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房龙:人类的故事
可见光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2-1-8 22:25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房龙:人类的故事

在找关于天主教和新教之间征战的一些史料。发现了这本书:

人类的故事: 在线阅读
http://ds.eywedu.com/renleidegushi/index.htm


最近把civilisation 看了三四遍,有很多历史想看的细一些, 觉得这本书正好。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2-1-8 23:10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我有闲书库 - 免费公益图书馆

http://www.woyouxian.com/index.html

顶部
chaozai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2-1-9 03:39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房龙是研究基督教的学者,原来读过他的书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2-1-9 10:44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谢谢潮仔。
我看介绍上说,他虽然在西方并不是名气很大,但他在中国的知识界中很有影响,在2000年后中国甚至有过一段房龙热。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2-1-10 15:00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在看第43章。http://ds.eywedu.com/renleidegushi/044.htm

虽然以前听说过宗教战争 多么残酷,但看到真实地记载,还是很震撼:

“ 1618年,30年战争爆发。最终,它以1648年签定著名的威斯特伐利亚条约而告结束。一个世纪以来迅速积累的宗教仇恨,使这场战争变得难以避免。正如我前面讲过的,它是一场恐怖而血腥的战争。人人卷人战争,人人相互撕杀,直到参战各方彻底精疲力竭,再没力气打下去为止。

  在不到一代人的时间里,战争将中欧的许多地区变成了白骨遍地的荒野。饥饿的农民为争夺一匹马的尸体充饥,不得不与更饥饿的野狼相互撕咬。在德国,几乎所有的城镇和村庄毁于战火。西德地区的帕拉丁奈特被反复纵火劫掠达28次之多。开战前德国拥有1800万人口,而战后剧减为400万。”


房龙讲到关于宽容的这一段非常精辟:

”因为“宽容”是一种晚些才出现的品质(待你们长大之后,请一定记住这点),甚至我们所谓的“现代社会”的许多人,他们也仅仅是对自己不感兴趣的事物表现出宽容。比如说,他们可以对一个非洲土著居民表达宽容,并不在乎他到底是佛教徒还是伊斯兰教徒。可一旦他们听说身边的原本为共和党人且支持征收高额保护性关税的某邻居,现在居然加人了美国社会党(1901年成立),还赞成废除所有的关税法律,他们的宽容就不见了。于是,他们开始使用与17世纪几乎同样的语言来谴责这位好邻居,如同一个善良的天主教徒或新教徒得知自己向来非常敬爱的好朋友沦为了某种异端邪说的牺牲品,也要用相似的语言加以斥责一样。“

还看了一些关于耶稣会的资料。关于洛约拉的资料。
原先看一个关于孟加拉的猛虎组织和政府之间的战争旷日持久,一个美国人回忆,有些西方人亲自到当地帮助那里的人民。后来因为局势非常恶劣,很多人都撤了回来,只有很多耶稣会的人在那里坚持。很让人敬佩。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2-1-11 13:07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第44章(英国革命)http://ds.eywedu.com/renleidegushi/045.htm看得人晕头晕脑。觉得他们真的很有意思,竟然有一个国王(乔治一世)连英语都不会说。
虽然也不乏血腥,但英国人的历史真是充满了戏剧情节。和莎翁的戏剧一样,很精彩。

顶部
先磨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2-1-11 20:29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回复 #4 可见光 的帖子

怪不得觉得名字有点熟。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2-1-22 16:46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在看第48章“普鲁士的崛起”。http://ds.eywedu.com/renleidegushi/049.htm
其中这一段的内容,在去年看的一本“巴赫和弗雷德里克大帝”的书中见到过。

“现代普鲁士是一个个人抱负与愿望完全和社会整体利益融为一体的国家。它的创立要归功于弗雷德里克大帝之父,弗雷德里克·威廉一世。此人是一个埋头苦干、节俭勤勉的普鲁士军士,热爱庸俗的酒吧故事及气味浓烈的荷兰烟草,而对一切华丽服饰和女人气的花边羽毛(特别是来自法国的)怀有深厚的敌意。他只有一个信念,即格尽职守。他对自己严厉,对下属们的软弱行径也决不宽容,无论此人是将军还是士兵。他和儿子弗雷德里克的关系虽说不上势同水火,但至少也是不融洽的。粗鲁气质的父亲与感情细腻、温文尔雅的儿子格格不入。儿子喜欢法国式的礼仪,热爱文学、哲学、音乐,而这些都被父亲作为女人气的表现加以严厉申斥。终于,两种迥异的性情间爆发了严重冲突。弗雷德里克试图逃往英国,途中被截回,受到军事法庭的审判。最痛苦的是,弗雷德里克还被迫目睹了帮助他出逃的好友被处斩首的全过程。尔后,作为惩罚的一部分,这位年轻王子被遣送到外省的某个小要塞,在那里学习日后做一个国王所应掌握的种种治国之道。这也算是因祸得福。当弗雷德里克于1740年登基后,他对于如何治理国家已经成竹在胸。从一个贫家孩子的出生证明,到复杂无比的国家年度预算的细枝末节,他都了如指掌。”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2-1-29 19:40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在看第51章,法国大革命。

