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zt 从那些拜五台山的高僧说起
可见光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1-27 14:46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zt 从那些拜五台山的高僧说起

古来修道人,他们在修行时,特别注重求菩萨加持开智慧,消业障。这些菩萨加持修行人开悟的故事,在佛教各大名山都有,而尤其以五台山最多。历来要弘法利益众生,就需要智慧,三步一拜文殊菩萨道场,则成为许多修行人的功课。

拜五台山,在历代高僧中都有记载。比如上次有介绍过的法云和尚,他没有智慧,就去五台山求文殊菩萨,梦见文殊菩萨就把他的心挖出来,一看是牛心,给他洗了洗,放回去。而后智慧就大开。明末时,还有个高僧,他去求文殊菩萨给他传戒,也去三步一拜,文殊菩萨就化身一个老人,给他传戒。

近代最有名的,应该有以下几位,我就大概介绍。第一位就是禅门泰斗云公(虚云老和尚)。云公发愿拜五台山,是从普陀山起香,他是四十二岁,原来跟他一起拜的,有五六个人,但后来都退去了。而云公却坚持下来。有一次,拜到黄河边上,刚好下大雪,云公就被冻僵了,昏过去。这时乞丐文吉来救他,给他喝了一碗粥,他就醒过来。第二次,又是昏过去,还是乞丐文吉来救他。后人说,这个乞丐是文殊菩萨。文殊菩萨叫做妙吉祥。文吉刚好暗和了这两个字。

其实,里面有个对话,就知道文吉真是文殊菩萨。那次文吉用雪煮粥,让云公吃了恢复身体。文吉问云公,你为什么要拜山,云公说,自己一出生,母亲就去世,父亲希望他继承家业,给他娶了两房妻子,但他却跑去出家了。想起来实在不孝。所以就发愿拜五台山,来报答父母恩。

文吉又问,你从哪里来?云公回答:从普陀山。文吉舀出了一碗雪,问云公:普陀山有这个不?文公回答:没有。文吉把碗热了,变成了水,问云公:这个是什么?云公一时语塞。

这个对话,很精彩,就知道了文吉不是一般的乞丐。这个机锋,云公到了五十六岁开悟,他才明白了文吉乞丐当时问他的。

虚云和尚三步一拜五台山,建议大家去看《百年虚云》,看这个电视剧,很好。这些电视剧都是近代的禅门高僧,如本焕,净慧、佛源等大德他们智慧的结晶。近代的祖师中,能拍出一部电视剧的,只有云公了。

第二位,是本焕长老,他在五台山拜了七万多个头。后来在碧山寺闭关,原来是广济茅棚,本老在碧山寺放了三年的焰口,连供一千场来超度在抗战中阵亡的人。一堂焰口要整整四个小时,佛门中放焰口是很大的超度法会。

我建议说,修《地藏经》的,要多学会放蒙山施食,冥阳两利。人间为什么会有灾难,就是因为众生有怨气。包括杀生的,乃至各种战争后,就会留下一股怨恨的磁场,要是没有化解掉,人间灾难就比较多。每个朝代都特别注重安抚这些亡魂。比如唐朝开元年间,在全国建大开元寺,就是超度阵亡将领。禅宗和天台宗的祖师,都特别注重超度这一块。像蒙山施食,瑜伽焰口,水陆法会等,这些天台宗祖师创造出来的,用来化解怨结的。

还有现在比较有名的,像仁达法师,他以科学家的身份出家后,六十岁的高龄,去三步一拜五台山。这个就很了不得了。还有广东的日照法师,他从广东出发, 是三步一拜四大名山,广东到普陀,到九华,到五台,最后到峨眉山。当然,也有其他默默无闻的苦行僧。

文殊菩萨加持不可思议。如果你要度众生,尤其是度亲人,你用嘴巴去度,根本度化不了,你越是讲,他越是反感。那我建议你带他去圣地朝拜一下。也不要怕说,父母都会诽谤三宝,以后造下无间地狱。这个是错啦。他其实是无心的,算不上诽谤三宝。文殊菩萨有个大愿,凡是诽谤我的人,都都要度他。为什么呢,你诽谤他,说明你跟他有缘,只是恶缘而已,但在文殊菩萨的大智慧里,善恶只在一念间啊。一念善起来,千年之恶就消失了。善好比灯光,恶好比黑暗,一灯能破千年暗。

在五台山,北台,去过五台山的都知道,北台最高,上面供者是无垢文殊,五爷庙真正的是在北台。以前有个人的,他看到北台上有个龙池,里面有钱,他就去偷,偷了以后跑下来,滑到了山腰,上不去也下不来,底下又是万丈深渊。这时,他内心起了一念的忏悔心,知道自己偷了菩萨的钱,被护法神惩罚了。就赶紧忏悔,求文殊菩萨加持,到了天明,跑出一条白兔,他顺着白兔就走出来了。所以恶念起来时,清凉即地狱,五台山是清凉山。善念起来时,地狱变清凉。地狱和天堂其实不遥远,只是当前人一念彰。

所以众生不信佛,诽谤三宝,没有关系,等他信佛时,他会懂得去忏悔,过去的罪业就消的比较快。以前有个世亲菩萨,他诽谤大乘,有一次生病呢,他哥哥专门弘扬大乘,就是度他,给他念大乘经典,他念了以后,知道自己以前执着小乘,诽谤大乘,起了忏悔心,说自己要把舌头割下来谢罪。他哥哥说,你不要割下舌头,你只要用你的舌头来赞扬大乘,那也是忏悔。世亲菩萨也成就了。

北宋的宰相张商英,他原来也是不信佛,看每个人都对佛很有虔诚,他就写文章来批判。晚上写文章时,他绞尽了脑子,写不出来,妻子问他,你要些什么,他说,我准备写《无佛论》。妻子说,既然是无佛,又何须论呢?你还是去看看佛经先,你才能去反驳。他就去看了《维摩诘经》、《金刚经》,感觉佛法实在伟大了。而后成为佛教的大护法。

文殊菩萨为什么要度诽谤佛的人,不信佛,是因为他知见有错误,知见对了,他信了,会更加勇猛。当然这是要有大魄力的人来讲。修行成就比较快的,都是大魄力的人。拿起屠刀当强盗,是大魄力,只是他用错了,但他放下屠刀时,他去修行,也是大魄力,成就就比较快。

转自:福安观音寺 新浪博客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1-27 14:47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看到这篇,贴过来。

等我们去五台山的时候,但愿也能遇见文殊菩萨。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1-28 08:08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去圣地的障碍及五台山的加持力

五台山作为文殊菩萨应化的道场,是藏传,汉传,南传佛教信仰文殊菩萨的人心中的圣地。当年虚云长老从普陀山三步一拜到五台山,耗时三年,来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后来亲自感应的文殊菩萨化身文吉来救他。而且梦见他母亲因为他朝拜的功德,往生到了西方。大家去翻开虚云年谱,就会看到这些故事。

五台山是显密共荣的道场,汉传佛教和藏传佛教都在五台山平分秋色。而且是个真正有修行人聚集的地方。凡是修行人聚集的地方,都是功德非常大的。佛经记载,一个修行人的功德可以让百由寻内没有灾难。五台山又是凡圣同居的地方。当年虚云长老拜到了五台山,就看到了文殊菩萨领着五万罗汉在讲说。之后得辩才无碍。这就是五台山道场的加持力。

五台山又叫做清凉世界,什么意思呢,就是得到智慧了,可以灭除贪欲,嗔恨,淫欲。就可以得到清凉。什么叫做业障,没有智慧,就是业障,没有智慧,就会被世间的种种法则困死。这就是业障。而文殊菩萨的般若之剑,就是斩断这些业障的。

文殊菩萨作为七佛之师,加持力不可思议。同时要去五台山,也是有很大的障碍的。因为功德太大了,我们的冤亲债主就会障碍我们。比如说把,如果一个人,习惯了阴暗,突然给他阳光,他就觉得不自在,不舒服。就是这个意思。在比如说,我们看狗啊,猫的,这些畜生过得很苦,觉得鬼也过得很苦。但是鬼还觉得自己过得比较舒服,比较自在一样。叫他投胎做人他还不愿意。这就是区别。

所以,去五台山,会有很多障碍。有的人想去了,突然间又觉得不去了,感觉呆在家里舒服。有的人要去时,突然又有事情,然后一障碍,就不去了。这也是障碍之一啊。还有的人,抱着一种想法,等以后再去。可是谁能保证,以后一定能去吗?没有机缘,踏不上五台山这片土地。

《弥陀经》说,极乐世界是上善人聚集的地方,五台山作为文殊菩萨的道场,也是上善人聚集的地方。道场的加持力,是不可思议的。《吉祥经》说,应与智者交,勿近愚痴者。五台山作为智慧主,文殊菩萨的道场。所以,我们将此行称之为:“脱胎换骨”,把业障身转化为福德智慧身。

转自:福安观音寺 新浪博客

顶部
хω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1-30 12:30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五台山我是两千年八月初朝了一周,在塔院寺挂单,怀台镇游人相当多,朝台大山顶倒不错,有许多老外都这么样,还有密宗信徒(塔院寺本系密宗)。

昨天翻旧日记,看能不能整理出几个字来。想起寺中起居同行言行犹如堪特伯雷记。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1-30 13:18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谢谢象兄分享。

听说红教法王晋美彭措曾经带领很多弟子们到五台山去朝拜, 当时他们穿的红色藏袍,把山都映红了。
好像在那里就有很多红教的寺院。

在寺院理挂单,需不需要比较介绍信之类的, 还是无论谁都可以呢?
我倒是有皈依证书。

顶部
хω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1-30 16:23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有居士证或皈依证,有介绍信更好。我当年也只是拿给峨眉的介绍信,人家都接纳。

有时人太多了,寮房满了。我记得五台山东北来朝的人很多,女比男多,游方僧倒多为男性。在寺中遇到不少南方的密宗信徒,说近一段时间密宗应是正信旺信。

我对密宗了解不多,虽也去过青海西藏,怕还是藏语未入。。。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1-31 16:46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回复 #6 хω 的帖子

谢谢象兄。

不同的时期,众生的契机不同。所以有不同的法门兴起。
我现在多积累资粮,到时候去朝拜也会顺利一些。

顶部
хω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2-5 13:10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一宿

这些天被雪暴学校假打乱了方位。才想了日记以前都敲出来的,很流水帐,整理还是精简成几个字,不浪费人的时间。仿日本连句(れんく)体诗(类似汉代柏梁体),冠以“一宿”:

大风刮五台
夕阳一彤落云海
行脚归来

灌了一日山风
朝台云游
秋风尽在路途中
塔院寺留宿

寮房传照小活佛
顶礼拜膜
五世达赖经师?

东北居士朝普陀来
执地藏本愿
六塔木佛珠文殊开智
念珠殊胜功德

西南沙门有异议:
摩尼宝珠中藏药物
是否犯酒戒?

少林习武沙弥
暗示蜀中往生捷径
净土生威。
密宗四百年兴

三门游方僧
换了长春大学讲师
朝罢云居

一路化缘忍饥
幸有善德资朝台
持首楞严,入深三昧
真如好修行!

终南山可闭关
夏河朝圣拉卜楞寺
少林拳外道?

