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zt 从新京报记者到无量寺法师
可见光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4-7-20 02:32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zt 从新京报记者到无量寺法师

[摘要]果智法师俗名梁璐,江西万安人,原系新京报记者,我的前同事。除了自采的新闻,他与女友李祺的爱情故事还曾占据各大报刊。两人曾为《晶报》记者,一年前,双双遁入空门。

本文源自罗昌平微信账号

听说又有一位中国科学院计算所的学者加盟北京龙泉寺,你知道龙泉寺的科研实力吗?看看部分摘录:贤威法师,龙泉寺管委会秘书,中国科学院生物物理研究所博士;贤启法师,龙泉寺管委会五人之一,清华大学核能和热能物理博士;柳智宇,龙泉寺居士,第47届国际数学奥赛金牌,北大数学系。

当出家的门槛都被抬得这么高,笨人最后一条生路也给堵了。不过,比水涨船高更重要的,是佛门僧侣的多元化。

两年前的某个葬礼上,我遇到一名比丘,他与大伙同吃同宿,交流主题都是家国大事、民运法政。记不起他的法号了,唯一印象深刻的是他的黄色名片,以及手机尾号那四个数字对应的纪念日。那一天是他命运的拐点,也是不少国人的拐点。按他的说法,这身袈裟能为自己的很多言行提供保护。

在新浪微博中,我互粉了两名僧人,一是延参法师,二是果智法师。延参的风趣广为人知,而果智的路数并不一致,他聚焦于公共事务,跟前述那个比丘如出一辙。

果智法师俗名梁璐,江西万安人,原系新京报记者,我的前同事。除了自采的新闻,他与女友李祺的爱情故事还曾占据各大报刊。两人曾为《晶报》记者,后辞职到云南丽江经营小旅馆,同期,他们花了3个月游走14个省的60多个城市,写成《边旅行边恋爱》等各本著作。一年前,双双遁入空门。

2013年4月,果智法师在博客和微博上先后发出两封公开信,呼吁改革。第一封写给中央部委,建议允许开办宗教电视台,或允许电视台开设宗教栏目,邀请宗教界人士讲经说法;第二封信写给领导人,建议以佛教界为试点,试行民主推选佛协会长、方丈,公示寺院财产等。在这之前,他还发表过致全国方丈的公开信,介绍自己的台湾见闻,倡导破除对功德箱的迷信,公开寺院财务,并民主推选方丈。同时,礼请星云大师回来做名誉佛协会长。

除此,果智法师还发表了不少时评微博,并参与庙宇强拆的维权,引起广泛关注和争议。世人对佛教的理解,还停留在“吃斋念佛,知足常乐”,自然难免产生各种疑虑。这些质疑不仅包括他的和尚身份,甚或认为他是作秀以博取声誉。

熟知他的人觉得,这份情怀与勇气值得赞赏,尤其是那句“在哪念经都一样”。不过,他的主张与行动有待商榷。大陆不同于台湾,宗教改革不仅涉及诸多方面的利益纠葛(寺院、信众、政府、企业、游客),更触及意识形态的壁垒,可谓牵一发而动全身。这些问题的有序改良或者利益的重新分配,既需要律法公策的更张,更有待于一个自由竞争的宗教市场。

如下是我们在微信之间的对谈——

僧侣维权

罗昌平:我们曾是新京报同事,你是如何从一名记者走向僧人的?

果智法师:缘分到了,就放下了世俗的事情,出家了!以前出家的门槛很低,都是那些没受到什么教育的,我们这样的人加入,能够改革佛门生态。今天这里的佛教,就像一座即将拆掉的大厦,需要重修。一批中青年高学历高素质的法师是未来中国佛教界,续佛慧命的中流砥柱。

罗昌平:这个寺庙在哪儿?

果智法师:无量寺,马鞍山。其实都是虚的,因为僧人本来分云游与粥饭两种。

罗昌平:但是,你似乎并没有放下世俗的事情,现在跟做记者时一样,关心公共事件,并且还参与其中。这是出于怎样的考虑?

果智法师:这个本来不是和尚做的事情,出家人应该了无牵挂,但是出家人现在都不做。我以前做过记者,所以我选择这条修行的道路:为僧人维权,为佛教维权,为宗教维权,当作我修行的一种方式。目前就算是弘扬佛法也会受到限制,比如所有的人都可以做广告,但僧侣掏钱也不能做广告。关注僧侣的宗教问题,必然触及到政教关系问题。

罗昌平:前段的福建寺庙强拆事件,你都参与了哪些环节?有何成效?有何失落?

