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zt 最感人的出家故事:常存法师—我和妹妹一起出家
可见光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12-1-31 16:48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zt 最感人的出家故事:常存法师—我和妹妹一起出家

凤凰网华人佛教在灵鹫山律心堂与常存法师深度对话(图片来源:凤凰网华人佛教 摄影:曹立君)

编者按:一个受过良好教育的青年女性与妹妹同时出家。出家7年后,她们的母亲拉着她的手说:女儿,你出家这么多年有没有受委屈?你有没有曾经想过要还俗?如果你有的话,我永远为你开门,妈妈永远是你的后盾。姐姐常存法师对母亲说:我很感谢你这样讲,可是我要让你失望了,我没有任何的委屈,也没有一丝一毫想要还俗,可是我真的要感恩你们把我养这么大,让我无后顾之忧出家。如今,常存法师已经在台湾灵鹫山道场修行了20余年。常存法师为什么与妹妹一起出家?她的父母在女儿出家后经历了什么? 2011年12月19日,凤凰网华人佛教在灵鹫山律心堂与常存法师进行了一次深度的对话。让我们走进常存法师的内心世界,分享一位比丘尼伟大而平凡的学佛心路。

我为什么出家:1988年到大陆朝圣,改变了我的一生。

常存法师:我以前内心一直有一个很大的烦恼:不知如何与人沟通,当时我妹妹已经认识心道法师,她常常跟我提到有一位很有智慧的法师。人就是这样,没有问题就不会想到来找他,那一次就是我觉得蛮苦闷的,而且一直解不开这个命题,所以那一次我就请妹妹带我到灵鹫山。

那时候灵鹫山真的非常简陋,只有一个客堂,一堆人都挤在那里。我那时候是第一次接近出家法师。其实我不太懂得什么叫请法,怎么样跟法师请法。我一直钻在我的烦恼里面,从早上一直等,等到天已经暗了,不知道还剩几个人,我还是不晓得如何开始。后来还是心道法师对着我说,你不是有烦恼要来问我吗,怎么你从来到现在都没有讲一句话?当时我第一个就觉得,哎,他怎么知道我有烦恼要找他。后来我就说:因为我不晓得怎么问你。他说:你就这样平常讲出来就可以了。

后来我问心道法师:“师父,为什么人跟人那么难沟通?”

师父说:“那你可以跟自己沟通嘛。”

我想,他是不是听错我的问题了?我说:“师父,我问的是人跟人怎么沟通,不是问我自己怎么沟通。”

师父说:“对!我知道有问题,我现在要反问你,你可以跟你自己沟通嘛。”

我说想过这样的问题,师父说:“比如,当你知道不应该发脾气的时候,你可以告诉自己不要发脾气嘛;明明不是你自己的,知道自己不要太贪恋的时候,你不要贪恋它,你可以让自己不贪恋吗?你知道烦恼不对,你可以让自己不烦恼吗?”这个讲起来我就比较容易回答,我那时跟师父说,那我没办法。

师父就跟我讲:“对,你自己都没有办法跟自己沟通了,你怎么跟别人沟通?所以要跟别人沟通,那你先要学会跟自己沟通,这样子以后我们就有办法跟别人沟通了。”

那时候我听完师父这样的一个开示很开心,觉得我得到答案了,我从来没有想过,原来跟别人沟通是要问自己不是问别人,要先摆平自己,而不是摆平别人。那次是我第一次跟师父请法,觉得师父是一个很有智慧的法师,当下我跟妹妹,小姑姑,三个就很钦佩,觉得如果能够皈依这样一个有智慧的师父的话,那我们回来的人生就可以有一个非常好的学习,所以当天我们就皈依了。

