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今天诗篇(2016)
可见光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16-2-24 11:47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今天诗篇(2016)

会读到一些美丽的诗句,找条线攒起来


When you say life is marvelous, you are saying a banality.
But to make life a marvel-----that is the role of poetry.
-----Octavio Paz

翻译一下:

当你说生活是奇妙的,你只是在说一个陈词滥调。
但使生活成为一个奇妙-----那就是诗歌的角色。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16-2-24 13:42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介绍 Octavio Paz

https://zh.m.wikipedia.org/wiki/奥克塔维奥·帕斯

奥克塔维奥·帕斯
Octavio Paz,1914年3月31日-1998年4月19日),墨西哥作家;诗人,创作诗、散文随笔、小说、政论杂文、文学评论。
他是西班牙语世界中,和聂鲁达,米斯特拉尔,马尔克斯齐名的文学家。1990年获诺贝尔文学奖。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16-2-25 09:27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No Praise, No Blame

What have the clouds been up to today?You can't
blame them, you know. Their edges just
happen, and where they go is the fault of the wind.
I'd like my arrival to be like that, alone and
quiet, really present but never to blame.

And I'd never presume or apologize, and if anyone
Pressed me I'd be gone,and come back there
only some harmless, irresistible presence
all around you,like the truth, something you need,
like air
-----William Stafford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16-2-25 10:14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没有赞扬 没有责备

云彩今天怎么了? 你不能
责备它们,你懂得。它们的轮廓就
那样出现,而去哪里也在于风
我愿我的到来也象那样,简单而
安静,真实地出现却并不责备

我也绝不假设或道歉,如果有人
强迫我,我就离去,仅止回来
毫无伤害,在无法抵御的时候出现
围绕着你,就如真相,如你需要的什么,
如空气

翻译: by可见光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16-2-25 10:19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William Stafford

https://en.m.wikipedia.org/wiki/William_Stafford_(poet)
William Edgar Stafford (January 17, 1914 – August 28, 1993) was an American poet and pacifist, and the father of poet and essayist Kim Stafford. He was appointed the twentieth Consultant in Poetry to the Library of Congress in 1970

“I keep following this sort of hidden river of my life, you know, whatever the topic or impulse which comes, I follow it along trustingly. And I don't have any sense of its coming to a kind of crescendo, or of its petering out either. It is just going steadily along.[5]”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16-3-2 10:13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Song

Let it be forgotten, as a flower is forgotten.
Forgotten as a fire that once was singing gold.
Let it be forgotten forever and ever----
Time is a kind friend, he will make us old.

If anyone asks, say it is forgotten
Long and long ago------
As a flower, as a fire, as a hushed football
In a long forgotten snow.

----Sara Teasdale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16-3-3 04:38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让它被忘记吧,就象一朵开过的花
象曾歌唱过金子的火
让它永远,永远被忘记----
时间是个友善的朋友,他,会让我们老去

如果有人问起,就说它已经被忘记
很久,很久以前----
象一朵花,象一团火,象一只足球安静无语
躺在久久遗忘的,雪堆里

----Sara Teasdale
----翻译:可见光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16-3-10 15:15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Poetry is a means of telling that, solitary as you are, in the act of writing a poem,you are in touch of the whole chain of being.  You are always trying not only to get in touch with your most primal self, but with the whole history of the race.
----Stanley Kunitz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16-3-15 12:16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We make out of the quarrel with others, rhetoric, but of the quarrel with ourselves, poetry.
----William Butler Yeats

顶部
хω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6-3-17 22:01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UOTE:
原帖由 可见光 于 2016-3-15 12:16 发表
We make out of the quarrel with others, rhetoric, but of the quarrel with ourselves, poetry.
----William Butler Yeats

嗯,这恐怕源自于亚里斯多德的诗学与修辞学。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16-3-18 07:29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回复 #10 хω 的帖子

有一本关于诗歌的日历。有时候会拿来看看。倒是看到不少好的句子。
这句话还没来得及好好翻译。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16-3-18 07:31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我们与别人的争论,得到华丽的言辞。而与自己的激辩,得到的是,诗歌。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16-12-5 12:42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May the stars carry your sadness away,
May the flowers fill your heart with beauty,
May hope forever wipe away your tears,
And, above all, may silence make you strong.
~Chief Dan George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16-12-5 19:27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我学会了简单、明智地生活,

作者:阿赫玛托娃[俄罗斯]

