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余世存:关于脑残者语法
小曼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7-5 09:11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添加 小曼 为MSN好友 通过MSN和 小曼 交谈
余世存:关于脑残者语法

2009年6月22日 星期一

一.缘起
2008年的中国俨然成了世界的主角。最后一天的时候,朋友短信说应该合作一联。我出联:大漠生胡杨,千年荒凉。朋友对的是:华屋起风雷,万邦惊恐;并说他的几个朋友多不知道我的联语是什么意思。其实那时我的朋友因《零八宪章》一事被官方"和谐",我最希望的对子是:古井起晓波,死水微澜。

不过,对我个人来说,08年还有跟胡佳兄、杨佳兄、晓波兄同样有意义的事情值得宣示。那就是中国网友们发明发现的"脑残者语法",使脑残的概念得到更广泛的传播,虽然我是一个不合格的网友,但我在乡下时断时续地上网意外发现了这些语法文本时,仍为我置身其中的这个中国群体骄傲。网友们总结的脑残者逻辑,跟两千年前的墨子总结的变异思维相似,这让我意识到,墨子的实践性可能比西人的形式逻辑更切合于他兼爱的人类,今天的大众社会。

不讲逻辑的脑残者在生活中大量地存在着,这需要我们像墨子一样身体力行地将其找出来,绳之以我们人类的语法。我甚至以为这可能是近年来中国人对世界文化最好的服务性产品之一,是我们对文明的贡献。是的,只要想一想那些专制国家会要组织官方集会、国庆游行,就知道脑残者跟文明理性的距离。爱因斯坦说过:一个人能够洋洋得意随着军乐队在四列纵队里行进,单凭这一点就足以使我对轻视。他所以长了一个大脑,只是出于误会;单单一根骨髓就可满足他的全部需要了。爱因斯坦不知道的是,这些人就是我们中国网友命名的"脑残者"。

因此,我在08年考虑得最持久的一件事就是如何以我的方式阐释这些观念。在跟朋友的交流中,一些人建议不如直截了当地审判,比如说胡温算是一类脑残,那种自得于"两头真"欲赢后世名的老青年是一类老残,学院派的博导教授们是一类脑残,沉默的大多数是一类脑残,爱国网民们是一类脑残,那些讪君卖直邀誉的所谓公共知识分子是一类脑残,中国的成功商人是一类脑残。等等。但这种判决其实由众多的网友来实施更好,他们也已经在努力了。

至于把各类脑残者的心理特征、言行表现总结出来,当然是功德无量的事。但似乎也超出了我的能力。元旦后几天,先后有几个朋友告诉我,跟你算得上是朋友的老熟人做了党校的副校长。朋友说,可笑啊,以前打打杀杀,"想要官,杀人放火受招安",现在,舔舔屁沟子也能升官!我操,什么盛世?还有朋友说,他们要构建名垂万世的和谐社会了吧。我只能敷衍着说,庙堂和江湖并存不悖的好。当然,在是非如此分明之际,由花瓶帮闲帮忙者,进取到帮凶和合伙人,书大概是白念了;可能他心中的感觉既崇高又悲壮,他之不出如众生何。果然,后来网上就传出他敬服曾国藩的话来。而我心中仍珍藏着朋友的书生可爱,以及他论世的锐气。据我所知,在对戊戌变法的解读中,没有比他的"说什么激进"一文更好的汉语文献了。这就是一个经典案例。但如要把这个案例中人物的心理、人生轨迹、言行等等展现出来,已经够费读者的精神了。这对今天的大众阅读来说,显然是不够经济的。

因此,谈论脑残者需要一种更简洁的办法,如同网友们总结出的"语法"。识别脑残者应该是如动物庄园的七诫一类的参照。比如所有的人一律平等,但有的人比别人更平等;有的人代表着人民,但有的人只能被代表着。比如镇压即稳定、折腾即和谐、奴役即自由,等等。

当然,最严重的问题在于,对脑残这一观念思想的阐释将是对我们周围朋友的挑战,是对我们自己的挑战。比如说我们的做党和国家领导人的老熟人是一类脑残,但我们更多的朋友却流着口水在谈论他,如果判决说这些朋友也是一类脑残,那我们将得罪一大片。有时我们心中也未必不闪现一丝如果机会在己的念头,那我们将得罪自己。

