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zt 热爱生命:一个佛教徒的感言
可见光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2-4-17 11:38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zt 热爱生命:一个佛教徒的感言

热爱生命:一个佛教徒的感言

作者:释圆阔,原北京大学硕士、清华大学讲师。









对我来说,清华、北大已经是很遥远的事了。从北大毕业到现在,差不多过去20年了,离开清华也有十多年了,所以,提起清华、北大,真的是恍若隔世,就像和自己没有关系一样。



1.“热爱生命”的含义



今天的主题是——热爱生命和环境。作为一个出家人在这里跟大家讨论热爱生命的话题,也许有人会觉得奇怪。因为社会上一般对出家人、对佛教的看法是消极遁世,而热爱生命似乎应该是世间年轻人的事。这个看法是不对的。热爱生命,其实是每个众生,包括佛教徒,包括出家修行人,都会孜孜以求的。



本次研讨会的第一天,讨论了是否存在前后世的问题。我看到在场的大部分人都相信前后世存在;也有部分老师、同学不信佛教,对前后世抱有怀疑的态度。我接下来的发言是建立在轮回存在这个观点上的,希望我的发言不会让大家反感。同时我相信,未来,很多人也都会接受轮回的观点。以我自己为例,以前读的是工科的本科、哲学的硕士,是一个彻底的唯物主义者、一个科学主义者。经过几年学修佛法,我能慢慢接受佛教中轮回的观点,相信其他人也能慢慢接受。因为一旦大家走入佛教的殿堂,就会发现佛法中的智慧远远超过了一切科学和哲学,佛教以智慧证明轮回的存在、因果的规律和空性的道理,而不是仅仅依靠信仰来建立自己的教理。



在承认前后世存在、轮回存在的基础上,佛教徒对热爱生命的观点就可以此建立展开。这个观点简单地说就是:我们要热爱的不仅仅是今生的生命,而且是生生世世的生命;我们要热爱的不仅仅是自己的生命,而且是所有众生的生命。



2.热爱生生世世的生命







先说第一个方面。热爱生生世世的生命是什么意思呢?就是说我们今生在获得基本生活保障后,应该努力追求来世、乃至生生世世的安乐。而来世最究竟最圆满的安乐是什么?就是从轮回中解脱出来。



有人也许会说,随缘吧,不要把自己弄得那么紧张,不用那么严肃也没什么关系吧。如果什么都随自己高兴,想怎么做就怎么做,我想绝大多数人只可能放逸懈怠,不要说考上大学,读硕士、读博士,可能连初中高中都考不上,今生难以成为对自他有用的人才,下一世更不知道会堕落到哪里去。年轻的时候,父母、老师经常教育我们:“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这只是从今生的角度说;如果从轮回的角度看,这句话应该改成:“今生不努力,来世徒伤悲。”



在漫长的轮回中,我们此生的生命,其实只是一个非常短暂的片段。无始劫以来,我们曾无数次的在轮回中投胎转世,我们的身体一世一世的毁灭,心识在不断地流转。如果把以前因为贪欲而折断的头颅堆积起来,会比珠穆朗玛峰高得多;把因为愿望没有满足而流过的泪水积聚起来,也远远超过了四大海洋的海水。如果没有一个方法截断轮回,我们就会不断地生、不断地死。今生是人,下一世也许是一只小蚊子,再下一世可能会堕落到地狱中受苦,再下一世可能会变成饿鬼……就这样无穷无尽地轮回下去。



在无穷无尽的时间中,如果一直很快乐,没有痛苦,这也可以。比如说如果往生到了极乐世界,在极乐世界是没有任何痛苦的。前两天上师讲课的时候也介绍了一些极乐世界的功德。极乐世界的功德就是每个有情都会具足一切神通,一切所愿都会现前,都会满足,这样的生活时间再长也没关系。但是,在我们还没有超出轮回时,不管转生在六道轮回中的哪一道,都离不开苦。



