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介绍唐卡
seeyourlight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8-3-8 12:43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介绍唐卡

唐卡(Thangka)也叫唐嘎,唐喀,系藏文音译,它是刺绣或绘画在布、绸或纸上的彩色卷轴画,是富有藏族文化特色的一个画种。

    唐卡内容繁多,既有多姿多态的佛像,也有反映藏族历史和民族风情的画面。西藏唐卡构图严谨,均衡,丰满,多变,画法主要有工笔重彩与白描为主。

  唐卡品种多种多样,除彩绘唐卡与印刷唐卡外,还有刺绣、织锦(堆绣)、缂丝、贴花及珍珠唐卡等。刺绣唐卡是用各色丝线绣成,凡山水、人物、花卉、翎毛、亭台、楼阁等均可刺绣。织锦唐卡是以缎纹为地,用数色之丝为纬,间错提花而织造,粘贴在织物上,故又称“堆绣”。贴花唐卡是用各色彩缎,剪裁成各种人物和图形,粘贴在织物上。缂丝唐卡是用“通经断纬”的方法,用各色纬线仅于强烈的装饰性。有的还在五彩缤纷的花纹上,把珠玉宝石用金丝缀于其间,珠联璧合,金彩辉映,格外地显得灿烂夺目。缂丝是我国特有的将绘画移植于丝织品上的特种工艺品。这些织物唐卡,质地紧密而厚实、构图严谨、花纹精致、色彩绚丽。西藏的织物唐卡多是内地特制的,其中尤以明代永乐、成化年间传到西藏的为多,后来西藏本地也能生产刺绣和贴花一类的织物唐卡了。印刷唐卡有两种,一种是满幅套色印刷后装裱的,还有一种是先将画好的图像刻成雕板,用墨印于薄绢或细布上,然后着色装裱而成。这种唐卡,笔画纤细,刀法遒劲,设色多为墨染其外,朱画其内,层次分明,别具一格。图案花纹需要处与经丝交织,视之如雕镂之象,风貌典雅,富有立体装饰效果。目前,市面上所售的多是印刷唐卡与绘制唐卡。


此篇转自一个很好的关于唐卡的网站:

http://www.tibetinfor.com/zt/tksj/index.htm





The Light in Me sees the Light in You.
顶部
seeyourlight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8-3-8 12:46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观世音



2008-3-8 12:46
guanshiyin.jpg (107.83 KB)
 




The Light in Me sees the Light in You.
顶部
seeyourlight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8-3-8 16:24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格萨尔王



2008-3-8 16:24
gesaer.jpg (210.33 KB)
 
点击在新窗口查看全图




The Light in Me sees the Light in You.
顶部
seeyourlight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8-3-8 16:40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热贡艺术的传人


作者: 红柯
--------------------------------------------------------------------------------


  久明先生居住在甘肃省甘南州首府合作市,是一位集绘画唐卡、舞蹈与龙头琴弹唱于一身的艺术家。他是青海省黄南州同仁县人,黄南是青海的一个藏族自治州,位于黄河以南。黄南州、湟中塔尔寺与甘南夏河都是黄河孕育的文化圣地,塔尔寺因格鲁派宗师宗喀巴而名扬天下,以后的班禅与达赖是其弟子。黄南州不是以宗教而闻名,黄南州同仁县隆务镇的五屯艺术即热贡艺术是真正的民间艺术,最能体现母亲河的特点。“五屯”即同仁县隆务乡的吴屯上、下庄、年都乎、郭麻日、尕赛日五个自然村。热贡藏语“同仁”的意思。所谓热贡艺术即同仁艺术。

  五屯四寨地处黄河以南隆务河中游肥沃之河谷地带,乃咽喉之地。

  五屯人掌握并擅长佛教艺术,包括绘画、泥塑、雕刻等,并且代出高手。这与他们自幼入寺学艺分不开。

  五屯艺术来源一是西藏地区的佛教艺术,二是敦煌艺术,三是内地汉族艺术,尤其是江南刺绣和工笔画法。五屯人来自江南,带来南京一带发达的生产技术和民间艺术,客观上给当地的藏族、土族注入一股活力,以后的塔尔寺以及拉卜楞寺、大昭寺等藏地大寺的艺术品大都出自五屯艺人之手。塔尔寺艺术主要归功于古代汉族的工笔画法,唐卡与壁画的浓墨重彩源于此。1941年张大千来到塔尔寺,收了几位学生,其中有五屯人夏吾才让。这些五屯少年随张大千到敦煌学艺,以后都成为藏地的绘画大师。夏吾才让写有《我跟随张大千临摹敦煌壁画的回忆》。

