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悲惨世界的中文唱段
可见光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13-5-25 09:09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悲惨世界的中文唱段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13-5-25 09:16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悲惨世界》中文版:尾声·人民之歌再现(爱音客合唱)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13-5-26 21:34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飞鸟】Les Miserables《Bring Him Home》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13-5-26 21:42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音乐剧《悲惨世界》从法国到英国

音乐剧《悲惨世界》从法国到英国

邓京发布时间:2013-05-17

法国词人Alain Boublil有次到伦敦看音乐剧,是由英国文豪狄更斯的小说Oliver Twist改编的Oliver!《雾都孤儿》。他不禁联想到本国文豪雨果在小说《悲惨世界》里的孤儿Gavroche,回去便和作曲的朋友Claude-Michel Schönberg一起,创作了音乐剧《悲惨世界》,在巴黎一体育馆上演。法国人向来(到现在也)不怎么待见音乐剧这种通俗表演的玩意,却没想到该剧在演了100场有了50万观众后,依旧很火。可惜该场馆早被其它的项目预订,该剧只得下档。

好在这次法文概念版的CD辗转到了制作Oliver!的Cameron Mackintosh(麦哥,现在被尊称麦叔)手里。他听过大喜,认定这是音乐剧的好料,于是组织人手将其打造为英文版。想到要改编的是“外国”名著,他还慎重地请了位牛津的大学教授兼诗人James Fenton担任作词。结果几个月折腾下来,麦叔觉得不对劲: Fenton的翻译不仅进度太慢也太学究。

演音乐剧是个不放字幕的活儿,要让观众只听一遍就能弄懂歌词的十之八九,翻译的歌词不仅要做到“信、达、神[似]”,还必须做到“唱”,即有可唱性。这包括歌词一要易懂、二要易唱、三还要易传唱。没有后两者歌便难流行起来,戏也就难有好口碑。再好的广告宣传缺了这“口”,一出戏演不过半年,绝对地亏!

被要砸锅卖铁的前景吓出一身冷汗的麦叔,突然想到了半年前曾向他“兜售”一出讽刺音乐剧的Herbert Kretzmer(老柯,现在被尊称为柯老)。那次老柯虽“售”剧无果,却不经意地让麦哥记住了他是Yesterday When I Was Young 和 She的词作者,因为这两首名歌碰巧在麦哥的最爱之列。

就在离彩排仅有5个月的时间,麦哥给老柯打了个电话,余下的便是历史的佳话。

虽然那两首让老柯小有名气的歌曲是与法国歌手合作写的英文歌词,但他的法文也就个小学水平。于是老柯得依靠着他人直译出来的Boublil的原词,来配上适合音乐旋律的英文歌词(故“歌词翻译”严格地说来该叫“歌曲译配”——即要用译词去配曲)。

比如说,戏演过一半才由Eponine唱的(单)相思曲On My Own [受访者英文版](孤单单[采访者中文版],供参考指正,下同),在法文概念版里,却是由Fantine在上半场开始不久、用完全不同的歌词唱出的La Misère(苦难歌)。而做出这一重大改动的起因,就是因为La Misère译成英语后配上相应的曲调怎么唱怎么别扭。

不过对老柯来说,有些歌曲的译配是驾轻就熟,如从法文的A La Volonte Du Peuple(顺从人民的意志)到英文的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民众呐喊),又如Castle On A Cloud(云上城堡)。

不过两个钟头的法文概念版,是从At The End Of The Day(忙碌终日),即芳婷在工厂受辱开始的。这是因为给法国观众交待冉阿让是因何坐牢、获释,就像跟中国观众解释孙悟空是怎么从石头变成猴子一样地浪费时间。但英文版为了给英美及全世界的观众更多的人、物的背景,增加了许多的内容,剧长也增加到近三个小时。而这部分的歌词,就几乎是英文原创。其包括开始的Work Song(苦役悲歌)、Valjean Arrested / Forgiven(冉阿让被逮捕和被宽恕)、Who Am I(我是谁)。

英文首版的两导演Nunn和Caird都是莎翁剧团,加上前面提到的Fenton教授,都深谙一出戏除了要讲清楚故事的情节,也要刻画出人物的心理。于是给每个主角都配上了抒情的主打歌。其中原创于英文版的有:警长的Stars(满天的星星)、Marius(小马)的Empty Chairs at Empty Tables(人去屋空)。

按柯老自己的回忆是,该剧三分之一的歌词是从法文歌词直接译配的,三分之一是对法文歌词进行了重大的再创作,而三分之一则是全新的创作。

可忙乎到开始彩排后,才发现头号主角居然在下半场一直到终曲前,唱的都是给别人打酱油的歌。于是Schönberg赶紧到一边忙着一团。想到让叔的分量,老柯本想Schönberg会带回一首“蝌蚪”众多的曲子,没想到Schönberg最后摆在面前的,却是三个音符一句的简洁旋律。这怎么能来表达让叔很复杂、很复杂的心情,包括把小马现实视作情敌,然后才为了信守对芳婷的誓言,又接受他为准女婿的思想斗争。此时离首演只有两个多星期——这让记者出身、习惯于赶写剧评的老柯,也是绞尽脑汁一周仍是一筹莫展。

几个觉得自己无能得像臭皮匠的主创,只好凑到了一起。然后副导Caird居然诸葛一亮:“嗯,听上去、像祷告”。正是这六个字,两音句,启发了老柯,他再也顾不上情敌情结,走父爱加牺牲之路,一夜之间写就Bring Him Home(保佑他,快回家)。当首演冉阿让的Colm Wilkinson一身有点嬉皮摇滚打扮地试唱完此歌时,全场一片寂静、人人hold住泪水——让叔的,不,应该说是整部音乐剧的主打歌,就这样诞生了。此时离公演,只剩下几天……
http://news.thechineseweekly.com/article/11729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