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斋月里的歌
chaozai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3-7-19 08:17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斋月里的歌

刘仲





——一个埃及军官的日记
1973年10月•西奈沙漠

1
太阳,西奈天空威严的统治者
炙烤着无边的沙海,
稀疏的炮声不让战场有片刻静默。
蜥蜴从沙刺丛后面伸出头来
窥测那敌阵蠕动,
仙人掌顶着红球挺立在路旁
装点着丘坡。
硝烟弥漫,尘土飞扬,
望远镜看不透天边的血色。
汽车奔忙,坦克履带嘎嘎作响,
新来的弟兄跳下车来兴奋快乐。
喧嚣的尘土中忘情地拥抱:
真主保佑——我们还坚守着阵地
没有退缩。
是啊,是打得惨烈:好些个弟兄
被炸成碎片飞上了天幕!
他们是尼罗河最优秀的儿子,
是真主召他们去了天国……
来吧,来看看我们的西奈——
蓝天下怎样一片金色的壮阔!
过去这儿是绿洲的边缘,
草丛里常看到野生的骆驼。
飞机和枪炮声赶跑了它们,
青草和骆驼刺毁灭在战火。
偶尔有鸵鸟和胡狼跑过沙丘,
流沙下只藏着甲虫和蝰蛇。
阵阵热风翻起浮尘滚动,
炮位后遍地是铮亮的弹壳。
爽朗的笑声,驱赶硝烟
四处逃散,
阿拉伯军人脸膛像油彩涂抹。
粗硬的胡须,浓黑的眉毛,
钢盔上的军徽在阳光下闪烁。
双手叉腰,敞胸露怀,
扬眉吐气的感觉几时有过!
弟兄们夸他们的少校长得帅气,
其实我只不过没有少腿缺胳膊。
援兵来了,金字塔报记者来了
士气大振,
只可惜饮水已经不多。
联合国送水汽车是每天都来,
可4万人就是解不了干渴。
没什么,省着点儿就是了——
打到前面绿洲就不再愁吃喝。
那儿应该有汨汨清泉,
椰枣林结满了硕大的甜果。
一条小溪浸润着草地,
一口水塘永不干涸。
带脚铃的村姑顶着水罐,
草棚外坐着拧毛线的婆婆。
空气中弥漫着羊奶的清香,
一片海市蜃楼景象有如天国……
这时有人打开半导体收音机:
啊!阿拉戈1!热烈的阿拉戈
令血液沸腾,
天籁之声是来自开罗。
弟兄们,跳起来吧:
没有舞娘,男子汉仍可
跳出阿拉伯的风采,
让我们用热情掀起红海的波……

2
犹太人自豪自己的历史,
说埃及法老把他们奴役。
一个叫摩西的王子成了领袖,
千方百计带领他们走出埃及。
来到西奈山与上帝对话,
留下十诫是犹太的法律。
巴勒斯坦土地上烧杀抢掠
建立国家,
迦南是人间伊甸园流奶流蜜。
大卫、所罗门是全盛时期
无尽的荣耀,
耶路撒冷圣殿,约柜里
藏有神圣的机密。
这些上帝的选民自以为是,
贪婪内讧无休无止。
尼布甲尼撒底格里斯河边
巨手一挥,
圣城崩塌——巴比伦之囚
就成了结局。
不久波斯居鲁士又成了他们
涂圣油的王,
罗马人来后找傀儡找上了希律。
这位国王爱上了自己的嫂嫂,
迎娶希罗底顾不得伦理。
还纵容莎乐美这个妖精
为所欲为,
砍下圣约翰的脑袋亲吻
不怕下地狱……

3
这个民族确是多灾多难,
流落世界各地已是三千年。
莎士比亚羞辱他们,
沙皇和布尔什维克迫害他们,
纳粹更将他们赶进焚尸炉
化作青烟……
他们惨——于是就掀起了
犹太复国主义的狂澜。
可怜巴勒斯坦又成了他们
心目中的国家,
二战后,上百万犹太移民
陡然而至把约旦河谷挤满。
可百万穆斯林怎么办呢?
他们祖祖辈辈生活在这里
已经2000年!
从加沙到拉马拉2,
从特拉维夫到海法3,
入侵者带来冲突和流血,
阿拉伯妇女呼天抢地
失去了家园。
安拉在上——我的堂妹未婚妻
吉罕•杜米拉还在那边。

