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zt 宗月大师:佛家忠臣,师门孝子
可见光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12-7-27 11:07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zt 宗月大师:佛家忠臣,师门孝子

  宗月大师(1880-1941),俗姓刘,名寿绵,满族,是京城粤海刘家的独生子。刘家是内务府人,因祖上曾在广东负责海外贸易,所以冠以“粤海”二字。宗月大师可以说是地地道道的富家子弟,原本北京西直门大街一半都是他家的产业。老舍笔下的宗月大师,给人印象最深的就是不惜自己及家人受苦,也要帮助穷人。


  宗月大师出家前,人称“刘善人”。1925年出家,拜当时北京西四广济寺住持现明和尚为师,法名“宗月”。据老舍回忆,宗月大师出家后,很快就做了一座大寺的方丈。可是不久就被驱逐出来,因为他不惜变卖庙产去救济穷人,庙里不要这种方丈,因为方丈的责任是要扩充庙产而不是救苦救难的。离开大寺,他便到一座没有任何产业的庙里做方丈。他自己没有钱,还须天天为僧众们找到斋吃。同时,他还尽自己所能举办粥厂等慈善事业。


  老舍所写的《宗月大师》,最初发表于1940年1月23日,当时北京还由日本侵略者控制,可能是为了避免给相关人士带来麻烦,老舍并没有写宗月大师的抗日事迹。时至今日,宗月大师为中国抗战所做的事很少有人提及。而事实上,宗月大师为抗战做了很大贡献。


  抗战爆发,宗月大师积极声援中国军民的抗日行动。北京沦陷后,日本侵略者利用各种手段威胁宗月大师,让其加入日伪组织的佛教会、授予“满洲国师”称号、邀请其访日,这些都被宗月大师严词拒绝。对京津一带出现的大量难民,宗月大师则关心备至,积极组织救济,得到难民的爱戴。


  最值得称道的是,宗月大师冒着生命危险,掩埋了抗日战争中阵亡的中国军民遗骸。1937年年底,日军占领北京城,日本人打扫战场时,只掩埋或火化日军士兵遗体,对中国人的遗骸不管不顾,北京周边战场上数千具中国人的尸体暴露荒野。


  日本人不掩埋中国军民的遗体,而许多中国人因为怕被日伪政府怀疑“通敌”,也不敢去收尸。在这种情况下,为了不让阵亡的抗日军民暴尸荒野,宗月大师毅然手举一面自己设计的大旗,领导数十名僧人和少数青年俗人,去掩埋中国军民的遗骸。在寒冬中,他们持续工作了一个多月,找到并掩埋了3000多具尸体。由于气候恶劣,加之年老体弱,宗月大师很快就病倒了,但他坚持掩埋完最后一具尸体,才同大家一起回城。在掩埋过程中,他们也会发现日本士兵遗体,宗月大师本着佛教的悲悯精神,也会将日兵遗体一并掩埋。


  宗月大师掩埋抗日军民遗体的事情被日本侵略者得知后,宗月大师立刻被逮捕,但日伪政府迫于舆论压力,不久又将宗月大师释放。


  从宗月大师在抗日期间的所作所为,可以感受到宗月大师作为中国僧人的崇高品质。宗月大师悲悯众生,爱国爱教,也得到广大人民群众的敬仰,大师“圆寂后出殡时,半个京城的贫民,自动走上街头为他送葬。他们都是受过他恩惠的百姓,成为沦陷的北京城内一桩盛事。”(悟性法师《散金碎玉集》第一篇《梦》)


  宗月大师能够博得这么多贫苦人的爱戴,是与他乐善好施的崇高品格分不开的。当年宗月大师还没有出家前,老舍每次去他家,宗月大师都不会因为老舍是一个穷孩子而瞧不起他,从不摆出阔老爷的架子来以富傲人,每次都会留老舍吃饭,给这个穷孩子见都没见过的各色精致点心吃。


  宗月大师的师弟悟性法师,曾经回忆过他师兄两件很平凡的小事,却颇为感人:宗月大师虽然是富家子弟,但出家后对自己的要求十分严格,一年到头连一身新衣服都不添。一天,宗月大师的徒弟们实在看不下去了,就集体凑钱给他缝了一条新棉裤,宗月大师早上穿着这条徒弟们做的新棉裤出门,但晚上回来的时候又穿着破单裤。徒弟们追问师父,他回答说:“坐车回庙时,发现拉车的汉子没棉裤,冻得哆嗦,便和他换了穿。”


  另一件事发生在一年的除夕之夜。宗月大师的徒弟们好不容易弄了点白面,包了饺子,煮好后端给师父,但宗月大师尝都没尝,就让人快趁热给城根下的一位大妈送去,说她还没吃上饺子呢。之后宗月大师继续照旧他的宗教修行。


  “此公姓氏君知否?三十年前刘善人。”宗月大师无论出家之前还是之后,都真正做到了无私、无我,一心惦念着穷苦百姓,是现实中的“活菩萨”。


  “佛家忠臣,师门孝子”这一称号,宗月大师是当之无愧的。面对日本侵略者,宗月大师表现出中国人的民族气节,确实是国家忠臣,体现了佛教的大无畏精神;面对穷苦百姓,宗月大师表达了无限的怜悯,并进行了竭尽所能的救济,是佛教慈悲精神的最好说明。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