  久明出生的时候,同仁五屯艺术已经有200多年的历史了。他1929年出生在同仁县格让地方一个藏族牧民家中,家里很穷,父母忍痛把这个不满周岁还未取名的孩子寄养给五屯上庄一家富户。5岁时他被剃度为僧,入寺拜舅舅为师授了沙弥戒,取僧名久明慈成木。在师父的严教下识字学经,苦读两年经卷后,开始专修绘画唐卡课程。师父堪卓杰布是个远近闻名的绘画唐卡艺术大师,门下有许多从各地慕名前来拜师学艺的学徒。众多学徒中,久明的悟性、基础知识、临摹用笔、绘画技巧和色调布局以及颜料的配制技术都高于其他人。好多年以后,久明还记得当初学艺的情景,印象最深的是颜料的配制。

  佛教艺术的许多材料来自大地,矿物质很多。用于绘画的颜料有“嗄日”,一种白色的矿物颜料;黄信石,雌黄,一种用硫磺和砒霜合成的矿物颜料;黄丹,朱砂,紫红,绿色,蓝靛,暗紫,冷金黄色,这些矿植物颜料,大部分青藏高原都有。国外的颜料也不错,不丹的紫红,尼泊尔的黄丹,还有印度的颜色。但艺人们还是喜欢当地产的颜料,矿植物跟土壤气候是谐调的,跟药材一样,产地不同药性就有差异。安多地区是江河源头,水土好,颜料的色泽明亮鲜艳,经久耐用,画面效果很好。几百年前的唐卡就跟刚画出来的一样。

  各种原料要分别配制。每一种原料先在一个研钵里研成粉末,放入耐火的陶碗或玻璃碗里,倒入少许被水稀释的胶水,再把碗放火上加热,同时用细木棒搅拌。加工好的颜料装在大碗里,用的时候需要多少取多少,再兑上胶水加热搅匀。加工朱砂很简单,把朱砂矿石放碗里轻轻研成粉末,用力要匀,用力过大,颜料色泽就会浑浊。

  紫红色颜料是用树脂做的,把紫红色的树脂捣成麦粒大的颗粒,和香椹树叶一起煮,火不能太强,强火会破坏颜料的色泽。关键是火势和香椹树叶,树叶把树脂的紫红提炼出来。

  冷金黄色的制作是把成色上好的黄金碾成纸一样薄的金片,把金片切成细细的金丝,再把碾好的石粉和玻璃粉与金丝混合,用圆石头研磨,同时往里一点一点加水,直到这些混合物调和成稠糊糊的粘液为止。最后用清水把混合物中石粉和玻璃粉冲涮出来,只剩下含有金粉的溶液。这些被清水冲掉了氧化物的金粉就是“冷金粉”。拉卜楞寺和塔尔寺就是以用冷金颜料而闻名。

  黑色颜料用小麦做,把小麦放锅里炒黑,再倒进盛有开水的陶罐里。

  画笔用柔软的兽毛制作,越柔软越好,有猫毛有狐狸毛。

  硬漆有两种,一种用胡麻籽,一种用七寸子,这是一种植物根。制作第一种硬漆时,先把胡麻籽用水揉成一团,晾干、捣细,掺上温水揉一遍,把胡麻粉团里的油榨出来,倒进铜制或铁制的容器里放微火加热三天。第一天放一点白芸香(一种树脂)和一点黄丹。当掺上黄丹和白芸香的胡麻油均匀地成为浆糊状时,用纱布包起来挤压过滤。也可以用紫芸香,白硼灰和田台石来代替白芸香和黄丹。

  七寸子硬漆的调配与胡麻硬漆的方法大致相同,不同的是七寸子调配时先把七寸子根块捣碎用热水揉,再榨油。

  绘画用胶也有两种,都用皮革制作,也叫“皮胶”。用来调色的胶叫“神胶”,粘贴用的胶叫“嘴胶”。制“神胶”的皮革要弄干净。“神胶”和“嘴胶”的做法是这样:把皮革放容器内熬成糊糊,冷却,再切成大块贮放在阴凉干燥的地方,需要时加上水熬开。