4
1948年5月15日,
本•古里4安悍然宣告
以色列国成立。
阿拉伯世界一片怒涛,
美国和苏联却表态支持。
共产党捷克运来火炮弹药,
英国美国是提供先进战机。
两个霸权集团向来明争暗斗,
这一回伤害阿拉伯却高度一致。
直到韩战以后冷战撕破脸面,
苏联人开始认埃及这个兄弟。
纳赛尔,当代的萨拉丁5终于
从老大哥那里得到了武器。
这些武器据说非常非常先进,
代价是控制中东石油与西方为敌!
我们连是春天里换的装备,
那一年我20岁军衔是上士。
扔下了国王时代的法国步枪,
扛起捷克机枪是多么神气!
还有新的坦克新的飞机,
只待纳赛尔一声令下
收复失地……       
1956年7月19日,美国人
中止提供阿斯旺水坝项目资金
打击埃及。
7月26日纳赛尔宣布将苏伊士运河
收归国有,
英国人法国人恼羞成怒结成联军
发起了攻击。
以色列制定了卡达希计划
予以配合,
埃及叙利亚站在了一起6。
当时我军陆军总兵力15万,
装备落后了半个多世纪!
能出动的130架战机中
只有70架是苏制——那也是
米格15原始喷气机!
这一仗是以色列人10月29日
在米特拉山隘挑起战端,
近500名空降兵完成了突袭。
英国人法国人空中支援,
沙龙7那小子一战成名
在此时此地。
我军在米特拉、阿布奥格拉
英勇战斗,
让空旷的大地摆满敌军尸体
渗透血迹。
10月31日英法空军再次参战,
摧毁我军机场和260架飞机。
沙姆沙伊赫和加沙陷入了火海,
我军被迫撤出西奈保存实力。
当晚纳赛尔的命令刚一下达,
我的长官:扎基上校就决定留下
坚守阵地。
实际上是掩护弟兄们安全撤退,
为此不惜牺牲自己。
理由是没有车辆运送部队——
伤员例外可以离去。
那一天我是腹部中了枪弹,
说什么也不愿离开我的阵地
我的扎基7!
但弟兄们要我别成上校的累赘,
西奈和苏伊士运河正陷于危急!
撤吧,听纳赛尔的——我们
还会回来的:
扎基上校他们在这儿等着我们
带回三色旗!
伤口剧痛引起昏迷,
弟兄们抬着我黯然撤离。
两个月后我出院升任少尉,
可是再也没见到我的扎基!

5
埃及人民永远不会忘记英法
帝国主义的欺压:
自己是参战方,竟然发出最后通牒
要交战方作答!
一、埃以两国立即停止敌对行动,
二、两军相互后撤再来说话。
三、英法联军占领富阿德港,
以及苏伊士城和伊斯梅利亚8。
如此安排,以色列自是求之不得,
纳赛尔却怒不可遏咬碎了钢牙。
于是英法联军实施空降作战,
贾米尔机场、富阿德港
被侵略者拿下。
11月6日上午6时50分,
英法登陆部队又攻占
塞得港和伊斯梅利亚。
一时间局势岌岌可危,
运河即将被英法控制船闸。
这时苏联赫鲁晓夫发出威胁,
称英法不停战就实施核轰炸。
艾森豪威尔担心局面不可收拾,
强烈要求英法以色列立即停战
不容拖沓。
三个侵略者不得不停战撤军
吐出苏伊士运河——
至此中东的主导权是美苏争霸。
以色列虽然在联合国压力下
于57年3月16日撤离西奈,
战争的目的却已经到达:
亚喀巴的航行不再受阻,
沙姆沙伊赫和西奈战区
由联合国部队驻扎。
埃及陆军受损失空军遭重创,
可是却实现了运河国有化。
埃及人终于成了苏伊士的主人,
只是还痛心西奈和加沙!
没办法只能借助社会主义苏联,
从军事装备到阿斯旺水坝。
尼罗河将发出强大的电流
照亮红海阿拉伯世界,
三角洲将生长出更多
水稻小麦棉花。
埃及人民不再吃不上大饼,
埃及军队要加紧训练
发展壮大……
就这样憋着一股劲建设国家,
铁心和西方帝国主义一决高下。
十年里举国上下卧薪尝胆——
中国这个成语是最好的表达。
1967年5月22日,
纳赛尔宣布封锁蒂朗海峡。
以色列人宣称这是战争行为,
他们一直在找机会把事情弄大。
6月5日上午7时45分,
以色列空军突然大举出动
遮蔽了朝霞。
两个小时摧毁了十个机场,
战争的开端就这样可怕!
以色列,这条鲸鲨——就凭着
卓越的空军、优势的装甲
以及快速的动员体制横行天下。
它的出手又狠又毒,
我军应放下尊严认真研究它!
失去了制空权,我们的日子
就成了挨炸,
开战后伤亡每天是成倍增加。
联合国部队趁机落井下石
背后插一刀——
将西奈半岛移交以色列
使局面恶化。
北方战线也是一败涂地:
丢失了戈兰高地害苦叙利亚。
败绩连连,我军简直成了笑柄;
以色列人却靠勇敢和奸诈
成就了神话:
亡命的沙龙9、凶悍的阿南10,
达扬11更是战神让小儿害怕……
六天战争,多大的耻辱呵:
7550人被俘、6121人受伤,
4296人成了烈士——
光荣属于安拉!
以色列控制区却增加了四倍——
每一厘米土地都是阿拉伯的啊!

