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zt 索达吉堪布:密宗上师应禁绝肉食
可见光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3-10-5 07:39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zt 索达吉堪布:密宗上师应禁绝肉食

对出家人或在家居士来说,清净的蔬菜等素食不仅可令自己健康长寿,更可使他人对佛法、对佛教徒生出好感,因教人食素无疑是佛教清净世道人心的努力方向之一。特别是那些生活在物欲横流的大城市中的芸芸众生,看到佛教徒的清净饮食,自然就会生出向往、敬慕之意。如果某些上师及其弟子,以禅定需要、闭关使然等似是而非的理由,在大庭广众、众目睽睽之下公然废弃食素的优良传统,把自己的饮食习惯沦落到一般饕餮之徒的档次、水平上,这只能使那些原先还对佛法抱有一丝好感、好奇的人士,迅速退失信心。此时,即就是这些食肉者拥有众多功德善行,普通凡夫也不愿对其再作更进一步的了解、认识。

  古往今来的众多事例都印证了上述观点的正确,发生在藏地的一些公案也概莫能外。雪域的很多在家人在见到出家人不吃荤腥后,都对其生起了强烈信心,并发愿希望此传统也能在自己的居住地弘扬开来。嘎当派的两位上师香顿、香秋桑波就是这方面的表率,他们以自身的实际行动演绎了佛教的慈悲本怀。

  香顿与香秋桑波某次曾结伴前往丹吉地方,途中偶遇了一群贩卖茶叶的商人。两人便向众商人化缘乞食,一位来自康巴地方的茶商就向两位上师供上了一截已经风干的动物下半身干肉。谁料香秋桑波一见竟立刻感慨万千地议论道:“哎呀!这是我们母亲的下半身啊!看来已经放了很长时间了。作儿子的,谁敢放肆、无耻到连母亲的肉都要下肚的地步呢?我们出家人如果再吃这块肉,那就与豺狼、恶狗无有两样了。”言毕,香秋桑波即开始念起“嗡!更嘎呢更嘎呢”等咒语,同时满脸呈现不悦之色。

  康巴茶商顿时大惊失色,向香秋桑波顶过礼后,他收拾起干肉,急急忙忙落荒而逃。香顿目睹了整个过程后就笑着对香秋桑波说:“你从小就拥有深具信心之父母的关爱,一直未曾目睹过城中人的恶行;加上很早就在大善知识前出家求道,后来又精进不懈地观心修心,故现在能拒食母亲身肉,此种品行实乃罕见稀有。而像我一般的年长者,已阅尽人间沧桑,什么样的人情世故能躲得过我们的眼目啊?……”

  正感叹时,另一个康巴老年人又围了上来,他恭敬地询问两位上师道:“你们二位出家人是哪个教派的?”香顿回答说:“我们是嘎当派的出家人。”那位康巴老人听罢即由衷地赞叹道:“嘎当派的上师确实是值得信赖的皈依处,但愿康区将来也能有一所属于嘎当派的寺庙!”如其所愿,据说康区后来果真就出现了嘎当派的庙宇。不仅如此,不吃肉的风习也日渐在藏地风行起来。

  所以我们说,身为出家人,一定要想方设法维护、保持住别人的善根与信心。在家人,特别是城市里的在家人,他们的信心本来就很脆弱。如果出家众,尤其是上师,行为再不检点,连吃肉这一陋习都无法克服,那么那些人好不容易才生发出的一点点对佛法的信心苗芽,很有可能在一瞬间就被摧毁殆尽。而戒律中早有明确规定:使在家人不生邪见是出家者最重要的职责、任务。既如此,那些虽经思前想后、辗转反侧之斗争过程,但仍下不了决心一生禁肉之流,不如捧着自己的肉碗,躲在一处阳光照不见的阴暗角落,自顾自偷偷吃肉算了,免得稠人广众之中吃肉既引生别人的邪见,又毁坏别人的善根!

  虽说在佛陀制定的戒律中,并未特意规定出家人不得食一切肉,但我们必须清楚,所谓戒条乃是就普遍状况大体归纳而言,实际上,戒律中未遮止的地方尚有很多很多。如果身为出家人,反而想方设法地钻戒律的空子,想尽一切办法为自己的贪心寻找遮羞布,甚至不惜断章取义般地歪曲戒条,此种出家众恐怕难当续佛慧命的重任吧!

  对大乘佛法稍有了解之人想必都清楚,佛陀在大量的显密经典中都严格遮止了一切方式的肉食。以之比照当前的社会现实,我们会发现,尽管目前活跃在各大城市中的很多大法王、大活佛、大瑜伽士、大喇嘛、大堪布们,乃至一些尚不为人所知的小扎巴们,纷纷以各种方式,甚至包括大规模放生的方式在弘法利生,但如果他们本人尚不能戒肉断荤的话,那么他们所可能起到的表率及号召作用,无疑将大打折扣。

    我们必须清楚一个事实,即不论是出家人还是在家居士,食肉的果报都非常惨烈。著名上师蒋阳嘉措就曾说过:“万法皆依缘起性而产生。食肉者、杀生者均因缘起力聚集、现前,故最终现出食肉、杀生之果。依靠此种缘起,杀生、食肉之异熟果报决定成熟,唯大小有别尔。此说从何而来?嘎当诸上师皆云:‘食肉者亦有杀生之同分罪过,因大小乘均遮止故。’故云修行者理应断除食肉之行为。”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