个大半篮子。
汽笛一响,到了岛上,全是森林,哪里有什么葡萄园?原来小岛历史上曾有过葡萄园,还有酒厂,后来大概是种葡萄也不挣钱,年轻人又多不能子承父业,酒厂也衰败了。待旅游业兴隆,更没人有心情去种葡萄,结果空有虚名。据说岛上野生葡萄藤还是有不少,若真有时间钻林子里去采摘,应满有兴趣。

葡萄岛风光秀丽,环绕着小岛星星点点地坐落着一些小村镇,悠闲静谧。有的小镇就那么十几户人家,但家家整洁有致,有不少房子都是纽约及波士顿等大城市的富人别墅,度假了来住几天,平时交给门房看管。旅游车载着我们环岛行,车行于林海之中,小岛生态保持得原始。在西南角,有景点叫“天涯海角”,站在悬崖边上,可远眺茫茫大西洋。看过了加勒比海,真心地觉得那里的风景并没有什么特别。那儿现在还有一拨印第安人,也是靠旅游为生。回溯历史,整座岛都是印第安人的,白人后来反客为主,印第安人也没办法。

玛莎葡萄岛的名望,大约先是来自于电影《大白鲨》的取景地,我们路过那座桥,好多孩子们站在桥墩上往下跳,以示勇气。后来人们逐渐知道,葡萄岛还是美国总统们比较喜欢的休假地。葡萄岛离华盛顿特区不远,直升机一会儿就到。总统喜欢的度假地,都公款开支,肯定不俗,于是大批游人开始逐渐慕名而来。说来巧的是,我们抵岛的当天,奥巴马正在岛上度假。所以葡萄岛传说中的一个卖点是,奥巴马的女儿曾在一间饭店里打工。游客若是无意中接受过总统女儿的服务,那也能逢人玄乎一阵了。
导游给我们讲,奥巴马比较喜欢在葡萄岛玩,而且对其中一个庄园比较钟情。但上一次来,赶上庄园易主,新主人愿意独享庄园,不愿意与外人分享,结果奥巴马住不成,只能换地方。其实这个小故事只是说明私有财产的神圣性,我愿意给你住,你才能租,如果我不愿意,即使你贵为总统,也得尊重庄园主的个人意见。在一个健康的社会里,权力是有边界的。那么反过来说,如果权力缺乏边界,任意妄为,则说明这样的社会不健康,也不够文明。

晚上,奥巴马要在渔人码头广场上放烟花,因为安保措施严格,我们的汽车还为广场绕了大弯路。我们找了间中餐馆,菜做得不中不西,价格却很高。一直到了天黑,也不见广场上有动静。等我们乘船离开了一段,在甲板上听到清脆的爆炸声,回望葡萄岛,已被烟花笼罩。奥巴马的笑脸浮现于眼前,还有米歇尔,估计两个女孩子也正在边看边笑。

2016/9/8





生活就是艺术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6-9-9 09:26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有一年带孩子们也去鳕鱼角住了一个星期。那里挺漂亮的。

奥巴马女儿打工的事,我也看到报道了。因为奥巴马和餐馆老板是朋友。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