你一言,我一语
不觉夜已深
明日醒板晨钟堂铃
早课起黑三更

08/00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2-5 13:49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谢谢象兄分享。
有这么多的见闻。

这一下也十多年了。
朋友刚给我打电话,说大宝法王三月份来美国,从加州那边一路过来。可能三月底就到纽约这边了。
具体信息到时候可以到KTD的网站上看。如果能见到大宝法王,结个法缘,太殊胜了。

顶部
银桦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2-5 13:52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糟了,我要回国一趟,3月24日才能回来。不知道能否有缘。

QUOTE:
原帖由 可见光 于 2015-2-5 13:49 发表
谢谢象兄分享。
有这么多的见闻。

这一下也十多年了。
朋友刚给我打电话,说大宝法王三月份来美国,从加州那边一路过来。可能三月底就到纽约这边了。
具体信息到时候可以到KTD的网站上看。如果能见到大宝法王,结个法缘,太 ...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2-5 14:07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回复 #10 银桦 的帖子

我也是三月下旬出外度假,把票都订好了。

他好像3月25号在纽约市有演讲。还会在耶鲁和普林斯顿演讲。具体时间还不知道

不过据说他四月份都会在纽约,所以应该有机会,我知道了就告诉你。

顶部
хω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2-9 12:21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乙弗氏

问两位同线好!今天又是大雪封门,在屋里整理旧诗,当年云游一路写过不少,能成立于今的就不多了。这一首乙弗氏倒尚可一贴,

木蘭從軍已成為往事
中原又干戈離析
柔然國不再稱蠕蠕
東西魏爭事和親

東魏公主嫁柔然國王
西魏宇文計出高招
文帝被迫娶柔然長公主
忍讓王后進了寺廟

文後乙弗氏聰明賢慧
斷絕塵緣在麥積山修行
柔然國王阿那環高高在上
長公主郁久閭愈驕橫

貴妃升皇后尚不足
乙弗氏一直為眼中釘
文帝時常鬱鬱舊情不斷
長公主夢裡怎安寧﹖

詔書快馬發到瑞慶寺
敕死乙弗氏賜毒酒一杯
文皇后喝盡了酒當了祭品
長公主從此乃安心

沉寂多年後乙弗子長成
武都王為母親造寂陵
麥積山如削的石壁
鑿石開工﹐彫刻塑畫

仿木建築式的崖閣
三進四柱﹐柱內橫開長廊
正中開一個大佛龕
作為寂陵的享堂

絕壁上洞窟連成片
技巧紛呈﹐色澤鮮艷
棧道一層層迴繞上了天
煙霧籠罩秦山點點

06/15/2001

====

看京剧花木兰,想起了当年在麦积山写的一首旧诗乙弗氏,叙事,南北朝风云,

thanks,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2-9 12:37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谢谢象兄分享。

我去查了一下,麦积山在甘肃的天水。
而南北朝应该是佛教刚传入中国不久的时候。敦煌石窟也是那时候开始建造的。

倒是没有想到2001年的时候, 那边的石窟已经开始向游人开放了。

顶部
хω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2-9 12:53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也是日本佛教徒融资修复,记得游客中有人公嚷大骂日本游客受到特别一点的待遇。关健还是别人希望了解得具细,当然买的票也贵上十倍。

就象那犍陀罗坎大哈的录像中挪威博物馆中日本学者的工作努力。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2-9 13:07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上次去印度的时候,在菩提伽耶和蓝毗尼那边的佛教寺庙,最早的也都是日本人建的。

顶部
хω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2-10 13:34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可见光也多谈谈印度见闻,当时犍陀罗一带应是北印度,当然印度河在那。

有意思的是,Himalaya山脉出的诸圣水中,恒河倒更印度,印度河现在都不在印度地域内了。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2-10 15:11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回复 #16 хω 的帖子

上次从印度回来,倒是整理了一些照片。
但当时觉得好像还是被那么多的信息和感受flooded,  组不成什么信息来。就一直没有写什么。
甚至现在也只是一些零星的片段能回忆起来。

遇到恒河是在瓦拉纳西。特意安排我们在凌晨天还没有亮的时候到达了恒河边。下了车,走到恒河边的一路上,是最恐怖的经历了。街道两边到处都是无家可归的人河乞讨的人。
很多还在沉睡。我都不知道他们是否还活着。
虽然我们都戴着口罩,但是还是难掩四围传来的那股难闻的味道,大概是动物粪便或还有尸体的味道。

大概是为了游人的缘故,河边有巨大的照明灯。恍恍惚惚总觉得是在一个舞台上,总是不怎么真实。有小贩在贩卖漂在河面的莲花灯,我们每个人当然也都买了一个试图让它在河里漂走。然后我们租了一条船,在恒河上行驶。

这里有照片, 你们可以看一下。我明天接着写。
http://writingisfun.org/viewthre ... &extra=page%3D1

可以看看#4,有恒河的那段。

顶部
хω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2-11 11:34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Thanks a lot! 怕是要有许多阅读才能把字句连成片。

印度人口过度,我在北印度感觉好得多,比如大乘佛教源地犍陀罗人口就稀,可以独立走得很尽兴,有一个多月吧?

不是太同意某些人把印度这种状态称作原生态美,记得人类学家列维-斯特劳斯也感无奈。或许我见识不够,但一个社会,不能只是原生态艺术家和朋克嘛。

印顺导师有一本小册子《印度佛教思想史》,值得一读。

恭候再多写几个字,写也是最好的游,更完备。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2-11 11:48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船从拥挤的河岸边开出去的时候,天还黑着。
那天河上有雾气。我们二十多人在船上。船向远处开。

河上还有一些别的零星的船只,忽然有一条船开过我们,要卖鱼给我们, 让我们放生。
唉,这也是以此为生意的。 我们就把这些鱼买下来放了生。觉得很无奈。

从河上可以看到岸边的照明灯。 慢慢沿着河走,就看到有一处火光。听说是印度人在那里焚烧尸体。法师告诉我们不要对着火光照相。

天渐渐亮起来,可以看到岸边的人开始了一天的生活。有妇女头上顶着东西,在岸边走。
河岸上还有一些冥想打坐的人。这样的人到处都可以看到, 有的头上包着色彩鲜艳的头巾,脸上还用白色或别的颜色的色彩画着。印度人给这些游方的行者很大的尊重。

我们的船在河上漂游了一会儿,就回去了。

这时候岸边的乞者就更多了。
我们临行前作好了准备,换了一些卢比,各样的面值,专门为布施的。我每天就在兜儿里放一些,还有一些铅笔等,在适当的机会,可以布施给乞讨的人、孩子。
看到一个抱着孩子的妇人走上前来乞讨,我就在兜里准备布施的那些印度卢比中,找出了面值最大的一张,给了她。不知道怎么了,这个人竟然没有了走的意思,继续跟着我。我们这二十个人,排成一队,走过拥挤的街道,这时候,因为整个城市已经醒来,路上已经又各种各样的车辆,交通很危险。她就一直跟着我。我真是有些害怕。后来,我们停下来等车来接我们。 她就又凑到前边来。这时候,她怀里熟睡的孩子醒过来了,她把包裹孩子的衣服打开,露出了裸露的孩子。我摸了摸小孩子的脸。她竟然笑起来。然后,她就走了。
后来我想,她一直喃喃地说什么。也许她只是想讨一个祝福吧。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2-11 12:15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回复 #18 хω 的帖子

象兄说得对,还是要很多的阅读才能写出点什么。

我这里的确有印顺导师的《印度佛教思想史》。

顶部
хω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2-12 11:37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我记得当年朝圣犍陀罗一带回来读过一本印顺的佛教史地考记,妙云集中的。虽然有些误笔,估计也是难得的地理资料了。

刚才看了那一线的一些照片,多谢了!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2-12 20:18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谢谢象兄。我再接着写一点。

据说,瓦拉纳西是一个军事重镇。所以来往的人很多,也肯定经历过很多的繁华和劫难。
而乞讨的人肯定会向繁华、人群聚集的地方涌。用繁华这个词,让我自己也觉得有点惊讶。但是看过去繁华的都市,比如上海,现在的都市,比如纽约,都会给人这样的感觉。人的繁杂。最富有的人和最贫穷的人在一起生活。其实,这就是瓦拉纳西给我的感觉。后来我们经过的地方,尤其在北部,基本上是很偏僻的村落。那就没有这种感觉了。

记得,法师曾问我们,谁愿意下一世投生到印度来?(当然我们是要去极乐世界,但修成正果以后也还是要倒驾慈航来这个世界的)大家都很困惑地沉默了。
当想到苦行山下那些拍成队的乞讨者,有的还没有腿。我想谁都会被这些巨大的苦难压迫得不知所措的。
我记得当时曾感慨:怎么政府一点也不管吗?
当时谁说:政府怎么管?大概是无暇顾及吧。

现在想来,还是当时不明因果的一个困惑。而且,就是在这里看到苦,无边无际的苦。

倒是我回到家以后,和我的先生谈到在恒河边的这段经历。我说,谁能想像他们大概一千年来就这样一直过着这样的日子。我先生说,如果能一千年都一直过这样的日子,说明生存能力是很强的。不象我们现在的生活方式,其实倒是很脆弱的。因为依赖的外部世界太多了。

不知道到底是怎样。印度在我的心里还是一种无法言说。是苦吗?也许吧,那种我找不到词汇来形容,也还没有能够超越,的苦。

顶部
хω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2-16 11:42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你先生说得不错,现代文明确实很Depending,只要一断电,怕有一大部分人没法活。不用说年轻一代都只知道饭是人端上桌的,至于米从何处来,关他何事?

最近看了一些日本年轻人的生活片,惊讶于他们的荒诞。真有点象麻原说的!<

这一线你再多写写,我也把当年朝圣生活的经历整理整理,这一首怕是你熟悉不过的:

【塔尔寺】

先有塔
后有寺
盖上金瓦
金瓦寺

许多塔
方塔,圆塔
门塔,排塔
金刚塔

绿野红幡
黄经轮风水疾转
双鹿伏卧地
湛蓝天

朝圣人
大礼如潮
酥油花
唐卡

喇嘛吹喇叭
沉长
沙门砌沙城
精微

灯花微闪
宗喀巴
密勒日巴
阿底峡

9/2/00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2-16 11:55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是,塔尔寺我至少去过三、四次。

原先去都是什么都不懂,看热闹。只有最后一次去,那些做大礼拜的人真实给我带来了震撼。

好的,我接着写一点上次去印度的见闻。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2-16 23:11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祇园精舍

1.
我们这次的行程本来计划是从菩提伽耶出发,但是由于飞机到达的时候,菩提伽耶大雾,就临时改在瓦拉纳西降落了。在瓦拉纳西参观了恒河和佛陀除转法轮的鹿野苑,我们就坐车向东北方向的舍卫城进发了。从瓦拉纳西到舍卫城是全程里最远的旅行,不仅仅是因为路程长,也是因为这段的路是最难走的。从瓦拉纳西出来这一路上,才知道偏僻是什么意思。路上经过很多当地的农村,可以看到人们的生活的形态。虽然有很大的雾气----这一路,我们几乎都是被雾气包围着。大部分的路边,就是农民的农田,道路非常崎岖,很多地段颠簸不平,遇到有对面来车,甚至就要停下来,等两辆车慢慢地错开。每个村镇上会有一些卖东西的小店铺,然后就主要是推着车卖一些水果等土特产的小贩。人们穿着都很破旧。在一个小镇上,还看到人们把倒下来的一棵树的一头点燃,围在那里烤火。而由于是一棵很大的木头,又很长,那堆火也要燃不燃的,冒着烟。

我们花了一天的时间旅行到达下一个旅馆。虽然当地的条件很差,但我们到达的旅馆却档次很高,还是相当于四星或五星级酒店的规模,这些旅馆好像是专门为了旅游者建造的,和周围人们的居住条件比起来,显得很突兀。因为佛教的朝圣团体来寻访佛陀的足迹,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由于很多的前行者的缘故,所以我们的居住条件才能一直不错。但是其实也让我有些遗憾,如果能够更接近地感受当地人的生活,也许旅行更又收获。但可能很多人就要抱怨了,就这样,我们20多人中间,已经有些对于饮食的抱怨了,因为中间没有地方吃饭,我们只能在比如加油站的地方,把自己带的饭食(常常是李比丘为我们预备的印度饭)每人分一份吃了。
如果自己来旅行,真的不知道该在哪里住宿和吃饭了。所以想想两千五百年前的佛陀该怎样生活呢?真是很难想像。

在旅馆里住了一夜,第二天凌晨,天还黑着,我们就带着打坐的垫子,去到祇园精舍去打坐。

顶部
хω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2-18 09:21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可见光言信,这些字就很好,多了就浪漫主义。印度餐以前爱吃,现在胃受不了,咖喱都不能吃了,狠辣的一般不敢碰。

快过年家里忙得很,涂一首鸡足山的诗,也难找安宁一片时空。慢慢来吧!

当年在峨眉山寄宿一旬,也只写过一两首象样的记事片断:

蒙食

又过洗象池
闻到一阵桂花香
天开云朗

僧堂米饭白
姜笋椒茄豆腐汤
沙弥备有鸡仔
发育营养

一日登顶归
九牛二虎不狼狈
"大鹏金翅鸟
旷野龙神众
罗刹鬼子母…"

勤习宗教规仪
青青学子辈
击鼓点轮番记诵
楞严经咒

此食色香味
学院内
佛子勇猛精进

9/12/00

过年要出门,早一问一声乐园各主新年好!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2-19 19:06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象兄当年就把国内的佛教胜地都游遍了。我在00年的时候,对这样的一个世界还是毫无知觉,或者故意忽略的。
也问象兄新年好,祝旅行愉快!