  皮胶不能做敷料,容易生菌生虫子。作敷料的胶是从植物药材里提炼的,防病虫害,方法跟皮胶一样。

  唐卡对材料的要求很严,学习画唐卡先要会制颜料,掌握各种材料的特点用起来才顺手。

  经过9年的寒窗苦读,久明基本掌握了绘画唐卡的要领。1945年秋天,师父单独把久明叫到禅房告诉他:“你学业已满,可以独立作画,到实践中去锻炼吧。但你要记住,做事待人要虚心诚实,山外有山,不可自满,要向各地的画师求教,艺术上要精益求精,往后就要靠你自己了。”按惯例,师傅送给久明一套绘画唐卡的工具与颜料。

  久明告别恩师,离开五屯,来到安多佛教圣地夏河拉卜楞。拉卜楞是安多藏区政治、经济、文化中心,甘川青宁等地的各族人汇聚于此,藏汉回蒙香客商贾络绎不断。当时久明只是个十几岁的少年,初来乍到,客户对他很陌生,不放心。

  久明口述:好长一段时间没有事情做,我很伤心,觉得空有一身好手艺无法施展,真想放弃不干。晚上睡不着啊,我们安多高原的夜太静了,大夏河也是静悄悄的,谁都知道河水很大,可它就是那么沉静,我急躁的心也静下来,我一下子就感觉到这条河太厉害了,沉静中有一股神力。记得告别老师前,老师教诲我要虚心诚实多方求教,机会总是有的,就像这大夏河总是要流到黄河里去。

  心诚则灵,这个时候我遇到另一个恩师指点,他是拉卜楞寺的郭达仓活佛。我当时住在他们的囊钦,我的一切他全明白。其实人走上社会,贵人相助就意味着给你一个显身的机会。郭达仓活佛让我绘一幅肘长的唐卡。我心里明白,这是在测试我的手艺,稍有闪失,我就在社会上很难立足了。我倾平生所学要做好这个活。我很感谢大夏河,我酝酿画面布局,线条构思,造型神态,颜料调配的时候,脑子里总是出现宽阔沉静的河面,我很想看一眼大夏河,拉卡楞寺就建在河边,我强忍着被这条大河推着,我心里很静,我找到了这种激流中很可贵的静态,就像有神灵相助,一幅美妙的唐卡出现在眼前,连我自己都感到吃惊,就像看别人的作品。郭达仓活佛含笑不语。活佛的笑容太难得了。从那时候起,请我作画的寺院、僧俗客户就多起来啦。几年工夫我走遍了甘肃、青海、四川相交界的草原山川,走遍了那里的古刹寺庙、帐圈山寨。名气也出去了,大家叫我“久明拉绸”。意思是“年轻的画师”,我还不到20岁嘛。

  我很珍惜这个称号。一个佛教画师要有很高的修养和素质,随着阅历和技艺的增进,必须使自己达到一种理想的境界。达仓译师在《佛像塔藏装填法·裕丰大海》里讲,一位理想的艺术家应该没有缺点和过失;没有自满和愚痴;善于与人相处与人合作;不博取虚名不听谗言媚语;文明谨慎不粗野;清心寡欲,不争工钱;不计较雇主所给吃喝的好坏;诚实勤勉不懒散,不为自己的过失辩解;戒酒不近女色;身体要好,脾气温和,为人正直不在暗地伤人;这样才能有一个良好的心态,用汉族艺术家的话讲就是宁静致远,淡泊明志。解放后参加工作在西安进修时,汉族老师讲的给我印象很深。宁静确实是一种很高的境界。创作的地方必须是一种安静的所在,外人不能进来。方位也很重要,方位选择取决于作品内容。东方是艺术家制作善相神灵或人物时的方位;南方是制作那些主司积善增寿吉祥繁荣等神灵艺术品的方位;北方是制作怒相神灵艺术品的方位;西方是制作密乘神灵艺术品的方位。艺术家选择方位前要朝吉祥一方静坐片刻。制作期间严禁荤腥、饮酒、葱蒜这些刺激物,要在平和中达到神灵的境界。佛教艺术家很虔诚,作品不能留作者名字,留款是以后才有的,也不能牟取暴利,这是对神灵的不敬。