至于会出家。在这期间其实我并没有很认真地在学佛,但是我非常喜欢灵鹫山,因为我觉得来这里就是可以放下烦恼,这里环境和师父们蛮亲近,没有门槛,也没有严肃的感觉,很容易亲近。1988年有一个因缘,当时大陆刚开放,刚好心道法师那时候很向往到大陆去朝四大名山,那一次我也很幸运,和妹妹一起跟着师父去。因为当时我没有学佛,所以其实不是很想去朝圣,我比较希望看大陆风光。刚开放嘛,就是很向往,以前在地理课本上读了很多,有机会去那里是最好的,而且名山应该都是好风光嘛,当时是这样子的想法,所以我就跟着去了。

那时给我很大的印象就是,当时我们那个团要去三十几天,很多人水土不服,可能大陆大江南北很多饮食习惯不一样,很多人生病。那时候我看到师父非常关怀每一个团员,每天都喂那个人吃药,每天都是在帮那个人抓一抓捶一捶,按一按手脚,希望他们身体能够更舒服一点。

除此之外就是我们每一次用餐。我们那一团里面大部分都是女众比丘尼,也有男众跟着去,也是想去大陆玩的。他们不习惯吃素,所以就闹革命,说我们要吃荤,我们不吃素,我们不是全部要走这个朝圣的。师父说:“好,那你们就自己开一桌荤桌好了,不打紧。”每次在开饭时,我们用餐之前都要供养。师父就会带大家供养,供养完了以后师父就会跑到荤桌那一边去,他就很关心那一桌没有办法吃素的团员,问他们:“哎,那个好不好吃,那个北平烤鸭好不好吃,那个什么虾好不好吃,有时候还帮他们夹,帮他们夹虾。”那时候的我其实没有很深入学佛,所以其实是跑两桌的。当我跑过来的时候,我看到师父这些动作时,就很不能适应,所以心里起了烦恼。我觉得,你是一个出家人,怎么可以这样子,那么不尊重,也不顾好自己的形象,这样子会给大陆同胞看笑话,怎么会有法师是这样子,不清净。

常存法师:我就很担心,觉得师父应该很庄严坐在素桌吃饭就好,不应该跑过来我们这一桌,可是师父每一天都是这样子,我就越看越烦恼,这样子经过了好几天,可能我的脸已经呈现了那个很不能理解的脸了。当时晚上也没有地方可去,因为每天晚上师父都会召集我们我们把当天的所见所闻、不懂的地方,跟师父做一些法上的交流,很多居士很会请法,大家很自然而然地聚在一起,互相交流意见。

那一次我就不想去了,我觉得这样的师父没什么值得请法的。师父就点点,哎,怎么少了一个人。他说去把那个谁找来。结果他们就把我叫去,叫去的时候我就坐在最边的地方,离得很远。不像之前很想亲近师父,坐得很靠近。我说不要让他看到我好了,应付应付好了,点人头点到就算数了。结果没有想到,我一进去师父就点我,说你今天有什么样的所见所闻,有什么事情要跟我交流。

我内心就这样想,问我你就很出糗。我说,我不方便说。

师父说:“没关系,我们是一个团体,什么都可以说。”

我说:“好,师父我说了你不要怪我,是你叫我说的。”师父说好,那你说。我就跟他讲,一个师父应该很庄重,坐在吃素的桌就好了,你这样子做你想想看,你有没有想过,你是我们的领导法师,你做这种事情很丢我们团队的脸。

心道法师说:我希望我们大家都成为一家人,很有向心力,在这个旅途里面很开心地在一起。你不要看他们这一小撮人,他们是一个弱势,他们现在吃好吃的,可是他们内心也有这一种罪恶感,因为毕竟我们就是一个朝圣团。如果说每一天我都不过来照顾他们,每一天我离开,都坐在这吃素,跟他们没有交流联谊,那慢慢地我们这一团就变成两团,最后变成一个吃素团,一个吃荤团。一个团体分裂成两个团体,大家就没有办法合在一起,所以我应该过来照顾他们,让他们放下内心的罪恶感,跟我们融合在一起。