接着写。
---------------------------
2.
天还没有亮, 我们下了车,拿着手电筒和打坐的坐垫,跟着李比丘到了一个山脚下。李比丘告诉大家,这就是祇园精舍,我们要到当年佛陀打坐的地方,叫作“香室”。进去要脱鞋,他把鞋脱了,光着脚。而我们都还穿着袜子,大家就低声地问, 那袜子呢?李比丘很体谅大家,说,没有要求穿袜子。因为在早晨,还是挺凉的。这个地方已经在印度很靠北部的地区了。

我们穿着袜子,开始沿着一个台阶向上走,用手电筒照着路。觉得走了很久,到了一个方形的台子上,李比丘告诉我们,这就是香室。 我们很来得早,这里还没有别人。台子并不大,我们二十多个人刚好围成一圈,在打坐的垫子上坐下。关了手电筒,开始打坐。

不知道是因为有雾,或者是因为天还没有亮, 或者因为是佛陀曾经打坐的地方。无论什么原因,这个地方给人的感觉是很不同的。这种安宁和静谧好像从来没有感受过。空气湿润、微凉,但却有一种在心里的温暖、圆满的感觉。----这是我现在回忆,所以我要找一些词汇来说,然而在当时,我的内心好像没有什么词汇或想法。

时间也过的很快。转眼,天就亮了。仍然有雾气。我们从坐垫上下来。发现我们的这个台子的确是最高的一层。而从这里走下去,发现在下面的一层一层的台子上,已经布满了在这里打坐的修行人。有的穿黄色、红色袈裟。真没有想到会有那么多。还有人在这里卖金箔,并不贵,大家都买一张,贴到旁边的佛像或佛龛上。

祇园精舍本来就是和金子联系在一起的。当初有一个老者叫作给孤独,他想把这块地供养给佛陀作精舍,就是修行的地方,于是就向这块地的主人祇树太子购买这块地。祇树太子开玩笑地说,除非他能拿来足够的黄金把这块地铺上,他才会卖。而给孤独老者就真的去筹措了这么多的黄金,来把这地买了下来。祇园太子被给孤独老者的诚心所感动,就把园子里的树木都供养给了佛陀。所以这个地方就叫祇树给孤独园。 有好几部经典,比如金刚经和阿弥陀经, 就都是在这里讲述的。这也是耳熟能详的祇树给孤独园的故事。

天亮以后,我们还在香室的周围游览了一会儿。到处仍然是雾气,周围的树木在朦胧中非常温柔。这里有一棵从菩提迦耶移植来的菩提树,也很大了。有的枝子都需要用支架撑起来。

而且和其他的地方很不同的是,这里虽然都是土地,但是打扫得非常干净。莫非是因为曾经铺过黄金的缘故?

顶部
银桦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2-19 20:15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没有要求穿袜子”,应该是没有要求脱袜子。对吧?印度游记写得很好。

象罔是有福报的人。许多名山都去过。我是福报很少的,路过名山而不知。我去大理,乱逛一通,也不知道去崇圣寺。去丽江,也不知道去鸡足山。总之以前对佛寺没有感觉,直到2010年都是这样糊涂。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2-19 21:10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回复 #28 银桦 的帖子

李比丘是说,他光着脚也是可以的。为了不让我们穿袜子的人觉得不好意思。


是,象罔很有福报。而且他去得那么早、那么多。

今天念索达吉堪布的那篇祈愿文中说: 一出生就能遇正法。 这多么重要啊!

我们现在慢慢积累福报资粮, 将来就能够拜访这些佛教名胜了。

顶部
хω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2-21 22:02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谢谢两位美言,走了一些路,囫囵吞枣,至今也未能理清。多谢这一坛清静可致!可见光说的“故意忽略”,也许是大多数人的心理。我看红楼梦都未必走出这个怪圈!其实日本或西藏佛僧是很寻常的,南传寺中修学两三年人生更寻常。中国人说出家,定是看破红尘,世俗说的走投无路了,如水浒英雄没路,唉!何等世故?当然我也是因母丧走了一些路,那时还真是美金如尘土飞扬的时代。至于佛缘,还真是中学就结了些,去普陀山,大学暑假也在寺中偶居,景仰虚云老和尚。有时汉语诗路不顺,诵诵经语感就来了。可见光能在祇树给孤独园打坐实在是福气。前些翻了虚云年谱,云南有大量年月叙事,银桦应是读过。我当年也是随他的足迹朝游,爬鸡足山登楞严塔。。。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2-22 10:55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回复 #30 хω 的帖子

是的, 在这一点上,《红楼梦》也没有免俗。我想这种“出家是走投无路”的说法,也是后来佛法衰落以后的景象。

看看当初唐代佛法的兴盛,《金刚经》好像是读书人的必读书。即使在宋代,苏东坡也和当时的高僧有很多交往,并且被记载下来。

西方社会也是这样,始终都有一种灵性追求和俗世哲学之间的取舍。不过美国有比如Amish这样的社区存在,所以使得这个社会的灵性生活又有所不同。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2-22 11:25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接着写蓝毗尼

我们离开舍卫城向东北方向的蓝毗尼进发。

在这个中间,我们要经过印度和尼泊尔的边境,中间还要停留几个小时签证。越接近尼泊尔,就能从人们的衣着上看到,尼泊尔这边发展得更好一些。李比丘也说,尼泊尔允许外国人直接过来建筑寺庙,而印度却要求外国人把资金给他们让他们来建设,而印度这边的贪腐很严重,所以一般人不愿意把资金交给他们来建,而且即使建设也是效率低。所以印度这边的发展比尼泊尔那边要差很多。
李比丘是新加坡人,他说英语,但是能够听懂中文。听说他自己也是得到了化学博士学位以后才出家的。到了每一个地方,他都用流利的英文给我们介绍情况,后来我们发觉他其实是首先把厚厚的资料完全背诵下来。怪不得有那么多的历史细节、数字、年代都清清楚楚。就像一般很有天分的人一样,李比丘也是个非常幽默的人,只是你的确需要一些幽默感才能理解他的不动声色的幽默。

到达尼泊尔以后,我们还要调时差。而这个时差竟然是15分钟。让我们哈哈大笑。我们学的印度话“你好”,在尼泊尔也要改。因为旅馆的服务员,一听就会笑说:从印度来的。

我们首先参观了在蓝毗尼的佛陀出生地,在那里建了一个纪念馆,那个地方被发掘出来考古证实就是佛陀的母亲摩耶夫人生佛陀的地方。里面是不允许拍照,而且拍着长队到那里也只能看几十秒的时间。在这个纪念馆外边,有一个不大的湖泊,湖里放了一些蓝色花瓣的莲花,估计是一些莲花灯, 在晚上会亮起来。湖旁边也有两棵巨大的菩提树,上面挂者五色的经幡,树下依然是传各色袈裟和衣服的打坐冥想的人。

在佛陀出生地纪念馆的周围,已经建立了一系列的各个佛教传承的寺院,南传佛教的高高的金塔、汉传佛教的庙宇、藏传佛教的房顶,都一眼可以认出。 就在这里还有一个世界和平中心。人们把中心建在这里的确是再合适不过了。门口有一盏永远不熄灭的世界和平之火, 这是在1986年中心建立的时候,点燃的。

在回来的长长的道路上,一些标语:
“和平来自内心,不要向外寻找”, 当看到这个标语时,我的内心被一下打中了。从恒河边经历的那些惊恐,好像一下就放下了。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2-23 17:55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伽毗罗卫国

从蓝毗尼的世界和平中心出来,我们还去参访了伽毗罗卫国皇宫的旧址。

那个地方被发掘了一部分,另外的一部分还埋在地下。可是整个皇宫真的不怎么大。感觉就是一个一般的庭院而已。不知道两千五百多年前,是怎样的景象?那个据说是悉达多太子离家苦行的城门已经发掘出来了。两边还有高大的菩提树,也挂着五色的经幡。我们在这个废弃的宫殿里走,试图踏上几块古老的城砖。

这个地方并没有别的游客。周围很安静。

当时净饭王为了不让悉达多太子看到人间的愁苦,就把他关在这个想来应该是豪华的宫殿里养大,应该是锦衣玉食的生活吧。后来,悉达多太子有一次出城, 就在四个城门分别看到了生老病死这些苦。可能有善根的人真的和我们不一样,他只看到了一次,就有了寻找解脱的出离心。可是我们在轮回的痛苦中来来回回,也还是不醒悟。


在整个的旅途中,每到一个地方,开照法师一直用他的好相机给我们照合影。这次,法师给大家在城里照了几张, 就问我们,要不要跟随佛陀的脚步,从城门的地方走出去。我就记得我当时真的还在犹豫,有点担心这样走出去了,将来真的会出家吗?

结果,我记得在我们大家还都没有走出去的时候,法师就说,转过来,转过来,给你们照一张吧。我才把心放下来。

蓝毗尼在印度尼泊尔边境不远的地方。这次我们没有去在北边的加德满都,听说那里有很多值得看的藏传佛教寺院。在蓝毗尼的那一天,我们还到旅馆外边的集市上去看了看。在一个小超市里,还看到了这里出产的姜黄,据说尼泊尔这里的姜黄特别有名。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2-23 20:34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发心的重要

学习藏传佛教的最大的收获是每次学习的时候,发菩提心的教育。
其实,像禅修、行善等等这些事,我们都事怀着什么样的心念来做,是至关重要的。以此来决定我们是否是一个大乘的佛子。

在宗萨钦哲仁波切的《正见》一书中,他曾详细地讲述佛陀出家的这一幕。当他看到了生老病死这些苦痛以后,他想到了他的妻子和孩子,(他的儿子罗睺罗已经出生),他想到他需要去寻找一种能够解脱生死的方法,来保护他的妻子、孩子, 还有他的臣民。这有点像犹太人的摩西,摩西当时也是一个王子,而且他知道他自己是犹太人这样的一个身份,才有了后来这个救拔他的族人的任务落到了他的肩上。
而悉达多太子的这种发心,也成就了后来佛法流传出去,开始利益不仅仅是人类的所有众生。

我自己是这次朝圣之旅之后,才接触了藏传佛教。现在回头看这次朝圣中的很多的心念, 才发现到不同。

顶部
хω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2-25 13:47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贴中提到李比丘记忆资料,许多导游都是这样,关健还是要时时应用。记得有一记忆灵感真言:虚空藏菩萨真言,十小咒之一。当年我的先记此再记大悲咒,大悲咒在世界各宗佛派中有一定的共通性,我记诵的据说是藏语言。

在珠峰脚下倒是用上了一回。

世界和平中心。人们把中心建在这里的确是再合适不过了。门口有一盏永远不熄灭的世界和平之火, 这是在1986年中心建立的时候,点燃的。

此与年前我去休斯顿遇到的静休Rothko Chapel似有同趣!
http://www.rothkochapel.org/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2-25 14:37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回复 #35 хω 的帖子

概念的东西,理解了就可以记住。 但是背诵从来对我都是很“可怕”的一件事。有韵律的诗词或歌词什么的倒还好。

上次,听咏给明就仁波切说,他背诵什么,就是念100遍。倒是给了我一些希望。反正下死工夫就是了。
这几天在试用,估计100遍对我是不行,都好几天了,莲师七句还没背下来呢。

谢谢这个静修chapel的链接。很有意思。他们提供所有的holy books:


Holy Books available at the Chapel:

Kordeh Avesta
Torah
Bible  
Quran
Bhagavad-Gita
Principal Upanishads
Tripitaka: The Lotus Sutra
Bahá'í Prayers and Meditations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2-25 14:56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拘尸那

从蓝毗尼出来,我们回到印度,去东南方向的拘尸那。这是佛陀入涅槃的地方。这里有一个巨大卧佛的纪念馆。周围的考古发掘还仍然在进行当中。

佛陀在菩提迦耶成道,在鹿野苑初转法轮,然后,讲经说法四十多年,在他八十岁的时候,就在这里入涅槃。

开照法师替我们这个朝圣团体准备了一个三层的金色袈裟。这个袈裟是在马来西亚的信众一起制作的。我们二十多个人,托着这个三层的袈裟走进纪念馆,亲手把袈裟盖在佛陀的身上。

然后,也是每个人找一个地方,铺下坐垫,在那里打坐了一会儿。

之后,又在纪念馆旁边的一个安静的地方打坐。

记得在奉献袈裟的前一天,法师让我们把我们想到的人,列出名字来,然后按照名字的数目来平摊袈裟的费用。我把家里的人,从我先生、孩子、爸爸妈妈、兄弟姐妹的每一家,还有想到的一些好朋友都写上了, 最后又写上了所有众生。我的那张纸片上名字满满的。倒是后来,因为从马来西亚的制作费用实在是很便宜,我写的那么多名字也只摊到了大约七美元。

唉,其实现在要是求祝福,我就写一个所有的众生。希望能够有远离亲疏爱憎的大平等舍。这样对于亲近的人反倒知道该怎么样去爱他们,而且没有执着。

顶部
хω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2-26 13:19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拘尸那双树间是佛陀的圆寂地,鸡足山却是大迦叶的圆寂地(时山三开合),只是印度鸡足,何曾迁移到云南宾川?此怕与普陀山,须弥
妙峰山共趣!


