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关于家乡和藏人的一些记忆
  本主题被作者加入到个人文集中  
可见光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3-10-11 11:10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关于家乡和藏人的一些记忆

1。
在我的家乡青海, 日月山分开了农业区和牧业区。东边的农业区居住的主要是早年迁移过去的汉族人或回族人。而牧业区那边是过着游牧生活的藏人。

湟水河从日月山流下来,慢慢向东流进黄河。我小的时候就住在湟水河边。我妈妈单位的大院就在山脚下,两个村庄之间。我父母的家乡在河北,他们从地质学校毕业以后分配去了青海。那时候大约是58年,我妈妈说,那时候火车只能到达兰州, 从兰州到西宁就需要坐几天的汽车。他们的队部开始在西宁(我姐姐是在那里出生的),后来大概是有战争的危险,一些重要的部门就疏散到了山里,她的单位就迁移到了湟源。我们住的地方离湟源县城还有20分钟的车程。我就是在那里出生的。

当地的农民在山脚下的湟水谷地种植青稞、大豆等的庄稼。大院一出门前边是一条铁路,那是正在建设的青藏铁路,已经过了湟源,但还没有到达格尔木。再穿过一些庄稼地,在湟水河边,就有草原和树林。我们那里并看不见藏族人,有时候进城到西宁去,才能偶尔看见穿着藏袍的藏民。

有时候爸爸妈妈会讲他们年轻时出野外,到藏民区,就会遇到藏民的帐篷。他们说藏民很友好,会请你到他们的帐篷里去作客,吃手抓羊肉。而他们则会给那些藏民带些药品去。人们管藏民叫老藏,就像我们管黑人叫“老黑”一样。

除此以外,就是在演节目的时候,能知道一些关于藏族的信息。 因为青海是藏民聚居的地方,一些慰问演出,或者是学校自己编排的节目,免不了会有藏民歌唱共产党、歌唱解放军的歌曲。最著名的是才旦卓玛唱的“北京的金山上”,“唱只山歌给党听”等,大概人人都听过。我还记得一个节目里讲藏族姑娘给解放军洗衣服的故事。那时候喜欢看她们五颜六色的裙子。

但大人们议论起“老藏”的时候,会感叹他们是多么落后。生活条件多么艰苦。口气里有可怜和鄙夷。

文革已经过去以后,一些寺庙重新开放。记得大约三、四年级的时候,我第一次去参观塔尔寺。那一次留给我的唯一印象就是有一个慈祥的老喇嘛,温和地教给我怎样转经轮。很奇怪,那个印象为什么不是通过我的眼睛。而是从高高的空中俯视,一个老喇嘛教一个小小的孩子的画面。
塔尔寺在湟中,离我们那里不远。是藏传佛教黄教的创始人宗喀巴的出生地。宗喀巴有两个重要的弟子,就是第一世的班禅和达赖。后来上初中的时候还去塔尔寺参观过一次,留下的印象就只是里面浓浓的酥油的味道、叩长头的藏人。 这在当时的我看来都是很愚昧的。

一般人都是当成迷信来看待的。虽然会有一些神秘色彩。 我妈妈单位里青海当地人很少。有一个医生,姓王,他和他的妻子都是青海人。他曾很自豪告诉大家,班禅大师来他家乡访问时,他跟着大家去致敬,班禅大师还摸了他的头,他觉得非常荣幸。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3-10-12 23:40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2。
达赖的名字后来常在中央广播电台的新闻里听说,总是讲他怎样想分裂祖国等等。就像那时候也是这样不断地听到台湾的消息。记得还看过一些纪录片,讲在解放前,西藏实行农奴制,农奴主残酷地对待农奴。所以才有“翻身农奴把歌唱”。

原先在小说、电影里看到坏人,就想,这些坏人怎么这么坏呢?他怎么就不能变好呢?心里真着急。

86年我去北京上大学,当时的校园有很多介绍西方的书籍、讲座等,很开阔眼界。对现状不满、对政府不满的情绪在校园里弥漫着。学生们急切地盼望着中国发生变化,变得富强起来、文明起来。发生过很多次学潮,直到最后在89年发生了六四事件。也就是在那一年底,达赖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诺贝尔奖是世界上声誉最高的一个奖项。

