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馒头花----童年记忆之二
  本主题被作者加入到个人文集中  
可见光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07-5-14 17:19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馒头花----童年记忆之二

馒头花

-可见光-

细小的白色花瓣
围成一个半球
在山上, 草地里
一丛丛开放

大人们说
馒头花有毒
语气里有些惊慌
我们知道的只是它的名字
象一只真的狼
白中透粉的色彩引诱着我们
忍不住摘几朵
不经意地闻到它的清香

然后, 在山下的清溪里
洗手
使劲地搓洗
握过馒头花的手指

喜欢馒头花
只是那名字, 让我有些害怕



2007-5-14 17:41
mantouhua.bmp (576.05 KB)
 
顶部
心灵的天空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5-14 23:50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看花的样子,似乎见过,但当时不知道叫什么名字。





用平和的心态面对不平和的世界,一切淡淡然!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16-2-4 19:49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http://mp.weixin.qq.com/s?__biz= ... d=0#wechat_redirect

微信上看到这篇关于馒头花(狼毒)的文章,放到这里吧。

没有想到这小花使得经书保存千年。
佛法里也说最大的障碍恰恰是成就的最重要的缘。

顶部
хω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6-2-5 16:31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这狼毒花,我见识的多是秋红了的植株。瑞香当是沁人的香,馒头之名让人想到三国诸葛亮的祭死敌的发明。而一般又有闷头花之称,馒头形象,闷头内心。瑞香科有结香(Paper bush)素为我喜!

也曾写过一首“狼毒”的,有点混合西部高原上秋天的艰涩的记忆。

狼毒

去珠峰大本营一路
我又见到红彤彤的狼毒
这最后的植株
让我魅惑
暂解我高原不适
翻转一道弯
我想到了从前……

滇藏路,蓝天衬晒屏
一丛丛矮灌把火
延伸到山颠
狼毒,乘客说--
每一生命执着旨在卫护自己
尤其是艰难环境
青藏高原
植被何等疏稀?

稀薄的含氧
蝎子毒,蜘蛛毒
蛇毒,不比狼子狠毒
你比狼还毒?
羊群望而却步
山水之钟灵
久违了,给我慰籍
毒辣之棘火丛
果然艳丽

06/11/2013



Stellera chamaejasme Linn.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16-2-5 19:44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喔,这也是狼毒?
好像不是草本的,倒象是一种灌木。

象兄去过珠峰大本营?了不起。

顶部
хω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6-2-6 17:42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回复 #5 可见光 的帖子

去大本营没什么了不起。反正是头重脚轻,坐驴车入营,风吹得动弹不得。

一路还与赶车藏民一道念诵大悲咒作为镇定。

&
再查询了一下狼毒,云南与西藏的应该就是青海的品种,属瑞香科。而当时写诗时还以为是大戟科的,辞海有两种狼毒。大戟科与瑞香科均有毒,但没有属要到使劲搓洗手的地步。

植物书中提到大戟科狼毒Euphorbia fischeriana生于东北和苏联西伯利亚。瑞香科狼毒中药称甘遂,行水、消积、有大毒,多作外用,内服慎宜。

两种狼毒浸出液都可作杀虫药,防治螟虫、蚜虫等等。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16-2-7 07:25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回复 #6 хω 的帖子

那你后来登顶了吗?到那里大概主要是身体是否有高原反应,和平时是否锻炼可能关系都不大了吧?
我们小时候在高原长大,这次回家,我妹妹就有比较明显的高原反应,我倒没有,一天做三百多个大礼拜也没有觉得很吃力。

在前边那篇文章里也说,真正能用的狼毒要五年以上,否则毒性还不太够。但小时候哪里知道那些。小孩子看到花,就会去采几朵,忽然想起来有毒,又吓得赶紧去洗手。

下午我们去公公婆婆那里去包饺子过年。先在这里给象兄拜个年。祝猴年幸福吉祥!

顶部
хω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6-2-8 13:43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写猴诗,忘了回这一贴。

咱一游客,岂可谈登顶?去到大本营已头痛欲裂,就连老西藏的吉普司机都说不好睡,晚上赶到海拔四千多米的一个山谷村休息。记得赶驴车的藏民说,到六千米他也一样头痛欲裂,看来登高海拔带氧气瓶是对的。

游客也有一到西藏就带氧气瓶的,一带上就拿不下来了。

我觉得体会一下高原反应不是坏事。有些山东大汉移民说是反应了三个月才适应,我发现有高原反应的地方,动作慢,性情不能急。以后在安弟斯山也有过反应,但好得多。

以前在新疆,巴基斯坦都没有体会过高原反应,兴许不知为妙。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