才把鸡足爬山登塔一路足迹描画了一番,就叫“画足”吧:

画足

绿竹繁茂
朝山路上行人少
过了迦叶殿
石级直插云霄

山路费脚力
湍溪竟遇画眉鸟
摆开缆车诱惑
身登轻云梯

金顶风寒雾重
远山近寺蒙蒙罩
楞严塔涌
屹立出真空

登临气象万千
风吹多宝铃
苍山洱海
只在虚无漂渺间

俯察鸡足距
幸有画师指点
灵山会中
禅笑一花拈

9/20/00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2-26 17:04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回复 #38 хω 的帖子

我原来听说大伽叶直到现在也并没有入涅槃, 要等弥勒佛出世的时候呢。

象兄这一趟,好像天南海北各处的寺庙都跑遍了,花了多长时间呢?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2-26 17:41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佛舍利塔

佛陀入灭以后,他的身体火化后得到了很多舍利,和骨灰一起放在一个钵里。

当时在印度有八个国家,这些国王听说佛陀入灭的消息,就都纷纷来请求分得一份舍利拿回去供养。所以,佛的舍利分成了八份,和骨灰、钵一共是十份。分别建造了十个佛塔。

我们每到一处,也都会在附近参观一些已经挖掘出来的佛塔。


在拘尸那的旁边就有一个佛舍利塔,我们去那里绕塔,还献了一个由橘黄色的万寿菊串成的一个花环。那天刚好是2012年的最后一天。

第二天是2013年的第一天,我们重新启程,路过克塞利亚(Kesariya)佛塔。据说那是世界上最高的佛塔, 远看就像是一座山一样。在塔的周围原来有很多佛像,但是现在已经面目全非,大部分都被盗窃走了。因为这一天是新年,有很多的当地人也都穿着崭新的衣服,扶老携幼地到佛塔下来祈福。通向佛塔的道路上熙熙攘攘。能看出来这个地方,比我们前边走过得舍卫城那边要富裕很多。我们遇到都当地人也都是拿着照相机或录像机。我们照他们,他们也照我们,互为风景。

那一天,大概是人多的缘故,而且是新年,不知道为什么,走向佛塔的路上,觉得非常得喜乐和轻松。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2-27 11:12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吠舍离

再向前走,吠舍离是佛陀建立比丘尼僧团的地方。
佛陀成道以后,他并没有忘记他的家人,阿难就是他的一个表兄弟,后来跟着他出家。佛陀出生的时候,母亲摩耶夫人就因为生产而死,升到忉利天,所以有后来佛陀到忉利天为母说法的故事(在地藏经里)。是他的姨母摩诃波阇波提(也译作大爱道)养育成人。后来佛陀回到王宫为家人讲经说法时, 他的姨母大爱道就已经证果。净饭王去世以后,大爱道和耶输陀罗率五百名释迦族女众,请求随佛陀出家。都被佛陀拒绝。
但是他们信心坚定,从伽毗罗卫国出发,一直步行到达吠舍离, 这大约有一百五十英里的路程。
当时她们已经困顿疲乏,满身灰尘,在佛陀居住的地方外边哭泣。阿难听到了哭声,前来询问,并且请求佛陀准许她们出家。佛陀要求她们遵守八敬法,才允许她们出家,并建立了比丘尼僧团。

比丘尼僧团是在阿难的恳请下建立的,所以这里也是纪念阿难的地方。发现这个院子里有一个玫瑰花园, 里面各色的玫瑰都正开放。


我们还在附近参观了另外一个存放佛陀舍利的八个佛塔之一佛塔。

顶部
хω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2-27 14:06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UOTE:
原帖由 可见光 于 2015-2-27 11:12 发表
再向前走,吠舍离是佛陀建立比丘尼僧团的地方。
佛陀成道以后,他并没有忘记他的家人,阿难就是他的一个表兄弟,后来跟着他出家。佛陀出生的时候,母亲摩耶夫人就因为生产而死,升到忉利天,所以有后来佛陀到忉利天为母说法的故事( ...

这一节很有意思,摩耶夫人与耶输陀罗率女出家建立比丘尼团体。与后世圣方济童年好友圣嘉勒姊妹建立方济女修会有点对应。

&

QUOTE:
原帖由 可见光 于 2015-2-26 17:04 发表
我原来听说大伽叶直到现在也并没有入涅槃, 要等弥勒佛出世的时候呢。

象兄这一趟,好像天南海北各处的寺庙都跑遍了,花了多长时间呢?

是有这个说法,我手头一本迦叶记,即附的鸡足山楞严塔图。

两千几乎云游了一年,朝寺终了是十一月底在福州鼓山涌泉寺,也是虚云老和尚出家的地方。以后回国探亲还有朝,比如五祖寺、洞山百丈寺等。一行录像游记都留有贮备,诗歌不可多得。由犍陀罗从红其拉甫入境,曾于库车感触于克牧尔石窟的鸠摩罗什年轻座像,写过一首长一些的史记。有机会再整理跟贴在这里吧。问可见光银桦先磨周末都好!

鳩摩羅什


鳩摩羅什大師(344-409)﹐古龜茲國人(今新疆庫車)
﹐自幼聰慧﹐七歲隨母親出家﹐曾經游學天竺﹐訪名師大
德﹐深究經義。大師少年精進﹐博聞強記﹐備受國人矚目
。四世紀末﹐因為錯綜複雜的原因﹐來到漢地﹐從事大規
模的譯經事業﹐是中國譯經史上大家。譯文非常簡潔明暢
﹐妙義無窮﹐廣為世人喜愛﹐千古流傳。



(序)


白雪皚皚的天山南麓
是一望無際的草原
黃沙茫茫的塔克拉瑪干漠北
零星的綠洲點綴
風化了億年的戈壁灘上
河床蜿蜒﹐巨脈連壁
塔裡木河畔的千年古國
到處是殘剩的窟墟

從雪山之顛緩緩流來
木扎提和克孜爾河
赤紅的岩壁上洞窟壘壘
注目向遠方的使者
絲路繁忙﹐文化交匯
克孜爾洞窟聚珍粹
鳩摩羅什大師年輕的塑像
冥思﹐到遙遠的地方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2-27 15:00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谢谢象兄的诗。
当初各国为了争夺鸠摩罗什大师,发动过不止一次的战争。

这说来有些好笑。但想想人们那时候还真是知道什么是宝贝。而且据说中国的皇帝当时因为鸠摩罗什出众的才智,还要鸠摩罗什一定留下子嗣。大概也是最早的人种优化实验。

象兄周末愉快!

顶部
хω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3-2 11:15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可见光说的倒也是,那时的西域几乎是一片佛教文化的天地,也许也只是求智者留下英名。

&

東晉十六國時期西域圖



(錄自中國歷史地圖集.四)

(一)

父親鳩摩羅炎家世顯赫
天竺人﹐世代為相
天賦稟異而且有高節
辭卻相位﹐毅然出家
東度蔥嶺遠行至龜茲國
德行為龜茲人敬慕
王公親自到郊外迎接
白純王延以為國師

母親耆婆為國王親妹
聰敏才高﹐能過目不忘
解悟佛典中的妙義
天額紅痣必定生貴子
各國顯達競相提親
年華雖逝卻依然搖首
一見羅炎傾心相許
正為她日思夜冥﹗

母親身懷上羅什之時
記憶和理解力倍增
雀梨寺常住有高僧大德
喜好伴尼眾聞法音
忽一日無師自通梵語
眾人都感到吃驚
探尋佛法﹐精進不已
問答時總愛窮根底

阿羅漢達摩瞿沙預言﹕
「胎中定為智慧之子
象舍利弗在母腹中時
母親的智慧也增長」
舍利弗為往昔著名的智者
少年才俊﹐聞名諸國
與目犍連一同皈依佛陀
解方便﹐智慧第一

產育後耆婆頓忘梵語…
羅什自幼開學佛法
母親想讓他繼承父志
甚至自己也要出家
羅炎焦慮﹐終未答應…
母親不久又生一子
弗沙提婆早產體弱夭折
心鬱悶她踱出綠洲

草木枯焦﹐沙石茫茫
硬土拱坡上壘壘荒塚
沙石里散亂人獸的枯骨
她想到了遙遠﹐長久
百年後色身俱成灰土
深深思惟色身無常
立下志願要出家修行
丈夫羅炎仍不同意

耆婆只好以絕食抗爭
六天下來﹐體力衰竭
正當命若懸絲之際
丈夫無奈忍痛答應
生怕翻悔﹐耆婆堅持
要先落髮﹐然後才進食
於是當場就剃掉長髮
第二天受戒修禪定

羅什七歲﹐隨母親出家
從師學經﹐ 日誦千偈
三十二字一偈﹐三萬二千言
就這樣背《阿毗曇經》
法師傅授他經中的義理
只一遍他就通曉妙諦
母子精進﹐日見增長
耆婆先證須陀洹果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3-2 11:55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这样的传记很简洁、明了。多谢。请接着写。

佛法向北是到达蒙古了的。但好像一直没有传到现在的俄国那边。
前两天看到一个视频,讲在俄罗斯有有一个国家信仰佛教: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mcmlqVqkbI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3-2 12:17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帕特纳:佛陀的舍利

继续向前,经过七公里长的恒河大桥,我们到达了帕特纳城。这是一个很大的城市,印度比哈尔邦的首府。我们在那里参观里帕特纳博物馆。访问了附近的那兰陀大学遗址,在天黑之前,还攀登了七叶窟----这是佛经第一次结集的地方。

帕特纳博物馆里最珍贵的藏品是那里的佛舍利。我们去看的时候,发现那些舍利是在一个密闭的罐子里,其实也并看不见。这些珍贵的展品又是放在一个玻璃橱窗里面。大家就都在玻璃橱窗这里照像。因为毕竟这是整个旅程中和佛陀距离最近的时候了。

让我想到一个故事,说佛陀去忉利天为母说法后,回到人间,大家都争相去迎接。“神通第一”的莲花色比丘尼依靠自己的神通,变成了转轮圣王走在了最前面,以为自己最先见到佛陀。但佛陀却说,最先见到佛陀的是此时在自己的处所打坐的须菩提。

要想和佛最近,还是自己潜心静修的时候。

顶部
хω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3-3 19:04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UOTE:
原帖由 可见光 于 2015-3-2 11:55 发表
这样的传记很简洁、明了。多谢。请接着写。

佛法向北是到达蒙古了的。但好像一直没有传到现在的俄国那边。
前两天看到一个视频,讲在俄罗斯有有一个国家信仰佛教: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mcmlqVqkbI ...

这是成吉思汗一脉。匈奴那一脉没有传承佛教种子(匈牙利)。我隐约记得去拉普兰,了解到芬兰人/语有亚东血脉,但佛教似乎没有跟传过去。

但原住民拉普兰人显然是蒙古亚人种,象美洲原著民,芬兰人就不知。兴许,有萨满教的地域接受藏传佛教来得很直接,这样美洲广泛的原住民。。。

thanks for the video!

顶部
хω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3-4 09:56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二)

龜茲地處西域的中心
絲綢之路橫貫東西
經濟繁榮﹐物產豐富
綠洲上葡萄杏仁遍布
祖源于中亞﹐能歌善舞
管絃樂伎特善諸國
佛法興盛罽賓小乘教
洞窟﹑塔寺遍布國境

因為母親是國王姊妹
國內民眾供養豐厚
擔心這樣會影響修行
母子預備避走他國
師傅建議西向罽賓
那裡有高僧盤頭達多
九歲的羅什緊跟隨母親
駝馬隊浩蕩向西漫行

黃沙萬里﹐熱風勁吹
太陽熾烤人渴畜累
遠遠看到一片綠野地
仿彿海市蜃樓那樣不定
小羅什緊隨母親身後
臉上沒有半點恐懼
水喝幹了﹐食物難咽
頂住飢渴一直向西

眼前換成無邊的風化地
千古畫岩﹐巨壁紛呈
有的象巨型的皇家宮殿
神秘峽谷﹑天然弧橋
紅色的岩弧劃向藍天際
空穴鳴風聲嗚咽淒瀝
絕岩叢中小徑崎嶇蜿蜒
河水清藍﹐灌木疏稀

行行歇歇一路風景奇特
幼小的羅什不住好奇
時而向母親問這又問那
世界之大﹐學無止境
路過一片蒸干的鹽鹼地
如銀的表面倒映遠景
人頓即感覺到干乏難受
飢渴的一行到了溫宿

溫宿是龜茲國西北近鄰
兩國的關系時雨時晴
母子倆既為王親國戚
自然愛到優厚禮遇
行隊考慮到節候的原因
不宜在此作長久歇息
如不能在入秋趕到蔥嶺
大雪封山還得等一季

母親謝絕王公們的挽留
催趕著行隊早早出發
早晨原野一片清涼潔淨
星光漸稀﹐草石虫鳴
沐浴著自然的美妙瞬間
這是遠行人的秘密
早晚匆匆避開午間暑氣
行旅遲遲到達沙勒

沙勒王公們慇懃地款待
母子倆依然沒敢多留
風沙中多日面黑人瘦
隨行之人都想回頭
小羅什念及母心和父志
並對智識的不懈追求
堅定地踏上戈壁灘
沿著赤壁中河谷行走

河谷乾涸﹐厚積淤泥
遠山九點雪意寒戚
西望綿延無際的塵沙
逆河緣谷向西南行
陰風乍起巨岩下避沙石
天色昏暗怒雲狂積
雨石交砸駝馬多受傷
河水猛漲泥石翻滾

岩下的人群緊避高處
母子牽手咬緊牙關
神情中露出無比的堅定
河泥漂浮著牛羊樹樁
雨轉天晴新陽如洗
濕透的人群赴向綠洲–
遠方的那片成排的胡楊
牛羊昂首鳴向晚晴

雪山下村子打坎兒井
暗地裡把遠山的水導引
行隊拖著沉乏的步子
村中一夜息﹐補面充水
第二天依舊驕陽似火
赤彩河沿下水面褐稀
側壁過雪山﹐湖面澄藍
綠草芳延沁人心脾