来到美国以后,得到各种信息的机会就更多了。后来知道不仅仅是达赖一个人(我竟然一直以为是他一个人),其实有很多藏人跟随达赖离开西藏到达印度,这么多年一直过着流亡的生活。也一直在争取返回家乡的权利。

杜克大学曾经发生过一个事件。就是有一群藏族人争取独立,而引来了中国学生的不满。作为一个中国人,很理解这样的心情: 因为从小就知道西藏是中国的一部分,如果有人要分裂出去,这的确是让人在心理上无法接受的。他们还和一个支持藏人的中国女孩子发生了很严重的争吵。

在美国的确经历过一次藏人示威抗议的事。那大概是2008年夏天,应该是中国举办奥运会期间。我们带着孩子在哈佛大学参观。那天正在一个叫Au Bon Pain 的露天咖啡馆吃东西,看到不远处的哈佛广场上有几个藏族人打着黄色的豹子雪山旗帜举行抗议,旁边行驶过的车辆有很多都鸣笛支持。吃完了,反正坐着也是坐着,出于好奇心,我就独自走到那个圈子里面想看看他们到底在干什么。那里其实只有三四个人。两个女孩子,看到我走近她们,她们变得不好意思起来。我的相貌和穿着打扮应该一看就是中国的汉人。我问他们有没有宣传的材料,他们给了我一张印刷很简单的传单。我都记不得具体写了什么,大概就是争取权利或争取独立的意思。我在一个女孩子旁边坐下来,问她,你去过西藏吗?她摇了摇头,然后就把头低下了。这个女孩子大概比我将要上大学的女儿要大几岁。可能就是这里或附近大学里的学生。不知道她是在印度或者还是美国出生。她对西藏了解的都会是什么呢。

我当时离开中国也有十七八年,听说、也看到了中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我知道青藏铁路已经通车了,从西宁一直坐火车就可以到达拉萨。我不知道该跟她们说什么。倒是作为一个抗议者,她们面对我时的羞怯给我印象深刻。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3-10-13 13:46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3
开始更多了解藏人,是通过我一个学佛的朋友。她是大学时代的好友,山西人。她来美国读研究生期间接触到藏传佛教,并且皈依。我跟她说我小时候就去过塔尔寺,她就总说,你看你福报多么好。

我们彼此之间从来都是坦诚相待。因为信仰的事-----那时我信基督教,她学佛------我们几乎见了面就会争论。她的先生说,因为我们一谈起来,就光顾着说,谁都没有了耳朵,所以就会不停地争论下去。
后来我因为健康的原因,开始学习打坐。 慢慢开始接触了一些佛法, 觉得很好,内心中很多的疑惑也都开解了。开始接触南传佛教的修行方法比较多。看的书也大部分都是英文的。

再遇见这个朋友,她从三年的闭关出来,惊讶我也开始学佛。我们争吵的时候少了,彼此之间变得很贴心。她会趁机让我多听闻一些佛法,像是谈一个大明星一样跟我讲寻找十七世大宝法王的很多故事,比如,他小时候在家乡的故事,关于他的乳牙的故事等等。引得我好奇,也会到网上找些材料来看。

寻找转世灵童这件事,给我们最大的冲击是关于前世和后世的联想。这件事,作为猜想谈谈也罢,竟然有人、有的民族在这么长的时间内一直这样依循着生活。这真是神奇。


除了她给我讲的很多故事,对我影响最大的,就是她推荐给我的《大成就者之歌》。这是乌金祖古仁波切讲述的他们那一辈人的故事。我已经很长时间对这种小说故事类的书籍失去了兴趣。 那天在一个佛教书籍的书架前,她极力推荐这上下两册厚厚的传记,我还在犹豫。她见我在犹豫,就说,你要不买,我会买下来送给你读。唉,我也不愿意她又破费,就只好在这种“胁迫”下买下了这两本书。后来我才发现能读到这套传记是多么幸运!暗地里觉得自己真是福气好,至少有这样“胁迫”你的朋友。