这句很精辟:
国王的专制统治被彻底摧毁了,取而代之的是少数人的暴政。他们对民主怀着如此深厚的热爱,以至不能不杀死那些与他们观点相悖的人。法兰西被变成了一所屠宰场。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2-1-30 19:03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在看第52章 拿破仑

“战斗之暇,拿破仑还悉心研究了马基雅维里的著作。他显然听从了这位佛罗伦萨政治家的建议。在此后的政治生涯中,如果违背承诺对他有利时,他就毫不犹豫地食言。在他的个人字典里,从来找不到“感恩图报”这个字眼。不过很公平的,他也从不指望别人对他感恩。他完全漠视人类的痛苦。在1798年的埃及战役中,他本来答应留战俘们一条性命,但旋即将他们全部处死。在叙利亚,当他发现不可能将伤兵们运上船只时,便默许手下人用氯仿将他们悄悄杀死。他命令一个怀有偏见的军事法庭判处昂西恩公爵死刑,在完全没有法律根据情况下将他枪杀,唯一的理由就是“必须给波旁王朝一个警告”。他下令将那些为祖国独立而战的被俘德国军官就地枪决,毫不怜悯他们反抗的高尚动机。当蒂罗尔英雄安德烈斯·霍费尔经过英勇抵抗,最终落入法军之手时,拿破仑竟将他当成普通的叛徒处死了。”

还是第一次读到拿破仑的生平故事,这大概是人类开始大有作为的时期,所以就出这样的英雄。

这段说得非常好:
“不过,如果你想为他的奇特一生寻求解释,如果你真希望弄清楚为何一个人能仅凭其超人的意志如此之久地统治如此之多的人,请你一定不要去阅读他的传记。这些书的作者要么对他满怀厌憎,要么是热爱他到无以复加的崇拜者。你也许能从这些书籍中了解到许多事实。可比起僵硬的历史事实,有时候,你更需要去“感觉历史”。在你有机会听到那首名为《两个掷弹兵》的歌曲之前,千万别去读那些形形色色的书籍。这首歌的歌词是由生活在拿破仑时代的伟大德国诗人海涅创作的,曲作者是著名的音乐家舒曼。当拿破仑去维也纳朝见他的奥地利岳父时,舒曼曾站在很近的地方,亲眼目睹过这位德国的敌人。这下你清楚了,这首歌是出自两位有充分理由憎恨这位暴君的艺术家之手。”



这是两个掷弹兵的歌词:

两个掷弹兵--海涅

两个掷弹兵踏上归途,
从被俘的俄国回法兰西。
一旦进入德国的领土,
他俩便不禁垂头丧气。

他俩听到可悲的消息:
法兰西已经没了希望,
大军整个儿一败涂地
皇上也落进敌人手掌。

两个掷弹兵抱头痛哭,
为着这个可悲的消息。
一个道:“我真痛苦啊,
旧伤口又像火烧火燎的。”

另一个说:“大势已去,
我也想和你一道自杀,
只是家里还有老婆孩子,
没了我他们休想活啦。”

“老婆算啥,孩子算啥,
我的追求可更加高尚;
饿了就让他们讨饭去吧
他被俘了啊,我的皇上!

“答应我的请求吧,兄弟:
如果我现在就一命呜呼,
请运我的尸骨回法兰西,
把我埋葬在法兰西故土。

“这红绶带上的十字勋章,
你要让它贴着我的心口;
把这步枪塞进我的手掌,
把这长刀悬挂在我腰头。

“我这样躺在坟墓里面,
就像一名警惕的岗哨,
直到有朝一日我又听见
大炮轰鸣,奔马长啸。

“这时皇上纵马跃过坟头,
刀剑铿锵撞击,闪着寒光;
我随即全副武装爬出来
去保卫皇上,我的皇上!”

顶部
chaozai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2-1-31 03:41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充满思想的著作,好久要找纸质的读读,这种需要用思考来读的书,网上看的太累。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2-1-31 08:08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回复 #11 chaozai3 的帖子

我现在每天读一小段。还觉得挺有意思的。

谢谢你贴新诗。我在读。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2-1-31 12:49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在看第53章 神圣同盟

作者对这个事情的口气是讽刺和犬儒式的,但我觉得虽然它并不是很完善地躲过了人性中的软弱,但它是人渴望和平和向善的一个心愿。希望以后能读到关于这一段时期的详细介绍。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2-1-31 17:25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在看第54章 强大的反动势力

这一段真逗:
1815至1860年是一个属于政治密探的“伟大”时代。间谍无处不在。他们出人王公贵族的宫殿,他们深入到最下层的低级客店。他们透过钥匙孔窥探内阁会议的进程,他们偷听在市政公园透气、散步的人们的闲谈。他们警戒着海关和边境,以免任何不持有正式护照的不法分子渗入。他们检查所有的包裹行李,严防每一本可能带有危害“法兰西思想”的书籍流入皇帝陛下的领土。他们和大学生一起坐在演讲大厅,任何胆敢对现存秩序提出质疑的教授,马上便会大祸临头。他们悄悄跟在上教堂的儿童身后盯梢,免得他们逃学。


从后边房龙提及天主教时的口吻,可以知道他对这些宗教的态度是很反感的。这是我不很同意她的地方。 《人类的故事》写于1921年。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