  求艺的过程其实就是一条虔诚的生命之路。这种内在的心灵修炼之后,才是技术问题,开始学艺阶段,虽然师父常常教诲,终归不是自身体验,经过漫长的磨炼才能明白这些道理。师父说:以后就要靠自己了。我常常想起这句话。

  久明向我介绍了唐卡的分类。条幅唐卡的底边留有很大的空白,尺寸一般是75厘米×50厘米;横幅唐卡尺寸一般1.10米×3.5米。根据材料,用丝绢做的唐卡是“国唐”,中国是丝绸之国嘛;用颜料绘制的唐卡叫“止唐”。

  国唐(丝绢唐卡)根据丝织材料又分五种:一是绣像国唐,用不同的丝绣手工刺绣,这是江南传来的刺绣艺术;二是丝面国唐,把各色丝绢切成块,用针缝拼成画面;三是丝贴国唐,跟第二种一样切成色块,不缝,用胶粘在画布上;四是手织国唐,用丝线编织;五是版印国唐,用墨或朱砂做颜料用套版直接印在丝绢上,套版一般用木版,也用铜版铁版。

  止唐(绘画唐卡)根据画背景时所用颜料的不同色彩分为五种:一是彩唐,用各色颜料画成背景的唐卡;二是金唐,金色颜料背景;三是黑唐,墨色背景;四是朱红唐,朱红色背景;五是版印止唐,与国唐版印相同,只是国唐印在丝织画布上,止唐印在绵布画布上。绘画唐卡主要受中原工笔画影响,浓墨重彩。

  绘制唐卡前先要根据画面的大小来选择尺寸合适的画布,把画缝在细木画框上,把画布绷紧,再把细木画框绑在大画架上,以“之”字形把细木画框的四边同大画架四边绑在一起,绑结实。

  画布要浅色,薄软,太厚太硬容易使颜料皱裂,最好是白府绸和细绵布。画面太大就把几块画布缝在一起,针脚要细密接缝不能影响画面的平整。

  画布固定好以后,先涂上薄薄一层胶水,打底色,晾干。这是防止画布吸附颜料,防止颜料变花。再涂上薄薄一层有石灰的浆糊,晾干。把画布钉到木板上,要平坦,用玻璃贝壳或者圆石头细细地摩擦,直到画布上看不见布纹为止。

  接下来画主要的定位线,有边线,中心垂直线,两条对角线和其他需要标出的轮廓线。用炭笔画出像的素描草图“白画”之后,再用墨勾成墨线,再根据画面描绘的不同景物,涂上相应的颜色。一次只上一种色,先浅后深。绘佛像时,先绘莲花座,再画布饰,最后画佛身。画背景也先浅后深。用金色画衣服上的图案,叫金画,用金色钯边叫金线。最后,把所有需要用墨勾的线再勾勒一遍,然后画上眼睛,一幅画就活了。因为颜料来自大地,都是矿植物的精华,灌注艺术的才华之后就像一个活的生命一样让人感动。

  这些程序也因人而异,依自己的秉性和经验随机应变。

  画面上围绕佛像留出的空白还要画上景物或其他由地、水、火、风四原质组成的无生命的物体,也可以画上人的常见的众生有情。

  五屯四寨培养了久明先生的绘画才能,夏河拉卜楞寺使他的才华更上一层楼,成为唐卡艺术家。还有一个原因,一个偶然的机会,他接触了音乐,其结果,安多藏区又出现了一位龙头琴大师。