果智法师:强拆庙宇,驱赶僧人,霸占了搞旅游开发,或做开发区,这个性质比较恶劣。凤凰网介入报道第二天,我就过去了,那时凤凰网的长篇报道还没出来,他们记者刚走,因为担心生命有危险,说被打害怕了。我是僧人,不存在这个问题。但去后第二天,村里人也对我有敌视情绪,因为他们就是要接管庙。

成效你也看到了,网络媒体报道是热闹了,但实质问题一点未解决,包括老人的生活都未改善。这是我们的难处,也是她们的业障与福报。失落就是极少有影响力的僧人出来为僧人说话。比如那些在佛协担任职务的,他们不敢啊,害怕丢了位子。

罗昌平:这几乎也是目前舆论监督的现状,会选择放弃吗?

果智法师:我已经看到了曙光与成绩,为什么要放弃?只会加强力度!因为我们力度加大,他们的松动也越大。

罗昌平:根据你的了解,目前佛门的维权事件都有哪些类型?维权方式有哪些?

果智法师:维权方式非常单一,找宗教局协助,但基本无效,主要还是靠网络力量,传统媒体不会也不敢报道,你懂的!

罗昌平:芜湖的罗汉古寺被当局停水停电两年了,两个法师曾到北京上访无果,你好像也参与了后来的维权,并给了对方帮助。

果智法师:我从微博得知他的情况,特意过来看看。我觉得,作为一个出家人,不先帮出家人维权,还帮谁呢?中间发生了冲突,对方报警,我说太好了,最好警方能拘留我。反正在庙里念经,与牢里没什么区别,牢里还有电用,搞不好吃的更好,到地狱去度度众生更有意义。可惜警察给我做完笔录,叫我回去,连化缘想吃个便饭的时间都不给我留。

社交媒体

罗昌平:目前使用微博等社交媒体的佛门法师并不多,比较有影响的有延参法师,你如何看待他的所为?你的同门如何看待你们的行为?

果智法师:延参法师也想做一些突破。目前为止,新闻纪律对宗教管理非常严格,但慢慢在突破。

罗昌平:你跟延参法师有过交流吗?

果智法师:没有,出家前有过简单交流,微博还互为关注。出家后我做的事他不怎么认可吧,把我取消关注,也不再搭理我了。

罗昌平:你在微博里说,绍兴荷花禅寺的能信法师每天晚上六点半到九点准时来电脑前,与佛弟子们多镜头视频会议开示佛法。网上受益的弟子们越来越多。在传统媒体不放开宗教信仰传播的时代,网络传播已经成了不可阻挡洪流。你们使用微博等,在佛门是否有禁区限制?如果没有传统的戒律,是否有新的正在讨论的规定?

果智法师:用微博不是戒律,古代有戒律不能去声色场所,听看歌舞表演。微博是交际工具,可以用,但看黄色的属于破戒。

罗昌平:你在网上说过想举报自己的方丈?

果智法师:我跟老方丈单独谈了两次,每次约半小时。虽然结果不理想,但过程很开心。最后是谁都没法说服谁。这就是我执我见。不过经他允许可以写出来,他也说不怕人去统战部举报。实际上,政府早已收到数百名居士的联名弹劾信。

罗昌平:为何放弃举报?他怎么看你?

果智法师:成就别人,就是成就自己。我非常清楚我现在要做的事。但如果靠自身力量却非常微弱。我不想伤害任何一位方丈与宗教局长,因为最终的事情还需他们来解决。佛教反复讲觉悟,而我是心外求法,总希望寄托他们来完成,可笑吧?可是方丈,宗教局长,为什么,或怎么可能听我的呢?

罗昌平:你了解的宗教江湖是怎样的?

果智法师:一师父说,现在方丈当政协委员最少要花10-30万,给谁了我还真不知道。市、省佛协会长、副会长大多需要花钱,一张选票500元。这个是公开秘密,过几天有电脑时将全面披露。我的披露,是经过行贿方丈允许的,我希望他在成全我们的同时,我们也要成全他,不能抛弃他,我们一定要继续供养他。

罗昌平:公布这些,你有压力吗?

果智法师:这个压力主要是自己给的,出家人与在家人不一样,我们是不能造业,哪怕是为了正义,或者说为了大家。细问下去,还是自己的贪嗔痴。你举报过一次,你应该知道的,报的负面越多,自己未来的路越窄。

我不想得罪他们,否则没有寺院敢让我住。所以要面对面对话,征求对方意见,供养他,让更多人来供养他,这样他被曝光后,就不担心流落街头。一个高高在上的方丈,被报道后赶下神坛,日子不好过,他压力也很大,他会觉得很冤。另外,他花钱不花钱,都要轮到他干,花了钱事情办得顺利,不花可能不顺而已。关于这点我们再找时间细聊。

改革主张

罗昌平:说说你的主张吧!