有人说人生如同一场戏,但这场戏并不好玩。如果把轮回比喻成电影,那它只可能是超级恐怖片,而不会是喜剧片。因为不要说地狱、饿鬼和旁生这三恶趣的痛苦,也不要说人类的怨憎会苦、爱别离苦、求不得苦,单单说生老病死的痛苦,就足以让人心生恐惧。在座的许多人是年轻朋友,年龄还小,对人生的痛苦还没有什么体验,我在这里说这个苦、那个苦,你们不一定听得进去;不过以后你们想起来,可能会觉得我说的还是有点道理。



先跟大家分享一位美国投资银行高级经理的故事。这位经理在一篇文章中讲述自己的经历时说,她每周从这个国家飞到那个国家,在酒店和公司之间两点一线的工作。经常在高级酒店里解决一日三餐,在数不清的不眠之夜进行投资分析、开会、谈判;听起来确实不错啊。开始她还渴望以最快的速度走到金字塔的顶端,获得“总经理”的职务。但过了一段时间,慢慢对这种工作和生活充满厌倦和抗拒。为什么?因为她并不快乐。



她每天下午剧烈头痛,晚上辗转难眠。后来终于醒悟,为什么要为了一个虚幻的光环而牺牲自己的快乐?于是,她在如日中天的成功阶段断然选择了放弃,然后开始寻找一种自在、简单的生活。这时,她内心获得了一种从未有过的轻松愉悦。此时她也终于开始理解为什么那么多的美国同学,会在大学毕业后去非洲、亚洲等地,在世界上最贫穷落后的地方做志愿者,而不在美国选择什么银行、证劵公司等工作,金钱、地位和优越的生活都被他们不屑一顾。



下面谈谈自己的学佛经历。我自己学佛的背景与之有些类似。对世间的工作,不管在大学还是报社,不管是在外资企业还是国营企业,不管担任什么职位、拿多少薪水,都没感觉到有什么真正的价值和意义。自己纯粹像个赚钱机器,虽然父母亲人对自己有很高的期望,也一直在赞叹,但自己真的内心不快乐,内心深处真的没有什么归属感,也不知道这样活下去有什么价值。



而且还特别怕苦,怕生老病死的苦。生点小病就会难过得不行,一场感冒就会让自己从英雄变成狗熊。有一个经历曾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我有个朋友,她的母亲晚上去世了,请人帮忙助念;其他人没有去,只有我去了。那个晚上,虽然是我第一次零距离接近死人,也没有临终助念的经验,但我很愿意帮忙。亡者没有让我害怕,她很安静地躺在那里,因为没有突然睁开眼睛或突然站起等动作,所以没吓到我;倒是旁边床位的病人让我非常恐惧。



类似于前两天,有个女同学讲述她患皮肤病的那种痛苦情况。那位女同学讲的情况我非常理解,并不是说我得过这类病,而是当时我看见的情形非常类似。旁边床位这个病人是非常痛苦的,整个晚上可以说是刹那不停地叫喊、呻吟;在病床上翻来滚去,一会这痛,一会那痛,痛苦一刻也没有停息。我不知道她得了什么病,但她痛苦的表情让人看了非常非常难受。看到那种情况我在想,她虽然住在医院吃药打针,其实根本不能减轻痛苦。我想,哪天我要是也得了这种病,该怎么办啊!



而且每个人都会变老,在年老的时候,我们的身体会出现很多疾病,所有的器官都衰退了,看不清也听不清,大小便失禁,整天处于迷迷糊糊的状态,也不敢出门。我母亲得了帕金森综合症,她根本不敢出门,现在就是基本上处于老年痴呆的状况。当我看见那些七八十岁的老人弓背驼腰、口齿不清、疾病缠身的样子,常常想将来我要老成这个样子该怎么办。就算当了国家总统,就算成了亿万富翁,就算变成世界上最有名的人,当这些生老病死的苦降临,我们会和一个普通乞丐一样苦不堪言、惨不忍睹。这些总统的地位,亿万富翁的财富对我们有什么意义呢?没有意义!



