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云
хω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4-12-5 11:04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by xw » Nov 21 2014

云朵哟
攀过一山又一岭
由云南鸡足
岭南云门
到云居

已年事百岁
头陀行,粪扫衣
几多磨难
王朝苍海桑田变换
垂定目
哀民之生多艰

伐竹架茅篷
竹海斧刀声迭荡
开荒作农

燃灯千年废墟
竹蛇猛虎惊
云脚栖处浓雾凝
雨涨山溪

11/21/14

===

有一段日子没来这里捧场了,也是没有新鲜诗,串不得门。这回感恩节期间有闲拼凑了几句还算满意的长短不齐的连句,且充诗数。因是虚云老和尚的,此处贴贴倒也贴合。

问可见光银桦先磨等老朋友节期好!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14-12-5 13:09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象罔好!也祝你节日快乐!

谢谢好诗。

曾经看过一个电视片《百年虚云》,很为虚云老和尚的一生而感动。
云南是个好地方,好像银桦和先磨都和云南有些缘分。

顶部
先磨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4-12-6 08:09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问候象罔!

彩云之南

顶部
хω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4-12-8 10:40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同问并谢!

感恩节,也写几首赞美的诗,生活怎能没有感激的地方?一年下来就是对大地还有歉负感,冬天的阳光自然可贵。

记得写过一首大雄山,百丈的,再想写一首马祖道一,还没找着头绪。

把旧诗再贴一下吧:

大雄山

盘山道弯弯
毛竹连根拥上天
岩峦峻极
泉泻千尺……

…百丈
独坐大雄峰
参玄之宾
四方云集

马祖兴丛林
百丈立清规
一日不作,一日不食
僧团农禅并举

胸怀大海
曹溪之水流万载
门对九云岭
背靠五梅

12/01/08

顶部
银桦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4-12-8 11:12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象罔好诗。虚云老和尚在鸡足山,在昆明都住过,我非常荣幸。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14-12-8 11:42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回复 #4 хω 的帖子

很好奇大雄山在哪里, 去搜索了一下,百度上说大雄山在安徽,更让我摸不着头脑。

维基的这个解释倒是适切:
“百丈懷海(749年-814年),俗姓王,名懷海,福州长乐人,唐朝禪宗禅师,為馬祖道一門下,承繼洪州宗禪法。因居洪州大雄山百丈巖(位於今之江西宜春市奉新縣),人稱百丈怀海。唐穆宗長慶元年(821年),敕諡「大智禪師」。“


看来是在江西。
象兄去那里参访过?

顶部
хω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4-12-8 20:56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参过,跟洞山寺的长老一道前行,还参观了野狐岭。

当时还在基建中。那一带山脉的气势果然不同凡响,让我这不算卦信风水的人不由感慨,由然生一首小诗。

以后佛寺中的大雄宝殿我以为与此有干系。

顶部
银桦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4-12-9 08:34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江西有一部分地方历史上属于安徽,大雄山可能是在其中。

名寺都是气象不凡。很想去五台,峨嵋,普陀,九华看看。

QUOTE:
原帖由 可见光 于 2014-12-8 11:42 发表
很好奇大雄山在哪里, 去搜索了一下,百度上说大雄山在安徽,更让我摸不着头脑。

维基的这个解释倒是适切:
“百丈懷海(749年-814年),俗姓王,名懷海,福州长乐人,唐朝禪宗禅师,為馬祖道一門下,承繼洪州宗禪法。因居洪州大雄山百丈巖(位 ...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14-12-9 09:53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回复 #8 银桦 的帖子

还有五明佛学院和西藏的寺庙。

是的。我将来肯定会去的。今年我妈妈刚来我这里,觉得时机还不成熟。

顶部
хω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4-12-22 15:59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存生,间或问道
知识成灾祸
悟性尚未开凿

"自家宝藏不顾
抛家散去"…
南山阿中藏宝峰
能不一日行?