事实上,如果我们坚持人类思维的正当,这种得罪不可避免。我回家乡的时候,老实巴交的二哥喝了酒才说出他多年的抱怨,你做了一个鲁迅有什么用,我们一点光都没沾上,还到处要为你打掩护。我的羞愤难以言喻,我只能安慰他,我的安慰如同脑残者所想。其实,老家人几年前就有把我比做鲁迅的。受益于上个世纪的七八十年代,当年上过学、今天人到中年的内地民众还知道鲁迅。幸亏我二哥不知道胡适,否则他一定劝我,好好学习胡适,或者读鲁迅的书、走胡适的路。显然,如果这一讨论在公众领域,我们就不能因老实巴交或有学问等借口而摆脱脑残的审判。

脑残者有无穷的杀伤力,他们污染了生命、人心、环境和秩序,他们甚至蛮横地、合法地、可怜地、有学问地伤害了我们人类、我们的民胞物与。提出脑残者这一观念的初衷就是希望有所应对,并使我们人类社会具有解劫度厄、化灾消戾、自我清洁的能力。脑残者概念应该是如我的类人孩概念一样,二者也确实大同小异;
其用心在于诊断、审判并救治人群中的病人。我们谈论脑残者,并努力描述他们的面目,是希望人们在人生社会中自我参照,并能识别出他们。因为,据我理解,这一现代化进程中产生的社会病人,他们确实不仅有干天和,败坏了他们和外界的共识,而且招怨怒和灾难于当时后世。

现代社会的成长有过很多灾难,比如资本主义的、无政府主义的、社会主义的一些观念和方式,但归根结底,它们都源于脑残。这种根源的危害在今天是越来越明显了。资本主义、社会主义的灾难多是集体性的,脑残带来的灾难则既由乌合之众发动,又在小众中间产生,比如它可以不为外人所知地伤害了朋友、家庭、男女。换句话说,脑残污染毒害了我们的国家、自然、人生和爱情,它收编了我们深爱的男人和女人。脑残者生产的奶粉可以让孩子得结石,他们写出的文章更可以让孩子得脑残。

惨绝的事实是,脑残者并不自以为脑残,即使他们知道自己脑残也不会平静下来,学习自度并度人,他们仍会横着走路,毒害周围乃至世界。他们把自己和脑残时的思想当作人类社会独特的东东,故在一个脑残社会,虽然能冠名思想、能发表重要讲话的只有个别人,但有学问有思想的农民、工人、学生、知识分子、医生、律师、老板、官员、军人和警察随处可见。在公共领域多有缺席的他们总是能在私下滔滔不绝,他们在各种小圈子内随时可以发表对时局、经济危机、两岸关系、世界大势等的看法。当然,他们中间的佼佼者也会在安全地带明确表达他们的用心和委曲。这就是脑残社会"土著思想家"何以高产的原因之一,也是脑残网友何以有那么多思想闪光、一时风行的名句的原因之一。如果我们深入了解那些威权国家下的人民,那些传统国家的子民臣民,我们就知道他们的土著思想家不仅在教育其民众,也在横着跟文明社会的公民对话;那种教育,实在是灌鸭、捣浆糊、拆烂污、搅浑水;那种挟其人民、国家、文化以自重的对话或宣示,当然更惨不忍睹。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对脑残下一个精准的定义并提出救治的办法。查网友们的意见,除了少数人玩笑或苦口婆心地给脑残者开出一粒或几粒"脑残片"外,大部分人都绝望地是说脑残者不可救药,无药可医。这让我想到罗尔斯讲正义论的场景,有学生说他的正义意见很好,但遇到希特勒那样的脑残者怎么办,想了若干分钟的罗尔斯肯定地说,我们只有杀死他,才谈到上正义并保有我们的正义。这也让我想到晓波兄遭遇的,《零八宪章》确实很好,但我们遇到了脑残者。

今天的脑残者社会,显然比只有一个暴君式的脑残者社会要复杂一些。我们不能说因为一个地域、一个阶层、一种职业、一个种族的脑残,我们就实行清洗策略。综合网友、罗尔斯等人的意见,我们可以说,对罪大恶极的脑残者必须清除,对公共领域还在捣浆糊、拆烂污的脑残者必须抵制、隔离,对那些在公共权力部门服务的脑残者必须请其离开,对我们自己的脑残思想和用心必须时时警惕。

那么,在一个大众社会里,究竟什么人什么现象才算脑残呢?

