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zt 四川罗汉寺住持:为救地震孕妇破清规 寺院飘肉香
可见光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3-5-17 12:27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zt 四川罗汉寺住持:为救地震孕妇破清规 寺院飘肉香

5·12地震期间,四川罗汉寺住持素全破除寺院清规,收留什邡保健院的数十名孕产妇,不避血光,安置妇人剖腹生产,容忍院内荤腥遍地,使得108名孩子顺利在寺院出生,因此也被选为什邡十大抗震英模。


4月10日,素全在罗汉寺走廊。5·12时,他破戒收留孕妇。记者 张涛 摄




素全法师和孩子们在寺门前合影,像小孩一般享受幸福的一刻



小家伙把素全法师的眼镜摘下来玩

新京报4月29日报道 5·12地震期间,素全破除寺院清规,收留什邡保健院的数十名孕产妇,使得108名孩子顺利在寺院出生,因此也被选为什邡十大抗震英模。
人物档案
素全法师
法名:智国 年龄:42岁
简介:四川成都人,成都电子科技大学毕业,后任东通顺街道青少年教育办公室主任。1992年出家。2006年入住四川省什邡市罗汉寺。目前为四川省广安市政协常委,罗汉寺住持。
4月7日,罗汉寺的黄昏。
茶棚里,三两僧人闲聊。日影中,法师素全,独自,看银杏吐芽。
作为什邡市十大抗震英模,地震一周年之际,素全已成为焦点人物。
他已接受多家媒体采访,诉说地震后,他如何破戒、为何破戒。
广开山门,接纳孕妇;不避血光,安置妇人剖腹生产;体谅产妇,容忍院内荤腥遍地。
在罗汉寺住持素全看来,佛无定法,众人的苦难都是我们的苦难。
他说,宣传不为自己,只为什邡。
“众生欢喜就好。”说到这,圆脸的素全,在那副黑框眼镜下,咧出深深的笑意。
破“戒荤腥”
寺院飘出肉香
5·12期间,素全收留孕产妇,容忍妇人家属杀鸡炖肉;不少僧人闻到肉味呕吐不已
前五分钟,桂逢春还在掉眼泪。后五分钟,她笑了,因为说到素全。“那个和尚总爱笑。”桂逢春说。
桂逢春,什邡市妇幼保健院院长。医院与罗汉寺仅一街之隔。地震前,她就曾在电视上见过素全,但没任何往来。
5·12地震,医院大楼成为危房。房内,滞留18名产妇和20多名孕妇。桂逢春想起素全,想将产妇安置入寺院空地。
但怕忌讳。妇人生产会带来血光。
紧着头皮,桂逢春仍去找素全,说明来意。
一分钟的沉默。
桂逢春盯着素全的表情。
“第一反应是不妥。”素全承认,戒律对他的影响,佛门清净,要避讳女子,更何况是待产孕妇。
“可那么大的灾,能不救?”