"我们骑自行车,
还是走去?"
水光山色一路险幽
清早空气
山门入化境!

山里人家养马
上山拖毛竹
下田耕耙

竹笕滴水珠
此身已是古柏树
人皆集于苑
己独于枯

12/13/14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14-12-22 16:43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象兄诗情不减, 赞一个。

而且是这样的好日子:12/13/14

顶部
хω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4-12-23 14:27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多谢了,也是可见光立一片净土让我贴两首诗。

易了几个字,应该好多了。

前些读了一本不错的书,威廉*詹姆士的《宗教经验之种种》,是他在爱丁堡大学的讲演稿,比较通俗易懂。虽然主要是基督教,但涉各教,比中文网上扯的嘴皮强太多,给这坛子里推荐一下!

http://en.wikipedia.org/wiki/The ... eligious_Experience
(维基这词目中有不少英文网上下载或阅读)

这两天在揣摩一首“鉴真”的诗,也是日语所致。南山律,便想到多年前曾写过一首弘一大师的赞诗,再搁到这一线下面来吧。

弘菊

你優雅的身體
如琢如磨﹑如金如玉
如一枝菊﹐亭亭
天上一片雲

“天意憐幽草﹐人間重晚晴”
譜寫詩歌的生命
“亭亭菊一枝”
生命一枝菊﹑一首詩

把我置身于散文的境地
拜伏在你跟前
心甘情願﹐用白話文
把你來唱頌﹑贊吟--

你瘦弱的身軀
承載着宗門內最嚴苛的戒律
如切﹑如割
刺痛我身心的渾濁

剖開小我﹐迎來大我﹗
一枝殷紅的菊
如血﹑如火--得有枝真菊
得有個象樣的中文名

Dahlia 'Bishop of Llandaff'?
仍覺得有些稚嫩
Achillea 'Feuerland' 呢﹖
卻又過于繁綺……

用怎一枝菊來敬獻你﹖
Arctotis hybrid 'Flame'﹗
這非洲的血與火﹐就稱“弘菊”
作“亭亭一枝菊”呢﹗

2005/10/10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14-12-23 20:45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回复 #12 хω 的帖子

谢谢象兄推荐。
对威廉詹姆士的著作不熟,但我非常喜欢他的一句话:Act as if what you do makes a difference. It does.

等把这本书找来读。

也谢象兄的好诗。
以为弘菊是一种特殊的菊花,还到网上查看是什么样的,但并没有查到。“弘菊”的弘字通“红”,我猜。
也很敬仰弘一大师。

顶部
хω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4-12-24 11:59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你这一句詹姆士句引果然不一般,我们喜欢拔弄诗,都会有通感。

这菊花也是拈花献赞之意,有点植物名命学的趣味。至于你解'弘'为'红',出我所思也显得高明,弘一大师的原诗应是耳熟能详:

亭亭菊一枝,高标矗劲节,
云何色殷红,殉教应流血。

鉴真的诗昨晚总算裁合出来了,也是欣赏唐人,尤其是唐僧人的气度!



由 xw » 12/24/14

新叶滴翠
奈良唐招提寺
废弛律
盲圣应无悔--

应遣唐使重邀
发愿弘布海东戒律
越州浦,置风山
恶风海险难

历十一载,六渡
七十余度艰险
海风侵目
横海弘传之志未减

东大寺开光
劳民伤财,僧尼腐败
教会一派颓废

立'道宣'戒坛
登坛传律
日僧重授戒法
诏建立唐招提寺
敕天下僧尼

12/21/14



鉴真寂后,两寺法统(唐禅院、招提寺)累代相承,门叶繁荣。日本律宗光大兴盛,近两百年弘传不绝,并为日本所谓“南部六宗”之一大。至明治以后,国事维新,佛教为适应时代而变迁,律学渐衰,持戒律范亦随之而废驰。近代日本律学,虽有研究讲说,然只是限于教义探讨,而身体力行者,则少矣!

