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华西都市报:29册共近30万行长诗 《现代汉语史诗丛刊》问世
chaozai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6-7-13 01:43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华西都市报:29册共近30万行长诗 《现代汉语史诗丛刊》问世

点击在新窗口查看全图
http://news.huaxi100.com/index.p ... 92483&m=content
2016年是现代汉语诗歌写作100年。各项诗歌活动、诗歌出版物,繁花似锦。
近日,由诗人、独立学者萧乾父主编的《现代汉语史诗丛刊》在北京正式面世。该丛刊历经10多年的收集、整理和编撰,为诗歌史上最大规模的长诗丛书。全刊收录了阿索拉毅、白天、大解、道辉、发星、钢克、海上、海子、蓝马、李青松、刘仲、蝼冢、洛夫、骆一禾、马弢、吕德安、贾勤、苏非殊、梦亦非、欧阳江河、彭燕郊、于坚、刘泽球、郑小琼、史幼波、孙谦、陶春、向以鲜、杨炼、叶舟、吴震寰等31位诗人的长诗作品,共计29册,包括33部长诗、11部小长诗和一部史诗学论著,16开精装共计1.4万页共约30万行,囊括了朦胧诗诞生30年以来各种类型的长诗写作文本。其中,规模最大的长诗《在河之洲》长达8卷共9万行。据出版方介绍,该套丛刊首印100套,主要面向高校、图书馆和研究机构供书。
这套卷帙浩繁的丛刊中,有9位是四川诗人的长诗作品。包括欧阳江河的《悬棺》《凤凰》,刘仲的《在河之洲》,向以鲜的《我的孔子》、陶春的《尖锐之所在》,阿索拉毅的《星图》,发星《大西南群山中呼吸的九十九个词》,刘泽球《赌局》,郑小琼《人行天桥》,蓝马《恩歌》。
谈到该丛刊的编辑初衷,主编萧乾父认为,现代汉语史诗是在“天天下”(即中国文明全球化)背景下产生的新文体,编撰丛刊的初衷在于在当下的诗歌写作中提倡一种深刻及整体性的现代诗学,深化和拓展现代汉语表现力,传承民族优秀文化传统,促进现代汉语诗歌写作回归静穆崇高的本位。
而当被问到该丛刊选择诗人作品的标准,萧乾父说,“史诗乃国之重器,是一个国家和民族多方面优秀文化的结晶,也是一个语种中的代表性文学作品。本刊遴选作品尽管具有实验和不可控性,但是作为作品本身必须是定型的,具有自我完成的饱满结构和秩序,具有诗化民族语文之使命,具有圆成实真善美之品格。作品自身能够由其语言,结构,思想散发神性的光芒。”
9万行长诗《在河之洲》作者、四川诗人刘仲,在为该丛刊的总序中写道,“长诗:天才的标杆,巨匠的工程,一个民族文化强大的标志。”当叙事长诗与神话渐行渐远之时,就靠近押韵的故事。而心灵长诗却要靠思辨的深度和澎湃的激情来支撑。”他指出,“工业化,全球化,文化有变,人的价值不变。怎样和波澜壮阔的时代融为一体?怎样以悲天悯人的情怀去书写人间的苦难和希望?有人说,应该是为传统现实主义诗歌回归开路,有人说应该为传统现实主义诗歌送终。作为诗人,仰望天上的星辰,呼吸大地气息,从水滴中见出太阳的光辉。……快餐化时代,文化可以暂时有低潮。写长诗可能不合时宜。但是,唯有长诗最能承担社会责任,重构历史画卷,描绘精神肖像,表达家国情怀——我们要向孤芳自赏者、玩世不恭者、厌世主义者一声棒喝:离这儿远点,长诗是生活赤子的地盘。”
【诗人声音】
海上:
在世界范围内,汉语诗歌的足音已经响彻几千年文化层,更想不到的是这套丛刊规模之巨,让诗界停止嚣闹重新思考华夏、乃至汉语诗歌的史诗性。我们心里有,然后世界就有了!
向以鲜:
汉语史诗丛刊,四库集部压殿之钜构,让汉语骨骼清朗而沉雄。其价值与源创意义,当随岁月之变迁,而日益彰显出基础性、本源性与元素性特质。欲窥汉语诗歌之渊深堂奥者,舍此其谁!
陶春:
作为人类赤子与诗歌烈土的海子,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未对中国诗歌曾有过一句天才般的预言:在世纪之交的中国,必有一次伟大的诗歌行动。而今,摆在眼前这样一套震撼视听的超豪华文本阵容与心灵巨大容积的现代汉语史诗丛刊的出版,正是这句预言的直接应验与具体呈现。在我看来,这不仅仅是一次行动,而是与“欧洲文学”、“拉美文学”复兴概念平行意义之上,在汉语文学或诗歌内部发生的一次有准备爆炸。其耀眼光能,对汉民族的精神及其意志世界的夯实与重构及在未来时间深渊中的方向指引有着不可估量的影响。
大解:
无论是当代还是未来,如此成建制的出版汉语史诗系列,都是一项独具匠心的伟大工程。感谢编者和出版人的辛苦努力,使巨著集合出场,开汉语史诗出版之先河。拙作位列其中,深感荣幸。再次致谢。华西都市报客户端记者 张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