二.脑残者行径

按中国革命的先行者孙文的说法,政治乃众人之事。反之亦然,众人之事即为政治。这也暗合西方思想家的精髓,现代人通过政治而实现自己。由此可以说,凡以为自己跟政治无关,或自己一人即可代表并操办众人之事,即为脑残者。

由此又可以说,凡津津乐道于自己的专业、兴趣,而忽视并敌视政治者,即为脑残者。

由此又可以说,凡以为众人之事可以行政化、法制化、学术化、经济化、权威化、时间化,即政治问题可以用法制、行政、社科学术、经济、上级、拖延等手段来解决,甚至可以用奥运、超女、网络、文化启蒙、王顾左右而言他、就业、行贿等手段可以解决者,即为脑残者。政治的问题只能用政治的手段解决,在现代大众社会,就是《零八宪章》所恳请实现的那些内容;就是每一个人都可以运用其公民权,参与、表决。如同现代法院,即使一个文盲陪审员,在满腹经纶的法官和律师面前,也有其决定被告罪错生死的权利。

脑残者的表现多种多样,脑残者会对一群嗷嗷待哺的下跪子民说,你们要相信我们,我们的心是相通的。脑残者说过,他的心跟毛泽东、孙文、袁世凯的心是相通的。脑残者还说过,他们的心跟鲁迅、胡适的心是相通的。

脑残者会对子民的灾难流下热泪,随后仍会一如既往地出席他的各种政务活动。其领袖或领导的机器灵巧性如巧言令色、口含天宪有如此者。

脑残者的全部用心在于如何低成本零付出地获取名利,他们对撞来赌来的好运并无日乾夕惕之行思,相反,他们以为自己命好运好,他们轻侮于民胞物与:谁叫我比你们聪明比你们好运呢,谁叫你们算个屁呢。其不劳而获之威福享受有如此者。

脑残者以为众人之事、政治、公共舆论或乌合之众是可以哄骗的,他们以为后者是个孩子,说他们在挠着痒痒,哄着推着孩子长大。其自谋自得有如此者。

脑残者跪着谈论政治,他们感动于自己的艰难,陶醉于自己的机会,其自怜自壮有如此者。

脑残者在被权力的强奸中善于调整姿态而为顺奸,他们梦想的是在永远被强奸中获利,以满足自己的口腹之欲。其人生追求有如此者。

脑残者在专制暴力中驯服并主动做了帮忙帮闲帮凶三帮分子, 他们在自由安全状态里又是文明秩序的挑战者、不合作者。其斯德哥尔摩病症有如此者。

脑残者得见光明、文明或自由,会极度不适;他们见到仁者、智者、达者、勇者,总是反应过度。他们会把自己遭遇的这一类文明人格喜剧化、矮化、雷倒,其阿Q病症有如此者。

脑残者有如傻大姐见人说她会缝扣子一样,他们在被权力、团契、小区、财富、研究所豢养、包养或圈养中的全部表现是要说明自己会缝扣子,会唱主旋律,会写论文,会出计谋,会信仰。其依附而不自立自知有如此者。

脑残者有自己的人生高峰体验,如登山、冲浪、对特异功能的幻觉、对他人死亡的审美、对一本书一个人一首歌一种生活方式或一种观念的崇拜、对自己含泪祈求或大声疾呼一类的感动,他们否定普世价值、人类最低限度的伦理共识、交往沟通理性或普遍可传达性,却把自己的高峰体验当做普适性的东东大肆宣扬。其变异而失正有如此者。

