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地鸠观察日记
二平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3-4-20 13:36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地鸠观察日记

地鸠观察日记


地鸠(Common Ground Dove,Columbina Passerin)是最小的鸠鸽类鸟,主要生活在环加勒比海区域,包括美国南部、中美洲、加勒比诸岛以及濒临加勒比海的南美洲北部区域。加勒比海岛屿众多,各个地理单元相互独立,长期的进化过程使地鸠族形成了15个亚种,像开曼群岛、巴哈马群岛、古巴等地,都有自己的亚种。
Columbina Passerina Jamaicensis是牙买加的特有亚种。根据wiki资料,地鸠体长约15厘米,够小的。通体灰色,有若干黑斑,飞羽呈暗粉红色,但只有飞翔的时候才可见。地鸠多数情况下,在4-5月期间筑巢,一般产下2枚白色卵,雌雄亲鸟轮流孵化,12-14天破壳。幼鸟晚成型,需亲鸟喂食11天,即可离巢。地鸠79天性成熟,倒是够快的。

2013年4月16日
傍晚观察红嘴长尾蜂鸟时,在人行路拐弯处的一小株串钱柳树上,发现了正在鸟巢中趴着的地鸠,它一动也不动,看样子像是在孵卵。悄悄地给它拍了几张照,赶紧退到离它稍微远点儿的地方。其实在上个月,我卧室窗外的一株小叶榕上,有一对地鸠在树杈间营巢,一礼拜后我用望远镜一看,白翅哀鸽占了地鸠巢,我想地鸠那么小,肯定是打不过白翅哀鸽。现在,在30米以外的串钱柳上作巢的地鸠不知道是不是小叶榕上那一对。在牙买加,地鸠属于常见鸟。

2013年4月17日
我回家之前,肯定得到串钱柳前看看。早、中、晚我都去看,地鸠始终趴在巢里,我想这还真够敬业的,为了育雏,好像连饭都省了。不过我不知道巢里趴着的,到底是不是同一只。有时候我走得很近,假装散步的,地鸠似乎有那么点儿警惕,也好像对我无动于衷,反正它就趴那儿呆自己的。
地鸠作的巢实在不像话,简陋不堪,也就是叼那么几个小树枝,一凑合。假如在地上找个小坑作巢,估计就更简单了,连树根儿都不用了。我得佩服地鸠选巢的方位不错,因为每个中午来自加勒比海的风特大,呼呼地吹,但是地鸠的巢还不掉,你看这个是不是不简单。

2013年4月18日
地鸠继续整天趴窝。
晚上叫女儿吃饭,在外面玩得疯,不回家。我说要是回家,就给惊喜,女儿就跟着我走了。到树下,指给她看地鸠的巢。女儿说,是真的呀。女儿高兴,我也心血来潮,又告诉她枣树上的曲嘴森莺巢和小嘲鸫巢,她倒是最先看见树上的马蜂窝。我告诉女儿,这是秘密,可不能告诉其他小朋友。我问女儿,要是其他小朋友都来树下对着地鸠指指点点,那会怎么样?女儿说,给地鸠吓跑了。我问,想不想让地鸠吓跑了?女儿说,当然不想。我说,那就谁都不能告诉,这是我们两个人之间的秘密。说完,我们拉勾为证。

2013年4月19日
早晨到树下看,鸟怎么没在?奇怪。没准出去找食了。中午又去看,还没在。难道小破家就这么不要了?问题出在我身上?是因为我看的缘故?不应该。肯定是那些噪音给地鸠吓跑的。最近有工人在院子里施工,在不远的地方用电锯拉铁,声音特别刺耳,虽然每天就搞那么个把小时,但冲击力无疑巨大。假如地鸠害怕,神都没办法,拉不回来呀。还有可能是猫干的,院里野猫不少,合欢树下偶尔就见鸟毛,猫爬上路边的小树易如反掌。不过也不像,地鸠的小巢还纹丝没动,要是猫夜里偷袭,地鸠那一室的房子肯定得落地。
午饭后飘几个雨滴,见地鸠还未回,可能真完蛋了。去找个梯子,架在树下,登上去一看,巢里一个蛋也没有。更没戏了,有卵还好点儿,没有卵根本就栓不住地鸠妈妈的心,反正那巢也简单,随便就建一个,没准飞到墙那边加拿大人的院子里去了。女儿也非要上去看,个儿小,登到梯子上也够不着鸟巢。我说算了,等过几天,爸给拍张照片看多好,看得还清楚,女儿这就从梯子上下来了。火速搬梯子撤离,万一地鸠回来,见歹徒入侵,就是原本想在院子里产卵,也不会干了。晚上也不见地鸠影儿。

2013年4月20日
早晨,我起床后就下楼去串钱柳上看,空空如也,失望。枣树上的曲嘴森莺还在,还在往家里倒腾细软。
早饭后带着女儿下楼,再去看看地鸠是否回来了。还有几步远,真是惊喜呀,树枝上落着一只,巢里还忙活着一只。以往都是一只趴在窝里,这次还看着全家福,敢情这两口子都没走。这回松了一口气,也不近前了,可别惊动了它们。若是它们真弃巢,那就不好玩喽。





生活就是艺术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