我学会了简单、明智地生活,
望着天空,向上帝祈祷,
学会了夜幕降临前久久徘徊,
以使多余的不安感到疲劳。

当牛蒡在峡谷中沙沙作响,
红黄相间的花楸果串低垂,
我写下快乐的诗句——
关于易朽的生活,它易朽而华美。

我回来了。茸茸的猫咪,
温柔地打着呼噜,舔着我的手掌,
在湖畔锯木厂的塔楼上,
闪耀着明亮的灯光。

只是偶尔宁静会被打断,
一只白鹳鸣叫着,飞上屋顶。
如果你来敲响我的房门,
我觉得,我甚至都不能听清。

1912年

译者:晴朗李寒
出自《午夜的缪斯 阿赫玛托娃诗选》
银河出版社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16-12-6 09:12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冬日的变奏

冬日的变奏
作者/为你读诗:蔡天新
(诗人、作家,摄影师)

1.云彩

那些白色的超凡入圣的天物
我曾亲眼看见它们溶化在蓝天里
它们是弗罗里达夏季的一片海滩
是科罗拉多峡谷中的一块崖石
或只是一个躯体让我盲目地坠入

2.音乐

我听见树木与房舍之间的
早晨的大海缓慢下来
太阳倾身在空气里捕捉
那无法捕捉到的东西

3.天井

那片闪耀着露珠的绿色草坪
被几条白色的小径分隔
橡树的叶子散落其中
来自阿默斯福特的蒙得里安
从传说的天井里走过

4.扇尾鸟

一只过路的扇尾鸟栖息在屋顶上
轻捷的脚步,美丽无比的羽毛
又一个夜晚潜伏在我的身后
她凝望着我庄严神圣犹如
碧空凝望着大海,大海凝望着月影

5.女子

长长的指甲之夜
一双被风吹散的眼睛
我在你的鼻梁上
发现了火奴鲁鲁

1993.12,弗雷斯诺

出自《美好的午餐》,长江文艺出版社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16-12-8 10:45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我们衣袍湿透 莲花瓣上却无滴雨停驻

•走向远方 是走出知见的束缚和突破习性的工具

•我不怕黑 也不害怕破碎的事物

•穿越轮回之海 当我们试图释放出自性的亮光照耀自己 它也在照亮无数个身边的人 愿未有者得着 已有者不退

•那个时代 人们用手工慢慢做东西 远赴千山万水只为相见一面 鸿雁往来耐心等待 春夜无事庭院中闲坐 聆听雨水跌落在芭蕉叶上 盖一座亭阁只为观望盛开的杏花 我是个旧样式的人 在流光中写一封长长的信 投递给远方等待着的人

•所有故人都是轮回 所有轮回都会熄灭 你说 路走远了 自然能够与这个世间告别 我的虚妄在逐一碎裂.......
---------《仍然》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16-12-8 20:25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镜中》
作者:张枣
为你读诗:钟立风 | 作家歌手

只要想起一生中后悔的事
梅花便落了下来
比如看她游泳到河的另一岸
比如登上一株松木梯子
危险的事固然美丽
不如看她骑马归来
面颊温暖,
羞惭。低下头,回答着皇帝
一面镜子永远等侯她
让她坐到镜中常坐的地方
望着窗外,只要想起一生中后悔的事
梅花便落满了南山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16-12-8 23:04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Having learned wisdom from a thousand books,
they became great scholars.
They cannot learn one letter of love
- the wretches wander in ignorance.
If a lover glances just once,
he can swim a hundred million rivers.
If the scholar looks a hundred million times,
he cannot reach the other bank.
Between learning and love is an arduous journey,
with many miles of distance.
Whoever does not gain love,
Bahu,
is a loser in both worlds.

从一千本书中汲取了智慧,
他们变成了伟大的学者。
但是他们对于爱却一无所知,
这些可怜的人依然在无知的国度中游荡。
一位心中有爱的人只需惊鸿一瞥,
就能游过一亿条河流。
但是学者纵然看过这条河流一亿次,
他也不能跨过彼岸。
在学问与圣爱之间是艰难的旅程,
路途遥远。
巴诃,
任何没有得到爱的眷顾的人,
在这两个世界中都一无所有。
           —— 伊斯兰  苏菲派诗人  巴诃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16-12-12 13:13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我的心灵和我的一切我都愿你拿去,
只求你给我留下一双眼睛,
让我能看到你。
——卡蒙斯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16-12-16 19:51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失去的恋人 | 罗伯特·勃朗宁[英]
主播:蔡佩池 | 演员

那么,一切都过去了。难道实情的滋味
真有预想的那么难咽?
听,麻雀在你家村居的屋檐周围
叽叽喳喳地道着晚安。

今天我发现葡萄藤上的芽苞
毛茸茸地,鼓了起来;
再一天时光就会把嫩叶催开,瞧:
暗红正渐渐转为灰白。

最亲爱的,明天我们能否照样相遇?
我能否仍旧握住你的手?
“仅仅是朋友”,好吧,我失去的许多东西,
最一般的朋友倒还能保留:

你乌黑澄澈的眼睛每一次闪烁
我都永远铭刻在心;
我心底也永远保留着你说
“愿白雪花回来”的声音!

