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Langston Hughes - Harlem: A Dream Deferred
可见光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16-2-2 17:56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Langston Hughes - Harlem: A Dream Deferred

Harlem: A Dream Deferred

What happens to a dream deferred?

Does it dry up
like a raisin in the sun?
Or fester like a sore—
And then run?
Does it stink like rotten meat?
Or crust and sugar over—
like a syrupy sweet?


Maybe it just sags
like a heavy load.


Or does it explode?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16-2-2 18:07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翻译:by可见光

哈莱姆:一个耽延的梦

梦想被耽延会怎样?
它会干瘪
如太阳下的葡萄干?
还是疼痛如脓疮
然后逃掉?
它会发臭象腐烂的肉?
还是结晶出甜蜜---
一如枫浆的糖?

也许它会象沉重的担子
塌陷下去

或者会炸爆?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16-2-2 18:38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维基上关于作者的介绍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16-2-2 19:22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The Negro Speaks of Rivers
Langston Hughes, 1902 - 1967

I’ve known rivers:
I’ve known rivers ancient as the world and older than the
     flow of human blood in human veins.

My soul has grown deep like the rivers.

I bathed in the Euphrates when dawns were young.
I built my hut near the Congo and it lulled me to sleep.
I looked upon the Nile and raised the pyramids above it.
I heard the singing of the Mississippi when Abe Lincoln
     went down to New Orleans, and I’ve seen its muddy
     bosom turn all golden in the sunset.

I’ve known rivers:
Ancient, dusky rivers.

My soul has grown deep like the rivers.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16-2-2 19:30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My People

The night is beautiful,
So the faces of my people.

The stars are beautiful,
So the eyes of my people

Beautiful, also, is the sun.
Beautiful, also, are the souls of my people.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16-2-2 22:37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我的族群

夜是美的
正如我族群人的面孔

星星是美的
正如我族群人的眼睛

美啊!太阳
美啊!我族群人的魂灵

(翻译:by可见光)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16-2-2 23:14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黑人述说河流

我懂得河流
我懂得如世界一样古老比人类血管里
         流淌的鲜血还要久远的河流

我的灵魂也深沉如河流

我曾在幼发拉底河中沐浴当天光微弱
我曾在刚果河畔搭建茅棚它伴我入眠
我曾仰望尼罗河并在那里垒起金字塔
我听到过密西西比河的歌声,那时亚伯拉罕林肯
      刚下到新奥尔良,看见它混浊的胸膛
       在日落中闪烁金光

我懂得河流
古老的,暗淡的河流

我的灵魂也深沉如河流


(翻译:by可见光)

顶部
хω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6-2-3 12:59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我一本旧诗集中有袁水拍的译版,敲一下吧:

黑种人谈河流

我知道许多河流;
我知道那些和地球一样古老的河流,比人类血管里流的血液还要古老的河流。

我的灵魂深沉得好象河流一样。

我在幼发拉底河里洗澡,当朝阳还是年轻的时候。
我在刚果河畔盖草屋,安抚慰我入睡。
我眺望着尼罗河,在河边建起金字塔。
我听到密西西比河的流水声,当亚伯*林肯南下纽俄连斯的时候,我看见它的混浊的胸膛在落日里闪金光。

我知道许多河流:
古老的,多泥的河流。

我的灵魂深沉得好象河流一样。


还有一个休斯(Ted Hughes),写过不少植物诗:

Thistles

Against the rubber tongues of cows and the hoeing hands of men
Thistles spike the summer air
And crackle open under a blue-black pressure.

Every one a revengeful burst
Of resurrection, a grasped fistful
Of splintered weapons and Icelandic frost thrust up

From the underground stain of a decayed Viking.
They are like pale hair and the gutturals of dialects.
Every one manages a plume of blood.

Then they grow grey like men.
Mown down, it is a feud. Their sons appear
Stiff with weapons, fighting back over the same ground.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16-2-3 13:25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谢谢象兄。偶尔看到休斯的诗,就跟进了几步。
有空了也来读读这个泰德休斯的诗。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16-2-3 19:10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对抗着牛橡皮般的舌和人手中的锄
蓟在夏天的空气中挺立
在蓝黑色的压力下吐出花瓣

每一朵都是一个复仇的开放
为了复活,满满一把
碎裂的武器和冰岛上的霜雪冲起

来自一个朽坏了的威金人在地下的污秽
它们就像那灰白的头发和充满喉音的方言
每个都整理着带血的羽毛

然后它们象人一样变为灰白
被割下去,这是无休止的对决。他们的儿子显得
僵硬手执武器,在同一块土地上争战回去

(作者: Ted Hughes, 译者:可见光)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16-2-3 19:14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查了半天词典才把它翻译出来。
连这个字的中文都不知道怎么读。
这下记住了念 ji4

顶部
хω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6-2-5 16:21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译文读着蛮顺。威金,应作“维京”。蓟,杜甫有名诗闻官军收河南河北,剑外忽作收蓟北,
蓟州当是河北靠近北京一带,北京古幽燕,多称幽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