脑残者闻思而不精进,相反,他们总是贩卖、炫示、清议。其群居终日言不及义有如此者。

脑残者多小康先富了再说,但他们小康暴富后并不推己及人,而是谈禅、养生、对古董人物美食名车等等简单地拥有,其饱食终日无所用心有如此者。

脑残者熟悉多套话语系统,无论处在什么样的场合均能侃侃而谈,阔步高视,永远占据话语制高点引领话语新时尚,转换如行云,弃置若流水,其进退有序恢恢乎游刃有余有如此者。

脑残者有极强的表演才能,他们面人痛心疾首,背人咸与腐败;他们高调自由民主,行迹专横霸道;他们当众和谐理解,腹中自有算计;他们人前说话是血性斗士,日常作派是风雅文士,领导面前是成功谋士。他们一身多角,变脸自如,若羚羊挂角,无迹可寻。其立身处世如演戏迷醉了自己有如此者。

脑残者会在安全地带消费、审判或谈论历史、现实中的人物事件,会在校园书斋里谈论革命改革改良而在公共领域要求分享艰难,其沽名钓誉有如此者。

脑残者对我们人性的卑劣一面有极好的嗅觉,他们善于推销人类的衍生工具、垃圾产品,并把那些脑残了的作家、学者、网友、科学家当作牟利手段推向社会,从而搅动并败坏我们平安的生态、世态和心态。其虚拟生存而忽悠大众有如此者。

脑残者自卑,又以为自己的认知和生存是人类演进的终极, 其他古往今来者都只是为其目的服务。其卑劣有如此者。

我们中国的人文初祖伏羲氏是伟大而平常的,据说他在给大众谋福利时,"仰则观象于天,俯则观法于地。观鸟兽之文与地之宜,近取诸身,远取诸物,于是始作八卦,以通神明之德,以类万物之情。"自伏羲以降的中国圣贤,都强调这种俯仰之道,都强调对于社稷或说公共领域的服务性贡献,那就是对生生之大德的明认,对民胞物与的同情,对自身及物的追求。他们的人生强调致实致用,而非虚拟衍生仿生。但现代化进程中的脑残者们却都把这种及物及人的标准舍弃了,用孟子的话说,他们既不能令,又不受命,是绝物也。故人类社会或自然世界的诸多因缘在他们那里断绝,他们既不能跟他人建立一种亲切平易的生存联系,又不能跟天地自然建立一种美好同情的信仰联系。脑残者们的动手能力、荒野生存能力、文明建设能力几乎为零,不仅如此,他们自身成为病菌,毒化了他的周围世界。故凡脑残者走过或活动过,传统被破坏,山头被推光,空气水质土地被污染,人心卑劣化、丛林化;而不仅凡尔登、柏林、南京、中途岛、塞班岛等地域,就是土改、大跃进、文革、改革、奥运、网络等事件都会成为"绞肉机"。

脑残者有如此大的破坏力、杀伤力,还可以从逻辑上推演出来。虽然,墨辩逻辑、因明逻辑和今天作为文明主流的数理逻辑,都已经深入人心。但事实上,逻辑大多时候淡出了人们交流对话的场景。合众社会中的个人多因违背逻辑而脑残,并由此产生出他们特有的脑残者的逻辑和语法。这一点,为鲁迅胡适同赞为有史以来最伟大的中国人物墨子曾注意过思维的变异,他眼里的脑残者是一种狂举者。比如一个人举例说牛有角、马无角,来说明二者是不同的类别,这就是"狂举"。狂举导致"无难",在问难上消解了。狂举是对同异、"正知"的混淆。悲悯的墨子说,"狂举"不可能了解到相异性。就是说,脑残者不能理解异端,难以同情并尊重生命。脑残者对人类或人性的最大伤害就是"举国若狂"。