这是一本由乌金祖古仁波切讲述的关于从他的外祖父开始经历整个二十世纪中,西藏的大成就者的一个故事集。对于一个修行者,这的确是一个非常好的激励和榜样。但我同时看到了在上一个世纪中,在雪域高原,一个几乎与世隔绝的地区,人们的精神和灵性生活竟然已经达到那样的高度。在五十年代,他们被迫离开了西藏,同时外部的世界有幸得遇了这么珍贵的法教。我们将会看到,这些高僧大德对于人类的贡献绝不次于我们现在满心敬仰的牛顿、爱因斯坦这样的大科学家。

这些藏族人,他们的生活和我们现代的生活相比是极其简陋的。因此,我们会鄙夷他们的文化,因为在我们的心中,外部物质生活的条件几乎是判断文明的唯一标准。因此我们迷失在更多、更大、更快等的竞争追逐里。

对于这种原始质朴的生活,我们曾经在发现塔希提岛的时候,发现过一次。塔希提岛原始纯朴的生活曾吸引了高更等艺术家到那里去。但是这是一种脆弱的文明,它在被发现后不久就消失了,因为那些纯朴的人们还没有发展出成熟的心智来抵御外部世界的诱惑。英国作家和艺术鉴赏家肯尼克拉克在比较塔希提文明和欧洲近代文明时曾说,如果那算是一种文明的话,到底他们的文明没有出现米开朗基罗、没有出现但丁。

相比塔希提岛的文明,西藏的文明同样也是建立在简朴原始的物质生活条件之上,但是它却是拥有世界上几乎最好的灵性高度。在那里,人们所想的不是为了自己,他们所想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为了所有的众生能够得到解脱。他们有足够的智慧明白,“一切为了自己”才是使自己留在痛苦里的原因。这是一个在灵性上非常健壮的民族。他们为人类养育出的诸如大宝法王、顶果钦哲仁波切等一大批的高僧大德,对人类进步的影响会远远超出我们心目的巨匠米开朗基罗、但丁。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3-10-15 12:24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4
最近有幸读到咏给明就仁波切的书《世界上最快乐的人》。很有意思的是,这个咏给明就仁波切恰恰是我前边提到的乌金祖古的儿子。 这些大菩萨为了众生的缘故结成一个个忠实而精诚合作的团队,生生世世作父子、师徒,相互支持来帮助更多的众生,圆满佛的事业。

这本书提到了现在藏传佛教的僧人开始和科学界合作,试图揭开人体脑科学和禅修的内在联系。初步实验的结果可以看到长时间不断的禅修,的确有改变人脑的物质形态的作用,其实也是用科学的方法证实了禅修对人的健康的作用。

佛法给人的灵性进步提供了一整套从理论到实践,系统完整很有次第的方法。谈到这一点,不得不提一部重要的论著《菩提道次第广论》,而此论的作者,就是出生在我家乡青海的宗喀巴大师。他是文殊菩萨、观音菩萨和金刚手菩萨的化身,并有第二佛陀的美称。难怪人们会在他的出生地建了塔尔寺。
这部论著是无论学习显教还是密教的修行者必须要学习的基础。汉地的济群法师在带了很多弟子后,就曾感慨地说,很多人在修行了很长时间以后,发现还是没有上路,其实就是基础没有打好。所以他要求他的学生都首先要学习这部论著。我在学习益西彭措堪布讲解的这部论著时,也是获益良多,常常一边听一边赞叹,竟然有人在四五百年前, 就提出了这么精妙细致、让人想都想不到的宏论。