果智法师:我从南到北,从北到南一直呼吁寺院要去商业化,去行政化,去迷信化。如果芜湖罗汉寺能恢复正常的宗教活动,我们想做的第一件事是:寺院财务公开,方丈五年一换,民主选举。至于不准烧香,罗汉寺的慧圆法师觉得信众不会答应,我认为这需要一个过程,可以暂缓,但终究有一天,这是一个礼佛,而不是烧高香的清净道场。环境保护,从寺院开始。

罗昌平:这些是来自台湾的见闻?

果智法师:台湾的寺院每年都邀请寺院财团委员会的委员开会,向他们公布财务,征询寺院发展方向。财团委员各级政府官员,护法居士、乡绅达人、知名媒体人或公众人物,公开财务报表,细到每笔钱的开支。

台湾的方丈们是由民主选举产生,四年一换,一般连任两届。像星云大师,早在1985年就不是佛光山的方丈了,而是以长老的身份为佛光山默默奉献。在他之后,先后有多名法师担任过方丈,大多都不是他的徒弟,有些甚至是外国人来担任副住持。但并不降低星云大师在佛光山以及世界佛教界的地位。实际上,他的地位更高了。

据我所知,台湾的寺院早就禁止了烧香,烧纸。佛光山佛陀纪念馆用LED烛灯替代,循环使用,随喜结缘,有些道场连电子烛灯也不用。台湾的僧人告诉我,环境保护要从寺院带头做起,不能光停留在嘴上。台湾的民众环保意识很强,在很大程度上,宗教师们功不可没。

罗昌平:你要求寺庙公布财务、监督方丈,这个具体如何做?系统内部有呼应吗?

果智法师:我们出家人吃得简单,穿得也很简单,住的更简单,也不用抚养后代,钱都是十方供养的,也是用于十方,财务公开有何不可?有呼应,已经有成效了,有寺院开始做了,都在完善了。从兴教寺到罗汉寺,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这个宗教局也在着手做了,只是不敢太过,担心矛盾激化。

罗昌平:你说的把党员请进寺院,把红旗请出寺院,佛门支持吗?你自己不怕因此打上标签?

果智法师:支不支持,只要当家师父同意就可以,他们是认可我的。不同意我做不成。

前女友与家庭

罗昌平:说说你现在的寺院?以及你日常的事务?

果智法师:吃饭睡觉念经打坐,看书多,聊天。与常人无异。现在出来云游了,到别的寺院参学,接引一些弟子,告诉一些佛教常识,顺便谈谈宗教改革与民主自由的关系。

罗昌平:你在劝有缘人加入佛门,有想过哪一天你再回尘世?

果智法师:我要动员更多人出家,我就必须还俗!我常说,每个年轻男人,六根具足的男人,都要出家一次。人这辈子,不出家一次,一辈子后悔。我要让大家对出家没有恐惧。所以我要带头啊,很多人觉得出家就不能回来了,就像死了,家人也难受。

罗昌平:经济来源怎么办?还有你的亲生父母?

果智法师:关于经济来源,出家前有部分;出家后,老朋友供养多,还有佛弟子也有供养。不能靠寺院的功德箱活,那里很少,我的福报还是不错的。家人长辈不会理解孩子出家,我给他们说在做生意,上班,有时去庙里玩玩。他们不会来寺院看我,我回去也不穿僧服。古大德早有交代:回乡不办道,办道不回乡。

罗昌平:听说你原来的女友也出家了?你们现在会有联系吗?有什么沟通方式?

果智法师:她出家了,很少联系,非常少,有也是短信。我们只谈佛法的事了,不谈感情,我们走的线路不一样。她是在佛学院,提高僧团素质,教书,我是改革僧团的制度,恢复到百丈禅规,更多接近佛陀时代的戒律,应该与时俱进。

罗昌平:有孩子吗?

果智法师:我们没有孩子,有孩子就比较难放下了。

罗昌平:会不会被人理解为一种行为艺术?如何接纳别人的质疑?

果智法师:不能在乎别人的眼光活,出家人本来就不能被世人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4-7-20 02:55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学佛成佛的念头没有放弃,只是暂时觉得推动民主自由更重要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a7802e0101c95h.html

这里还有一个访谈。 哈哈, 很有意思。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4-7-20 03:02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前记者、果智法师梁路还俗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