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孟凡果的诗
可见光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16-9-7 12:31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孟凡果的诗

作者简介:孟凡果,笔名凡果、蓝石、西岭,诗人。1957年生于哈尔滨,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开始文学创作,曾在海内外发表过诗歌、小说、话剧,作品曾被选入《新诗潮诗选》、《中国十四行诗选》、《香港文学小说选》、《中国微型小说选刊》等。曾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创办民刊《彗星》并写有诗集《世界的眼睛》、《鱼的秘密》和小说集《标志》等,现为自由作家。

巴林之夜

寂静中我听到了青草的呼吸
苜蓿、碱草,还有野艾
一列火车从小酒店的餐桌上驶过
在ipad划过的瞬间
有颗星星跌落在草丛中



在驶向加格达奇的列车上写给你的信

我终于转身
黄昏依旧,我终于逃入一片黑暗之巅
鸟瞰去年的窗户,在血液的深处
我放牧着一群紫色的风
奔向你,吮吸梦幻的激情
哦,现在是一天的尾声
亲爱的,我刚枕着一本诗集醒来
从你身边走过
从过去的日子中选择睛朗
虽然你的形象欢乐地展开
你的手低声呼唤
我仍然转过身
走进陈旧的,布满群星的夜晚

过程

我楼上的小屋,一座旧鸽舍
有三对麻雀,准备来这里做窝
它们从冬天就开始
在我的楼上起腻,叽叽喳喳
雪天,我扫出一块空地
抛给它们粮食
谷子,苏子还有糜子
它们的眼睛瞅着我
不友善,也并非怀有敌意
有时候,我们并不是为了赎罪
也不仅仅是某些忏悔
而这些麻雀并不明白
我们在灵魂深处要寻求的纯洁
是多么的艰难

我曾打死许多麻雀
用弹弓或铁夹
像战利品,我把它们油炸
吃掉,与同伴分享
这一切像阴影,使我对生命怀有内疚
其实,我们开始并不知道
我们的一生仅仅是一个过程
我们努力得到的也不过是上帝的一种宽恕
就像我们经历过的一切
爱,真诚,陋习
还有谎言和那些不经意的罪恶

鱼的秘密

我是一条解肢的鱼,我沉默
用鱼的思维进行工作
或者唱几段谁也听不懂的歌
穿过波涛的游戏
在另一种宁静中狂想
然会孤独地远离群居,犹豫
在去年的青春期
回忆猫的谎言

我是一条解肢的鱼,我沉默
白鹭用影子和我交谈
传播恐怖的电话,无止境地呼啸
在绿色的诱惑中
勇敢地生长,变得可怕
然后逃离黑暗的最深处,死亡
用篝火的柔情
重新制造一个形象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16-9-11 09:40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华夏诗苑】孟凡果:【新诗路】(2)
发表于 2016 年 09 月 11 日 由 舟巷
11月7日和友人去宾县太平山

一片收割过的稻田,黧黑,凄楚
雾,山峦,两头觅食的牛
小溪挡住了去路
冰,细流
踏着石头,越过
这些落叶,枫树和松树
还有掛在树上的虫卵
像绿色的果实
从山底到山顶,几个时辰
这些优雅的丘陵,缠绵
过去的时光,得失
如同飞鸟
我们没有什么值得丢失
山顶的巨石,险峻,放浪
一万年,或许更久
如冻僵的珊瑚
或者高估的爱情
放弃了,才更真实

