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求慧: 永嘉大师的《证道歌》
可见光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15-3-6 16:00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求慧: 永嘉大师的《证道歌》

前面翻译介绍了阿玛斯的钻石途径和他的生动详细的自传式开悟历程,这对于现代人理解古代禅宗开悟者的公案故事应该是很有帮助的。这些禅宗公案故事之所以象天书一样难懂,是因为它们 1)是超越普通思想概念的, 2)是诗意模糊的,太简略,不详细准确, 和 3)是古文。阿玛斯的描述则是用的是现代的心理学/科学/哲学语言,是详细准确的,实在是一项前无古人的成就,因为开悟经历通常被认为是不可言说的,一说出来就会偏离真实。但阿玛斯还是对不可言说的真理描述地比古人详细清楚,容易理解多了,这也可能是因为现代的科学/哲学/心理学进展和语言使得这种更详细准确的描述成为可能。

唐朝永嘉大师的《证道歌》是有关禅宗证悟境界的一个千古名作,即使读不懂,仅仅是读一读也能感觉到它的音律深奥之美。读过阿玛斯的《璀璨的暗夜之旅:一些开悟自传片段》后,感觉对永嘉大师的《证道歌》有了更多的文字思想上的理解认识。 下面转载一下有关《永嘉证道歌》的起源故事和《永嘉证道歌》本身,供感兴趣者参考。详细讲解请参考link中给出的宣化上人講述的《永嘉大師證道歌淺釋》。

禅宗的东西比较深奥,对佛教佛学所知比较浅的人很难理解。但一般对佛教所知不多的人都知道净土宗的阿弥陀佛,甚至把阿弥陀佛当成了佛教的代名词。对净土法门的理解可浅可深,浅者可以只是一个宗教信仰,深者则可和禅宗一样深奥。我读过的佛学书中,感觉冯达庵先生的《佛学要论》对净土宗的原理讲解地最透彻深入。下面把冯先生讲解净土宗的两篇收集在这里,第二篇比第一篇更深,供感兴趣者参考。

一. 《六祖与永嘉大师的经典对白》作者:李磊

永嘉禅师,温州人,俗姓戴,字明道,法名玄觉,号一宿觉。生于唐高宗麟德元年(633),寂于唐玄宗先天二年(712)。 禅师少年舍俗出家,受具足戒后潜修于温州西山龙兴寺,他精持律仪,常悦禅寂,同时对当时已传译来的三藏经论进行研习。不久,有感于天台法门的博大精深与切实可行,便一门深入,专精天台教观。 唐庆州刺史魏静在《禅宗永嘉集》序中赞叹禅师的修学过程道:“少挺生知,学不加思。幼则游心三藏,长则通志大乘。三业精勤,偏弘禅观。境智俱寂,定慧双融。 遂使尘静昏衢,波澄玄海。心珠道种,莹七净以交辉;戒月悲花,耿三空而列耀。加复霜松洁操,水月虚襟;布衣蔬食,忘身为法,伤含识,物物斯安;观念相续, 心心靡间;始终抗节,金石方坚。 禅师三学齐修,止观双运,解行并进;于精勤心中,圆解忽然大开。进而发心专修三昧以期实证。见龙兴寺旁别有幽邃胜镜,遂于岩下自构禅庵,默默禅修。不久, 便体入无生,深证实相。”

天台宗第八祖左溪玄朗与六祖门下东阳玄策禅师,因访道来温,见永嘉禅师悟证甚深,因无大德印证,他人莫信,难以弘传禅法,玄朗禅师便激励他与东阳策同去曹溪,面见传承禅宗正脉的六祖大师,以求印证。 永嘉禅师与东阳策一同到了曹溪六祖道场,他左手拿着净瓶,右手持着锡杖,一进门便以作家的手段:“振锡杖携瓶,绕祖三匝。” 不顾沙门的威仪礼节,直以本来面目与六祖相见。 六祖见而问道:“夫沙门者,具三千威仪,八万细行。大德自何方而来?生大我慢?” 作为一个出家人,在进入道场法会时,应具足三千威仪与八万微细之行。而大德你却不顾礼仪,到底从哪里来?为什么如此骄慢无礼? 禅师则以沙门本分事回道:“生死事大,无常迅速!”为了生死的大事和无常的迅速之故,已顾不得区区的威仪与细行了! 六祖听后立即征问道:“何不体取无生,了无速乎?”你既已知道生死事大,无常迅速,那为什么不直下去体悟无生无死的本体,了达无起无灭的本源而超越迅速的无常流转呢? 禅师托出了本地风光:“体即无生,了本无速!”万法的当体即是无生无死的真性,了达无起无灭的本源佛性,即是真常妙德。此际已经超越了相对世界,故绝无变灭流转可言!

