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切·格瓦拉,一个被异化的符号
先磨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07-10-12 23:14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切·格瓦拉,一个被异化的符号

切·格瓦拉,一个被异化的符号

□陶短房

10月9日是切·格瓦拉(Che Guevara)被枪杀40周年,在这位传奇革命家短暂的生命历程里,他的声名在另一个革命王国中国并不显赫,然而今天的中国,切的名字已为千万人所传扬。

  今天的中国,在一些时尚的大都市,你不难看到切·格瓦拉:他头戴红星贝雷帽的经典造型,会随时出现在驻唱歌手的文化衫上、青年诗人的马克杯上,或者博客和BBS的题图、头像上。在今天的中国,切·格瓦拉已经是一个符号,看见那头像,许多人都会脱口而出一连串的概念:纯洁、执着、清廉,等等。

  在中国数以万计的格瓦拉推崇者中,也许不会有几个人去读一读古巴总统卡斯特罗刚刚撰写的纪念长文,更不会有几个人对切的治国理念和游击战方略,以及他在非洲的扎伊尔期间巨大的内心变化感兴趣,因为那些太具体、太琐屑、太世俗、太不格瓦拉了。许多人推崇切,没错,但他们推崇的是作为一个符号的切,而不是活生生的那个切。

  随着“红五月”、“反战”和“垮了的一代”,在西方,个性解放、反抗权威和秩序的思潮席卷了整个上世纪70年代,敢于反抗霸权、垄断、资本和权威,并具有不恋权势的清教徒特质和“宁可站着死,决不跪着生”无畏品格的格瓦拉,便很快成为这一代充满叛逆和反权威思想、追求个性自由的西方青年心目中的偶像和英雄,他屡屡以微薄力量挑战强大军事机器的行为,在这些青年眼中,更是充满了浪漫主义气质。于是革命者切·格瓦拉首先在他们当中成为偶像、符号和英雄,他的头像被高举在反全球化示威的行列中,被印在反战标语和旗帜上,甚至环保主义者也会把切·格瓦拉当做自己的保护神,他的名字常常被摇滚乐手唱响,形象被印在从雪茄烟盒到T恤五花八门的物品上,庇佑着更多的人,切·格瓦拉很快成为全球性的符号,他象征着叛逆、自由、反威权、不逆来顺受,也许一些以切的名义发起的行动其实恰是切所反对的,也许只有南美乡村和贫民窟里的穷人才真正懂得切所说、切所想的,但这并不重要:切·格瓦拉只是一个符号。

  切在中国真正的大众化,却是随着摇滚乐队的载歌载舞和文化衫,随着MTV、电影和西方流行文化,作为一种时尚传入,并迅速地本土化。如果说在西方,切的符号更多出现在街头,在中国,他却往往呆在卧室或音响室的天花板上,或个人电脑的壁纸上;如果说在西方,切更多是一种群体符号,在中国,他却被无数个人所尊奉,所收藏。

  和西方的格瓦拉尊奉者多数来自劳工和边缘阶层不同,在中国,切往往是“精英”、白领、小知识分子等的话题,却通常不为普通劳动者所熟知(真正的切,恰是前者的敌人,后者的朋友),他们津津乐道于切的廉洁,切的理想主义,他们对切在古巴银行行长任上吓跑贪官污吏的轶闻耳熟能详,对切的积极反美更赞不绝口,却未必敢领教切的清教徒生活,更难效仿其骑着摩托车遍访拉美民间疾苦的颠沛生涯。他们中的一些人甚至仅因为切的造型很酷,或者别人也在谈论切而去关注,去追慕,却并不了解这位外貌英俊、出身中上阶层的阿根廷人为与穷人打成一片,在演讲时几乎永远使用最俚俗、最普通的大众语言。对大多数中国追慕者而言,切·格瓦拉只是一种时尚,一个符号,而不是一个思想。

  同样是符号,西方世界的切和中国的颇有不同,前者更具叛逆性而后者更接近完美的理想主义者,这和符号的特质有关:不论在哪里,切都被当做对人们心中不满的逆反,不满的差异,自然也产生了作为符号不同的切·格瓦拉:中国的切迷对全球化不会有太多切肤之痛,而在另一些国家,激进青年们也不会对其改造私有化的故事产生多少兴趣。

  英雄时代早已离我们远去,在这个消费至上的时代,商场、竞技场的经营成为社会偶像的主流,但任何时代、任何社会的任何人,其心目中或多或少都有英雄影子的存在。在今天的中国,在缺乏英雄的年月里,切·格瓦拉这样的英雄符号也更容易流行、更容易被当做人们的心灵寄托,而且如陈年佳酿,历久弥醇。

  (作者系旅加拿大学者)

顶部
seeyourlight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0-13 20:12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才想起来, 真的是见过这样的文化衫.
当时还觉得有些奇怪. 一定是他.





