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zt 白岩松:佛陀是医治人心的大医王
可见光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4-10-1 11:14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zt 白岩松:佛陀是医治人心的大医王

白岩松看慈济是爱是佛

作者 吴宛霖

“真正成功的医师,跨越时间治疗了当时的家庭、治疗了我,让我记得那个温暖的夜晚,也会治疗一代又一代……”大陆知名记者及电视制作人、主持人白岩松9月8日上午在静思堂与全球人医年会学员分享他与慈济的因缘,以及他对医疗独特的见解。他以”远看是佛、近看是爱”诠释他对慈济的印象,更以”近看是医生、远看是佛”赞许所有人医会的成员在医疗困难的年代,能仍把心中的佛打磨出来,让悲悯之心如月光一般帮助众生的身心获得希望。

大陆知名的媒体人白岩松受慈济发言人何日生邀请,于8日上午到静思堂与全球慈济人医年会学员分享”大医医心”。何日生介绍时表示,白岩松在2005年第一次采访证严上人,也是大陆第一次对慈济以及人间佛教深入的报导;而长期在做医疗节目与采访的白岩松,也是大陆救难紧急医疗协会副会长、医师道德委员会委员,对大陆以及各地医疗现况了解相当深入。
总是在肤慰 给的是希望

白岩松一开头就以美国首位分离结核杆菌特鲁多(Edward L.Trudeau, 1848-1915)医师的墓志铭——”偶而去治愈、常常去帮助、总是在肤慰”来阐述,到底该怎么定位医师?白岩松表示,特鲁多自己是医师,却也是一位结核病患者,当医疗的技术和极限无法治愈他时,特鲁多到乡间的湖畔想要了却残生,却因为自然的放松与身心的肤慰而痊愈,让他成为第一个分离出结核杆菌的医师,也让他体会到,医师到底是治疗病人、还是肤慰病人?

白岩松指出,当抗生素发明后,很多棘手的疾病马上药到病除,但是顽强的细菌却很快的变得更强大,人类永远面临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威胁,人一辈子生老病死都无法离开医师,患者面对医师,带走的不仅是痊愈;因为疾病不一定能治愈,其实医师给的是希望。

白岩松一开头就以美国首位分离结核杆菌特鲁多(Edward L.Trudeau, 1848-1915)医师的墓志铭——“偶而去治愈、常常去帮助、总是在肤慰”来阐述,到底该怎么定位医师。

话锋一转,白岩松马上举出最新的数据,全世界每四十秒就有一人自杀,每年全世界超过八十万人死于自杀,远远超过每年因灾祸与战争的死亡人数总和,因此这个世界最需要治愈的,不是身体的疾病,而是人心。世界各地慈济志工、人医会成员在做的,其实就是医治人心、肤慰的工作;而佛陀,就是医治人心的大医王。

近看是医生 远看是佛

“远看是佛、近看是爱。”白岩松说,慈济发言人何日生整理证严上人思想体现的书《一念间》在大陆出版时,请他作序。他阅读后悟出了对慈济的这层认识,而透过对医疗的认识,他也引伸出医师”近看是医生、远看是佛”,因为世界上没有任何一种职业像医生一样,是介于凡人与佛之间的。

可惜的是,暴力伤医事件、医疗纠纷近几年不论在台湾或大陆都频繁发生,严重打击医疗尊严与士气,也造成许多优秀的年轻人不愿行医。白岩松说,医师看病救人,却还被攻击,甚至有时候网络或社会的支持似乎还站在施暴者的一方,他也为医师受这么多折磨委屈不平而询问证严上人,结果证严上人回复他:”被磨才会发亮,钻石也是磨出来的。”一席话让他豁然开朗。他突然体悟到,上人一路走来也是备受磨难,自是比任何人都能体会;而”越磨越亮”的比喻并非对任何不公不义都隐忍,而是在社会的法律、制度和公义之下,医师能不被医疗纠纷或伤医事件击溃救人的热忱,而能将行医之路作为打磨自我,打造自己的内心成为佛心。
温暖真诚疗愈一代又一代

最后,白岩松举自己的小故事与所有人医会成员分享一个医师的影响。他说自己生长在大陆最北边靠近苏俄的呼伦贝尔小村子盟海拉尔,非常偏远,生病了都要到大城市去治疗。那时,北京的报纸送到村子要三天的时间,看到时都已经是旧闻了,却没想到他长大后成为新闻主播。

四十年前,他的父亲才三十岁,经常咳血,母亲请父亲去天津找大医院检查,父亲也是拖到把所有公事都办完了才去就医,结果检查之后发现是癌症,当医师知道他是一个人来就医时,不敢告诉他真正的病情,只是请父亲一定要住院,但是不知道严重性的父亲拿出火车票,告诉医师他很忙,准备晚上就坐车回家,然后趁着这位医师去找帮手来劝他住院时,偷偷溜走了。细心的医师记住了父亲的乘车班次,在他的父亲上火车前,搭着救护车赶到车站,靠着站长广播寻人,接回了这位他放心不下的病人。

白岩松说,虽然两年后,父亲仍然去世了,以医疗的结果来说,治疗是不成功的。但是当他多年后大学毕业准备要到外地工作的前夕,母亲告诉他这个故事,并且没有遗憾的说,如果现在遇到当时那位医生、加上现代的医疗技术,父亲的病很有可能是可以治愈的。他看着母亲的表情,感受到这位到车站接回父亲的医师是全世界最成功的医师,因为他不但医治了这个家庭,也跨越时间岁月,医治了他,这个已经长大的孩子,他将永远记得那个温暖的夜晚,也会继续将这个医师与这个温暖的故事传给自己的孩子,疗愈一代又一代。
(文:吴宛霖 花莲报导 2014/09/08)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