6
苏联人来了:5年里80亿美元
是巨额援助,
飞机是米格23导弹是萨姆。
可纳赛尔从此折断了翅膀:
无法开战——苏联人不愿
直接卷入冲突惹美国恼怒。
尽管波德戈尔内在停战10天后
来过开罗12,
倾听我们的想法要提供援助;
尽管葛罗米柯13勃列日涅夫
曾恐吓过埃及,
制造过假情报把谣言散布14。
他们不是真的要和西方
资本主义决战——
世界革命的结果他们清楚。
大卖军火赚钱是一个目的,
掌控中东局势是根本的因素。
还有苏制武器质量也有问题,
每次露脸总是输得一塌糊涂!
几次空战都是损兵折将,
坦克被当做固定堡垒使用
是挨打的路数。
夜战成了致命的软肋,
更何况教条的指挥过时的战术!
沙漠作战,战车竟有除雪功能;
没有河流,坦克竟载着浮桥
左冲右突!
最严重是有了受愚弄的感觉——
不战不和是大国间的赌注。
埃及人终于看透援助的本意:
苏联人哪里想为埃及收复国土!
可怜纳赛尔心力交瘁
背负着耻辱,
1970年9月28日这天去世
死不瞑目……
苏联人,支持我们的苏联人
近来拒绝提供进攻性武器,
他们的调子已变成和平共处。
攻击金字塔报总编海卡尔
是战争狂人,
其实是敲打他背后的人物。
之所以让埃及感到被出卖,
原因是苏美有协议
要坚决限制武器输出。
萨达特曾于1972年6月1日
提出质询,
勃列日涅夫却傲慢地拒绝答复。
啊,总统先生,总统先生!
军队可是再也忍耐不住!
还留住这些俄国人干什么?
他们压着我们,比美国人可恶!
难道你安瓦尔•萨达特
埃及的领袖,
就是这样执行纳赛尔的遗嘱……

7
艰难呵,总统的决定——
支持他的不只有伊斯梅尔15、
沙玆利16、纳贾尔17几位将军。
整个军队都是一个意志:
收复失地,报仇雪恨!
什么沙龙什么达扬?
让我们放开手脚再作一拼……
1972年7月18日,
萨达特决定驱逐苏联人。
美国当即提供1.046亿美金
表示鼓励,
可他们拒绝停止军援以色列
令人气愤。
1973年1月,阿拉伯国家
召开军事会议,
决定发动战争收复失地
改变命运。
我们知道敌方似乎已经察觉
战云当顶,
巴列夫防线加强了支撑;
北方战线,达扬、埃拉扎尔18
视察了戈兰高地,
取消了军人休假随时待命。
然而我们的统帅部明察秋毫:
以色列人并没有调整部署
应对战争!
10月3日我们解散部分兵力
回到原岗位,
麻痹敌方接近陷阱。
萨姆防空导弹悄悄重返阵地,
运河区的雷场也排除干净。
10月4日苏联人就开始
撤离家属,
第二天就接到开罗的开战决定。
我军指挥员受命进攻的时间是
战前师长8小时、营长7小时,
排长是枪响前1小时接受命令。
以色列人是从叙利亚的动向
察觉到危机:
3个师、670辆坦克、100个
炮兵连弄出了动静。
好在几天前巴勒斯坦游击队
闹出点事儿——
袭击的对象是一列车移民。
特拉维夫当局忙于侦破和善后,
还没来得及把部署调整。
10月6日午后时分,
战争已进入倒计时悄悄临近。
伊斯梅尔让弟兄们脱掉衣服
跳下运河游泳,
直让那彼岸之敌看傻了眼睛。