The Light in Me sees the Light in You.
顶部
seeyourlight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0-13 20:14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找来一些资料:
-----------------------------------
切·格瓦拉魅力长存的传奇战士                   

    1967年10月9日,拉丁美洲著名革命家、“游击中心”理论倡导者切·格瓦拉在前一天战斗中负伤被俘后,被美国支持的玻利维亚军人政权枪决。

    早在20世纪60年代,切·格瓦拉的名字便在世界传扬。当年中国也曾称赞过他在古巴推行的游击战道路,而西方对他则冠以“红色罗宾汉”、“共产主义的堂·吉诃德”等称号。直至2000年,北京舞台上演的话剧《格瓦拉》还曾轰动一时。那个生活在地球另一面的传奇革命家,其战斗和生活的轨迹其实曾与我们紧密相关,其悲欢也值得国人品味反思……

    ■以毛泽东著作为师,为穷苦人的利益而抛弃了医生的职业到古巴打游击

    在古巴革命中闻名的格瓦拉,原本是阿根廷人。他于1928年生于较优裕的家庭,毕业于医学院,在行医中痛感人民苦难非药可治,在阅读了马列著作后决心从事政治斗争,以解放整个拉丁美洲为己任。1957年,他在墨西哥结识了古巴革命者卡斯特罗并与其结成密友,两人很快便率一支小队乘船潜回古巴,登陆后他们上山进行游击战,一年多后就推翻了亲美的独裁政权。

     在“七支步枪起家”的斗争中,格瓦拉读过西班牙文本的《毛泽东选集》后深受启发,后来他一再说:“毛泽东是游击战大师,我只是个小学生。”1959年,古巴革命胜利。翌年,格瓦拉便来华访问。他见到了被自己奉为导师的毛泽东,两人亲密地拉着手说话。回国后,格瓦拉便拿起甘蔗刀下田,宣布这是仿照人民公社的榜样,并号召民众学习中国专家不计较工资只讲奉献的精神。

     格瓦拉做体力活并不是装样子给群众看的,而是实实在在地真干,业余时间特别是星期六下午,他的时间主要用于义务劳动。他公私分明,年幼的孩子生了急病,他也绝不许用自己的公车送医院。在当时物资困难的情况下,政府发给每个高级领导人一张特殊供应卡,位居国家第二把手的格瓦拉马上退回,而且始终要求家人到商店同普通百姓一样排队买东西。至于他那些同战士一样站岗,治疗被视为瘟神的麻风病人从不戴手套一类的故事,更是广为传扬。正是这种毫无利己动机的献身榜样,使格瓦拉能够超越时空,被贫困国度的民众和许多富足的西方人同时接受和称赞。卡斯特罗对这位战友的评价则是:“一个在行动上没有一丝污点,在举动中毫无瑕疵的典范就是切!”

    ■理想主义与现实的矛盾,使他离开古巴进入他国丛林

     在革命胜利后的古巴,格瓦拉在取得古巴国籍后只呆了六年。当时,中苏论战势同水火后,他感到两面为难,便在1965年2月再次来华访问,他主张同苏联停止论战,但他的建议未被接受,他也没见到毛泽东。带着忧郁离华后,格瓦拉便在公开场合消失,并登报宣布放弃职务和国籍,使古巴政府不必对其行为负责。

     后来人们知道,1965年春,格瓦拉进入了刚果(利)东部,指导当地的左派游击队。几个月后,他失望地离开,因为他感到当地人不愿认真打仗,所以失败无法挽回。隐蔽回古巴休整几个月后,1966年11月,格瓦拉又带领几十个说西班牙语的外籍人进入玻利维亚,在丛林中展开游击战。

    对于格瓦拉为什么出走,三十多年来不少研究者有过多种解释。多数意见是,他想摆脱国际共运的分歧,在南美洲再树立起一个革命榜样。不过,从近些年发掘出的他的一些当年的文件笔记中看,格瓦拉其实有更深层次的想法,他对社会主义建设道路有诸多疑问,想另辟一条新路。