那时候师父就跟我讲这些,其实听完以后我真的是无地自容,觉得我怎么用那么不清净的心看一个清净的师父,为什么我看到的都是一个表象,而没有看到深层的东西。那时我其实对以前看到的表面,对一个出家人有很大不同的改观,对师父这一种慈悲的、细的心念,非常的、特别的钦佩,印象深刻。

之后我们的旅程里,那时候刚开放,每到一个庙,很多庙都被破坏得非常严重,可是每一个导游都告诉我们它曾经多辉煌,那时候我慢慢觉得自己落入了一个非常悲观的想法,为什么人这么没有智慧,这么好的东西为什么破坏它。所以我就陷入了一个钻牛角尖的自我烦恼里面,到每一个地方我都生不起兴趣。有一次我坐在旁边想这个问题,师父从后面喊我,说你在想什么?我跟师父讲,开始抒发一些情绪给师父听,说怎么会这样子呢,这么好的东西,最后变成什么都没有。

然后师父说,你是为了这个在烦恼,那你就不对了。朝圣,你就是要懂得什么叫朝圣。朝圣的意思是说你要在这个朝圣的过程里面,去领悟佛陀教的一个教法,他讲的哪些教法你要去体悟,这些教法是书面上的吗?还是事实上他是在人间的,他跟世间法一样吗?它是真实法吗?如果是真实法你在人间所看到的跟书本上看到的都是一样的。

师父说:“比如说,佛的教法里面一切现象是离不开生住异灭。那你看嘛,这些以前都是集皇宫贵族,甚至皇帝的力量所建造出来的最坚固最美的东西,随着时间它走入了生灭,生住异灭走到灭,没有一样东西是可以永远保存的。所以你应该在这个过程里面,去证实佛的教法,坚固对佛的道心,然后从朝圣里面坚固佛的真理,产生信心,怎么会变成感伤呢?”

经过师父一讲我就觉得,原来有学佛跟没学佛朝圣会不一样啊?其实我不了解,那么一群人大家东拜西拜的好像以为都是一样,原来大家的层次是不一样的。那次因为他跟我的对话,对佛法也好,也是让我对师父、或者是对师父这样子的一种智慧,又深入了一点。原来学佛这么好,他所看到的层面跟我所看到的表面是完全不一样的,而且我真的可以在这个朝圣里面不断地去跟佛对话,或者跟教法、教理作对话。我很开心,心开始开放出来。我真正会出家,我想这是我第一次开始认识他们,也知道说什么叫做学佛,在那次朝圣,对我是改变一生、非常重要的一个里程碑。

我和妹妹一起出家:落发时师父问我们谁先剃,结果我们两个一起举手

常存法师:后来我用三个月时间,找到我很好的朋友,跟他说,我有可能要走这一条路(出家),他说我一定是被降什么毒了,怎么会朝圣一个半月回来,整个换了一个人,讲的话也不正常。他跟我说,你现在不要决定任何事情,你要很冷静,不要相信你现在的感觉。我说,对,你讲得对的,我很害怕。你可不可以每天告诉我,出家有什么不好,你一定要告诉我,每天至少讲一个。可是很奇怪,好像所有的困难都难不倒你。他讲的每一个不好的事情,我都很有自信回答他说不是问题。就这样子一天、两天、三个月过去他投降了,他说我看你已经意志很坚定了。我们两个就一起决定怎么样把这个生意给收了,怎么样能够在很快的时间把它做一个圆满的收好,收好以后我才来出家。

凤凰网华人佛教:那您出家的时候,您还记得什么时候吗?