三.脑残者语法

多识的朋友一定会说,你的脑残者语法完全抄袭了孔子的《儒行》,确实如此。只是两千年前,孔子能够为他的同仁们宣扬,今天的我只能用其句法描述脑残者的行径。

网友们总结的脑残者语法很多,抄录一篇如下――

A:这鸡蛋真难吃。
B:隔壁家那鸭蛋更难吃,你咋不说呢?
A :这鸡蛋真难吃。
B:请拿出建设性的意见来,有本事你下个好吃的蛋来。
A:这鸡蛋真难吃。
B:下蛋的是一只勤劳勇敢善良正直的鸡。
A:这鸡蛋真难吃。
B:比前年的蛋已经进步很多了。
A:这鸡蛋真难吃。
B:你就是吃这鸡蛋长大的,你有什么权力说这蛋不好吃?
A:这鸡蛋真难吃。
B:自己家鸡下的蛋都说不好吃,你还是不是中国人!
A:这鸡蛋真难吃。
B:台湾网特,民运分子,这里不欢迎你。
A:这鸡蛋真难吃。
B:心理阴暗,连鸡蛋不好吃也要发牢骚。
A:这鸡蛋真难吃。
B:该鸡蛋被一小撮不会下蛋的母鸡煽动导致变臭。
A:这鸡蛋真难吃。
B:中国的鸡蛋就难吃,美国的鸡蛋就好吃?卖国贼!
A:这鸡蛋真难吃。
B:台湾的鸡蛋好吃,你去呀,看不核弹平了你!
A:这鸡蛋真难吃。
B:中国的鸡蛋已经可以打败美国的鸭蛋,自豪!
A:这鸡蛋真难吃。
B:祖国的鸡生的蛋,再难吃我也不嫌弃!
A:这鸡蛋真难吃。
B:外国主子给你多少钱,你在这儿胡说?
A:这鸡蛋真难吃。
B:你竟敢说我们养鸡场的鸡蛋难吃?你站在谁的立场上说话?
A:这鸡蛋真难吃。
B:端起碗吃蛋,放下筷子骂娘,不知好歹,忘恩负义,无耻!
A:这鸡蛋真难吃。
B:难吃的鸡蛋是极少数,绝大多数鸡蛋是好的,是优秀的,是经得起考验的!
A:这鸡蛋真难吃。
B:这是少数不法分子在蒙蔽不明真相的群众!
A:这鸡蛋真难吃。
B:这是谣言,我可以负责任地说,我们的鸡蛋都是合格的!
A:这鸡蛋真难吃。
B:这是没有根据的,希望媒体能客观报道。
A:这鸡蛋真难吃。
B:正确的导向是我们养鸡场之福,错误的导向是我们养鸡场之祸!
A:这鸡蛋真难吃。
B:我们养鸡场处于初级阶段,必须坚持基本养鸡方法20年不动摇!
A:这鸡蛋真难吃。
B:我们要建设有自己特色的养鸡场,让母鸡下出有自己特色的蛋!
A:这只鸡蛋真难吃。
B:虽然口感差了点,但对我们的身体是有益的,如果擅自引进一只美国蛋,我们的吸收系统和胃的承受力乃至整个内分泌,恐怕都会崩溃的。
A:这只鸡蛋真难吃。
B:这只鸡蛋难吃和地震无关。
A:这只鸡蛋真难吃。
B:有国外敌对势力胆敢对我国鸡蛋说三道四。
A:这只鸡蛋真难吃。
B:中国鸡,加油!
A:这只鸡蛋真难吃。
B:鉴于北京食客无理取闹地说鸡蛋难吃,我们两次赴京说服劝解,无效。

四.儒行

最后抄录孔子的儒行,虽然孔子称道的儒者也有一些脑残表现,但这篇文章仍值得今天的我们读一读――

鲁哀公问于孔子曰:夫子之服,其儒服与?孔子对曰:丘少居鲁,衣逢掖之衣;长居宋,冠章甫之冠。丘闻之也,君子之学也博,其服也乡,丘不知儒服。

哀公曰:敢问儒行。孔子对曰:遽数之不能终其物,悉数之乃留,更仆未可终也。

哀公命席。孔子侍曰:儒有席上之珍以待聘,夙夜强学以待问,怀忠信以待举,力行以待取,其自立有如此者。

儒有衣冠中,动作慎,其大让如慢,小让如伪,大则如威,小则如愧。其难进而易退也。粥粥若无能也,其容貌有如此者。

儒有居处齐难。其坐起恭敬,言必先信,行必中正;道涂不争险易之利,冬夏不争阴阳之和;爱其死以有待也,养其身以有为也。其备豫有如此者。

儒有不宝金玉,而忠信以为宝;不祈土地,立义以为土地;不祈多积,多文以为富。难得而易禄也,易禄而难畜也,非时不见,不亦难得乎?非义不合,不亦难畜乎?先劳而后禄,不亦易禄乎?其近人有如此者。