     古巴革命胜利后,格瓦拉是首任国家银行行长,可他却主张废除货币建立“不用钱的文明”。从事建设时,他反对“物质动力”,主张消灭个人主义,要求用劳动竞赛来驱动。由于美国的封锁,经济难以自给的古巴不得不大量接受苏援,在体制和指导原则方面也学习苏联模式,对此格瓦拉很失望,认为从列宁推行“新经济政策”起就开始了“资本主义复辟”的先例,而只有战争条件下同志关系才是真正纯洁的兄弟关系。他这类理想主义的主张,在和平建设的现实生活中注定难以实行,到另一个国度用以往的战争方式再做新探索就势在必然。

     抛弃古巴优裕且安宁的城市生活,再进入毒蛇蚊虫出没的南美丛林,对从小便患哮喘病的格瓦拉绝非易事,但是为了理想他义无反顾。在近一年艰难的山区游击跋涉中,格瓦拉只靠一匹骡子驮行李,忍受了诸多困苦,面对追剿和陷入绝境也毫不动摇,并宣布绝不让敌人活捉自己。在1967年10月8日的最后战斗中,他因负伤并犯了哮喘病,才当了俘虏。

    ■“游击中心”理论随着他的牺牲而终结,忘我的人格魅力却长存人间

     格瓦拉学过中国的游击战理论,他提出的“游击中心”论却又有一些不同之处,其中特别强调少数精英的作用,认为到处游击示范便可让民众一涌而起推翻反动政府,而很少注重根据地建设和深入细致的群众工作。格瓦拉最后在玻利维亚的牺牲虽然悲壮,却说明了外籍人到别国输出革命很难成功,实践标准也对其游击理论做了最无情的检验。

    记得20世纪70年代后期国内曾翻译过格瓦拉的《游击笔记》(内部出版),笔者曾问过许多熟悉游击战的老前辈的观后感,回答都是叹息不已。从书中可看出,格瓦拉最后近一年在山区到处游动,他想“解放”的当地农民对其却非常冷淡,没有一个人参加游击队,甚至向政府军告密。这支队伍成了无水之鱼,人越打越少,能坚持那么久全靠顽强的毅力和信念支持。

     格瓦拉的小队遭伏击覆没,本人被俘后,美国中央情报局特工同他谈了话,出于敬佩曾主张送到关塔那摩关押,玻政府却坚持处决。因该国已取消死刑,刽子手便于 10月9日把格瓦拉带出来,迎面用冲锋枪向他扫射,然后拍照后公布说格瓦拉是阵亡。面对枪口,格瓦拉昂首挺胸,无愧于一个战士的形象!

    格瓦拉牺牲后,比生前获得了更多的荣誉,在世界范围内特别是亚非拉国家有了众多崇拜者。在许多国家的群众集会上,经常可看到他的画像和毛泽东像并列。那幅穿作战服留胡子的照片,成了为摆脱苦难而奋斗的许多人的精神偶像。

     苏东巨变后,全球虽出现了意识形态趋向淡漠的情形,众多人却仍有“格瓦拉情结”。1997年是他牺牲30周年,恰好其遗骨在玻利维亚被发现,南美许多国家都举行了盛大的纪念活动。阿根廷还专门为他拍摄了故事片,并在国会大厦前举行诗歌朗诵会。更有成千上万各国青年聚集到格瓦拉牺牲的玻利维亚尤罗山谷,昔日冷寂的失败之地召开了欢声鼎沸的大会;古巴的悼念活动更是盛况空前……随后,在北京话剧舞台上出现的格瓦拉,也造成过轰动效应。剧中主人公谴责种种社会不公后大声说:“不革命行吗?”观众(多是年轻人)立即报以一阵掌声和呼喊。当然,剧场内同时也有笑声和叹息,表现出中国新时期价值观念的多元化和情感的多样性。

     国际范围内“格瓦拉热”几十年不衰,比格瓦拉本人的胜利和悲剧更值得人们思考。如今,在我们这个喧闹的世界上虽然物欲横流,人们需要物质利益,然而对美好精神境界的追求却没有泯灭。只要社会还存在着压迫和不公,切·格瓦拉那种为解放苦难者不惜献身的精神便永远会受尊崇,众多青年人仍会高呼着:“切!切!”