8
紧张啊,此刻,我的心
被雪茄烟熏得一个劲狂跳。
这样的等待真是糟糕!
电子望远镜定能看清我的表情,
我知道椰枣树下的自己是敌人
观察的目标。
我想那哨兵就是沙龙就是达扬,
我要让他们看看埃及军官
临战前的骄傲。
我不慌不忙抽着自制雪茄,
脸上是阿拉伯人幽默的微笑。
不时向水里的弟兄们挥手
打打招呼,
为接他们抛来的水球跳得老高。
然后一脚踢了出去——运河里
顿时掀起欢乐的浪潮……
若能活到战争结束
我一定当个作家,
写出这惊心动魄的时刻
我心脏的狂跳。
埃及的命运阿拉伯的命运,
全在我们这一刻在水中的嬉闹。
不知怎的我想到了女人——
一张熟悉度面孔——吉罕•杜米拉
我亲爱的!多么美丽多么窈窕!
17年了,我们身居两地
音讯渺无,
该死的战争该死的犹太佬!
有人从拉法口岸偷渡回来,
说杜米拉医生仍然是那样
青春靓丽善良美貌。
还说她一直在打听我的消息——
她在苦苦等待我的拥抱。
是啊,青春的花朵离不开
爱情的浇灌,
我们却是两地相思饱受煎熬。
算算她该32岁了——32岁
阿拉伯女人还不算衰老。
可是我后悔当时没有娶她——
叔叔说15岁当新娘似乎太早。
如今我已是37岁,
满脸沧桑,伴侣是枪炮。
枪林弹雨九死一生,
真主的保佑是军人的依靠。
心急如焚哪,有一次我梦见她
成了寡妇,
一脸悲戚一身黑袍。
醒来后我狠命抽自己耳光:
你还活着——祖国和爱人
不许你死掉!
打回去!打回去!
西奈和杜米拉在把手招……
我多次想过我们迟来的婚礼,
烤全驼宴会少不了部落长老:
他们的智慧最为宝贵,
他们的祝福至关重要。
老人家们为这一天等了十几年,
没想到幸福是如此艰难
如此飘渺。
训练战斗间隙,我埋头写信,
诉说我的爱情我的烦恼。
信封上写的加沙•杜米拉收,
两地不通邮——我的杜米拉
怎么能收到?
于是我的信装满了一口大皮箱——
我希望我的杜米拉有一天
为此而自豪。
我曾搜刮枯肠,为将来的孩子
设想前途:
还是当兵吧——可万一是姑娘
那可怎么好?
还是听杜米拉的吧:她是医生
知识渊博见识高妙……
突然一声枪响惊醒了美梦:
两颗信号弹呼啸而起
把天空照耀。
弟兄们飞快上岸抓起武器,
瞬时间雷霆烟雾把彼岸笼罩,
炮火映红天空地动山摇!

