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zt 難怪中國歷代的貪腐不斷?
可见光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12-4-17 13:58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zt 難怪中國歷代的貪腐不斷?

難怪中國歷代的貪腐不斷?



宇文泰者北周開國奠基人也。當他作北魏的丞相模仿曹操“挾天子令諸侯”之時,遇到了與諸葛亮齊名的名士蘇綽。宇文泰向蘇綽討教治國之道,二人密談了三日三夜,留下了如下極具現實意義和可操作性的不朽答問。為便於廣大讀者閱覽,謹將歷史典籍中原來的文言文翻譯成如下白話文——





宇文泰問:國何以立?蘇綽答:具官。

宇文泰問:如何具官?蘇綽答:用貪官,反貪官。

宇文泰不解,問:為什麼要用貪官?

蘇綽答:

你要想叫別人為你賣命,就必須給人家好處。

而你又沒有那麼多錢給他,那就給權,叫他用手中的權去搜刮民脂民膏,他不就得到好處了嗎?



宇文泰問:貪官受惠,又會給我帶來什麼好處?

蘇綽答:他能受惠是因為你給的權,所以,他為了保住自己的好處就必須維護你的權。這樣,你的統治不就牢固了嗎?如果沒有貪官維護你的政權,那麼你還怎麼鞏固統治?

宇文泰恍然大悟,問:既然用了貪官,為什麼還要反呢?

蘇綽答:這就是奧妙所在了。只有反貪官才能欺騙民眾,才能鞏固政權。



宇文泰大惑,說:愛卿快說其中的奧秘。

蘇綽答:這有兩個好處:



其一,天下哪有不貪的官?

對於官,不必怕他貪,怕的是他不聽你的話。

以反貪官為名,消除不聽你話的官,保留聽你話的官。

這樣既可以消除異己,鞏固你的權力,又可以得到人民對你的擁戴。



其二 官吏只要貪贓枉法了,把柄就在你手中。

他敢背叛你,你就以此為由滅了他。

貪官怕你滅了他,就只有乖乖聽你的話。



所以,反貪官 ’是你駕禦官的法寶。

  如果你不用貪官,你就失去了這個法寶。

  如果人人皆是清官,深得人民擁戴,他不聽話,你沒有藉口除掉他;硬去除掉,也會引來黎民騷動。

  對於貪官,你一是要用,二是要反,使官僚隊伍成為清一色擁護你的人。



蘇綽突然又問:如果因為用了貪官而招致民怨沸騰怎麼辦?

宇文泰一驚,便問:愛卿有何妙計可除此患?

蘇綽答:祭起反貪大旗,加大宣傳力度,證明你心系黎民。

 讓民眾認為你是好的,而不好的只是那些貪官,把責任都推到他們的身上,千萬不要讓民眾認為你是貪官的後臺。

   你必須讓民眾認為,你是好的。社會出現這麼多問題,不是你不想搞好,而是下面的官吏們不好好執行你的政策。



宇文泰問:民怨太大的官吏,拿他們怎麼辦?



蘇綽答:宰了,為民除害!把他們搜刮的民財放進你的腰包。這樣你可以不負搜刮民財之罪責,而得搜刮民財之實惠



蘇綽最後總結說:

  用貪官來鞏固政權

  縱貪官來培植死黨,

  除貪官以消除異己,

  殺貪官來收買人心,

  沒收貪官錢財充實國庫,



這將是長治久安之計。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12-4-17 13:59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走向论坛] 宇文泰苏绰问答录---帝王之术



偶然看到这则虚拟的宇文泰苏绰对话录,作者为谁,已经很难考证。但此篇在网上流传甚广,实乃诛心之论。不得不转。苏绰,《北史》有传,见卷六三。



宇文泰(507—556),字黑獭,代郡武川(今内蒙古武川西)人,鲜卑族,西魏王朝的建立者和实际统治者(亦是北周开国的奠基者),西魏禅周后,追尊为 文王,庙号太祖,武成元年(559),追尊为文皇帝,杰出的军事家、军事改革家、统帅。先,于北魏为丞相,慕曹操之术,挟天子以令诸侯。有苏绰者,深谙治 国之术,孔明、王猛之流也。宇文泰以治国之道问于苏绰,二人闭门密谈,至三昼夜乃罢。苏子之论如何?后世竟无一言片语之载。



忽焉而盛世也,江湖竟有秘籍出,宇文泰、苏绰之论,凿凿在籍焉。小子品读再四,悚然而惊:曰:此诚千古不传之秘术也,乃照章节录,以飧有志者治国之大用——

      宇文泰问曰:国何以立?