素全答应了。
但院内40名僧人、30名居士中有人反对,孕妇入寺,犯忌。
“出家人最大的忌讳是见死不救,其他的都不是忌讳。”素全召集僧人后强调,必须无条件接受灾民,无条件提供生活,把寺院的东西无条件给她们用。
那一晚,大雨滂沱。
寺内,西侧空地,油布、竹竿、篷布加上旧门框、旧窗棂,一个个遮雨避风的帐篷,在雨中支起。
随后,产妇家属开始炖鸡煮肉。寺内,飘起肉香。
闻到肉味,出家十多年的宗祥,蹲在地上干呕,出家更久的僧人更是呕吐不已。
有僧人跑来让素全去管。
素全为难。
他知道产妇体虚,需要进补。想了想,写下几张布告:寺内只允许给孕妇和产妇炖鸡吃肉,一般灾民不得在寺内杀生、赌博和乱搭电线,一旦发现赶出寺庙。
布告贴满了寺院的各处庙门。再有不满的僧人,也无法执拗了。
破“戒血光”
庙宇变成产房
为避免婴儿受风寒雨淋,素全让产妇在庙宇内剖腹生产;共有108个孩子在寺院出生
薄日下,寺里正兴土木。嘈杂声被禅寺的宁静笼罩。素全说,5·12那晚,狂风骤雨,钟鼓楼和方丈院均被毁坏。
那晚,寺内屋顶的瓦都被掀落。为了不让泥塑的佛像被雨淋,僧人忙着搭棚挡雨。
纷乱中,产妇的一顶帐篷被风吹散。素全让僧人四处找寻塑料布,抢修帐篷,又让人搬出僧床,供孕产妇们睡。
凌晨,孕妇陈世抄要临盆。
她被送到罗汉寺时羊水已破,分娩在即。医生们在临时搭建的帐篷里诊断,发现胎儿头盆不称,必须在庙里找地方剖腹生产。
医生郑同英有些担心被拒绝,“这儿是禁地,能让住就不错了,你还要做手术,血淋淋的。”
桂逢春找到素全,说话吞吞吐吐,“师父啊,有个孕妇快要生了,需要一个隐蔽的场所,还要一张床和热水。”
怕和尚不答应,桂逢春又刻意强调,“情况真的很紧急。”
“行啊。”这一次,素全爽快应允。
“答应让她们进庙,就已经料到会在寺里生孩子,后面就没什么可犹豫了。”素全说。
没有产床,素全想起寺里的禅凳。三张禅凳拼成一张床。地震后停电,没有足够的光线手术也无法进行。
有僧人找来手电筒。打着手电,医生们顺利完成剖腹产手术。
清晨7点30分,罗汉寺传出一声婴儿啼哭。素全双手合十,笑了。
此后,孕妇临盆,都被抬至庙内房屋。生完,再和婴儿一同回帐篷休养。共108个孩子以这种方式在寺院出生。
素全怕产妇和刚出生的婴儿淋雨,看中了“报本堂”里给马祖像遮雨的棚子。
“动念头的时候,我已经料到可能会有人骂我,那时也顾不得那么多。”他亲自动手将棚子搬到院中,给产妇搭起避雨棚。
有居士跑来拦住素全,“你这样不对,连菩萨都不管了。”
“现在救活人要紧,哪里顾得着泥菩萨。”素全扔下一句话,忙去了。
破“戒嗔怒”
告人状又帮人求情
赈灾时,素全与人有冲突时,会动怒;但发现他人确在奋力救灾,便告诫自己“人无完人”
素全常在笑,只有说起地震中所遭遇到的不平,才稍稍收起笑容。不过说着说着,又会笑起来。
一次下乡,带着佛教人士捐赠的帐篷去帮灾民。天色渐晚,还剩下几顶帐篷没搭完只好返回。路上,被民警拦下。
素全解释,这帐篷是佛教徒捐的,自己带下乡送灾民没送完的。
民警不信,怕是偷灾民物资的,当地派出所所长来了,不通融,还说,“谁知道你是真和尚还是假和尚”。
素全也生气了,“谁知道你是真公安还是假公安”。
回到什邡市,他找到当时的市长李成金,告了这个派出所长一状。一天,有朋友告诉素全,政府要撤这个所长的职。朋友还告诉他,这个所长地震后一直在一线救人。
听人这么说,素全开始后悔。
“人无完人,和尚也会发火啊,年轻人找我和尚撒撒气应该原谅,不要因为这点事影响年轻人的事业。”素全找到市公安局长说情,保住了年轻所长的职务。
还有一次下乡,巧逢遇难学生家长在向政府反映情况。当地镇人大一个副主任训起家长来,“你们死几个娃就不得了啦,就成了刁民了?”