9
呵,巴列夫防线!以色列的国威
6年来被夸耀固若金汤坚不可摧!
从坎塔腊到鲁马纳绵亘160公里19, ,
阿弗拉罕•阿丹准将是筑城指挥。
40个支撑点、20个辅助支撑点
深入地下,
弹药、通讯器材、食物、饮水
有充足的储备。
控制着渡河地段四条通道,
所有的进攻都将不啻是自杀
徒增伤悲!
支撑点之间还可以相互支援,
8分钟内飞机可以赶到
把攻方击退。
难怪巴列夫中将大言不惭,
他的名字是混凝土堆……
以色列人知道我们想开战复仇,
但这些年埃及是在苏联压制下
难以作为。
如今赶走苏联人没有了依靠,
军方只能发出一些豪言壮语
欺骗国内。
什么收复西奈解放加沙,
什么要为巴勒斯坦人争取
受尊重的地位。
战争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要军备要士气要综合国力
花钱如流水……
精明的犹太人漏算一着:
没料到我们的仇恨深入骨髓!
领土的完整民族的尊严,
沉重的耻辱是压在肩背。
以色列人还有一个误判:
说我们的经济已濒于崩溃。
虽然连年的军事失败
是巨大的阴影,
国家却突破了西方的政治包围。
沙特、也门、卡塔尔、摩洛哥、
伊拉克、约旦、突尼斯、利比亚——
整个阿拉伯世界空前团结,
都恨不得将犹太复国主义者
挫骨扬灰!
我们不缺石油美元,
我们有的是朋友——
在联合国大会……
赞美安拉:敌人低估我们,
他们将为自己的狂妄终身后悔!
1973年10月6日——周末
犹太教的赎罪日——
也是斋月中的一天有望月的光辉。
出其不意攻其不备,
巴德尔行动计划堪称完美!
14时,天幕上彩霞姹紫嫣红
宛若玫瑰,
苏伊士湾一派风平浪碎。
椰枣林里乐声悠扬,
那是肚皮舞娘在劳军表演
摇臀抬腿。
4000门大炮突然发作,
铜墙铁壁崩裂摇摇欲坠。
暴躁的米格21呼啸而至,
一阵俯冲轰炸把逃敌穷追。
突袭机场是战术目标,
制空权是渡河应有的护卫。
支撑点的火力受到压制,
危险的沙堤被高压水炮摧毁。
月光下飞快搭起浮桥——
啊,西奈!我张开双臂扑向
梦里的新娘,
捧起一捧沙土像新婚般陶醉……

10
叙利亚兄弟永远记得这次行动:
戈兰高地成了又一场噩梦。
10月6日14时5分,
阿萨德20下令发起进攻。
先是600门大炮击中火力轰击,
55分钟的火力准备够得上从容。
突击营乘直升机拿下以军
赫尔蒙山哨所21,
三个步兵师同时发起正面冲锋。
突击时,叙利亚兄弟队形
太过于整齐,
宛若装甲部队阅兵训练
中看不中用。
在以军的反坦克壕前一筹莫展,
混乱的队形摆成了乌龙。
地堡里的以色列人喜出望外,
强大的反击突然发动!
几百门反坦克炮同时吼叫,
阵地上顿时火焰熊熊。
可怜叙军兄弟冒着炮火
填埋壕沟,
铁锹和推土机是亡命的英勇。
但以军的艾坦准将是头恶狼,
2公里长的泪谷装不下伤痛:
一天里,叙军在这里损失坦克
超过200辆,
好在击毙了本•肖恩上校
算是奇功。
这位以军第188旅旅长
死得不冤:
他的对头是阿萨德的精锐
叙利亚的英雄!
7月10日战斗最为激烈,
约旦河东岸一直炮声轰隆。
以军的兰纳师拼命抵抗,
只剩下不到20辆坦克
仍在横撞直冲。
这时候以色列空军赶来参战,
似乎也挡不住奔泻的山洪。
关键时刻叙军动摇——
后勤补给不及时把敌人放松。
他们没有意识到胜利在望,
功败垂成让阿拉伯悲恸。
10月9日上午9时,
叙军从赫尔莫尼特山发起猛攻,
精疲力竭的以军陷入了惊恐。
本•加尔上校开始怀疑
抵抗的意义,
艾坦准将命令他守住阵地坚持
30分钟!
这时本•肖恩仅剩的11辆坦克
及时赶到——
本•加尔正带领最后7辆坦克
绝望地反冲锋。
弹药光了油箱也空了,
好在是下坡靠惯性俯冲。
叙利亚兄弟却垮了下来——
他们没见过这等杀不死的恶龙!
300辆坦克、200辆装甲车
丢弃在路上,
至此通往大马士革一路畅通。
10月16日,约旦、沙特、
伊拉克、叙利亚四支军队,
在纳赛吉协调步伐展开了总攻。
赫尔蒙山哨所几经易手
终归以色列,
到此时阿拉伯人已是力尽技穷。
这一战,叙军损失坦克1150辆,
阵亡3500人、被俘350人;
以军损失坦克250辆、阵亡772人、
负伤2453人、被俘65人——
如此战果真让人脸红!
这时美国和苏联向参战各方
施加压力,
超级大国不能容忍局面失控。
23日,各方宣告接受联合国
停战协议,
阿拉伯人的联合抗争再次
以失败告终。
那一夜,西奈的天空
一片漆黑,
照明弹点缀着黑色的苍穹。
收音机传出的噩耗使人胸闷,
我脚步踉跄迷失在朦胧。