雪原脈延寒風襲襲
山坡和草地延伸千里
冰峰如削藏首在白雲中
積雪熔化發出爆裂響
駝馬不駐足﹐緊步向前
風沙一片戈壁萬傾
冰山高聳象在雲天際
蔥嶺原脈西望無極

河源處青綠沼澤湖藍靜
野花中昆鳥驚光扑鳴
行列緩下來探路尋足印
沉尸殘跡散亂沼澤叢
母親與羅什下馬步行
草深土軟腳不踏實
高空上有幾只飛鷹盤翔
似乎在等天然的腐食

地轉堅實﹐原野傾斜
蔥嶺重延高過了藍天
初春出行至此已有秋意
蔥嶺的涼風催得更急
伽舍多逝城中做最後休憩
風沙乍起天地暗成灰
轉瞬又晴朗晚霞鑲嶺表
南北蒼茫雪峰在天上

趕吉日良辰盡著裝皂黑
輕語聲對雪山示敬畏
小河清流﹐氈房稀落
亂石夾雜在斑斑草色中
隊伍爬坡不時休整
望著蒼天嘆息路茫茫
兩側的連峰上冰雪皚皚
寒風送來極淨的空氣

爬完一坡又一望無垠
西路傾斜漫向天際
人煙漸零﹐空氣稀薄
沉重的步子氣喘噓噓
四圍的雪峰托映著藍天
川谷冰舌送雪水淙溪
赤紅的山壤﹐青石壁
薄綠草地上風塵蔽天

終於到達蔥嶺的關頭
西望天竺雪山連連
出關的盤道艱險窄滑
幾頭駝馬都跌入深谷
路愈曲折山石嶙峋
河水衝激清溪匯濁流
青石生煙難尋生跡
行步艱難泅水援壁

路轉低徊岩谷中有耕田
人煙漸起﹐種族有別
駐隊陀歷﹐駝馬喪失盡
補充糧水就地尋嚮導
河流向西與辛頭河交匯
雙水合流濤聲響震天
一行朝東南逆向辛頭谷
山壁間行人如同螻蟻

河水湍流﹐沖急如箭
不得已還得拉索過河
南北兩岸間系鐵索為橋
過了橋的人舉煙為幟
不時有人被風吹到急流中
絕壁千丈難容安足處
沿著前人在岩間的鑿孔
四肢拔下攀上共牽助

待到山中稍平緩的一段
點數總有同行會失足
羅什跋涉磨練出一身功夫
穿山援壁比母親不疏
不時留意著南岸重山野
玉峰青壁綠坡疊幽谷
水浪轟翻震響如獅子吼
藍天只在兩岸夾峙間

河面灘平天地廣無垠
石屋街邊綠樹繞白沙
同行人眾損失十有七八
回想一程已有半載
一行到佛寺里禮拜世尊
半是懺度﹐半懷感激
西山千重崑崙遠在天邊
故國在崑崙外數千里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3-4 10:46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那烂陀大学

我们去参观了那烂陀大学的遗址。

平常每到一处都是李比丘给我们详细地讲解和此地有关的历史和佛教知识。而这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他请了一个当地的导游给我们讲解。这是一个谈笑风生的中年印度人,每到一处都热情高涨地跟我们讲解,总流露出很自豪的神情。

那烂陀大学在当时可是第一流的学府,我们知道的很多大德,如阿底峡尊者等,都有过在那里求学、教学的经历。
唐玄奘来到印度取经的时候,进入那烂陀大学之前已经游历了三年,受到人们的尊敬。他在这里学习了《瑜伽师地论》。并且在这里住了五年。成为很受尊敬的法师之一。

其实挖掘出来的也只是其中的一部分。我们从那些古老的台阶、断壁中间行走。并且照些照片。
有一个地方,是当时的学生或教师的住处。法师让我们在那里拍照的时候,还说,将来到这里来作学生。他当然说的是某个下一世。这让我一直好奇有没有那烂陀大学重新开始的消息。

我们是2013年初参观那里。
在维基上知道,,新的那烂陀大学在印度复学,15名学生在2014年的九月开始他们的学习。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3-4 11:28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回复 #48 хω 的帖子

发在我前边了。谢谢象兄。

罗什的母亲可真不简单。难怪养育出这样的龙象。

顶部
хω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3-4 15:23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那烂陀寺是与玄奘关系密切。前些读了一些唐代密宗,后来被日本空海取到日本去了(东密)直至民初才从日本取回,又因为历史原因无法光大。

又谈到藏密了,在五台山我观摩了法尊墓塔,法尊先行大勇,有译"菩提道次弟略论"。

都说唐密在中国因唐武法难失传了,才想到重庆大足石刻,还是唐密在蜀中四百年延脉的印记。刚才又把东晋十六国时期历史地图西域至长安一片重新扫描了一下,前面偷懒用网上的图色彩明显,只是能辨度不足。这新一幅扫描可以放大细观,,,

一、二两节更改了不少处,使语句更加通畅一些,也是经年了。

Thanks 可见光!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3-5 09:53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七叶窟

下午,我们参观七叶窟。七叶窟就在王舍城附近的毗婆罗山中。这里是佛经第一次结集的地方。佛经一共曾有四次结集。这一次,是在佛灭后三个月。由大迦叶发起,大家把曾听到的佛经都复述出来,然后结集。

山很高,但是由于已经铺上了石板的道路,很宽阔。当初佛陀的弟子们在这里第一次结集佛经的时候,可根本没有道路,传说,他们都是靠着自己的神通力到达这里。
李比丘带队在前面,开照法师和另几个佛友在最后。我一路走得飞快,竟然超过了李比丘,第一个爬上了山顶,好高兴。在那里已经有一个白色的佛塔, 再向前怎么走就不知道了。李比丘过来的时候发现我已经先到达了。他说,那么你就在这里给大家指路,从这里拐到旁边的一个道路上,从那里通向七叶窟。

我们这一行二十多人,因为每个人登山得速度不一样,都已经拉成了一拨一拨很稀松的队伍,后边的人不一定能看到前边的人到哪里去了。能够给大家指路,这也是很大的福分。我就在山顶要拐弯的地方,给每一个人指出了前面的道路。

最后的一拨人到达一个悬崖下边的石窟。我们就铺开坐垫,坐下来,先听李比丘讲解,然后打坐。

等我们离开的时候,山下已经是万家灯火。下山,就要打着手电赶夜路了。

顶部
хω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3-5 11:32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今天可见光先一步。才了解到,拉普兰一带有泰国南传佛所,难怪遇到一些泰国餐馆,甚至冰岛都有不少。
这个中因缘,也得慢慢理清。

(三)


歷盡艱難到了罽賓國
遇見大德盤頭達多
盤頭達多是國王的宗弟
天資聰敏﹐博學多識
性格寬宏沒有分辨心
聲名卓著﹐弟子雲集
羅什其中年齡最小
從學雜藏長中阿含經

大德每稱他神慧俊才
國王聽了滿心歡喜
詔延請鳩摩羅什進宮
同時召集眾外道問難
羅什沉著抓住對方漏洞
辯論外道紛紛被折服
國王對他更加敬重
並以上賓之禮敬供﹕

食譜中每天有一隻鵝
粳米﹑面各三斗﹐酥六升
住寺有五名僧人營視
另派沙彌十人灑掃
經年勤學羅什學業圓滿
老師坦承已無多可教
母親懮慮環境過于優裕
佛理通達須參學修行

十二歲時隨母親回國
鳩摩羅什聲名遠播
許多國家爭以要職延騁
羅什沉着不為動搖
母子行游到月氏北山
遇到阿羅漢﹐驚奇囑咐﹕
「護好沙彌三十五不破戒
將大興佛法﹐度生無數」

在沙勒國﹐幼小的他
竟輕易把佛缽頂在頭上
那時﹐他心中暗想﹕
「這佛缽怎會這麼輕﹖」
念頭剛起﹐感覺缽沉
一失手將佛缽打落在地
母親問緣故﹐他回答﹕
「心存分別﹐缽有輕重」

兩人在沙勒國住下修學
羅什念誦《阿毗曇經》
對十門﹑修智無師自悟
六足諸問也深解妙義
與國中大德們諸多探討
讀書兼修行領會圓滿
母親對羅什心中存暗許
并未辜負她一片苦心﹗

國中有沙門名稱喜見
聞羅什母子在此行游
忙向國王舉荐智德﹕
「沙彌年幼已非同一般
大王應為他開設法堂
一則激勵國中沙門更精進
二則龜茲會派使來修好」
大王即設會升座延請

羅什應邀說《轉法輪經》
聽者無不欣喜未聞
龜茲王遠道設重使而來
以修兩國親善之好
羅什在說法的余暇之際
偶爾找些外道的書籍
用功專研四部吠陀
學習梵語文法修辭

五明諸學﹑陰陽星算
悟通吉凶他所測皆言中
性格放達﹐時遭異議
卻心地坦然不以為慮
莎車﹑參軍兩王子兄弟
將國事委託他人出家
弟弟須利耶蘇摩造詣高
專弘大乘才藝絕佳

學者僧人皆宗他為師
哥哥跋陀也拜倒在腳下
羅什與蘇摩一見如故
投在他門中﹐親密無間
蘇摩給他講《阿耨達經》
羅什頓時感覺一切色蘊
都無自性﹐本來皆空
驚奇之後又有些怪忌﹕

「這部經有什麼意義
為什麼將諸法都破除掉」
「眼﹑耳﹑鼻﹑舌﹑身﹑意
諸法都不是真實存在」
羅什執著于諸法皆有
蘇摩據因緣生而無自性
討論探索了許多時日
羅什心誠口服﹐感嘆道﹕

「我當初學小乘佛教
就象一個人從未見真金
只把珍稀的玩石當寶」
心中的疑惑頓時都消失
小乘精深﹐終不了義
大乘的微妙處無法比擬
眼前有個全新的世界
他轉向大乘﹐廣求經典

蘇摩給他介紹《法華經》﹕
「該經為世尊晚年所說
可稱為佛法中最高法門
應專心探究以完全證悟」
接著開始經文的傳授
低沉有力的聲音在迴蕩
金剛之法衝擊著羅什
內心的深處無比震憾

世尊出世為一大因緣
兩處三壇﹐弟子四眾海會
菩薩﹑羅漢和六道眾生
闢喻化城廣大乘方便法門
生命永恆﹐十界互具
女人成佛﹐惡人修道
都是他過去所不敢相信
雨蔓陀羅華出妙音聲

靈鷲山昇天﹐復歸世間
羅什和以前判若兩人﹕
「有幸遇到你學法華經
世間更多的人卻無緣。。」
如飢似渴﹐羅什廣求義
受誦中﹑百及十二門論
蘇摩欣喜﹐嘆為知己
用手摩羅什頂鄭重囑付﹕

「我心中對你寄存厚望
將法華等大乘經典傳揚
現今小乘盛行﹐而大乘教
方為撥除眾生煩惱的根本
天竺佛光將要隱退下去
遺暉正照耀東北諸國
大乘教與東土漢地有緣
你應該到那裡去弘傳」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3-5 11:50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回复 #53 хω 的帖子

是的,现在南传佛教在西方也比较兴盛。
我们这里就看到几个南传的寺庙,在商店有时还能看到南传的僧人。

我们问他们为什么来,他们说是因为他们的师父说时机到了,就派遣他们过来。
好像你诗里,苏摩对罗什所说:
“我心中對你寄存厚望
將法華等大乘經典傳揚”

顶部
хω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3-6 11:39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是啊,南传相当朴素,但诸部阿含中都孕有以后大乘佛经的种子。

以前是诸乘相轻,现在却是比较Ecumenical的时代!