“你怎么能这么说话,要是死的是你家孩子呢?”素全火了,上前骂了起来。
对方没敢吭声,素全又有点后悔,“我不该发火”。
素全说,自己还很烦地震初期的某些走过场的心理辅导志愿者。
“有一群大学生来找我,说政府不给他们安排事情,让我给他们安排事。”素全于是安排他们去帮受灾的农民 扶地里震倒的木耳袋。
十几分钟后,大学生们摆姿势拍了几张照片就走了。
破“戒荣誉”62万票当选抗震英模
素全感到接受采访是种负担,但为了让更多人关注灾后什邡,目前他频繁接受采访
临近地震一周年,罗汉寺又变得热闹起来。不时有记者登门,素全频繁接受采访。
5·12期间,素全接纳孕妇,在寺院避难,后产下108个婴儿。如今,什邡市正筹划将这108个地震宝宝召回寺庙,策划纪念活动。
“采访对出家人来说,真是负担。”素全边说边吃素斋。饭粒掉到桌上,他用两指捻起,送入口中。
地震后,素全以62万票入选什邡市十大抗震英模。
他找到宗教局,要求退出,说“出家人,不愿参加这些荣誉”。
官员劝,出家人也应该站出来弘扬一种奉献的精神。
关于这次地震宝宝的策划活动,官员们同样劝他接受采访。
“他们说,那样能让更多人关注什邡,这不是为了你素全,而是为了什邡市的利益。”素全接受了。
但素全不接受随“名”而至的“利”。
有公益组织来要求合作募捐修庙。素全说,“和尚不化这缘,化缘是主动索取。和尚把经念好,自然就有人来烧香拜佛。”
震后半年,因受到地震破坏寺庙需要大量维修,不少朋友找上门,或者受托上门,希望能为承包工程给予方便。
此前有一天,一位女施主来寺里说希望承包寺院维修工程。
“你又不懂工程,为什么要承包?”素全婉拒。
女施主说,她帮朋友问的,并可以给回扣。
“阿弥陀佛,那更糟糕,我是出家人。”素全说。
女施主变脸。“你莫把自己当圣人。”
“你扯到哪里去了。你这样说,我觉得你人格有问题,以后友情都没了。”素全说。
素全说,这事以后,有很长时间没再理他
破“师徒情”不被大灾感化,与佛无缘
众僧人忙于救灾,爱徒能强在屋内上网,素全得知将其逐出山门
素全爱回忆师父。那是一个以前经常拍着桌子骂他的老和尚。
当沙弥时,素全给师父做侍者,对师父的生活特别照顾,每天都要花很多时间到地里去摘最新鲜的蔬菜来做菜。
有一天,师父发火:你都出家了,成天只知道吃,要吃回家去吃。
素全有些恼火。此后,厨房做什么菜就给师父打什么菜,不管冷热软硬。
师父发更大的火,拍着桌子骂:我们佛教尊师重道,你连师父的生活都不管,还有什么善根出家,滚回去好了。
“气得我快骂出声来:死老头子,这么刁钻,不出家了,懒得受你这个窝囊气。当晚就搭车跑回成都家中。”素全呵呵笑着说。
晚上睡在床上,气消了,素全想回寺院,又有些不好意思。
第二天一早,师兄打电话来:师父说了,寺院又不是菜市场,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叫你马上回来。正好给台阶下,素全又回到寺院。
素全说,师父当面骂他,背后总是夸他。后来才明白,师父骂他是希望他成才。
成了人家的师父后,素全也对弟子生过气,甚至赶走了贴身的侍者。
地震后,寺里年轻的和尚都随素全下乡救灾,年老的则留守寺庙给避难灾民和医患做饭,维持寺里的秩序。
素全发现,照顾自己起居的侍者能强居然在房间里上网。
僧人会上,素全宣布能强必须离开罗汉寺。
能强长得眉清目秀,对素全照顾得也很好。素全说,他心里其实很喜欢能强。
“但死那么多人,受那么大灾,都不能感化他,说明他与佛无缘,留他没有意义了。”素全说,若是平时懒散点是能原谅的。
现在能强还俗,在一家超市当售货员。
闲时,素全写写画画。地震后,更迷上了写博。震后一年,他写了40多篇文章。每篇浏览量都过千,对访客的留言,素全大多数都会回复。
“管理博客是件有趣的事,可锻炼心胸、磨砺意志、提高自己的认识,还可和诸大善人交流。”素全说。
今年9月,素全将升座为罗汉寺方丈。
- 写给他们
祈福世界儿童远离灾难
全世界儿童:
5·12汶川大地震过去已经快一年。我们更加怀念地震中遇难的近十万同胞,尤其是那些天真无邪的孩子。
每一次灾难,最容易受到伤害的群体是孩子,而孩子是人类美好未来的希望。
在人类历史进程中,每当灾难来临时,孩子们的眼泪和哭喊,孩子们瘦弱的身躯,孩子们惊慌的恐怖,孩子们在肮脏的环境中无助的挣扎,这些,都深深刺痛着我们的心。
我有一个虔诚的愿望:希望全世界的佛教徒都能关心受灾难儿童的成长;希望全世界各国家的政府都能关怀那些正在受灾难的儿童。
于是我虔诚地呼吁:将5·12汶川大地震日,定为“世界受灾难儿童关爱日”。
愿这一天,全世界受灾难的儿童都能远离战争,远离灾难!