我经常思考自己这样工作、生活下去,究竟会有什么快乐和意义。学习佛法之后,我认识了轮回的存在。那时我想,今生的生老病死就如此恐怖,如果下一世、再下一世都要受此种苦,在没有解脱前要无穷无尽地受生老病死还有其他的痛苦,而且以自己造过的杀盗淫妄种种恶业,非常可能还要堕入地狱饿鬼中去受苦,真的感到极为恐怖!



这不是杞人忧天,也不是自己吓自己。思维轮回的痛苦,思维下一世我们会在哪里,并不是要让自己消沉,而是要激励自己面向未来,不要放逸懈怠。



有人问我为什么出家,我的回答很简单,因为我相信轮回的存在,因为我怕轮回的苦。我并不是因为受什么刺激和打击而想逃避现实。出家前我的工作和家庭都非常不错。当时我父母还在猜想,工作各个方面都不错,是不是家庭出问题了?其实不是,我以前的爱人对我也很好,确实不是受什么打击和刺激,而是我渴望早日脱离轮回,为了让自己以后不要受这些轮回之苦,也为了能帮助更多的人不要受这些苦,我们必须要努力学修佛法才行。



几年的学佛经历,让我切实感受到只有佛教才拥有让我们解脱的方法,只有佛教才拥有解除烦恼的妙方!佛教能让我们回归心灵的家园。



我原来在大城市,例如北京和上海工作和生活,过惯了舒适的生活,后来是从上海直接到喇荣来的。在藏地修行确实比较艰苦。不过,长痛不如短痛,为了来世、乃至生生世世的安乐,今生努力修行,今生接受苦行,完全是值得的。如同世间上,一个初中生为了考一个好高中要努力学习,一个高中学生为了考上大学,放弃一切娱乐,天天忙于作业考试,世人认为值得,那么同样,我们今生舍弃一切世间的娱乐,学习佛法也是值得的。没有一个人会认为一个高三学生的勤奋学习不合理。同样,在寻求自他解脱的菩提道上,我们今生暂时舍弃一些世间享乐,经受苦行,也是完全合理的。



我当初是用两年时间读完三年的高中,在16岁考上大学的。回忆起来,当时真的很苦,好像和出家差不多,所以我觉得高二高三的学生真是很像修行人。不过,高中只是“修行”了两三年,进了大学很多人就开始放松了。而真正的修行不能这样。作为一个修行人应该尽其一生乃至生生世世的闻思修行,以期早日获得解脱,这是我们生命的最大价值,是每个热爱生命的人要努力追求的目标。



我在这里不是想劝大家都学佛或出家,而只是分享自己的心路历程。希望大家从我的发言中知道,热爱生命应该目光长远一点,不仅仅是现在,不仅仅是今生。



3.热爱所有的生命



接下来,关于第二个方面:热爱所有的生命,具体是什么意思呢?这是说我们不仅要爱自己和亲朋好友,也要爱怨敌仇人;不仅要爱所有的人类,还要爱所有其他形式的生命。

由于轮回无始,我们完全可以推断出所有的众生都做过自己的母亲,都与我们息息相关,都曾对自己有很大的恩德。只是由于在生命的流转中,我们都变了模样,不再认识对方,不记得他们当年在做自己的母亲时,和现在的母亲一样,日夜为我们操劳;当地震毁坏的房梁砸下来,是他们用自己柔弱的肩膀为我们撑起一片生存的空间;当山洪海啸的大浪冲过来,是他们用自己的身躯给我们充当船筏,让我们能安全达到岸边。他们为我们付出了一生,直到白发苍苍时,还夜夜惦记着远方的我们是否安康。