(四)


羅什游學到溫宿國中
遇上著名的神辯道士
手擊王鼓﹐自立誓言﹕
「辯勝我者斬首謝之」
羅什請問大乘二義﹕
「了義經中明說真諦
方便化喻終不了義」
神辯聽了迷惑不清

連下叩首﹐請求皈依
羅什的聲譽響徹蔥嶺
黃河以西都有傳聞
龜茲國王再忍耐不住
親身前往北鄰溫宿國
恭請羅什母子回國教化
龜茲國原屬小乘教法
羅什廣開大乘法筵

國王有女阿竭耶末帝
出家為尼證斯陀含果
博覽群經﹐深悟禪機
特別為羅什設大集會
為大眾開方等經奧
羅什層層推理甄辨﹕
「諸法皆為因緣而生
無常自性﹐故為空

分別妄生時空和你我
芭蕉剝芯﹐終歸無
五陰十八界都為假名
如夢幻泡影。。」
聽眾一時難以接受
問難答辯﹐終莫能抗
誠心接受莫不歡喜讚嘆
悔與大乘相逢太晚

二十歲時在王宮受戒
「盡形壽﹐不殺生
不偷盜﹑不妄語
不邪淫﹑飲酒
不著香華蔓﹐不。。
不蓄金銀﹐汝能持否﹖」
「能。。持。﹗」
從卑摩羅叉學《十誦律》

不久母親將遠行天竺
臨別時告誡白純王﹕
「國運不久就要衰微
我這次離開不再返回」
同時又囑咐羅什說﹕
「大乘方等甚深的教法
傳播東土﹐全仰賴你
傳教艱難卻礙于修行」

「大乘方廣菩薩之道
利益他人﹐不惜自身
如能使佛主的教化流傳
讓蒙昧迷惑中的眾生覺醒
即使受到銅爐的苦楚
我也沒有絲毫怨憎」
母親隻身前往天竺去
終於修成阿那含果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3-6 14:33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灵鹫山

这次朝圣,爬了两座高山。一个是在临近傍晚爬了毗婆罗山,为了参观那里的七叶窟。另一个就是佛陀在那里讲过很多佛经的灵鹫山。

灵鹫山,也叫作耆闍崛山,简称灵山。我们平常说,“佛在灵山莫远求,灵山就在汝心头”。佛陀在灵鹫山曾宣说《妙法莲花经》、《楞严经》、《无量寿经》等几个重要的佛教经典。 所以我们说“佛在灵山”。而“灵山就在汝心头”是指出我们每个人都有的佛性。 这一次,我们真的是远求到了印度。

我们是打着手电开始登山,到达山顶的时候,天才蒙蒙亮。
山顶上有个不大的平台,据说就是当年佛陀说法的地方。很难想象有那么多的人和天人都来听经闻法。
讲经台的中央供奉着佛陀的像,金色的,也不大。周围有人们供养的各色鲜花、哈达和钱币等。据说每天会有人来打理。 忽然听到了由远至近的清脆鼓声,法师告诉我们,这是山顶上一个日本寺庙的僧人,每天从山下敲着鼓上到山顶那边的寺庙里去。每天!

在灵鹫山,我们看到了日出。
现在想来,印度那里的空气质量的确并不好。什么时候看到的日出日落都是乌嘟嘟的云里,出来一个能够肉眼直视的太阳。但是看到了日出,我们就觉得很幸运。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3-6 16:53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回复 #55 хω 的帖子

可以看到罗什的母亲真的是得道的大德。
像这样和罗什此世结成母子,共同弘扬佛法,也一定有前世的因缘。

在藏传佛教,他们就是通过转世制度,师徒之间默契的团队,一代一代地来帮助和度化众生。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3-8 08:21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苦行林

在到达菩提迦耶之前,我们还去参观了苦行林和牧羊女施粥处。

苦行林其实是在一个不高的山上,给人印象最深的,是这里的乞讨者。他们在路边密密麻麻排成了一溜。 虽然每到一个地方都会遇到乞讨者,但都没有这么多。

在山上,有一个岩洞,据说是佛陀当年苦行的地方。佛陀,在这附近苦行了六年,每天只吃几粒米度日。但是苦行并没有使得他达到证悟。那个岩洞的口是很窄小的,费了很大的力气才爬进去。里面也摆放着鲜花、哈达,还有藏传佛教大德的照片。在那里也有人修行和打坐。

我把每天计划供养和施舍给乞讨者的印度卢比,都已经用完了。下山的时候,有一个小姑娘紧随着我,不断地向我要什么,跟她解释说,没有了,但她还是一直随着我,很坚持的样子。我忽然想起,在我的背包里,好像还有一块小点心,是在车上,大家分享小吃的时候,分发的,我那时候不想吃东西,就随手放在了背包里。我伸手到背包里,摸了一会儿,终于找到了,拿出来,递给了这个坚持的小女孩。她心满意足地离开了。这件事倒是让我明白了坚持的重要。如果我自己在寻求什么的时候,也有小姑娘的这种坚持的精神,就好了。

后来,我记得在大家讨论的时候,曾问李比丘一个问题, 就是,佛陀曾经苦行,但并没有得到证悟,而是让我们寻求中道。那么为什么现在的修行者还有仍然在苦行的呢? 当时倒是没有一个明确的答案。后来我想,中道是在松懈和极端苦行中找到,那么人们可能还是想实验一下,这个极端苦行的极限在哪里吧?有过这样的经验以后,可能后来的很多困难,与之相比,就不算什么了。

顶部
хω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3-8 10:26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灵山与苦行林两章都写得相当具体,让人如临其境,有心境,就不是一般照相可及。我听闻所谓“尸弃林”,是否这里苦行林的异名?

最近诵读一本唐密经典<仁王护国般若经>,也是灵鹫山会经。

咱也赶周末再耘一章节:

(五)


離別母親羅什住進新寺
戒行堅固﹐定慧丰滿
在舊籍中發現《放光經》
展開書卷木牒空空
心知是魔怪暗中作亂
他誦經的決心更加堅固
魔力失效﹐經文即浮現
他精勤學誦《放光經》

忽然聽到空中有傳語﹕
「你有那麼高的智慧
為什麼還讀《放光經》」
羅什嚴厲斥開魔怪﹕
「你是妖魔﹐快走開
我心如大地﹐堅定不移」
放光般若經卷牒浩大
戒定如山智慧如海

在龜茲國中勤學兩年
廣誦大乘經﹐洞達深奧
國王為他筑金獅子座 
座上大秦錦繡鋪褥
恭請說法﹐他卻回絕﹕
「罽賓恩師無緣大乘
我還想親自去給他解說
當然不能在此久留」

正巧盤頭達多行腳至
白純王問盤頭達多﹕
「遙訪本國何緣何求﹖」
盤頭達多回國王說﹕
「聽說弟子體悟非常
大王又極力弘揚佛道
冒著跋涉山川的艱險
專程趕到貴國見識」

羅什聽到師父的光臨
驚喜異常﹐正圖回報
終於能實現自己的願望
不知道師父另有所想
兩人又談起《德女問經》
經中因緣﹑空的道理
以前他們曾同聲否定
羅什特別從這裡引進

盤頭達多質問羅什﹕
「你崇尚大乘的經典
談談你悟見到的妙義」
羅什緩聲回答恩師﹕
「大乘的道理比較深奧
闡明我空﹑法空真義
小乘偏于局部的真相
理論還有許多漏失」

盤頭達多立即反駁﹕
「諸法皆空﹐多麼可怕
哪里有舍『法』只求『空』
我聽說從前有個狂夫
命令織工造最細的棉絲
織工勤勞﹐用盡心機
把棉絲織成微塵般的細
狂夫還嫌不夠如意

織工大怒﹐用手指空中﹕
『這裡是最細的棉絲』
狂夫疑惑不解地問﹕
『為什麼我看不見』
織匠巧語半帶譏諷﹕
『這棉絲確實很精細
我這樣的織工都看不清
何況眼力不好的人』

狂夫聽了萬分喜悅
忙付工錢給織工–
現在你說的諸法皆空
就像這故事裡一樣」
羅什向恩師苦口婆心
連類比喻﹐娓娓道來
師徒間辯論達一個月
終於說服盤頭達多

盤頭達多連聲讚嘆﹕
「『為師未能通達
弟子給予啟發』
這句話今天得到證實」
接著便向羅什頂禮﹕
「和尚是我大乘法師
我授和尚小乘經典」
大小乘互師﹐傳為佳話

羅什的才學響譽西域
年年舉行講經法會
西域諸王齊集來聽學
並列長跪在羅什的座前
絲路傳播﹐天下響聞
各國爭相瞻仰尊顏
東土前秦已久仰大名
符堅心裡早想迎請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3-8 11:12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谢象兄。

去查了一下,大概也是叫“尸陀林”。 百度上说:
“尸陀林主向人们展示人的最后结果,不过是一架白骨,启悟人们放弃对恒常的执着,找寻智慧寻求解脱大乐”。听说过南传的僧人们都要经过这样的修行。

说得我毛骨悚然的。 那沿途的乞讨者,别是鬼魂化现吧。

周末愉快!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3-9 11:17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牧羊女施粥处

从苦行林出来,我们到了牧羊女施粥处。

佛陀经过六年的苦行,已经骨瘦如柴。有一天,他在树下坐着,遇到了牧羊女苏迦塔 。她已经有很幸福的家庭,前一段时间,求子,也如愿得到了儿子。所以她很感激地向树神还愿。当他看到骨瘦如柴的悉达多太子,还以为是树神现身。她供养了悉达多太子一些乳糜,太子因为这些乳糜儿恢复了体力。他意识到这样的苦行并不能达到证悟,就舍弃了苦行。而他的这个行为遭到了和他一起修行的另外五个修行者的鄙视。他们认为他自认失败而放弃了。

传说,牧羊女施粥是在阴历的腊月初八,这也成为腊八节的来历。

苏迦塔所在的村庄,现在还是有很多的草棚。这里的环境很安宁,不象别的朝圣地。那些草棚还让人觉得到了炊烟袅袅的乡村。
旁边也有一个佛塔。

从村庄出来,我们的车还开到了尼连禅河旁边。河边还有一个库萨草庙。佛陀在这里打坐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婆罗门,给了悉达多太子八捆库萨草,告诉他应该到尼连禅河对岸去。悉达多太子到了菩提迦耶,把这些草铺在菩提树下,打坐七天七夜。最后证悟。
这时候正是旱季,尼连禅河旁边都是沙子,河很宽,但是觉得已经断流。等到雨季来临的时候,这里仍然是一条大河。这里已经看到了对岸菩提迦耶的佛塔。

很快就到达我们朝圣的最后一站菩提迦耶了。大家都很兴奋。

顶部
хω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3-9 12:14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UOTE:
原帖由 可见光 于 2015-3-8 11:12 发表
谢象兄。

去查了一下,大概也是叫“尸陀林”。 百度上说:
“尸陀林主向人们展示人的最后结果,不过是一架白骨,启悟人们放弃对恒常的执着,找寻智慧寻求解脱大乐”。听说过南传的僧人们都要经过这样的修行。

说得我毛骨悚然 ...

是噢,前些看了一部日本“弃母山”的电影,那山顶也如一片尸弃林。

要说西藏的天藏也是一道人生哲理。

这一节"库萨草"的典故还是头一回听闻,多谢了!

(六)


東土從班超父子以後
三國兩晉紛亂不息
劉淵封王﹐石勒征戰
十六國爭亂東晉偏安
子弒父位親族屠盡
君不保年民無法思定
年年戰火林野焦荒
各族混融大規模遷移

十六國中以前秦最盛
苻堅勇略﹑王猛賢能
東滅鮮卑前燕﹐西滅涼
疆土開拓到西域邊緣
佛圖澄道安倡興佛法
圖澄圓寂﹐道安南遷
攜弟子幾百人襄陽聚會
苻堅仰慕極力攬延

先送道安西域金佛像
卻沒有得到任何回應
使者頻頻餽贈禮品
一無所獲﹐惱羞成怒
太元四年征兵十萬
直搗襄陽﹐奪取道安
俘獲道安後猶不夠滿足
向道安問尋他方僧宿

「西域龜茲有位高僧
叫鳩摩羅什﹐通達大乘
年輕﹐有稱舍利弗再世
學識才能無人並衡
漢地佛教還無法開花
佛經混亂﹐語義多歧
如果能請來舍利弗再世
佛法必大興﹐老僧合願」

建元十三年﹐太史上奏﹕
「外國分野﹐亮星呈現
將有大德智人來我國」
苻堅在朝中吐露心思﹕
「西域有大德鳩摩羅什
漢地的應該數釋道安
那位外國的大德大智
想必是鳩摩羅什無疑」

鄯善前部王和龜茲王弟
曾經一同來朝禮前秦
聲稱西域有豐富的珍寶
應該派兵討伐奪侵
前秦建元十七年二月
鄯善王又奏請討伐
次年九月﹐天呈吉象
國運昌盛大軍遠征

秦王遣將大將軍呂光
陵江將軍姜飛﹐彭晃
偕同前部王﹑車師王
率七萬大軍討西域
直搗焉耆和龜茲諸國
萬里遠征軍旅沉沉
臨行前在建章宮餞別
符堅囑托呂光諸將﹕

「帝王順天道﹐ 愛民如子
哪有為珍寶遠征的理﹖
只是懷念遠方大德
西域有位羅什大師
深解佛法﹐擅長陰陽
是後學宗師﹐民德國寶
我已久仰﹐如攻破龜茲
務必早早護送他回來」

呂光的大軍一路推進
羅什告誡龜茲王說﹕
「龜茲國運數衰微
強敵將會從東方過來
那時你只能恭迎他們
簡直無法進行抗爭」
白純不聽﹐孤軍抵抗
終遭大敗被梟首示眾

顶部
хω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3-10 09:55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恭候可见光菩提迦耶的随笔,虽然,今天我先贴一节吧。

(七)