儒有委之以货财,淹之以乐好,见利不亏其义;劫之以众,沮之以兵,见死不更其守;鸷虫攫搏不程勇者,引重鼎不程其力;往者不悔,来者不豫;过言不再,流言不极;不断其威,不习其谋。其特立有如此者。

儒有可亲而不可劫也,可近而不可迫也,可杀而不可辱也。其居处不淫,其饮食不溽;其过失可微辨而不可面数也。其刚毅有如此者。

儒有忠信以为甲胄,礼义以为干橹;戴仁而行,抱义而处;虽有暴政,不更其所。其自立有如此者。

儒有一亩之宫,环堵之室,筚门圭窬,蓬户瓮牖;易衣而出,并日而食,上答之不敢以疑,上不答不敢以谄,其仕有如此者。

儒有今人与居,古人与稽;今世行之,后世以为楷;适弗逢世,上弗援,下弗推,谗谄之民,有比党而危之者,身可危也,而志不可夺也,虽危起居,竟信其志,犹将不忘百姓之病也。其忧思有如此者。

儒有博学而不穷。笃行而不倦;幽居而不淫,上通而不困。礼之以和为贵,忠信之美,优游之法,慕贤而容众,毁方而瓦合。其宽裕有如此者。

儒有内称不辟亲,外举不辟怨。程功积事,推贤而进达之,不望其报。君得其志,苟利国家,不求富贵。其举贤援能有如此者。

儒皆闻善以相告也,见善以相示也;爵位相先也,患难相死也;久相待也,远相致也。其任举有如此者。

儒有澡身而浴德,陈言而伏,静而正之,上弗知也,粗而翘之,又不急为也;不临深而为高,不加少而为多,世治不轻,世乱不沮;同弗与,异弗非也。其特立独行有如此者。

儒有上不臣天子,下不事诸侯;慎静而尚宽,强毅以与人,博学以知服;近文章,砥厉廉隅;虽分国如锱铢,不臣不仕。其规为有如此者。

儒有合志同方,营道同术:并立则乐,相下不厌;久不相见,闻流言不信;其行本方立义,同而进,不同而退。其交友有如此者。

温良者,仁之本也;敬慎者,仁之地也;宽裕者,仁之作也;孙接者,仁之能也;礼节者,仁之貌也;言谈者,仁之文也;歌乐者,仁之和也;分散者,仁之施也。儒者兼而有之,犹且不敢言仁也。其尊让有如此者。

儒有不陨获于贫贱,不充诎于富贵;不�君王,不累长上,不闵有司,故曰儒,今众人之命儒也妄,常以儒相诟病。

孔子至舍,哀公馆之,闻此言也,言加信,行加义:"终没吾世,不敢以儒为戏。"

2009年1月记于风城

顶部
jj1111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7-6 01:31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回复 #1 小曼 的帖子

“就是土改、大跃进、文革、改革、奥运、网络等事件都会成为"绞肉机"。” 文中佳句甚多,仅摘一句。

在国内看报时看到一些为应景“解放六十周年”而作的文章。偶尔还能在里面发现一些东西,如有人回忆土改中的事自己爆出好些“暴行”,自然和谐成面对“蒋匪帮“可能进行的反扑的准备和必要。如以其”地主婆“的身份残忍虐待老年妇女,其令人发指的手段令人不忍卒读。而好些人写起来还洋洋得意。为了两党争天下,为了绑架群众成自己的奴隶(美其名曰发动群众)就在中国人中煽起仇恨。利用人性的弱点(贪财,自私等)去残害其他人。六四的屠杀也被和谐成为中国腾飞保驾护航的准备和必要。中国要用多少血才能让这么多脑残者清醒?

顶部
杜欣欣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7-6 12:43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回复 #2 jj1111 的帖子

不完全是脑残吧,还有利益。比如说现在GCD和二十年前不一样,怎么个不一样呢,本质还是表象上?说什么赏石阿达她们是在战风车,那么战后德国早就不是希特勒时代的,还追诉什么?





我的博客:走入荒野
顶部
鲨鱼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7-6 15:59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回复 #3 杜欣欣 的帖子

两者共存,现成的例子,二平是利益,巴旗是脑残。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