  久明口述:常年在外奔波绘画,太劳累了,就这样病倒了。我回到拉卜楞养病,结识了一些新的僧友。他们都是拉卜楞寺佛殿乐队的演奏员,我可以到乐队去观看他们演奏,大概人在极端病弱的情况下容易动情吧,每次听到合乐声,就像到了仙境,我鼓足勇气,去拜乐队首席演奏员扎油为师,我太喜欢龙头琴了。按寺规这是不允许的,我只能偷着学。晚上把门窗关死,轻声弹奏。师父也被感化了。把他的拿手曲目《桑达格劳》、《阿玛米》、《玛霞》传授给我,我成了一个龙头琴演奏家。从音乐开始,我迷上了民间舞蹈。拉卜楞地区的民间歌舞别具一格,我用几十年时间收集整理,编成书,大概有30多种,快要失传了,有这本书就不怕啦。也因为歌舞我最终落脚在合作这地方。1950年夏河解放,我是第一批参加工作的藏族艺人,有文化,就安排在秘书科工作。1952年,西北艺专来拉卜楞招生,我很想上艺专去深造,县委不放人,少数民族干部太少,艺专的同志反复交涉,县上才同意。我在古都西安学习3年,1955年毕业,本来可以留省城兰州,可我丢不下安多藏区丢不下拉卜楞歌舞。我回到夏河,组织甘南州第一支文艺工作队。1956年我编的剧目到北京演出,轰动京城,毛主席接见了我们。1957年我第一次把拉卜楞民间歌舞搬上舞台,拉卜楞民间组舞演出后,传遍甘青川三省,成为甘肃省接待外宾的节目。这本《拉卜楞民间歌舞》文图并茂,文字7万多,100幅舞图案。

  我有个梦想,要把艺术带到安多最偏远的地区,在旧社会根本办不到,土匪多,自己也没能力,只能在寺院和城镇去绘画。1965年,我组织一支精干的文艺队,跨上马,深入到玛曲草原尼玛乡秀玛大队。我亲自演唱龙头琴,群众从黄河两岸早早赶来,很有意思。龙头琴弯弯的形状多么像黄河,黄河在玛曲就弯成这个样子。观众鸦雀无声,这是个好兆头。一曲结束,观众掌声四起,一曲接一曲,下不了台啊。牧民们看一次不过瘾,文艺队走到哪他们跟到哪,反复着,太感人了。关键是他们能参与进来,牧民个个能歌善舞,看几遍就会了。学会几个歌舞回到家里,就是一笔享用终生的财富啊。有一次演出刚结束,阿万仓乡一位牧民来找我,他家住在黄河对岸,家里有一位105岁高龄的寿星老奶奶,听说有弹唱龙头琴的久明,一定要请到家来演唱。我二话没话,带几个人渡过黄河,到老人的帐篷里演节目,百岁老人的眼睛啊,含着泪花,花白的脑袋轻轻点着旋律,在我们身边悄悄流动的不是大夏河,是玛曲,眼前坐的这位老人就是河的化身啊。不但我感觉到这一点,我的同事都感觉到了,从演奏的效果和神情里可以看出来的。玛曲草原的夜晚,使我们真正体会到一种天地间神圣的东西。老人拉着我们的手很激动,她说:“活了这么大岁数,经历了多少风风雨雨,没想到能坐在自己的帐篷里看这么精彩的演出,玛曲草原莫非成了仙境成了天堂!这是我的福气啊。”河曲本来就是仙境嘛,那些年我整天奔波在蓝天白云下,奔波在群山草原之间,玛曲草原碌曲山地到处是我们的歌声。说实在的,我更喜欢玛曲,那里是纯牧区,没有城镇,我们骑着快马跟候鸟一样,很累但心情舒畅。有一年冬天,从冰上过黄河,我掉进冰窟窿里差点丢了命,大家用绳子把我拉上来,算是沐浴了黄河水,淬了一次火,干劲更大了。那是什么样的年代啊,很少在家里呆着,安多的群众给我起了一个绰号:阿日扎年坚,就是持龙头琴者。草原上的人用绰号代替了我的真实姓名。藏区的人都知道,玛曲、碌曲、欧拉这些黄河湾地区是格萨尔王的领地,相传岭国的发祥地就在果洛草原的南部,格萨尔王转战南北,消灭了一个个顽敌,降伏了一个个妖魔鬼怪,最后来到阿尼玛卿山下。黄河从远方滚滚而来,在辽阔的草原上就像一条巨龙,格萨尔很想在这块风水宝地建造一座岭国王城。当晚,格萨尔王就在草原上安营扎寨,解鞍放马。不过,他见草原太大,怕神骏跑远,就给它上了马绊。格萨尔美美睡了一觉,睡到天亮,发现他心爱的神骏跑得无踪无影。格萨尔王找遍整个草原也没有找到,辽阔草原只有巨龙般的黄河滚滚向前。我在那个地方纵马奔驰过,地形就像个大簸箕,拉紧马缰都有一种疾驰如飞的感觉,大地向东倾斜,骏马跟黄河一起奔向中原啦。在那里奔驰,你很难分得清你骑的是马还是一条河。也就是在那一天,我强烈地感觉到我要绘一幅有关格萨尔的唐卡。你知道,我已经好多年没有画唐卡了。

  我问他:你是不是学了龙头琴以后有意放弃绘画?