    北京青年报2002/10/9



2007-10-13 20:33
post-416788-1151547862.jpg (48.37 KB)
 




The Light in Me sees the Light in You.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09-2-6 18:47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大家前些年都应该在商店见过他的文化衫。

顶部
巴绝战舰



来自 青海省西宁市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2-7 00:57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回复 #1 先磨 的帖子

确实是这样的,当年我也喜欢这样的体恤,可是我更本不知道上面印的那个人是我初中历史课上学的南美的革命家,直到2006年看了〈摩托日记〉才慢慢了解格瓦拉,记的以前好象翻译成格瓦那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09-2-7 18:39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这是一些关于他的照片;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09-2-7 18:41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这首关于他的歌曲非常打动人心,虽然我听不懂歌词,可是里面不断重复的他的名字, 就足具魅力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09-2-7 18:48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Che's life is an inspiration for every human being who loves freedom. We will always honor his memory."
--- Nelson Mandela

"Che is not only an intellectual, he was the most complete human being of our time, our eras most perfect man."
--- Jean Paul Sartre

顶部
先磨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09-2-7 19:01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回复 #7 可见光 的帖子

是很有感召力。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09-2-7 19:19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这里有一个关于他的电影,即将在二月二十号上映。

Directed by Steven Soderbergh. Screenplay by Peter Buchman and Benjamin A. van der Veen UK release date 20 February 2009.


顶部
pbxie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2-7 22:02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像切·格瓦拉这样的英雄中国也有很多,彭湃就是著名的一个。正是有这些英雄的奉献牺牲,中国的革命才成功了。但是——结果大家都知道。

顶部
杜欣欣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2-8 01:31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回复 #7 可见光 的帖子

有革命激情的人都喜欢切,是世界性的,我的印度朋友是政治教授,家里和衣服上经常有切的像。革命时期的爱情比霍乱时期的爱情如何?这歌中女子有些像文革时代的女红卫兵,不过那时候的衣衫要扣紧,不敢这么敞着





我的博客:走入荒野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09-2-8 09:34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回复 #11 pbxie 的帖子

还不是特糟糕。

顶部
先磨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09-2-8 09:36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回复 #12 杜欣欣 的帖子

捂着严严实实的,不能体现革命和野性,我喜欢敞着的衣服,这样更符合电影主题,很能启发、张扬大众的原始激情。

----这歌中女子有些像文革时代的女红卫兵,不过那时候的衣衫要扣紧,不敢这么敞着

顶部
先磨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09-2-8 09:39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回复 #11 pbxie 的帖子