11
杜米拉,我亲爱的
我又在给你写信诉说情怀,
战争中谈情说爱似乎不应该。
战争已到关键时刻,
除了安拉——我的身边
只有你的爱。
此刻,渡河成功的凯歌还在
耳边回响——我知道
当时总统是在地下指挥所
把胜利期待。
我们确实胜利了:31万人
跨过浮桥排山倒海!
此刻我脚下就是西奈的土地,
因为它,扎基上校留在火海中
没有回来!
我们是由穆罕默德•梅伊少将
直接指挥,
第三军团是埃及军队的招牌!
2850门火炮、反坦克炮威力强大,
1000辆坦克速度飞快。
以军预计我们渡河需要48小时,
而我们10小时就完成强渡
直指敌人要害。
单兵负重达35公斤——
从RIIT火箭筒到萨姆7地空导弹
都是人力负载。
米格摧毁了雷达站、指挥所、机场
和霍克导弹阵地,
飞毛腿导弹为吉夫加法和塔萨21
送去灭顶之灾。
第6机械化师的IIT76两栖坦克
成功横渡大苦湖,
当日里就夺下吉迪、米特拉
两座山隘。
以军曼德勒师根本抵挡不住,
沙龙师、阿丹师亡命地赶来。
戈南司令竟听信虚假情报,
说我军崩溃指日可待。
他甚至要求守备部队准备渡河
大举反攻,
直到8日13时巴拉姆旅钻进
反坦克导弹和火箭筒的口袋。
第190装甲营在10分钟内
被悉数全歼,
阿米尔旅几分钟损失20辆坦克
无法前迈。
10月9日又是个喜庆的日子:
沙龙和阿丹在伊斯梅利亚反攻
又遭到了失败。
责任在于戈南司令性格软弱
又刚愎自用,
不听沙龙建议优柔摇摆。
甚至还一怒之下要撤换刺头——
达扬却果断撤换了他这个庸才。
司令职务由沙龙少将接替,
从此这以军作战风格为之一改。
10月14日上午6时,
我军开始进攻哈特米亚等
三个山隘。
1000辆坦克5000名步兵,
塔萨马鲁纳是望远镜里的要塞。
白天推进了20公里
还算顺利,
晚上的局面却突然变坏:
进攻兵力分散又前出防空网,
敌机一来就难逃祸灾。
以军还针对我军反坦克的力量
搞地空协同,
尤其是步炮交替掩护作战
特别出彩23。
我军火箭筒手、反坦克炮手
伤亡惨重,
战果却大不如前在原地徘徊。
以军的陶氏导弹24威风八面
是我装甲兵的瘟疫,
264辆坦克成了靶子
又变成残骸。
遍地烈火遍地浓烟,
总攻的势头停了下来。
这一天成了战争的转折——
多少年后埃及人都会为此
深感悲哀。

12
杜米拉哟,我心上的姑娘:
你看我又一次将你拉向
血腥的战场。
10月15日17时,以军拉维夫旅
开始发起进攻,
雷谢夫旅也从我军背后袭来
要扑食羔羊。
两个旅骄兵蛮横过于前出,
遭遇我军猛烈反击后受到重创。
一天后雷谢夫旅兵力损失
超过一半,
拉维夫旅也只能后撤3公里
去舔舐创伤。
16日22时以军亚伊里旅参战
要打开通路,
被我军击中炮火揍得喊爹叫娘。
17日阿丹师3个旅再次集结
发起进攻,
与我军激战30个小时
损失坦克100辆。
下午1时,我军第25装甲旅
冒失北上,
不幸落入敌人的火网。
96辆坦克被击毁86辆,
让敌人得以在加希夫集结
扑向我后方。
黄昏里,阿丹师9000人
开始渡河,
200辆坦克是拖着浮桥
劈波斩浪。
装甲车摧毁了我军导弹阵地,
从此前线部队失去了萨姆
防空屏障。
22日阿丹师已抵近苏伊士城,
我军被迫进行殊死抵抗。
沙龙在伊斯梅利亚再遭受挫败:
我第2军团第16师英勇顽强
是铁壁铜墙。
24日形势急转直下:阿丹师
攻入苏伊士城——
开罗至苏伊士公路被截断
令人恐慌。
我第3军团困在西奈沙漠
孤立无援,
真主是要考验我们的英勇顽强。
这时联合国安理会的停战协议
已经生效——
基辛格25不想中东失去平衡
让苏联人抓狂。