夜晚。肖邦

夜晚。肖邦
多么苍白的心

那些灵瑰,虔诚
哦,上帝,请逝者安息

夜晚。肖邦
颤抖的星星

海豚用金子般的睿智
哺育花卉的嘴唇

优雅的,崇高的,荒凉的爱情

翁加雷蒂,维吉尔和圣卢西亚的德里克
用折断的翅膀带我飞翔

夜晚。肖邦
花与诗的时光

两行诗

之一

不用寻找最后的避难所
我们本身就是树木,青草和鱼

之二

寒冷的早晨,雪,树挂,蓝色的炊烟
小河淙淙流淌,穿过泪痕满面的城市

童话

大海退潮了
所有的小鸟
都飞回自己的窠巢
时间变奏着和声
覆盖了夕照
星星如真正的新娘
月亮像树的桂冠
世界上只有一只大眼睛
还在张望
不是在伊甸园
是在我们不熟悉的花园
那里也许有山
有树
太阳和月亮常常同时出现
蜥蜴和小猴在嬉闹中
谁也不甘心失败
黄昏越走越远
迷濛了所有孤独的灵魂
夹竹桃和马蹄莲
做着安祥的梦
不要相信时间
不要相信夜
寄托也是一种难过

大海退潮了
所有明亮的空气都已沉默

抒情十四行

是的,夜又开始选择
可你的秘密却没对我说
把逃遁的紫苏献给我
把汨汨的夜色献给我
嗡嗡掠过的阳光
像一群群惊慌的飞鸟
冬天用它蓝幽幽的呼吸
哼着一首浪漫曲
仿佛是一位流浪的诗人
在我耳边低语
我回忆着你
陌生而且凄凉
在无数月光的照耀下
灵魂也像水藻般浮动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16-9-15 09:20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东大直街

我惊悸,我失眠
我梦见你又失去你
四月日子里的白杨树
沙子生长
面对夜晚发愣,我多么蠢
爱你,却又胆怯
像个天真的孩子,我虚荣
来往于城市和梦幻之间
火车站是我熟悉的支点
性,欲望,梦想,狗鸡巴音乐
比石头的大街还虚伪

我恐惧,我颤栗
我保存你的话语,你的呼吸
在这个丑角的时代
我敢眷恋谁
响午的阳光在瓦房上走动
一场小雨就能滋润心灵
我无所求,我只想活着
简单,真挚
这么点愿望也要付出代价
当然,我已经习惯了痛苦
就像习惯了廉价的颂词和谎言
蝙蝠的夜展开巨大的翅膀
哦,我的情人
我在记忆中打扮你
花枝招展,像一株果树



十四行

谁向我们扔石头
谁比我们更肮脏
活着和死亡,哪个真实,哪个容易
在恭维和奉承之间,寻找一张神圣的脸
对于鸟儿的啼鸣,我们不能无动于衷
是什么比消失更迅速
比乳房更温情
在蓄满阳光的房子里谁的呼吸更艰难
对于鼓掌的手是羡慕?还是愤怒
我们不敢拒绝,我们看着它们泛滥
这明明是一种罪过,但我们对谁说
谁能用牛膝草洁净我们
穿过黑夜和白昼的舌头
谁的话语更亲切



工匠

谁把我们摔在这里
谁还理睬我们
穿过粼粼白骨,漫漫长夜
何时才能找到那扇神秘的门

桌子上的泉水,望川里的呻吟
焚烧的稿纸在火中说话
还未成熟的鱼就被烹饪
掛在墙上冒充绝妙的画

想想那些刺激人的情节
或者打个瞌睡,骂一句:狗屎
然后愤怒地彳亍在昏暗的大街
圈套,计谋,罪恶的习惯
小丑们也在争当发明家
修补一条漏水的船



此刻,我的身体是一片绿地

此刻,我的身体是一片绿地
此刻,我的梦被4D打印
展开纸屑一样的朋友圈
切开一个个头颅,岀卖他们
就像告密者

先从但丁开始,或者米沃什
我才不是黑衣主教,甚至红衣
我的混乱信仰,从写诗开始
就像那些性爱
胆怯,虚假,还有一点小小的刺激

此刻,花与诗正用天使的手温暖我
此刻,一艘潜舰驰过我的血管



作品852

面对着纸,对着无数个夜晚
我和自己的心灵低吟
交流我的不安和我对黎明的等待
纸瘦长,苍白
像一片草地,我在上面筑巢
没有鸟蛋,玩弄黑夜的手
使沙子飞旋
仿佛是一种奇迹
我愚蠢的幻想变得坚硬

面对着纸,我重新点燃欲望
一根火柴,就会燃起血液
煮沸梦想





读者推荐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