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zt 网络红人刘书宏为何走上出家之路
可见光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13-12-14 10:07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zt 网络红人刘书宏为何走上出家之路

一个成功商人、网络红人、丈夫和父亲,最终放弃一切,准备剃度出家。更令人吃惊的是,妻子和两个孩子也跟着他学佛修道,追寻他们理解的快乐。这是怎样的一家人?

   再见,刘书宏

“准净人”的日常生活

  龙泉寺那两株千年银杏树,几个月来天天看到刘书宏和他的妻子。看着他们衣着简朴,神情越来越清冽。“十一”之后,刘书宏就要成为“净人”,之后不久,就要正式剃度。如今,他还只是“准净人”,和妻子碰面,还会谈及手里没处理完的“俗事”。妻子在寺里做义工,每天开着车忙采购。

  从7月份开始,刘书宏每天的生活是这样的:每天凌晨4点起床,到5点半,都是早课时间。最近,早课内容是楞严咒。6点20分吃罢早饭,到寺里的仁爱慈善基金会学百法明门论。之后,其他同修去劳动,刘书宏开始写未完的电视剧,下午5点开始上晚课,晚饭后跟着法师上经论,8点参加寺院建设,有时候直到22点过后才休息。

  10月底前,他必须完成剧本。同时也要处理完所有“世间”的事,包括和妻子离婚。公司这两年已经交给侄子经营,几本书和电视剧的版权交给妻子,不久之后,刘书宏就了无牵挂,完成剃度。

  寺里的僧众和俗众都知道他们是夫妻。他们见过虔心求佛的男人女人,却几乎没见过同时修佛的夫妻。不过没人惊奇。没人对他们怎么处理那些千丝万缕的家事好奇,甚至没人好奇他们曾是什么身份,为何到了山上。

  没人知道这个和他们看起来没有区别的男子,曾是炙手可热的网络红人、成功商人,有一对可爱的儿女。

  老蛋,或者刘书宏

  2008年11月,北京郊区的凤凰岭十分寒冷,刘书宏租住的农家小院里已经堆了不少柴禾。跟女儿最亲的小狗宝宝,经常会在柴禾上撒尿。这些柴禾,最终也没用上多少。他就是不由自主想砍。他买了斧子、锯子,每天开着车满山找柴。为了砍到更多更好的柴,他总是想买更好的工具。

这一天,刘书宏照常开着车上山找柴。初冬的凤凰岭,很多树木已经落光了叶子,有的却顽强地绿着。刘书宏从后备箱拿出新买的斧子,满心喜悦,很快就砍了一捆柴。当他扛着柴禾走向汽车的时候,突然涌上一阵迷惘:这些柴真的用得上吗?自己真的需要它们吗?自己追求的快乐生活,就是现在这样,直到老死在小院吗?

  刘书宏不大不小算个名人。

  10前的老网民,对《我就是传说中的坏老板》、《祖国啊,我不过是摆了个小摊》等名帖不会陌生。作者老蛋,就是刘书宏的ID。那个时候的刘书宏,文风犀利幽默,专挑时弊,是一个有精英意识的“愤青”。他为女儿写书,《你不就是希望我快乐吗》、《我就是希望你快乐》、《我还是希望你快乐》,从女儿呀呀学语到10岁,他细腻地记录女儿成长的点点滴滴,幽默老爸和搞怪女儿的故事风靡一时。他对女儿进行快乐教育,女儿从不参加学校考试,想玩爸爸去给老师请假,另类教育引起广泛争论。刘书宏最后一次引起公众关注,是2007年公开抵制电视播放动画片《虹猫蓝兔七侠传》,引发网民热议,甚至导致央视停播该片。

  在老蛋蓬勃成长为一个网络红人、自由撰稿人的同时,刘书宏也慢慢成为一个成功老板。他的般若广告公司,在天津渐渐有了名气,细水长流经营到今天。

  2007年春,刘书宏把公司交给侄子打理,自己携妻挈子来到北京。第二年春天,他在凤凰岭下为孩子们找了间私塾,在山下租了间农家小院住下来。夫妻俩除了到山上的龙泉寺上早课,“什么都不做”,整日就养花砍柴打发时间。妻子和孩子们都很喜欢这样的生活,他们像浮士德一样,希望“停留一会吧”。

然而愤青刘书宏,却想要成为一个僧人。

快乐是怎样?

  刘书宏萌生出家念头,不是对现实不满,“遁入空门”,而是有更高的精神追求。

  1995年,一个朋友去四川色达学习,出发前,和刘书宏见了一面。这位朋友是个居士,这次去色达,是要受五戒。刘书宏提出了所有人都会问的问题:你放弃了世间所有的快乐,图什么呢?朋友说,放弃是因为确信有更大的快乐。25岁的刘书宏莫名震惊。

  如今,刘书宏说他体会到了那种快乐,那是一种放大了的快乐,“站在那儿就是快乐的。”十几年来,刘书宏从来没有断过对“快乐”的追寻。他戒烟,戒酒,戒荤,读经,接触僧人。2005年,他成为天津第一个“短期出家”的人,跟着禅寺的一个高僧学习,做了7天的“和尚”。7天里,他和僧人们一道上早晚课、吃素、干活。

  就是那时,他对妻子表达了将来想出家的愿望。妻子哈哈一笑,“你别开玩笑”。然而说得多了,她慢慢意识到丈夫并非说笑。2009年9月,在龙泉寺菜地干活的妻子小董神色平静,“他是迟早要出家的。当时只想时间能晚些。”