六祖见禅师一言中的,确已悟入禅门宗旨,深得佛祖心要,即点头认可道:“如是!如是!” 禅师的廖廖几句对话,便得到当时禅宗中威望最高、亲传佛祖衣钵的六祖大师的印可,这一事件,无疑像一粒石子投进平静的湖面,使座下大众无不愕然,其中未能于言谈之下,领悟作家相见时心心相印的妙趣者,故有惊愕与怀疑。 永嘉大师见大事已毕,于本份事上巳了无一法可得,故不必留学于六祖座下,即以沙门威仪参礼六祖大师后,准备立刻下山返回温州。

六祖见一座大众未能于言下回机、返照自己本来面目。为使大众深明禅旨,也为了使天下人更能起信于永嘉禅师的悟证,所以又借机勘问道:“返何速乎?”你从温州远远地赶来,又立刻要回去,为什么这样匆促呢? 禅师时时不离妙明真心,随即应声答道:“本自非动岂有速耶?”真如本性,湛湛寂寂,本无来去动转,哪里有来去匆匆之说? 六祖见禅师从体上回答,便从相待的知与境上来征问: “谁知非动?”是什么人知道没有动呢?可见六祖想套出真知与妄知,从而判断真悟与否。 “仁者自生分别!”禅师说,如果你在知与动的相待相上去理解,那只是你自心所生的分别而已! 六祖闻言故意赞道: “汝甚得无生之意!”你的回答已经证明了你已获得无生意旨了。 “无生岂有意?”无生是真空湛寂不二之性,此中言语道断,心行处灭,难道还有意旨可得?禅师深谙个中消息,不落圈套,故反而问道。

六祖是传佛心印的禅学大家,决不会放过这关键的一环,故又征问道: “无意谁当分别?” 没有意旨,那么是谁在现前之境中而分别了知呢? 禅师则即体而用,妙机顿露:“分别亦非意!” 真空无生之体,离凡夫分别之意念,其性湛湛,但又不是木头石头,不能活泼应用,它是湛湛寂寂,感而遂通的灵妙真心,虽随机起用,分别一切,又不落情意,不随境转,是超情离见的。因此,无生无所不生,无知无所不知。证悟者已消融意识,返本妙明,故分别随机而启,自性不动,寂照不二。 禅师道出了自己所证悟的现量真境后,六祖见其悟证甚深,智光迸发,在一座大众前由衷地赞叹道:“善哉!善哉!”

唐代的禅风是朴实的直指法,师弟在言谈中便可一念回机,荐得自性,因此不用机锋转语。永嘉禅师在动与不动、分别与无分别、意与无意、生与无生等禅宗悟修关键问题上,一一流露出禅悟者的内心般若智光,不仅六祖为之赞叹,千百年来的禅学者,阅了这段公案,也无不为之深深叹服。

六祖以沙门的因缘情谊,挽留禅师在山中一宿。当晚,禅师从其悟证的心中,流出了一首千古不朽的《证道歌》。

据历史记载,当时曹溪附近许多人都看到了虚空中闪着《证道歌》的金字梵光。于是人们更加饮佩禅师的悟证与德行的高深,虔敬钦仰,尊号他为“一宿觉”。 由此缘故,禅师便名闻遐迩,“学者辐辏”。禅的求学者蜂涌而来,聚集在温州龙兴寺永嘉禅宗道场,虔求禅的甘露来滋润生命的心田。

永嘉禅师以无限的悲心与宏深的愿力,舍已利人,开始了禅法教导,接引众生进入佛法的真实悟门,了脱无始的生死业缘,开发无尽的种智。 魏静在《永嘉禅宗集序》里又这样赞叹禅师悟后的状况: “浅深心要,贯花惭洁,神彻言表,理契寰中。曲已推人,啧凡同圣。则不起灭定,而秉护四仪。名垂当时,道扇方外。三吴硕学,辐辏禅阶;八表高人,风趋理窟。 可见其影响极大,如新罗国宣法师,吴兴的兴法师、庆州刺史魏静等皆拜学其下。 禅师弘扬禅法至唐先天二年十月十七日,因见所度机缘已尽,于龙兴寺别院端坐圆寂。”