但是,我将只说一般朋友的语言,
或许再稍微强烈一丝;
我握你的手,将只握礼节允许的时间,
或许再稍微长一霎时!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16-12-17 08:55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钟情人
作者:赖内·马利亚·里尔克[奥地利]
为你读诗:刘奕君 | 演员

这是我的窗。我刚刚
醒得如此温柔。
我想,我会飘荡。
我的生命伸向何方,
夜又从何处开头?

我可能认为,在周围
我还是一切;
透明如晶体球
的深处,暗哑,黝黑。

我还可能镶嵌星星
在我身上;如此巨大
一颗是我的心,它多高兴
重新释放他,

那人我也许开始爱慕,
也许开始挽留。
生疏得未经描述,
我的命运对我凝眸。
我被置放
在这个无限之下,

芳草如一片草场,
往复奋发,

同时呼唤又惴惴不安,
生怕有人注定灭亡
在另一个人身上,
只因他听见了那声呼唤。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16-12-17 10:10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过去的早晨

每次看墙脚的苔藓颜色
阴影干净让人舒服
我曾试着在自己身上
寻找相同比例的明暗尺度

一群白鹭飞过
门前的半个山都晴了
最好的生活,是我们可以不看到人
只看到白鹭

只听到灌溉的水声
和发电机的低哼
安静。是用水浇出来的
有时是扇动的翅膀

早晨之美,在露水之前
我经过屋边的野菊丛
走到桥上去看流水
流水从我们胯下经过

我们轻易放走悲欢
只关注早餐的粥,酱瓜和咸鸭蛋
只关注窗口断开的云片
在地上弄出晴阴

我知道石榴花
落尽以后,还有什么花
会在草间开放
知道云散尽,山头就露出来了

我们总是怀念过去的日子
无论当时是否喜欢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16-12-20 09:48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极乐是阳光的
享乐却是迷茫的
极乐是铭记
享乐却是遗忘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16-12-20 12:24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未来总有地方让我生长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16-12-28 09:38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叶虻的诗

[玫瑰][跳跳]《铃儿响叮当》[爱情][玫瑰]

文/叶虻

我不确定这就是
梦里听到声音
因为铃声细腻得像
月桂上的花环

它从我的体内搬走了
一枚孤独  一帧落寞
一柄惆怅   和一握小小的伤感
还有几许寥落和不如意
它们是可爱搬运魔术师
我一直猜今晚  会给我搬来什么
一棵圣诞树   一片小小的灯海
还是别在唱针发卡上的音乐
或许是满腹经纶的炉火
烘烤着我们寒夜里的诗句

这样铃声总是一年一度响起
它们是一群可爱的搬运工
搬走我们的阴云和泪水
搬回我们的幸福和欢愉
就像艳阳搬回好天气
就像一位芳邻搬进
我们故事中的楼阁
就像一帧偶遇   欲说还休


叶虻遥祝各位群友平安夜快乐[玫瑰]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16-12-28 09:39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致》

文/叶虻

在你的诗句中我结识了你
就像时光精美的轮廓
就像呼吸中那缕蔚蓝色的潮汐
你怎可以这样精准地扼住文字的脉动
君王般地临幸着思想的绝美
因着热爱  月光也会完成一次呻吟般的颤栗
旷野平静地像一次倒戈的初夜

在你的诗句中我结识了你
就像是在一阵羽毛的颤动中感受飞行的华丽
就像是摒住呼吸的光阴  让我们从容不迫
在一缕风中我们能刻画出什么哪
是忧伤怀旧般的复制   还是缺乏创意的沉沦
不如我们把辽阔亲手埋葬
让视野中的我们   成为唯一对视的风景
不如我们把血液收藏
让我们的热爱
在彼此的躯体中流淌

或者   让我们去远行吧
把远方不断地践踏成  我们萧瑟的回忆
当有一天我们老去
它们会像泪水般地晶莹着我们的往昔

在你的诗句中   我结识了你
像暗夜中不倦的亲吻
像城市眩目的辉煌   每一缕光芒都是一次窒息般的心跳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