常存法师:我出家是浴佛节,我把生意结束以后,时间很充足,但是我还在考虑两件事情。那时候我给自己两条路:一个是出家,一个是说我希望我能够终生不结婚,做这种非盈利的事情,能够帮助别人。我还在抉择我到底要走哪一条路,所以我都会跟师父请教,把我的疑惑问清楚。我问师父,如果我不结婚,是不是同样可以做利他的事情?师父给了我一个答案,跟我讲他出家有很多好处,其中一个好处就是当你出家的时候,就代表了你的决心,你世间的这些世俗的缘就会慢慢断掉,不然你还有很多世俗的缘的时候你其实很难。他讲了一个很简单的,当你还是现在家相的时候,所有异性可以追求你,那你就会招惹很多烦恼,何必呢,既然你有心做这件事情,你就让自己在外相也改变,内外都是一致的,你给自己断绝这些不需要有的复杂、烦恼的缘,这很重要。第二个,师父说其实我们要做利他的事情,先要能够完成自利,才有办法源源不断地做利他的事情,所以出家从自己的修行修证里面,才有无量的爱心跟慈悲跟智慧,可以做利他的事情,出家才能够做好。自己能够自度才能度人,不然自己烦恼那么多,没多久你的能量就耗尽了,怎么能够有办法持续地做呢?师父跟我谈论这个事情,我也觉得确实是这样,既然要做,那何必给自己留那么多的后路,留一些不必要的烦恼,所以我决然决定要出家。

凤凰网华人佛教:那么咱们这边落发出家有仪式么?那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形?在什么场合下做?有多少人参加?

常存法师:我那时候是跟妙用法师一起出家、一起落发的,其实出家那一天很开心,当时我们在小客堂落发,落发以后到大殿去做一个仪式。我们落发是在凌晨,我不太记得有没有法师和在家人,因为那时候法师也不多,我自己太兴奋,也没有看旁边有什么人。而且我们要落发之前都要拜佛,然后落发。落发的时候我只记得要剃度落发的时候,师父问我们谁先剃,结果我们两个一起举手,意思好像是都要赶快剃头,要落发。后来师父就说我是姐姐,那就先帮我剃,再来是妙用。

在取法号的时候我觉得也蛮有意思的,其实那时候我们也不太懂,我跟师父说我们既然是姐妹来出家,那就取一个可以连在一起的有意义的法号,师父说是什么意思?我说比如说万事如意,一个叫万事一个叫如意。就是大家记得那个成语嘛,不是好记嘛,师父说是这样子啊,那我想想看。我记得那时候师父好认真地想,师父想想想,后来他说我想到了一个偈子。他想到的是宝智禅师开悟偈。那个偈子里面其中有一句是“妙用常存无做功”,讲的心性,展现了一个妙用的状况。所以他说,一个叫妙用一个叫常存,下次你们要记住的是这个开悟偈不是“万事如意”,我觉得很有意思。后来我在修行上,也常常会想起宝智禅师,因为师父说他特别喜欢这个偈子,在整个修行的过程里面,这个偈子给他的启发非常大,他也希望这个偈子跟随我们一生。这是法号的来源。

我和妹妹出家后用7年时间向父母证明:我们做对了

凤凰网华人佛教:可是像你们姐妹两个同时出家对家里人,对你的亲友,长辈来说,他们能理解吗?

常存法师:不能理解。

凤凰网华人佛教:他们怎么看呢,他们怎么办呢?

常存法师:他们是不理解的,因为就像佛陀,佛陀出家他怎么让他的父王理解。其实当父母的对小孩都有很大的期许和很大的难以割舍。所以当时我们也选择佛陀的方法,我们只能不告而别。

凤凰网华人佛教:先不告诉他们。

常存法师:对,先剃头,以后我们再告诉他们。当然他们也是很不能理解了,但是我们相信,当他们知道我们从小爱走到大爱,从小孝走到大孝的这个决心是正确的时候,就能理解,时间会证明一切。因为我觉得父母亲他们之所以担心,是怕你想不通,你只是一时的冲动。第二他会担心,不知道有没有人照顾你们,因为他们觉得人生有伴侣,有子女,是有一个照顾。

常存法师:他会担心的是有没有人照顾你,第三个是其实父母亲他们最在乎的应该是你真的会在这里找到快乐和幸福吗?我觉得反而是那样的期许,会使我们对出家有更大的勇猛跟积极。我们觉得,我们既然伤到父母亲,让他们伤心了,那我们就应该把我们自己所决定的路要走好,它反而化成我们一个很大的能量,就是变成我们精进的能量。

凤凰网华人佛教:那现在他们会经常来看你们吗?