禅师圆寂后,从西山脚到寺的一里路上,拥挤着来送殡的弟子,“人物沸腾”,可见禅师道德威望深入人心。十一月十三日,禅师的真身殡于西山之阳。唐元和中永嘉郡守发坟视之,见遗体如故,便于温州松台山营造净光塔,移真身于塔中。唐僖宗赐谥为无相大师。明代温州高僧逆川大师重修净光塔,更显庄严。到了清代雍正皇帝又敕封为洞明妙智禅师。 永嘉禅师传法弟子有:惠操、惠持、等慈、元寂等。

他们结集了禅师生前上堂开示禅要为《永嘉禅师法语》一卷。唐庆州刺史魏静整理了禅师生前著作成《永嘉禅宗集》十卷,并为作序,使之流传至今。此书后来被译为梵文,由梵僧带到印度,当时印度佛教尚盛,深叹永嘉禅师为佛陀再世,并称此书为《东土大乘论》。

《证道歌》原文
唐慎水沙门玄觉撰

君不见,
绝学无为闲道人, 不除妄想不求真,
无明实性即佛性, 幻化空身即法身,
法身觉了无一物, 本源自性天真佛,
五阴浮云空去来, 三毒水泡虚出没。
证实相,无人法, 刹那灭却阿鼻业,
若将妄语诳众生, 自招拔舌尘沙劫。
顿觉了,如来禅, 六度万行体中圆,
梦里明明有六趣, 觉后空空无大千。
无罪福,无损益, 寂灭性中莫问觅,
昔来尘镜未曾磨, 今日分明须剖析。
谁无念?谁无生? 若实无生无不生,
唤取机关木人问, 求佛施功早晚成。
放四大,莫把捉, 寂灭性中随饮啄,
诸行无常一切空, 即是如来大圆觉。
决定说,表真僧, 有人不肯任情征,
直截根源佛所印, 寻枝摘叶我不能。
摩尼珠,人不识, 如来藏里亲收得,
六般神用空不空, 一颗圆光色非色。
净五眼,得五力, 唯证乃知难可测,
镜里看形见不难, 水中捉月怎拈得?
常独行,常独步, 达者同游涅槃路,
调古神清风自高, 貌悴骨刚人不顾。
穷释子,口称贫, 实是身贫道不贫,
贫则身常披缕褐, 道则心藏无价珍。
无价珍,用无尽, 利物应机终不吝,
三身四智体中圆, 八解六通心地印,
上士一决一切了, 中下多闻多不信,
但自怀中解垢衣, 谁能向外夸精进?!
从他谤,任他非, 把火烧天徒自疲,
我闻恰似饮甘露, 销融顿入不思议。
观恶言,是功德, 此即成吾善知识,
不因讪谤起冤亲, 何表无生慈忍力?!
宗亦通,说亦通, 定慧圆明不滞空,
非但我今独达了, 恒沙诸佛体皆同。
狮子吼,无畏说, 百兽闻之皆胆裂,
香象奔波失却威, 天龙寂听生欣悦。
游江海,涉山川, 寻师访道为参禅,
自从认得曹溪路, 了知生死不相关。
行亦禅,坐亦禅, 语默动静体安然,
纵遇锋刀常坦坦, 假饶毒药也闲闲,
我师得见燃灯佛, 多劫曾为忍辱仙。
几回生,几回死, 生死悠悠无定止,
自从顿悟了无生, 于诸荣辱何忧喜?!
入深山,住兰若, 岑崟幽邃长松下,
优游静坐野僧家, 閴寂安居实潇洒。
觉即了,不施功, 一切有为法不同,
着相布施生天福, 犹如仰箭射虚空。
势力尽,箭还坠, 招得来生不如意,
争似无为实相门, 一超直入如来地。
但得本,莫愁末, 如净瑠璃含宝月,
既能解此如意珠, 自利利他终不竭。
江月照,松风吹, 永夜清宵何所为?
佛性戒珠心地印, 雾露云霞体上衣。
降龙钵,解虎锡, 两钴金环鸣历历,
不是标形虚事持, 如来宝杖亲踪迹。
不求真,不断妄, 了知二法空无相,
无相无空无不空, 即是如来真实相。
心镜明,鉴无碍, 廓然莹彻周沙界,
万象森罗影现中, 一颗圆光非内外。
豁达空,拨因果, 莽莽荡荡招殃祸,
弃有着空病亦然, 还如避溺而投火。
舍妄心,取真理, 取舍之心成巧伪,
学人不了用修行, 深成认贼将为子。
损法财,灭功德, 莫不由此心意识,
是以禅门了却心, 顿入无生知见力。
大丈夫,秉慧剑, 般若锋兮金刚焰,
非但空摧外道心, 早曾落却天魔胆。
震法雷,击法鼓, 布慈云兮洒甘露,
龙象蹴踏润无边, 三乘五性皆醒悟,
雪山肥腻更无杂, 纯出醍醐我常纳,
一性圆通一切性, 一法遍含一切法,