   苏绰曰:具官。

      问:何为具官?

      曰:用贪官,反贪官。

      问:既是贪官,如何能用?

     曰:为臣者,以忠为大。臣忠则君安。然,臣无利则臣不忠。但官多财寡,奈何?

      问:奈何?

      曰:君授权与之官,使官以权谋利,官必喜。

     问:善。虽官得其利,然寡人所得何在?

     曰:官之利,乃君权所授,权之所在,利之所在也,是以官必忠。官忠则江山万世可期。

      叹曰:善!然则,既用贪官,又罢贪官,何故?

      曰:贪官必用,又必弃之,此乃权术之密奥也。

      宇文泰移席,谦恭求教曰:先生教我!



      苏绰大笑:天下无不贪之官。贪,何所惧?所惧者不忠也。凡不忠者,必为异己,以罢贪官之名,排除异己,则内可安枕,外得民心,何乐而不为?此其一。其二,官若贪,君必知之,君既知,则官必恐,官愈恐则愈忠,是以罢弃贪官,乃驭官之术也。若不用贪官,何以弃贪官?是以必用又必弃之也。倘若国中皆清廉之官,民必喜,则君必危矣。



      问:何故?

      曰:清官以清廉为恃,直言强项,犯上非忠,君以何名罢弃之?罢弃清官,则民不喜,不喜则生怨,生怨则国危,是以清官不可用也。

     宇文泰大喜。

      苏绰厉声曰:君尚有问乎?

      宇文泰大惊,曰:尚……尚有乎?

   绰复厉色问曰:所用者皆为贪官,民怨沸腾,何如?

   宇文泰汗下,再移席,匍匐问计。

   苏绰笑曰:下旨斥之可也。一而再,再而三,斥其贪婪,恨其无状,使朝野皆知君之恨,使草民皆知君之明,坏法度者,贪官也,国之不国,非君之过,乃贪官之过也,如此则民怨可消。



   又问:果有大贪,且民怨愤极者,何如?

   曰:杀之可也。抄其家,没其财,如是则民怨息,颂声起,收贿财,又何乐而不为?要而言之:用贪官,以结其忠,罢贪官,以排异己,杀大贪,以平民愤,没其财,以充宫用。此乃千古帝王之术也。



   宇文泰击掌再三,连呼曰:妙!妙!妙!

   而不觉东方之既白。



《資治通鑒・卷第一百五十七・梁紀十三》



泰用武功蘇綽為行台郎中,居歲余,泰未之知也,而台中皆稱其能,有疑事皆就決之。泰與僕射周惠達論事,惠達不能對,請出議之。出,以告綽,綽為之區處,惠達入白之,泰稱善,曰:“誰與卿為此議者?”惠達以綽對,且稱綽有王佐之才,泰乃擢綽為著作郎。泰與公卿如昆明池觀漁,行至漢故倉池,顧問左右,莫有知者。泰召綽問之,具以狀對。泰悅,因問天地造化之始,歷代興亡之跡,綽應對如流。泰與綽並馬徐行,至池,竟不設網罟而還。遂留綽至夜,問以政事,卧而聽之。綽指陳為治之要,泰起,整衣危坐,不覺膝之前席,語遂達曙不厭。詰朝,謂周惠達曰:“蘇綽真奇士!吾方任之以政。”即拜大行台左丞,參典機密,自是寵遇日隆。綽始制文案程序,朱出、墨入及計帳、戶籍之法,後人多遵用之 。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12-4-17 13:59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哈,朋友发来的。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