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zt 旧话重提:关于中国的建筑
可见光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1-10-25 09:53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zt 旧话重提:关于中国的建筑

 焦总,资深建筑设计师,毕业于清华大学建筑系。2008年初在漆山居士的介绍下,来到北京龙泉寺。工程部的主管法师贤立法师和贤然法师负责接待了焦总,当时见行堂主体楼已经基本完工,进入后期装修阶段,焦总到这里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帮忙解决一些见行堂的装修问题,结缘龙泉寺就从这里开始。
  后来贤立法师和贤然法师专程到山下与焦总讨论设计,焦总说:和龙泉寺的缘份结得越来越亲,我过来的次数也就越来越多了。再后来,焦总又亲自参与了东配楼,北配楼和教学楼的设计,也成为了龙泉寺一名普通又不普通的义工。焦总说:我要帮师父把龙泉寺建好,一定要建好!龙泉寺的事情是我现在最主要的事情,世间的活儿是次要的。龙泉寺的项目在我这里雷打不动,其它的事情都可以推掉,这里的事情不能推!
  焦总干了一辈子的建筑设计,把自己的建筑生涯划分了三个时期,第一个时期是,八十年代,九十年代在河北,混凝土体块做造型设计的时期,第二个时期,在北京,主要理念是建筑要与现代接轨,现代材料是钢材与玻璃基本元素,做现代的基本造型。在这期间做了一个项目,海南三亚佛教文化旅游区中的一个景区,那是焦总第一次接触佛教,做得很成功,当时凤凰卫视、马来西亚还有国内的一些杂志都报道了这个设计。后来焦总发现现代的中国建筑,大多从形式出发,虽然是在用现代手段做建筑,但都是在形式上做游戏,现在的建筑很混乱,好建筑、坏建筑已经混淆,怪物建筑也很多,在这种背景下写了本书《中国建筑的双重体系》,指出:建筑除了满足使用,学会用现代技术手段了,把功能做好,这是基本功,应该做到的。建筑还有一个就是精神、思想,也就是中国建筑存在双重体系,一个是形式,表相,还有一个是精神体系,往往现代人忽略了这一点,现代建筑要继承中国传统,但是只继承形式是不行的,一定把精神,灵魂找回来,这是继承的根本,找回中国传统的精神体系。
  历史上流传千年,能够打动人的建筑,大部分都是宗教建筑,伴随着对建筑的深度思考,焦总进入了第三个时期,到儒家,到佛教里面寻找这种精神。孔子的《大学》: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到善。让焦总更坚定:人,要寻找、提升、发扬光明的东西。孔子说,人分君子和小人,人有两个心,一个是爱心,一个是耻辱之心,怎么能做到这样,孔子就是要建立这样一种秩序,君臣、父子,之纲,它是一种秩序,一种科学,秩序非常重要,是构架社会的基本组成规律。
  在焦总眼里,建筑也是一种秩序,中国建筑的特点就是遵循一种秩序,一层一层,它就会感染你,秩序,大小,空间,层次,不断地围合、不断地围合,它会打动你。比如水,一杯水什么都没有,让它回归大海,就会有很感动的景象,秩序的力量就在这里,个人小技巧在大秩序面前是微不足道的,中国建筑就是靠这种秩序打动你,比如那些房子,一块瓦有什么好看的,一根柱子有什么好看的?但是它们组合成一定的秩序以后,就会有震撼的力量。
  在龙泉寺参与佛教建筑的同时,焦总也在吸收和领纳佛教:佛教就是大智慧,知识非常深厚的广泛,一个是人生观的问题,一个是怎么做人,怎么做事的问题。学佛教,就是要重新学习怎么做人,怎么做事。学习佛教,就是把自己的知识怎么通过佛法来升华,从而更好的服务社会,来解决社会上的问题。这里有一个根本的问题,就是良心和道德,这是问题的根本,必须发一个大慈悲心、善心去做这些事情,时时检讨自己不能有任何不纯净的心念。知识分子做到把利放下容易,把名放下很难,知识分子很狂,以前自己也很狂,狂到认为天下没对手。焦总说:“现在我不那么看自己了,我认为谁都比我强,在龙泉寺,我学会了放下,因为观察问题的角度变了,是佛教给我带来的改变,这里的义工给我带来的改变,在这里,大家都很谦卑,整个的氛围和环境,要比言语上的说教和讲道理影响大得多。”
  焦总回忆起第一次来龙泉寺,第一次在云水堂的老房子吃斋饭,当时两个碗,一双筷子,馒头,米饭,简单的菜和菜汤。大家都是义工,都在干,都很有礼貌,也都很开心,高兴!以前没有接触过义工,在这里看到了,也亲身感受到了义工的快乐。贤立法师,贤然法师,漆山居士,还有很多工程部的法师和居士,留给焦总太多的温暖和感动。后来在焦总的带动下,老伴,女儿,女婿也都开始信佛,学佛法。一个高级知识分子家庭,用现代科学的眼光看待佛教,接纳佛教。
  中国建筑是内敛的,是藏,是隐,中国的高级建筑跟中国的君子是一样的,高山仰止。中国古代的组群建筑形相,恰好象一幅中国的手卷画,只有从外而内,从逐渐展开的空间变化中,了解它的内涵与境界。进入龙泉寺,第一层次,古桥,古殿,古银杏,第二层次,四合院,完整的古建筑四合院,第三个层次,见行堂广场区域,新旧的交接处。焦总说:“师父要的就是传统与现代结合的建筑,也是佛教文化的一个走向,既要保留传统,也要回归现代,建筑没有终点,文化也没有终点,我听了师父的话,感觉到自己的责任,我既然介入了,我就有这个责任,这是一个很严肃的问题。”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1-10-25 09:54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转自《西园论坛》。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