一月普现一切水, 一切水月一月摄,
诸佛法身入我性, 我性同共如来合,
一地具足一切地, 非色非心非行业,
弹指圆成八万门, 刹那灭却三祇劫,
一切数句非数句, 与吾灵觉何交涉?
不可毁,不可赞, 体若虚空无涯岸,
不离当处常湛然, 觅即知君不可见。
取不得,舍不得, 不可得中祗么得。
默时说,说时默, 大施门开无壅塞,
有人问我解何宗, 报道摩诃般若力,
或是或非人不识, 顺行逆行天莫测,
吾早曾经多劫修, 不是等闲相诳惑。
建法幢,立宗旨, 明明佛勅曹溪是,
第一迦叶首传灯, 二十八代西天记。
法东流,入此土, 菩提达摩为初祖,
六代传衣天下闻, 后人得道何穷数!
真不立,妄本空, 有无俱遣不空空,
二十空门元不着, 一性如来体自同。
心是根,法是尘, 两种犹如镜上痕,
痕垢尽除光始现, 心法双忘性即真。
嗟末法,恶时世, 众生福薄难调制,
去圣远兮邪见深, 魔强法弱多怨害,
闻说如来顿教门, 恨不灭除令瓦碎。
作在心,殃在身, 不须冤诉更忧人,
欲得不招无间业, 莫谤如来正法轮!
旃檀林,无杂树, 郁密森沈狮子住,
境静林间独自游, 飞禽走兽皆远去。
狮子儿,众随后, 三岁便能大哮吼,
若是野犴逐法王, 百年妖怪虚开口。
圆顿教,勿人情, 有疑不决直须争,
不是山僧逞人我, 修行恐落断常坑。
非不非,是不是, 差之毫厘失千里,
是则龙女顿成佛, 非则善星生陷坠,
吾早年来积学问, 亦曾讨疏寻经论,
分别名相不知休, 入海算沙徒自困,
却被如来苦诃责, 数他珍宝有何益?
从来蹭蹬觉虚行, 多年枉作风尘客。
种性邪,错知解, 不达如来圆顿制,
二乘精进没道心, 外道聪明无智慧。
亦愚痴,亦小呆, 空拳指上生实解,
执指为月枉施功, 根境法中虚揑怪,
不见一法即如来, 方得名为观自在,
了即业障本来空, 未了应须还夙债,
饥逢王膳不能餐, 病遇医王争得瘥?!
在欲行禅知见力, 火中生莲终不坏,
勇施犯重悟无生, 早时成佛于今在。
狮子吼,无畏说, 深嗟懵懂顽皮靼,
只知犯重障菩提, 不见如来开秘诀。
有二比丘犯淫杀, 波离萤光增罪结,
维摩大士顿除疑, 犹如赫日销霜雪。
不思议,解脱力, 妙用恒沙也无极,
四事供养敢辞劳, 万两黄金亦消得,
粉身碎骨未足酬, 一句了然超百亿。
法中王,最高胜, 恒沙如来同共证,
我今解此如意珠, 信受之者皆相应。
了了见,无一物, 亦无人,亦无佛,
大千沙界海中沤, 一切圣贤如电拂,
假使铁轮顶上旋, 定慧圆明终不失。
日可冷,月可热, 众魔不能坏真说,
象驾峥嵘慢进途, 谁见螳螂能拒辙?
大象不游于兔径, 大悟不拘于小节,
莫将管见谤苍苍, 未了吾今为君诀!

《永嘉证道歌》 (终)

参考资料:

宣化上人講述的《永嘉大師證道歌淺釋》(一九八五年二月講述於美國加州洛杉機金輪聖寺)很好,作了逐句的解释,有兴趣者可参看:

http://book.bfnn.org/books/0514.htm

顶部
银桦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3-6 19:48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我一字一句读了下来,写得太美妙!许多典故在里面。怎得禅师一气呵成,通畅无碍。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15-3-6 20:37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我还没有好好读呢。
看到求慧发出来,怕忘掉了,就转到这里来了。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