13
啊,西奈的黄昏……

14
浩瀚的沙海,无尽的沙丘,
第3集团军的军旗高扬在上头。
一阵旋风呼啸而来刮地而过,
硝烟中裹夹着尸体的恶臭。
坦克残骸冒出的蓝烟
打着旋儿,
沙地上的破钢盔被风刮走。
睁不开,风沙太大
带着凄厉的呼哨,
沙粒钻进了鼻孔和冒烟的咽喉。
没有水,掘地三尺还是没有水:
西奈这地方就是缺水
多的是石油!
这可是埃及最大的宝藏呵,
阿布鲁迪斯油田在前方招手!
渴啊,4万人嘴角上
都起了白泡:
第3军团从未这样痛苦难受。
然而我们不能突围不能退却——
西奈在多情地将我们挽留。
这只丰满的乳房26,只能属于
埃及母亲,
为了她,我们甘愿埋骨沙漠
变成骷髅!
不,伊斯梅尔惦记着我们,
萨达特惦记着我们——
整个阿拉伯世界都站在
我们身后!
可是我们需要水——需要水
哪怕——就那么一口——
尤其是伤员弟兄需要拯救!
没有,没有,
即便是水壶底层那种水垢。
烈日下有人开始虚脱,
休克前指着我的身后:
看——穆拉克少校……车队!
有车队……在地平线露头……

15
啊,是UN!联合国!
两面白色的旗帜引领者一队
送水汽车!
快,快拿出水桶、水壶
钢盔也可以——小心,别挤,
别洒了:接上先让伤员弟兄喝……
一壶水灌下去真是痛快,
一抹嘴突然看到熟悉的眼色。
白色的面纱遮挡不住——
啊,杜米拉!我的爱人
——你想死了我!
一时间热血涌上了头顶,
我扑过去抱住爱人——此刻
她激动得浑身直哆嗦。
弟兄们羡慕长官的幸福,
鼓着掌连声高叫:亲吻一个!
这时那杜米拉掀开纱巾——
啊!真主——怎样一个美女
我福分不薄!
此刻的爱人是盛开的玫瑰,
丰满的嘴唇烫得像火。
无言的泪光里是无尽的幽怨,
深深的亲吻把爱情诉说。
亲爱的,别走,我们结婚吧:
就在这西奈广袤的沙漠。
弟兄们就是你我的伴郎,
让将军来证婚是何等规格!
敌机的轰炸是祝贺的礼炮,
战士的杀喊是婚礼的赞歌。
别怕,战争会结束我们会胜利——
什么?你要我看你们的旗帜
看了再说……
弟兄们随我转过头去:
两面白旗迎风飘扬招来了云朵。
一面是红十字,一面是红新月:
原来是跨宗教组织和平志愿者!
再一看她的助手戴着十字架,
杜米拉……今天你有没有弄错?
你的助手竟然是异教徒——你
是不是叛教改宗与魔鬼同伙?
可怜我十七年来对你的思念,
可怜叔叔还盼你回到他身边
天天听你唱歌!
说着说着我泣不成声,
杜米拉浑身发抖捂住了心窝。
这时那基督徒助手开口发言:
少校你真是糊涂的宗教狂热。
杜米拉医生是加沙的名医
更是穆斯林,
都知道她有个爱人叫作穆拉克。
她救治穷人也救治富人,
从没分过什么犹太什么阿拉伯。
每天都要朝着麦加方向
虔诚地祷告,
祈福——只为你这个男人
和她的祖国。
只要有战事她就想到你,
每天收听新闻留意你的下落。
一份报纸看了又看,
总相信终究能够找到
你这位堂哥。
她常说真主不会离你而去
离你而去,
你们会重逢结婚生育一大窝……
这一次得知贵军被围困,
她东奔西走心急如火。
是她去说服果尔达•梅厄
这铁娘子总理27,
要她开放战线,解除封锁
让联合国送水车顺利通过!
这无关宗教只关乎人道——
没有她,你们用什么解渴……
这名叫安娜的护士激动难抑,
只说得军人们低下头来
满脸羞涩。
说话间杜米拉擦干眼泪
抬起头来:
我等着你胜利后来加沙娶我。
不要再想把以色列这个国家
从地图上抹去——
这做不到,也不合伊斯兰教义
不合道德。
哦,说到这儿想起一个熟人——
你的扎基上校——受到救治后
还健康的活着。
他在加沙有了家庭——让我
见着你问好,把希望寄托。
他希望你带好自己的弟兄,
希望你能早日找到我结婚
好好生活。
本来也想参加我们和平队,
只怕年龄太大不能胜任工作。
唉,为什么两个民族就不能
和平共处?
穆拉克,听我的话,不要打仗
要放飞和平鸽……
杜米拉依偎在我怀里恋恋不舍,
我真不忍心再让她伤心难过:
阿拉伯的领土巴勒斯坦的尊严,
靠什么去抵抗别人的抢夺?
好哪,等着我,我一定来娶你——
汽车发动了——来,再亲一个……
夕阳下她和安娜站在车板上
一个劲挥手,
洁白的衣衫渐渐融入暮色。
两个女人走后,军营里变得
寂静无声,
弟兄们一个个望着我满脸困惑。
夜幕降临,该出击了:
非对称战法是无奈的选择。
我肩上挂着地雷集合队伍,
面对着弟兄们却说不出什么。
祈祷吧,吻别吧——出发——
目标是沙龙、是阿丹、是达扬
是敌人坦克!
他们想要挤走我们困死我们,
我们也要让他们不得安宁
饱受折磨。
F14鬼怪式轰炸机又来了:
电子干扰——萨姆已经对敌机
无可奈何。
炸吧,让它炸吧:即便沙尘暴
遮天蔽日,
第3军团有着强健的骨骼!
我们借助烟幕隐蔽前进——
啊!只见那沙地上到处都是
火一样的血,
血一样的火……