常存法师:会。

凤凰网华人佛教:现在就不会责怪太多了。

常存法师:现在很好,其实有一个转折,其实这个认可过程,我们用了七年的时间,我们用七年的时间证实给父母亲看。

凤凰网华人佛教:七年?

常存法师:对,七年,七年的时间我们几乎都没有往来,也没有通电话。七年后是因为我外婆往生,我们才有一些接触。在往生的过程里面我们完全是用佛教的仪式来做,我们不需要讲任何话,当我们把佛教仪式做好了以后,我父母亲非常的感动,他们自己就可以感受到原来佛教对生命的理解是这么好,他们马上就学到了佛法的一个好处。

从这里慢慢的他看到我们整个灵鹫山对社会的奉献,因为我们做了很多弘法的事,尤其是我们在做世界宗教博物馆等等这些社会公益的事情,他们就会认可,说我们并不是只是自己在修行而已,其实我们也对人类社会做了很多奉献。他也会觉得,他前半段的教养,包括很多学费的支持,很多学校的教义,其实不是白废的。他也看到师父对我们的教育跟对我们的爱护,把我们整个生命提升,所以他们非常认可。

但是父母亲总是永远都会为小孩留一扇门,在第七年的时候,我母亲到台北基金会来看我,她很想知道我们的感受。说想跟我们吃个饭可以吗?我们说好,给她供养。刚好我们一起坐电梯下来,下楼的时候妈妈说我忘了带一样东西,她拉着我又要到楼上去拿东西。其实我们坐电梯的时候,我妈妈并不是忘了带东西,她想跟我在电梯里单独讲话。

结果她就拉着我的手说:女儿,你出家这么多年有没有受委屈?你有没有曾经想过要还俗?如果你有的话我永远为你开门,妈妈永远是你的后盾。我那时候听了,我真的觉得很感动。她就一直用很渴望的眼神看着我,希望我讲一句我好委屈,我很想还俗。我觉得她的眼神是希望我还想依赖她。说真的,我讲不出任何一个委屈的话,我也讲不出,我真的没有想过。

所以我就跟我妈妈说,我很感谢你这样讲,可是我要让你失望了,我没有任何的委屈,我也没有任何的,一丝一毫想要还俗,我还认为我怎么那么晚才来出家,可是我真的要感恩你们把我养这么大,让我无后顾之忧出家,我说我只能告诉你这句话。

结果那时候我看我妈妈的表情就是,又失望又开心,可能真的是悲喜交加的心情。她看到的是,我的女儿就是过得很好,可是她又失望,我这个妈妈好像没有什么用处了,我不想依赖她,那时候给我的感受非常深刻。但是我觉得我那一句话讲完以后,我妈妈完全释怀了,她再也没有问过我,她觉得我出家是对的,因为她也来看过我们的环境、我们在做的事情。

常存法师:他们说学佛这一条路对他们真的很好,我自己也很羡慕,其实我跟妙用法师两个人也常常互相鼓励,我们要更付出更奉献,因为其实我们都让父母亲受苦了七年,难过了七年。师父常鼓励我们说,如果你真正发心正确,你的家庭会越来越好,你的父母亲会很健康,他们事业也会非常好。

我现在看到确实是如此,我父母亲七十几岁,两人从来不生病,很健康,那事业也很发达。我的姐姐、我的弟弟也都非常好。我觉这真的就是佛法所讲的,你愿意去无私奉献,自然而然这些功德就是会回向你的父母亲眷属,他们支持你,我觉得不会让我们烦心,我们更能够真正对众生做更多的付出,这也是很感恩佛陀三宝的加被,让整个俗家的事情都不用让我们烦恼。

凤凰网华人佛教:太感动了,谢谢,谢谢常存法师,谢谢。

(转自学佛网:http://www.xuefo.net/nr/article11/108018.html)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