前两天自由发言时,一个同学讲述了他母亲在胃癌的化疗手术期间,如何坚持着关心他学习的故事,十分感人。母爱是非常伟大的,父母的恩德可以说比天高、比海深。



我们应该热爱、感恩自己的母亲,这是任何一个人都能接受和承认的。那么同样,我们也应该热爱感恩每个曾做过自己母亲的众生,不管他们现在变成了一头牛还是一只苍蝇;不管他们是变成了我们现在最讨厌的人,还是一个普通的陌生人,我们都不应该伤害他们。



每个动物和人一样都是有苦乐感受的。当我们知道众生被伤害的痛苦,当我们知道身边的一个个众生都曾是自己慈祥的母亲后,我们的心会变得柔软起来,会逐步生起慈悲心,会愿意帮助他们,关爱他们,不再伤害或吃它们。



如果周围的人对自己态度不好,我们也能忍受,因为我们知道她曾经是疼爱我们的母亲。这种利他的大悲菩提心,是让所有众生快乐,也是让我们自己获得真正快乐的因。



也许有人会说,从小父母就对我不好,我对现在的父母生不起感恩心,对其他人更加如此。那没关系,那你至少要懂得因果的道理。从因果不虚的角度看,如同妙药的种子会产生妙药的花果,毒树的种子产生的花果全是有毒的一样,行持善法会获得安乐之果,造恶业会产生痛苦的果。



我们感受的大大小小的快乐,比如说遇到欢喜的对境、获得丰厚的财富、受人尊重、所求如愿等等快乐,都是来源于我们在轮回中曾帮助过众生、利益过众生,发了善心,做过善事。而我们所感受的一切痛苦,比如身体的病痛、心理的创伤、情绪的不安等,也不是无缘无故产生的,而是无始以来自己伤害了其他众生,发了恶愿,做了恶事所导致的。明白这个道理后,就算为了自己,我们也应该断恶行善,爱护、利益其他众生。



我们观察一下社会上的情况,一个私心重的人,不要说来世解脱,就连今生都不会受到众人的尊重。而一个人如果常怀善心,常行利他的善事,开始可能没什么名气,但慢慢就会受到他人的尊重,生活、工作各方面都会顺利吉祥,内心也非常充实、祥和。



洛阳有个普通的矿工叫冯会军,不知道他的故事大家听过没有。他虽然家境贫寒,但喜欢帮助别人,只要看见谁有难处就要去帮一把,结果陆陆续续家里的东西差不多都卖光了。2001年,一个矿工受伤,失血过多在医院需要输血,他想帮忙又没有钱,非常着急。妻子劝他说:“别急了,你去给他输点血吧。”这次献血后,他非常高兴,因为他找到了助人的新方法。



他每天工作也特别有劲,像是天下最幸福的人,所有的人都很纳闷。大概过了7年,一个工友终于发现了他的秘密:他家里有一大摞献血证书,他已经无偿献血7万9千多毫升,相当于人体血液总量的10倍!工友被震撼了,而他很平淡地解释说:献血是他最幸福的一件事。社会上献血远远满足不了医院的需求,他献血就是想帮助更多的人。一想到能帮助那么多人,就觉得没有白活在这个世上。



社会上类似感人的故事还很多,由于时间关系我就不多介绍,这些故事都一再告诉我们一个惊人的道理:利他者一定会快乐幸福。



很多时候我们不敢去尝试无私地利益他人,因为我们长久以来一直只关注自己、维护自己、追求自己的利益,我们以为这样会对自己有好处,结果根本达不到目标。看看世界上多少人自私自利地为自己拼命奋斗,对别人冷酷无情,最后并没有获得成功和幸福。即使暂时获得一点财富地位,临终时也只能在寂寥痛苦中离开。相反,当我们敢于放下自我,敢于无私奉献,敢于诚心关爱和帮助其他众生时,我们并不会有什么损失,反而会获得极大的回馈,幸福和安宁会自然与我们相伴相随。



因此,我们需要将利他的精神融入自己的生活。当我们热爱所有的生命,包括今生、来世乃至生生世世的生命,我们就会做出正确的选择,从光明走向光明。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