呂光鋒銳﹐立王弟白震
並擄獲年輕的鳩摩羅什
沉靜的羅什受盡屈辱
連連勝戰呂光更加跋扈
命令他娶公主阿竭耶末帝
羅什苦苦請辭不允
強行把兩人關在一起
逼迫不成﹐又施別計

「和沙門的戒律相比
子孫後代重要得多
听說尊父也一心弘法
後來還是娶了王親
不然哪里來舍利弗再世
現在我是退一步要求
只要你稍破些酒戒
比你父親操守有逾」

挖苦嘲笑了一番羅什
呂光又逼他破酒戒﹕
「既然你不要公主
我手下有的是人想要
如果你不喝下這杯喜酒
馬上就讓部下輪暴」
羅什臉上不住地流汗
端起杯酒一飲而盡

烈酒加上破戒的苦悶
羅什回到自己屋裡
公主含淚﹐無奈地說﹕
「呂光讓我向你告示
一天你不破戒而結婚
他就殺掉龜茲一民」
說著她就昏倒過去
進退維谷羅什想到死

往事幕幕湧上心頭-
往罽賓國求法一路艱辛
囑托法華東傳的蘇摩
父親的志嚮﹐國王白純
母親的眼神和臨別的話語
「大乘東傳﹐拯救眾生
怎能為個人戒行所誤」
這樣他才答應娶親

呂光見他懦弱益驕橫
把羅什拉到部隊的前面
讓他騎上難馴的馬背
從馬上摔下十分狼狽
軍士們都哈哈大笑﹕
「這就是遠征要的寶貝」
又讓人把他綁在牛背
讓龜茲人民看個高興

幾番噁心的玩弄調戲
羅什不見絲毫怒氣
將軍自感到有些無趣
才終止輕慢的行為
大軍屢勝後凱旋而歸
帶著羅什滿載著戰利品
浩浩蕩蕩﹐風塵敝野
連日行軍疲累已極

將軍下令全軍休營
隊伍就駐紮岩谷凹地
羅什誠心地進言道﹕
「低谷地不宜駐軍
可能會有些事情發生
軍隊移駐坡上安全」
他的話將軍哪會听

晚上﹐果然大雨滂沱
洪水很快彙聚成災
泥石漿積有一丈多深
樂極生悲﹐死傷慘重
呂光暗暗地欽佩羅什
羅什又告誡呂光說﹕
「這裡凶險不可久留
返國的途中自有福地」

將軍們聽了羅什的建議
迅速率領大軍離去
前方到達焉耆的界面
國王與大巨們早已在躬候
呂光下令三軍駐城外
與焉耆王奠立藩主協議
羅什回首龜茲的過去
白純﹐恩師﹐父母親。。

三軍過鐵門關行出尉犁
山石崢崢﹐鐵色岩壁
黃沙漫如海﹐沙丘游移
軍隊沿著北河南岸行
牢蘭海在即鄯善王迎駕
在海邊設下酒宴接風
鄯善王和呂光暢敘交誼
海天空闊﹐歌舞升平

國王听說羅什也在行列
欣然下跪﹐躬自禮敬
呂光見了對羅什益加恭敬
逢事便請教﹐兼為軍師
都說勞蘭海常會變幻方位
前稱鹽海﹐後名拗澤
世事也多這樣變幻莫測
他心志更堅﹐不辭職責

黃沙脈脈﹐東土茫茫
風沙中行軍辨不清方向
有時能找到殘骨遺糞
老馬識途﹐老兵觀象
失路逢沙暴﹐無處歇息
沙里細草能定軍營位
有時沙漠前蹤盡逝

這是最艱難的一段行軍
到了敦煌﹐漢音漸興
羅什進入了東土漢地
生命的歸屬-弘傳大乘
清溪和綠樹間有幢幢窟寺
月牙泉邊盡是商驛豪居
商業和文化是對攣生子
戰爭和宗教往往糾緝

鳴沙山上滑沙真娛樂
軍士們都去休閑半日
羅什朝禮城中諸寺
并拜會當地大乘諸德
剛到涼州地面言說不便
絲路商驛千語共融
他得抓緊時間學些漢語
為以後的事業作鋪墊

大軍休整後列隊回歸
以後的路面熟悉方便
祁連山上的雪峰連連朔
戈壁灘中草木叢生
前軍到達酒泉和張掖
故人相見喜恨時光
長城殘延弱水如醴
遠征的士卒思安歸里

大軍剛到達涼州地面
已風聞前秦在淝水敗績
忽傳苻堅被姚萇殺害
呂光下令三軍縞素
家國成敵﹐中原難歸
兵臨城下士卒們個個爭先
破涼州城呂光自立為帝
國號涼﹐建元太安

姑臧一帶颳狂風作亂
羅什告戒呂光說﹕
「近日會有叛亂發生
但無須多慮自會平息」
不久部下樑謙﹑彭晃反
呂光仔細地觀察局勢
抓緊最有利的時機
迅雷不及掩耳地平叛

龍飛二年﹐西涼大亂
呂光殺胡人沮渠羅仇
羅仇弟子蒙遜起兵謀反
撥臨松郡﹐屯據金山
從兄沮渠男成在樂綰響應
兄弟合一處聲勢浩大
推建康太守段業為盟主
稱涼州牧﹐建元神璽

呂光隨即派遣愛妾之子
秦州刺史太原公呂纂
太子親征精兵五萬
討伐段業蒙遜等烏合之眾
大軍必定能平叛而歸
呂光請教羅什的意見
羅什對此卻有異議﹕

「以我觀察此行
肯定不會獲勝而歸」
不久呂纂在合梨大敗
郭馨同時起兵作亂
呂纂只好率大軍返回
中途又被郭馨慘敗
以至于全軍覆沒
呂纂祇身棄甲而歸

呂光對羅什愈加恭敬
羅什給他開啟法緣﹕
「釋尊滅後兩百年
天竺出了一位阿育王
好大喜功﹐征服諸國
屠殺擄獲無數戰俘
後來他懺悔﹐皈依佛門
停止侵殺﹐佛法盛傳

「佛滅度後五百年
北天竺有位迦膩色迦王
支配統一廣大的國土
最先他竭力抵毀佛教
直到佛預言中有他護法
開始皈依﹐弘教一生
大乘佛法第四次結集
馬鳴上首修經集論」

國中紛亂﹐士卒思鄉
尚未把涼國當正統來看
部將反叛一波又一伏
呂光心里哪有平靜
大師羅什暫且只充幕僚
大乘佛法與涼國無緣
羅什勤修習漢文典籍
僧肇求師遠道來訪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3-10 14:08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谢象兄。 看来已经开始为罗什大师大动干戈了。
看得过瘾。

这两天忽然暖和起来,总想着向外边跑。
看来别人说加拿大的作家多是因为那里寒冷天气不好。这个说法真是有道理。

接着写一段。谢象兄督促。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3-10 14:30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菩提迦耶

我们终于在一月三日傍晚到达了菩提迦耶。住宿在当地的一个越南寺庙里。

决定来印度朝圣之后,我偶然遇到了一本书,是祖古乌金讲述的《大成就者之歌》。在下集的第300页,他询问他的上师关于去印度参访的话题。他的上师告诉他,在佛经里说:菩提迦耶的金刚座是本劫千佛觉醒而证悟成佛的地方。他说,如果一个人在一生中没有做任何有价值的事,而只因为他到过菩提迦耶,那么他一生就没有白过。

这段话,让我对菩提迦耶充满了向往。

我们住的越南寺庙离正觉塔的大门走路只有五分钟的时间。在那里的两天里,我们曾多次来到正觉塔前,绕塔、打坐、发愿,拜见塔下的金色佛像。而佛陀证悟的那棵菩提树,就在塔的后边。

当时正是新年期间,有很多藏传佛教的僧人正在这里举行一个祈求世界和平的法会。他们搭起了宽阔的法会帐幕,穿红黄僧服的僧人们就在下面祈祷、诵经。旁边也有很多信众,自己带来了做大礼拜的木板,每人前边都有这样一个,方向都冲着正觉塔。他们就在塔旁边诵经、持咒、做大礼拜。

围绕着正觉塔四边有一个绕塔的宽阔的大道,这个大道比塔的最下部要高一个台阶,旁边都是转经筒。可以一边绕塔,一边推动这些转经筒。

除了藏传、南传和汉传的僧人以及信众,这我们可以从服饰上看出来。还有一些当地印度教或别的什么宗教的修行人,也在这里诵经或祈祷。他们有的蓄着长长的头发和胡子,额头上还涂抹着一些鲜艳的颜色。

沿着四围的甬道绕塔时,在各个角度照了很多照片,有白天也有晚上的。

而打坐的时候,我们一般是去旁边一个比较独立的庭院。这里游人较少,比较适合安静打坐。

当然,第二天的清晨,我们还到了佛陀证悟的菩提树下打坐了一会儿。

顶部
хω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3-11 08:57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也感觉到天暖和了,人就不静虑,字也不凝神了。感谢有这样一个冬季,让我温故了许多,也了却了不少未完成的诗。不时再读一读,再多也难得。

难怪说秋冬是写诗天,春夏都有点浮涨,果实种子还是秋冬季节嘛。

说加拿大,我还要提俄罗斯与北欧的冰天雪地。能去菩提迦耶确实有幸!昨天还与朋友聊到,孩子最受益还是接触真实,无论是地方还是生存,了解世间真相,不为书本或自我意识蒙蔽。

(八)


呂光親幸的重臣張資
病入膏肓臥倒在床
延請了多位名醫治理
都沒得出任何療效
來了位外國的修道士
羅叉自稱能治好這個病
呂光急亂中信以為真
賞賜給他許多珍寶

羅什明白道士在耍騙術
挺身前往告訴張資﹕
「羅叉治不癒你的病
只是在那里徒勞無功
人的運數雖然隱微
但可從某些現象看出」
說著用五色絲結成繩
燃成灰末投進水中

灰末如能浮在水面
結成絲繩的原樣
張資的病將無法治癒
仙道也不能回天
剎那間繩灰浮在水面
結合成原來的絲繩
幾服藥劑張資命歸黃泉
呂光不久也隨之去

太子呂紹繼承帝位
几日後畏懼呂纂而自戕
呂纂登基﹐建元咸寧
咸寧二年怪事連連
生下窩小豬三頭共身
東廂井夜裡出現飛龍
爬到大殿前面蟠臥
到天亮時就消失

呂纂認為這是種祥瑞
把大殿改稱龍翔殿
當陽九宮門飛升黑龍
改九宮門為龍興門
羅什上朝奏告呂纂﹕
「近日妖豬的出現
可能怪亂的事要發生
潛龍出游也不吉祥-

「龍屬陰類出入有時
但是近來出現過于尋常
象征著災禍就要來臨
必定會發生部下謀篡
陛下應該克制自己
修德養民以挽救天運」
呂纂哪裡聽得進忠告
還與羅什賭殺奴戲﹕

「是祥瑞我殺一胡奴
若為惡兆﹐你斬一首」
羅什哪有殺生的道理
自己輸了倒無所謂﹕
「恐不能殺胡奴的頭
胡奴將殺人的頭」
羅什話語中影射別義
呂纂愚鈍未能覺省

龍翔豬豐國運昌盛
呂纂正在為賭局得意
歌舞昇平縱酒狂歡
不想到暗中另有埋伏
呂光有侄小字胡奴
謀殺呂纂﹐擁兄長呂隆
這時大家才恍然省悟
羅什的警告又言中!