我期待这一天早一点到来!
素全
2009年3月24日
(信件有删节)
木瓜坪村由零开始
时间:2009年4月12日
地点:什邡市红白镇木瓜坪村
又到木瓜坪村,下着小雨,一路泥泞。帐篷没有了,只能逢人就问,那整个村庄被地震覆灭后的村民搬去了哪里。
转了几个弯,看见不远处村民肖永福,那是上次采访时结识的。
肖永福,一个复员回村的军人。妻子莫琴、丈母娘和母亲,都在地震中遇难。去年,他红着眼睛给我回忆和有孕在身的妻子一起采茶、唱歌的情景。
握手,肖永福搬来小板凳让我坐。他说,帐篷早拆了,村民都住在板房。他从屋里拿出本相册。记得上次没见到妻子莫琴的照片。
“后来回山里,扒出几张她的照片。相册是别人送的。”肖永福说。
照片上,一个秀丽的女人微笑着。“她还是长得蛮漂亮的。”肖永福唠叨着。
问路时,听村民说肖永福恋爱了。
恋爱的传闻是真的。对象,是一个小他十多岁的女孩。因有家长一度强烈反对,肖永福不愿意多说。
板房内的床上,有一件未完成的毛衣。肖永福说,那是现在的女朋友给他儿子肖瑶织的,他俩处得还不错。
“春节前,重组家庭的已经有8对。现在,应该更多了。”红白镇党办文主任说,这8对基本都没拿结婚证,不包括肖永福这对。
记得住在帐篷里时,木瓜坪村还在吃大锅饭。没有饭吃,我当时也恬着脸跟他们一起排队吃饭。吃饭时,相互调侃,气氛融洽。
肖永福说,“那时相处得很好,没有贫富差距。”
一年的时间,板房中的木瓜坪出现了贫富差距。
板房58栋的4、5号房,摆着6个自动麻将桌。4月5日的下午,6桌都坐满了。
十米开外,四组的村民王英在炒刚摘回的野菜。她说,那些打麻将的都是过去富裕的人家。“而我们口袋里没钱,看都不会去看一眼。”
王英的孙子去年5月10日出生。因为地震,没有摆满月酒。而如今地震让本就不宽裕的家里更窘了,周岁酒也不打算摆了,“没得这项开支”。
木瓜坪的生活,山摇地动之后,就这样回到了起点。
镇委书记陈玉堂则在为木瓜坪操着心。300多户人家,已经不能回到山里去了,耕地也大半被毁,虽然把他们安置在镇上居住的规划已经有了,但生计仍然是一个问题。
山里,部分路已经通了。回山里的村民们发现,地里种的药材还有些没有损坏。已经林权改革分到各家的林地里,还会有些收成。
天晴的日子,村支书谢恩金会组织村里的青壮年劳力,回山里砍伐被地震毁掉的树,拖出山多少能卖些钱或者以后盖房时用。种着药材的村民,也陆陆续续回山里除草撒药,期待着有些收成。

(转自学佛网:http://www.xuefo.net/nr/article1/12114.html)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