  久明告诉我说:一个艺术家不会拘泥自己,那是一个歌唱的年代,奔驰在草原上,手里抱一块石头也想奏起音乐,不知不觉中画笔就离开双手,紧握着的是龙头琴。我无法分得清琴弦与画笔的区别。画笔要回来的时候,由不得我自己,好像它从来没离开过我,我们彼此那么熟悉,它回到我手上,我心安理得,毫无愧疚之感,就画呗,就这样画出了“霍岭大战”。

  我说觉得这画很像汉族的《封神演义》,武王伐纣,姜子牙申公豹,黄河阵,所有的神仙都来帮忙,战胜许许多多的妖魔鬼怪才攻进朝廷。

  久明大笑道:太有意思了,你到我们安多地区来是不是寻找神话呢?

  我说:我的故乡原本就有神话,关中西部的岐山就是“封神演义”的原产地,我们村子前边有黑虎台,西边有凤鸣岐山的凤鸣河,北边的“卷阿”是周代《诗经》诞生的地方,周朝的先民古公父从北方迁岐山,这是中原汉族的英雄史诗和神话。安多的神话气息给我一种回归故乡的感觉。《霍岭大战》是否意味着你艺术生涯的高峰期。

  下面是我们之间的一问一答。

  久明:可以这样说吧,你看这些作品《黑度母》《绿度母》,这是《嘉央五世》。

  红柯:太美了,全是宗教画,您晚年倾心于“唐卡”是否对佛祖敬点虔诚之心呢?

  久明:不!不!这是艺术,是藏族艺术啊,我无法让你看到我几十年前的作品,我可以这样告诉你,歌舞与绘画是相通的,不论是龙头琴还是安多民间歌舞、神话、史诗都对我的艺术有很大影响。我甚至认为,这几十年的歌舞生涯是为晚年的绘画做准备做铺垫,人生就这么有意思,转一个大圈又回归到少年时代的久明拉绸,阿日扎年坚与久明拉绸是我的两个替身吧。你看现在的画,里边融进去许多歌舞的因素,动感更强烈了,活的生命应该是这样子。

  红柯:五屯热贡艺术与其他藏族艺术以及汉族艺术有什么区别呢?

  久明:五屯热贡艺术与西藏和康巴的差别很大。西藏的翠绿,康巴的赭红,热贡的火红。热贡像盆火,大碧大赤,黄河源头的水浇灌出来的,其他地方不能相比。藏族艺术与汉族艺术密不可分,但一个很大的区别是藏族艺术照本绘制,越雷同越好,艺术家在整体意识中展示个人才华,连艺人的姓名都不能留下。寺院有最好的艺术品,上边都不署名。古代的汉族佛教绘画也是这样,敦煌艺术是集体创作,还有汉族地区那些古代石窟雕像,都没有作者的名字。藏族佛教艺术把这个传统一直保持到近代。汉族传统的绘画强调个人特点,雷同是大忌。我在西安学习时就感觉到这一点。

  红柯:你最满意的作品是哪些?

  久明:我们合作的九层楼寺,寺院要我绘四幅,我绘了三幅,我的眼睛看不见了。

  红柯愕然。

  久明:你别怕,我没有完全失明,我可以看清一个人的模样,我相信这就是命运的力量。小伙子,知道米拉日巴活佛吗?

  红柯:我刚在北京买到他的传记。

  久明:九层楼寺就是为米拉日巴建造的。他是个了不起的人,那本书的开头你还记得吗?

  它是这样的:

  这尊者的生平历史,

  恰似美貌动人的女郎,

  更何况用慈悲巧加梳妆。

  所以,一旦传入有缘者的耳中,

  虽欲隐秘起来不去张扬,

  由于它的奇特威力,

  却忍不住喜悦的笑声常响,

  只好借助翰墨,

  把它及时谱成词章。





The Light in Me sees the Light in You.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