注释
1  一种阿拉伯民间乐器。
2  巴勒斯坦城市。
3  以色列城市。
4  本•古里安:以色列开国总理,时兼国防部长。
5  库尔德人,曾打败过十字军的阿拉伯民族英雄。
6  1958年2月,埃及和叙利亚合并,成立“阿拉伯联邦共和国”。1961年9月,叙利亚脱离“阿联”,埃及国名未改,直至1967年6月。
7  沙龙:以色列军事家、政治家,著名的“鹰派”人物,因执政后提出“以土地换和平”而受到广泛尊重。
8  埃军军官,“六天战争”战败后拒绝撤退,自愿留下来防守即将陷落的沙姆沙伊赫。
9  均为苏伊士运河城市。
10 以色列南方军区司令。
11  达扬:以色列军事家,时任国防部长,号称“独眼战神“。
12  苏联国家主席。
13  苏联外长。
14  苏联最高当局曾向埃及发出过以色列即将开战的乌龙警告。
15  伊斯梅尔:埃及军队总司令,国防部长。
16  沙玆利:埃军总参谋长。
17  埃军将领。
18 彼时达扬为以色列国防部长,埃拉扎尔为以军总参谋长。
19 西奈地名。
20  叙利亚总统。
21 戈兰高地要塞。
22 以军在西奈半岛的两处军事基地。
23针对埃军反坦克武器操作手的专门战术。
24 美制单兵反坦克导弹。
25 政治家、外交家,时任美国国务卿。
26  西奈半岛确实像一只伸进红海的乳房。
27  果尔达•梅厄:以色列著名女政治家,时任总理,因出于崇高的人道主义目的,开放封锁线,让联合国车队为困在西奈沙漠中的埃及第3军团供水而荣获1973年度诺贝尔和平奖。

1973年——1980年第一稿
2013年7改毕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13-7-19 14:37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谢谢转贴。

特别去查了一些关于第四次中东战争的资料。
第四次中東戰爭:於1973年10月6日開戰,又別名為「贖罪日戰爭」、「齋月戰爭」和「十月戰爭」。

http://baike.baidu.com/view/30448.htm

顶部
chaozai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3-7-25 21:17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回复 #2 可见光 的帖子

百度这里面的结论是错的,最终是以色列获胜

顶部
chaozai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3-7-25 21:17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诗报告的方式阐述这场复杂的战争,的确很难。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