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送站
二平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1-4-4 22:39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送站



送站

女儿和我在床上一起看电视,演基顿(Buster Keaton)的喜剧,胖子和小狗钻进草堆里,一会儿有人拿着叉子来挑草,叉到了胖子的肥屁股,他和小狗都从草堆里跳起来,演到这里女儿笑得前仰后合,还笑出了眼泪。女儿滚到我的身上,把我也撞倒了,女儿就这样和我在床上疯。我喜欢女儿的这个性格,很乐天派,我妈以前说我小时候也这样,也许性格也会遗传。女儿跟我闹,我随她摆布。她这次特别喜欢骑在我的脖子上,或者让我趴在床上做匹小马,不管怎么样,女儿都乐得不可开交,我感觉满走廊都能听到她的欢乐声。女儿问我:爸爸,明天是不是我和妈妈就回深圳了?我怕她接下来问我是否跟她们一起回去,赶快堵了她的嘴:是的,不过回家要乖乖的,听妈妈的话,好好学习。女儿就说:我记住了,爸爸。女儿睡着了,我趴在一边看她,这孩子近乎没有一处地方不像我,上帝就这么安排的,当你被社会挤压得无比炎凉的时候,他派个小天使来重新燃起你对生活的热情。夜里我搂着女儿睡,我醒来了,就会拉着她的小手。我爱女儿,做了父母的,都会有同感。

女儿懂事,像临行前的这个早晨,她一点儿都不闹地就从床上爬起来,穿衣服,往天她会拽着我赖一会儿床。我和女儿都听从妻子的指挥,七点钟起床,洗漱完毕,简单吃点儿早餐,就提着包出门了。时间好像满满当当的,都在匆匆中。上了出租车,女儿坐在我身边,照例是学习路边招牌上的汉字。女儿还是把“商”字读成“滴水”的“滴”,于是就成了“中国工滴银行”,很奇怪,我纠正了她许多次,她还是改不过来。仰仗妻子的勤劳,女儿已经认了数百汉字,大部分的标牌她都念得出来,孩子聪慧,比自己得了什么成绩都高兴。女儿得到人生的第一张奖状,是幼儿园小班年级的故事大王,我让妻子把原件拿过来,就放在我床头。我也不晓得这是种什么样的心理,或者是我小时候过于贫寒,什么都没得过,现在有心理补偿的需要。
高速路两侧是高大的杨树林,这个季节叶子还没长出来,大大小小的鸟巢特别明显。我问女儿那是什么鸟的巢?女儿说是喜鹊妈妈的。我问鸟巢是用来做什么的?女儿说是喜鹊妈妈用来孵小宝宝的。我问女儿,是想留在北京,还是回深圳?女儿说,要回深圳,和妈妈在一起。我说那不要爸爸了?女儿说,等放假了再来看我。

T3航站楼很大,也很气派,女儿站在推车上,我推着她。女儿对什么都感兴趣,她到处张望,这个小小的年龄,正是对世界好奇的时候,而我的人生轨迹恰恰朝着和女儿相反的方向运行,这世界凡是和我没关的,我都没兴趣了,偌大的航站楼里我只是看着女儿。几天的时间好像一下子就过去了,我带女儿去了游乐场坐旋转车,还能记起的就是女儿装作肚子痛,等趴在我后背上就哈哈大笑,还有什么呢,时间怎么就如烟一样说没就没了呢。
办好了托运,办好了登机牌,还有十几分钟的样子,我推着女儿,一家人在大厅里闲走。我跟妻子说,回家让孩子把简单算术练好了,英文可以找个外教的班听着玩儿。我又跟妻子说,她自己得准备学英文,必须得学了,我们死之前这世界依旧是美国世纪,改不了,不学英文,人就跟盲人差不多。我跟女儿又说,回家乖乖的,不能惹妈妈生气。

距离起飞还有半个小时了,送她们去安检,结果那个安检口需要乘电梯去楼下,也就是说她们一下了电梯,我就连影子都看不见了。我想跟着一起下电梯,可是没票,人家拦着不让我过去,可是我拉着女儿的手却不愿意放开。早晨我带着帽子,打开风衣的领子,低着头,松开女儿的手,逆着人流转身走了。我听见了妻子叫我的声音,那我也没回头。
我回头的时候,电梯口上已经都是陌生的背影,妻子不见了,女儿也不见了。

在人生的后半程,我突然选择漂泊起来,在很多个闲下来的安静的夜里,我关上灯,望着窗外的辉煌,反复拷问自己这样的选择到底有没有意义。我不能轻易地否定自己,于是当对女儿的思念日益强烈的时候,这样的拷问就会再来一次。值得我欣慰的是,妻子说,女儿在家里玩得很开心,如果没人提起来,她也很少想到我。女儿不想我就行了,孩子不痛苦,这比什么都重要。孩子小,几个玩具和几个伙伴就能填满时间,我和孩子不同,我已经对绝大多数的事情都失去兴趣了,世界可能是假的,而只有自己的孩子是真的。这浮华的人世,除了倾轧就是虚伪,你刚从一个陷阱走出来,等着你的就是另一个陷阱。

我在机场徘徊了好几圈,妻子说我家里的顶梁柱,她哪里知道,没有她们,我脆弱不如浮尘。乘车返回市区,一栋一栋的房子飞掠而去,我感觉自己真的就是漂在北京的上空,我依然没有方向,也没有未来。
妻子和女儿来的时候,迎春花盛开,这时花儿基本都谢了。在东二环拐角,却有几株樱花正热闹着。

2011/4/5





生活就是艺术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1-4-5 07:01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把家都搬过来是不是很困难呢?

孩子真是快,好像昨天才送她去上小学,现在得要送她去大学了。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