  那位领刘书宏入门的朋友,至今仍是个居士。刘书宏说,每个人的因缘不一样,朋友的因缘是在家,而他,就是出家。至于为什么非得出家不可,刘书宏笑了,“出家才专业啊!”他说,出家是一个继续学习的过程,有了修为再出来帮助众生,那就是他所追求的“更大的快乐”。

  2008年11月的一天,刘书宏正式跟妻子说要退掉租用的小院,搬到山上去住。妻子不乐意,两人争执起来。但这个跟着丈夫学佛多年的女人,已经习惯了跟着丈夫走,她妥协了。

  女儿刘真然也强烈反对搬家。她舍不得山下自由自在的生活,舍不得养的那些花,尤其舍不得叫宝宝的小狗。令人惊讶的是,没几天,宝宝无缘无故不见了。刘真然一下兴味索然,同意搬家。

  当月,一家人退掉了农家小院,处理了汽车,搬到了龙泉寺的居士楼。妻子和女儿住一楼的女众宿舍部,刘书宏和儿子住男众宿舍,平时刘书宏则跟着僧团学习。

  世间的一切

  2009年8月,刘书宏去私塾看孩子们。这是上山以来第二次见孩子。

  12岁的刘真然10岁那年从公众视野里消失。因为父亲的另类教育,因为她的古灵精怪、快乐成长,很早她就是个小小的名人,经常受访、做节目。按照刘书宏的话说,如果她愿意,她有很多路可以选择。可是她觉得那些都“没意思”,不如读经来得快乐。她和7岁的弟弟在一个免费的私塾学习,每天起得很早,只吃两顿饭。姐弟俩都很习惯。弟弟刘湛然从5岁开始跟父母上早课,一站一个多小时,不几天经书拿起来就会诵。

  刘湛然一直生活在父亲的书外,但父亲对他的关注丝毫不少于姐姐。2007年刘书宏发起抵制“虹猫蓝兔”,最直接的原因就是4岁的小湛然受其影响,整天拿着个长剑嚷嚷“我要杀了你”。

  刘书宏“在世间”的最后一次父女见面,他认真和女儿谈了一次,告诉她,爸爸要出家了。刘真然很平静,说出就出呗。语调一如“快乐系列”里那个搞怪小女孩。但刘书宏分明知道,不一样了,眼前的小姑娘,对人生的认识已经超越了不少成人。采访的时候,小董告诉刘书宏,女儿前几天借同学手机给她发短信,从吃肉说到对生命的认识,让她刮目相看。

  告别女儿上山的时候,刘书宏心里掠过一丝不舍。他把不舍强压了下去。从7月份开始,他开始作为准净人封闭学习,学习各种戒仪,为剃度做准备。整个修行的过程也是和自己搏斗的过程,和一切俗念搏斗,包括情欲。

  在龙泉寺的栗子园里,因为记者采访,几天未见面的夫妻俩坐到了一起。从成为准净人开始,刘书宏见妻子就少了,只是吃饭的时候偶尔碰上。北京的深秋当得起秋高气爽几个字,熟透的栗子不时从树上跌落,发出轻微的碰击声。两个人神情淡然,跟在山上呆了很久的其他人差不多。但说话间,仍然能够感受到两人间隐隐的亲昵。这个21岁嫁给他的女人,如今已经34岁了。结婚13年,倒有12年跟着他学佛。“她对我帮助挺大的。”刘书宏笑,“没有哭天抢地的,这帮助太大了。”

  作为丈夫和父亲

  剃度前,刘书宏还有一件大事要办:和妻子离婚。十几年的婚姻就此结束,小董的反应平淡:“白头偕老的就一定快乐吗?”

  离婚后,孩子们将由小董抚养成人。出家后和他们还有没有法律上的父子(女)关系?刘书宏说,“我认为法律上有(父子关系)”。但作为出家人,他再也无法以一个父亲的身份关心孩子了,无法在生活上和感情上尽到一个父亲的责任。而两个孩子,一个12岁,一个才7岁,无论如何早慧,毕竟是孩子。作为一个曾经为女儿一频一笑动容的柔情父亲,这样的未来令人费解。

“出家了,肯定不能如世间人那样去做事情。”刘书宏淡淡一笑:“作为父母,你总要比孩子先死的对不对,你不能陪她一辈子。”他认为,对孩子的责任首先是教育的责任,教育则要赋予孩子生活的能力,教会他如何生存,希望他婚姻、爱情幸福,然后是教给他事业上的能力。而他的孩子们,他认为已经初步具备这些能力。

  至于经济上,他已经做了妥当安排,小董也认为,只要物欲不强烈,就不是问题,两个孩子对物质相当超脱。

  刘书宏出家的消息,想必会和当初他的另类教育一样惹人争议。谁都无法评价他出家对一个家庭的是非对错,做出这个决定之前,他一定对生命和家庭的意义做过很多思考。

  按照辈份,刘书宏这一批法名以“贤”开头。不用多久,“世间”再无“刘书宏”,而多了一个“贤”字辈的和尚。刘书宏的愿望,是将来做个高僧大德,影响众生。“我今年39岁,30年可以学一点皮毛吧?”有些自嘲地笑起来的时候,依稀能够看到老蛋的影子。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13-12-14 13:15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听到很多关于学诚法师和龙泉寺的消息。 看来哪里已经有了一个很好的团队。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