藏传佛教的僧人一般是从小开始就接受很严格的经论、实修等方面的训练。在佛学院里,他们学习的内容包括:内明、因明、声明、医药明、工巧明所谓的五明。 在经过十多年的全方位的教育,他们在人格的培养、内修外弘各个方面都达到相当高的水准,内心充满慈悲和智慧。而他们开始弘法、接引和成熟众生后,很自然就能够造就一个高素质的民族。

文明,并不是不受到打扰的。古代希腊和罗马曾建立了伟大的文明,但是,当北方的野蛮人侵入了罗马,这个文明几乎全部被毁灭。几世纪后,人们重新发掘了那个时期的书籍、著作,这个文明才在某种意义上得以延续。那个用武力毁灭了他们的并不代表更高的文明,他们胜利了,我们只能说那是因为他们更加野蛮。但愿我们的人类已经能够有足够的智慧和能力保护文明不被野蛮和暴力再次毁灭或打断。在一个各种宗教、文化相互碰撞、融合的时代,各种的文明也相互激荡着。


又忽然想起还曾是个小孩子的时候,塔尔寺里的老喇嘛温和地教我转动经轮的那个画面。
在藏传佛教中,为了让众生都能够得到佛法的利益,人们把佛经放入一个能够转动的经轮里,只要这个经轮在转动,就能够使众生得到佛法的利益,所以在藏地的寺庙中到处都是大大小小的转经轮, 人们甚至人手一个拿着转经筒,为了所有众生能够离苦得解脱而不断地转动。慈悲和智慧的光亮不断驱散众生的无明。

是的,我们赞叹那些高大华美的建筑、越来越快的交通工具所代表的文明。
然而在世界上,还有什么比这个小小的转经轮和在转动它时的虔诚心念,更能够象征文明?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3-10-15 12:52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后记

这些年接触藏传佛教以后,有很多让我感动、真实收益的事。怀着感恩的心,把它们记录下来,愿更多的众生能得到益处。

顶部
银桦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3-10-16 11:09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非常好的心路历程。

我了解佛教是从读完《A New Earth》后,自己在网上查了点滴的信息,然后读了些瑜珈,后来才跟着你的贴学到了更多的东西。

大成就者之歌也读了。感恩自己竟有这样的福气接触到佛的真言。

藏传佛教、汉传佛教、南传佛教它们有很深的渊源,彼此相得益彰。

QUOTE:
原帖由 可见光 于 2013-10-15 12:52 发表
这些年接触藏传佛教以后,有很多让我感动、真实收益的事。怀着感恩的心,把它们记录下来,愿更多的众生能得到益处。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3-10-16 11:31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回复 #6 银桦 的帖子

谢谢银桦。
真是挂一漏万,没想到写出来是这样。
是的,每一个接触了佛法的人都会觉得实在是幸运。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3-10-18 10:21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5

其实都写完了,又想起好多。加在后边吧。

在电视里曾经看到藏族人建筑布达拉宫的情景。人们带着他们的青稞、牛羊等供奉给建设者,更多的人从大老远赶来,亲自参加建设,并以此为自豪。她们一边唱歌一边夯土,把劳动、歌唱、修行都融为一体。
这也是我所说的文明的真正体现。

这首诗写于2005年。那时候我刚看到了那个电视片,对佛教和藏人的生活还几乎一无所知。

布达拉宫

雪域高原上
淡紫色的雾霭
映衬着迷人的布达拉宫
阳光下金色的宫殿
凝固着几世几代人的
虔诚

他们从遥远的雪山脚下
从碧绿的草原
徒步而来
为能亲手建造
顶礼膜拜

他们垒土
在上面跳舞歌唱
一层一层
宫殿在歌声中升起
每一面墙壁
载满了建造者的欢愉

当辉煌的宫殿落成
凝聚的歌声就飞出来
如吉祥的光华
笼罩在上空

那是颂赞和护佑
虔诚和敬畏
荣美和向往
和生命的热诚

金色的布达拉宫
用虔诚和欢乐筑成
因此, 她的喜乐永远闪烁
上苍的祝福
与神秘的雪山辉映


http://my.cnd.org/modules/newbb/ ... de=flat&order=0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