在涼州一轉眼十五年
羅什快變成了算命先生
心中焦慮﹐年齒已高
嘆苻堅不遇﹐另待機會
幸虧僧肇帶來漢譯經典
可以先了解漢地佛經
互相探討﹐嘗試編譯
為大乘東傳埋下伏筆

(九)

姚萇弒君建立後秦
擁有遼闊的關中大地
慇懃恭請羅什蒞臨
呂氏王族心生恐懼﹕
神奇智慧的鳩摩羅什
一旦為姚萇所用
將不利呂氏建立的涼國
竭力阻止羅什東行

姚萇逝後﹐姚興繼位
又派使者到涼國去敦請
依然又是徒勞無功
大德軍師得之不易!
後秦姚興弘始三年三月
廟庭逍遙園青蔥變香芷
這被大家公認為祥瑞
象徵大德將會光臨

五月興兵西伐涼國呂隆
姚興遣將隴西碩德
呂隆軍潰敗﹐上表歸降
東土傳法的路已鋪平
弘始三年十二月二十
五十八歲羅什抵達長安
國家迎以隆重禮節
姚興喜悅﹐延為國師

消息象波浪傳遍漢地
四方佛子們都艱難跋涉
穿過戰火會集長安
數千僧人拜師求法
羅什欣慰能施展宏願
回首曲折皓首蒼顏
含淚面嚮莘莘學子們
城外戰火征討頻繁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3-11 12:13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见到佛陀

正觉塔下就是大菩提寺。里面有以尊金色的佛像,是每个来到菩提迦耶的人都会去拜见的。不管怎样,就好像经过了一路辛苦的朝圣,终于见到了佛陀一样。

我们是在一个白天去了第一次。在门口准备好了一束盛开的莲花,我们就排在长长的队伍里,一点一点地等到见到佛陀。队伍太长了,每个人都不能在佛像前停留。我们把花束献在佛前,就离开了。照相要在门口才是最好的角度。这张照片是我们第二次去的时候,在门口照的。

点击在新窗口查看全图

这尊佛像也的确是我见过的最庄严的一尊佛像。佛陀身批金黄色袈裟。头上的发髻是蓝色的。眼睛低垂着,表情平和。头的后边有一个发光的光环。
佛像是一个引导,对我们来说是指我们自心本具的佛性的一个外在的展现。佛教很注重不要心外求法,一切仍然要到我们自己的内心来寻找答案。

顶部
хω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3-12 11:43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

今天在家居周边找到了一个日本禅修中心。以前有一家韩国禅修中心,是韩国人办的服务韩民,没有延续几年。这一家Zen Garden主要由老美经营,估计会长久些。

才把上面一章分出两节,应该合理些。今天上重点译经,也是罗什中盛经营:

(十)


漢地的佛教東漢正傳
當然民間早有傳聞
明帝夢金人﹐摩蘭負籍
白馬寺中譯四十二章經
安息世高譯小乘經卷
天竺支婁迦讖傳譯般若
康僧鎧譯大無量壽經
月氏支謙譯大阿彌陀

朱士行研究般若經典
佛法在漢地才漸漸興起
竺逆佛﹑安玄﹑康僧會
譯經傳教的僧才輩出
成經中有許多誤澀難明
敦煌竺法護譯光贊般若
正法華﹑平等覺三百多卷
質量優勝﹐大乘始弘

十六國時代漢地紛亂
僧人們致力于佛教弘傳
整理解釋發現經卷的問題
文辭生澀﹐經義不統一
道安釋經致力于著述
感慨﹑苦思﹑無可奈何
慧遠求迎西土的高僧
派遣弟子西域尋原典

法顯一行跋涉到天竺
千難萬苦九死一生
如飢似渴求高僧原典
終於迎來大師羅什
姚興提出經典中的問題
讓他著手重譯大乘經﹕
「先形成譯經的格局
再譯漢地所缺的要籍」

「原典表音字尾變化
漢語表意字完全獨立
梵漢兩地天壤隔絕
除佛法以外極少交流
我在涼州看過些舊譯經
錯誤多﹐也許版本不一
或者沒對照梵文原典
難怪弘釋無法進行」

羅什研究般若﹑維摩
系統地了解漢譯狀況
他能理解學子們的苦辛
想先重譯這兩部要經﹕
「舊譯佛典有基本格局
除了些道经中易誤的字彙
讓學子們把難解處找出
譯經工作馬上可進行」

羅什欣慰﹐精力旺盛
姚興對佛法也深悟妙義
兩人談起來終日不倦
姚興立傳旨設譯場
騰出西明閣和逍遙園來
納各地來的優秀學僧
僧契-僧遷-僧睿-僧肇
法欽-道流-道恆-道標

羅什面向滿堂的僧徒﹕
「我是個大乘學者
屬龍樹-提婆的般若系
受老師甦摩的囑托
到東土弘傳大乘佛法
皇上對此事非常鄭重
大家有緣才有這個機會
我雖年邁更須努力」

姚興接著在會上宣題﹕
「長安正興盛大乘空宗
是目前佛法中的最高義諦
可惜成經多有不明
現在先著手舊經整理
羅什和我看法一致
提出先譯大品般若經」
學子們听了異常欣喜

五百僧學們各有分工
國王姚興也擠身行列中
姚誦舊譯﹐羅什核梵典
斟酌更新并逐句解析
隨著譯經的不斷進行
僧學們開始踴躍的討論
以前的迷惘漸澄清晰
譯經和弘釋同時進行

(十一)

般若經闡述的空的妙諦
像水銀瀉地一般擴散開來
兩年後浩翰的經卷譯成
姚興捧在懷中﹐愛不釋手
羅什對他由衷地感激﹕
「過去阿育王和迦膩色迦
都招攬百千人眾的結集
如今譯場的事業更空前」

每個字意義都不能疏忽
多重討論得出完美譯文
僧學們的疑難都得到解釋
直到所有人都明白為止
譯完大品﹐尚不夠完美
羅什又著手譯大智度論
對大品般若經的百卷詳解
也為大品新譯進行審定

姚興深感于羅什的嚴謹
以及對完美無瑕的追求
又兩年的耕耘﹐天雨花蔓
大品﹑大智度論同時推出
南北的僧界經年仰望
完壁一般的大品般若經
傳播的聲勢如燎原之火
僧界如久旱後逢甘霖

大乘般若學廣泛弘傳
長安城處于極度喜悅中
王公大臣們欽慕不已
武將們對羅什也恭敬有加
更多的學子們跋涉而來
四年時間譯場已形成
高質量譯經的基礎和工序
羅什在考慮下部經籍

姚興父子受過正法華
圓寂的道安也講正法華
竺法護的譯卷傳布南北
說法的高僧遍及長安
譯經尚有不盡完善之處
姚興請求他重譯編潤
甦摩的聲影又一次浮現
「經中之王﹐必要東傳」

「法華東傳是我的使命」
姚興得允後奔赴沙場
後秦已是多事之秋
內亂頻頻﹐北魏侵邊
長安城內學朮氣氛濃厚
羅什潛心譯經和著述
譯經筑基礎耗盡了心力
著述立論無法進行

法華經譯場規模更盛
義學沙門兩千多人
大師升座﹐全場注目
羅什難抑心中的興奮﹕
「法華經是釋尊晚年
入滅前八年所說的妙法
結集費時﹐數量龐大
現在流傳的多為略本

「然而略本也有不同
竺法護譯的取自貝葉本
現在要譯的是白氈本
在大乘經典中弘揚法華
是我所負的最大使命
皇上臨行前也含淚囑托
大家務必要精誠努力
成就完美無缺的譯本」

梵本和舊譯品排混雜
有時讓學人找不著方位
羅什掌舵﹐重分品序
把囑累品放在神力品後
添品法華的見寶塔品中
分出一章提婆達多品
分品已定﹐逐偈暢譯
妙法蓮華堪稱完壁

「讀妙法華的感覺就象
從晴朗的崑崙山頂上
俯瞰山下美景那麼喜悅」
「語暢理沈﹐事近旨遠」
「唯三藏法師獨得其旨」
「時所宗尚﹐皆弘秦本」
後人的稱譽源源不斷
羅什的心中滿意無憾

兩千多學子得法華精髓
告別恩師﹐奔赴各地
帶回完美的妙法蓮華經
羅什送行﹐感慨地說﹕
「現在我是死無遺憾
但畢竟還有些未竟之事
出長安就是戰亂之地
大家保重﹐護好法華」

漢地的法華終得綻放
姚興羅什欣慰不已
一千二百僧學聚譯場
緊接著開始譯維摩詰經
參照原先的多種譯本
對話風趣﹐意旨清遠
維摩詰通達﹐在家修行
很受當時士大夫歡喜

譯經盛大為國家事業
工序多道﹐分職精細
譯主-證義-證文-書字
筆受-綴文-參譯-刊定
潤文的重要僅次于譯主
譯主署名﹐留芳千古
一部經典往往歷年而成
字字審慎句句修潤

廬山慧遠讀大智度論
來函討論阿毗曇學
羅什解釋佛教分大小乘
龍樹的大乘更為真髓
南北之間書信頻傳
答問闡述大乘的義旨
廬山教團趨向大乘淨土
問答集成《大乘大義章》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3-12 14:02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谢象兄。
翻译经典真的是不容易。想像一个外国人要翻译出高水平的中文,就更了不起了。
妙法莲华经有三个译本。
翻了一下我手头的这本妙法莲华经,是鸠摩罗什的版本。

顶部
хω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3-13 10:48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才抽出时间把前面诸章节诵读一遍,添了几个标点。另外,前一章译经还是长了些,又分成两块。这样今天最后一章,再添个跋,算是了却一桩心愿。发愿成愿,谢谢可见光先磨提供一块园地,不然今日心也难得耕笔磨句什么了。

(十二)


羅什思考下一步計劃
姚興從戰場上抽隙趕回
三經譯畢﹐內亂稍平
首都長安擺開慶功宴
姚興對羅什提新的要求﹕
「能否譯些漢土未聞」
羅什想到龍樹-耆婆諸論
現在傳布時機已成熟

中論-百論-十二門論
是大乘般若學的主干
深解般若﹐破析小乘
大乘系統才初具備框架
先從兩卷百論著手
不再用大規模的譯場
論藏深奧﹐程度較高
只需要几個弟子協助

姚興臨走﹐異想天開﹕
「大師智慧獨絕天下
如果哪天您不在世
法種斷絕﹐無人承繼」
於是遣送他十名女妓
羅什苦苦承受無奈
雖然不再住佛寺僧房
身心依然安住三藏

三論升座﹐苦訴衷腸﹕
「如泥穢中生長蓮華
採擷蓮華﹐不必染污」
有人輕慢他﹐妄圖效訪
他便招集大家到跟前
凝視滿缽的鐵針﹐沉言﹕
「如果誰吞下這缽針
就可公學我的行為」

說著吞下滿缽的針
輕鬆得就象吃飯一樣
眾人看得目瞪口呆
非常慚愧﹐難以言表
羅什曾學律於卑摩羅叉
律師入關﹐欣然謁拜
老師見他生活不一般
半試探半諷刺地問﹕

「漢地你的因緣殊勝
受法的弟子有多少人﹖」
「漢地的經律尚不完全
經藏和論藏譯了一些
有三千徒眾跟隨學法
只是我的業障深重
沒能遵照師父的教誡」
老師沒有責備的意思

百論譯完後著手中論
勇猛精進﹐耗時耗力
十二門論譯畢並未停息
羅什抓緊傳記的譯述
馬鳴﹐龍樹和弟子提婆
禮贊大師們興佛功績
摒棄僧團內不顧救眾生
只一味把教義繁瑣化

傳記的傳佈影響巨大
丰富﹑具體的歷史敘述
滲入漢地教徒的心中
為大乘又添一層根基
工作過度﹐身體拖垮
他在抓緊時間全力以赴
將盡的蠟燭火焰特別
不屈之勇激勵著大家

羅什病臥倒譯筆不停
盡量把自己的智慧託付
「天竺注重文章修辭
好的詩章都合于音韻
朝見國王要有詩章贊頌
晉見佛儀也以歌唱為貴
佛經里的偈頌多如此
譯成漢語寡然無味」

羅什圓寂將近的時候
還希望繼續譯經弘法
他稍覺得身體四大不調
先為自己持咒三遍
後請弟子們共同念誦
誦聲悲虔﹐如潮涌動
終於還是回天乏術
他支撐著告別僧眾﹕

「我們因為佛法相逢
可惜我尚未盡心就要走
只有等到來世再繼續
心中傷悲無可言語
我心智暗昧﹐繆傳佛經
共譯出經論三百余卷
只有《十誦律》未及編審
但本旨皆存無大差失

「我們所譯大乘諸論
目前只在長安僧界探研
望你們以後傳播出去
千百世後咸共弘通
我當著大眾發誠實誓﹕
『如所傳經論無誤
在我的身體毗荼之後
舌頭絕不會焦爛』」

弘始十一年八月二十
大師羅什圓寂于長安
國失良師﹐舉國哀悼
荼毗儀式在逍遙園舉行
國王大臣﹐文武諸官
高僧弟子齊聲誦經咒
柴火燃盡﹐形骸已成灰
唯有舌頭還鮮然如活

大師所譯的大乘三藏
在佛教史上影響巨大
中論﹑百論﹑十二門論
先由道生弘揚于南方
僧朗﹑僧詮﹑法朗以至
隋代吉藏集成三論宗
與大智度論合稱“四論”
羅什被尊為論宗祖師

法華經是天台宗之源
成實論為成實宗的要典
阿彌陀經為淨土三經
彌勒經形成彌勒信仰
坐禪三昧經促盛菩薩禪
梵網經廣傳大乘戒法
十誦律為律學的本源
羅什的譯經繼往開來


(尾聲)


大師西歸﹐法華開放﹐三千多弟子南北傳道﹐以至
于安南﹑朝鮮﹑日本。傑出的有八十多人﹐為首的
是道融﹑僧睿﹑僧肇﹑道生﹐稱羅什門下四望。與
曇影﹑慧觀﹑道恆﹑道生四英合稱八俊。著述良多﹐
僧肇作《肇論》。。

大師所譯的經律論三藏及傳記﹐除詩中提到的以外﹐
還有金剛般若﹑仁王般若﹑十住經﹑思益梵經﹑天
所問經﹑首楞嚴經﹑遺教經﹔十誦戒本﹑菩薩戒本﹔
十住毗婆娑論等三百多卷。精心傳譯事業﹐所著甚
少﹐曾言﹕以後面臨梵僧至漢譯經﹐為筑立基。



草堂寺(故“逍遥园”)内的鸠摩罗什舍利塔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