「奈良時代」に 中央政府は 都や 地方に たくさんの 寺を 作っで、それで 財政的に 困った。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14-12-24 20:26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回复 #14 хω 的帖子

象兄节日快乐。
我们这里其实并没准备大过圣诞节,可是孩子们已经不能忘记传统了。就只好急急忙忙地买礼物、包礼物,图孩子们高兴。

现在回想在那么艰难的情况下,还有象鉴真大师这样的几度跨洋过海去传扬佛法。心中真是感佩。

顶部
хω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1-22 16:20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多谢了。最近读一些俳书,主要是正冈子规,发现诗中有声确有传神性,比如这一句:

as I eat a persimmon
the bell starts booming
Horyuji

kaki kueba | kane ga narunari | Horyuji

子规好柿,法隆寺的柿子相当有名。

"Consider me / As one who loved poetry / And persimmons." - Shiki

才想起自己写过一首松尾芭蕉的“诗僧“,日本人佛教与禅于日常生活融合较深,就连歌谣都
称“呗”,转贴到这一线下:

诗僧

“此身将曝荒原
风吹入骨寒” -- 松尾芭蕉

夜宿客栈
忆一日可入句之景
未竟之发句
取笔墨,横卧
灯下,闭目击额
推敲苦吟…

百骸九窍中有
物名风罗坊
身如经风易破之薄衣
好狂句
终为一生事--

立志功名
因狂歌而无成
修禅悟道
因狂歌而废

11/27/09

===

发句 Hokku, 発句 first verse of a renku 連句

狂歌 Kyouka

日本俳句至正冈子规之前名称有俳谐(源于《史记》)haikai no renga(连歌),发句,狂歌,
川柳(せんりゅう)等,至子规将之提升为文学境地。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15-1-22 19:01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俳句

云升起
又见象兄好诗句
深冬柿子甜又红

--------
去网上查了一些关于俳句的知识, 也乱写几句。
松尾巴蕉的俳句都是中文,而且我们读起来也是很押韵。 那么这日文里也是押韵的吗? 不懂日文, 只是好奇。

顶部
хω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1-23 12:59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估计你网上看的是汉译,我曾敲过不少。最近搜罗了更多,有芭蕉的全集,译笔不是很好。日文原文有节奏(5,7,5),
讲季语,押不押韵在日语很容易,子规那首柿子罗马拼音可见:

kaki kueba | kane ga narunari | Horyuji

头有头韵,尾有尾韵,原文一般只写作一句即是了。



柿くへば'鐘が鳴るなり'法隆寺

法隆寺是圣德太子立的大寺,圣德太子就象是印度的阿育王,或迦尼释迦。

谈到柿子,至今亚州种(Asian persimmon, Japanese persimmon)的学名Diospyros kaki还是用的日语kaki...

管子里曾看过一小部Document,讲得蛮详细:



Thanks,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15-1-24 09:03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白雪盖大地
三只小鹿来觅食
送些蔬菜去


谢谢象兄。
这次按照5,7,5的句式写一首。
哈哈,平常我先生总说他在后院能看到小鹿,真是让我很羡慕。今天总算看到了
一共有三只,爸爸妈妈带一只小鹿
我去树下放些蔬菜,它们就吓跑了, 过了一会儿, 它们又回来了
今天记得去商店给它们买些胡罗卜。

顶部
хω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1-25 19:35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蛮生动的写生画。才读了一本日本文学史,里面提及和歌(Waka),这日本旧有的诗歌形式的一般:

QUOTE:
和歌是古代日本人将民族固有的诗歌与汉诗(Kanshi)加以区分的称呼。一般称歌,即指前者;称诗,即指后者。和歌只有音数律这种固定的诗形,但无韵脚。

长歌的音数律是5*7*5*7……7*7,其中5*7可反复多次,长短不限。

短歌的音数律是5*7*5*7*7共三十一个音节。

俳句作为长联歌/句(Renga, Renku)的发句(5*7*5)自然符合一般规律。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