百度彭湃  

彭湃(1896.10.22-1929.8.30),乳名天泉,原名彭汉育,曾用过王子安、孟安等化名,广东省海丰县城郊桥东社人。出身于一个工商地主家庭。1921年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1924年初由团转入中国共产党。是中国无产阶级革命家,中国共产党早期农民运动的主要领导人之一,海陆丰农民运动和革命根据地的创始人。被毛泽东称之为“中国农民运动大王”。
  民主革命时期,早年在海丰第一高等小学、海丰中学、广州广府中学等校读书。1917年夏去日本求学,期间积极参加留日学生的反帝反封建的斗争。1921年回到广州,组织社会主义研究社,同时任海丰县教育局局长。积极从事农民运动,同年10月在海丰县赤山建立中国第一个农会。1923年元旦,领导成立海丰县总农会并任会长。
  大革命时期,1923年7月至1925年底,在广州举办五届农民运动讲习所,担任第一和第五届农讲所主任。参加两次东征。1925年5月当选为广东省农民协会执行委员会常委、副委员长。中共广东区委成立后,任区委委员,1926年10月任中共海陆丰地委书记兼潮梅海陆丰办事处主任。1927年3月到武汉农讲所工作。5月在中共第五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当选为中央委员。1927年10月,澎湃在广东海陆丰地区领导武装起义后,建立了海丰、陆丰县苏维埃政府,这是中国第一个农村苏维埃政权。
  土地革命战争时期,1927年8月1日参加了南昌起义,任中共前敌委员会委员。在“八·七”会议上缺席当选为临时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11月领导海陆丰武装起义,任海陆丰工农民主政府委员长和中共东江特委书记。1928年7月,在中共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当选为中央政治局委员。同年冬任中央农委书记兼江苏省委军委书记,被誉为农民运动的大王、中国农民运动的领袖。
  1929年8月24日因叛徒白鑫出卖而被捕,30日在上海龙华与杨殷、颜昌颐、邢士贞4人同时英勇就义,时年仅33岁。其著作编为《彭湃文集》。
  附注:中共中央很快得到彭湃等四同志就义的噩耗。当晚,周恩来含着眼泪代表党中央起草了《告全国工人农民及其他劳苦群众书》,油印后,于笠晨发往各地党组织,并通知各级党组织举行哀悼。1930年8月30日,彭湃等四烈士牺牲一周年时,周恩来以冠生的笔名在《红旗日报》上发表了题为《彭扬颜邢四同志被敌人捕杀经过》一文,文章写道:“革命领袖的牺牲,有他不可磨灭的战绩,照耀在千万群众的心中,熔成为大革命的推动之力,燃烧着每一个被压迫群众热情,一齐奔向革命的火原,所以我们在四难得烈士前面,不需要流泪的悲哀,而需要更痛切的继续着死难的烈士的遗志,踏着死难烈士的血迹,一直向前努力,一直向前斗争。”
  地主阶级逆子 农民运动领袖
  作为我党早期的革命领袖,彭湃的可贵之处在于对农民运动的贡献。他是农民运动的开拓者和理论家,在发动农民、组织农民、武装农民反抗剥削压迫、进行土地革命、建立农村根据地等方面进行了大量的实践,为我党积累了丰富而宝贵的经验。毛泽东曾称赞彭湃是“农民运动的大王”。
  彭湃于1896年出生于广东海丰县有名的大地主家庭,他自述家况是:“被统辖的农民男女老幼不下千五百人。我的家庭男女老幼不上三十口,平均一人就有五十个农民做奴隶。”但以救国救民、变革社会为己任的彭湃,最终却背叛了自己的家庭,领导农民同地主阶级做斗争。为此,家里人痛呼“祖上无德”,骂他为“逆子”。据彭湃自述:“除了三兄五弟不加可否外,其余男女老幼都是恨我入骨,我的大哥差不多要杀我而甘心。”为怕他“败家”,家中兄弟分产自立。彭湃就此把自己分得的田契亲自送给佃户。佃户不敢要,他就把佃户们召到自己家里,当众将田契全部烧毁,并宣布:“日后自耕自食,不必再交租谷。”
  为寻求真理,彭湃东渡日本求学,并于1918年9月就读于早稻田大学政治经济科。期间,他开始接受社会主义思想,学习《共产党宣言》、著名社会主义者河上肇的《社会主义问题研究》等书刊。1921年,彭湃回国后在广州加入社会主义青年团,后又在海丰发起组织“社会主义研究社”、“劳动者同情会”。他在《告同胞》一文中指出必须进行社会革命,破坏私有财产制度,实现社会主义。
  彭湃逐渐认识到发动工农的重要,下决心到农村去做实际运动,走上了一条崭新的革命道路。初到农村,农民们以为他是来讨帐的士绅或收税的官吏,躲着他。后来他戴上竹笠,光着脚板,带着旱烟筒,用通俗的语言与农民交谈,逐渐被农民所接受。1922年7月29日晚上,彭湃与另外5位农民组成一个六人秘密农会,迈出了海丰农民运动的第一步。1923年元旦,海丰总农会宣告成立。这标明我国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的农民运动进入有纲领有领导的新阶段。不久,广东省农会成立,彭湃被推选为执行委员长。
  彭湃最早建立农民武装,保卫和促进了农民运动的发展。1924年10月,彭湃等领导成立了广宁农民协会,并建立了县农民自卫军。之后指挥农民自卫军和孙中山大元帅府的铁甲车队取得了对地主武装斗争的胜利,有力地推动了当地的减租运动。彭湃还注意从理论上总结农民运动的经验,指导农运深入发展。1926年,他写的《海丰农民运动报告》开始在国民党中央农民部主办的《中国农民》上连载。这是我党历史上第一部关于农民运动的专著。
  1927年3月,中华全国农民协会成立,彭湃和毛泽东、方志敏等13人被选为执行委员,担负起领导全国农民运动的重任。彭湃和方志敏等支持毛泽东提出的重新分配土地的主张。10月30日,在中共东江特委的领导下,海陆丰农民为了反抗国民党的屠杀政策,举行第三次起义,赶跑了国民党反动派,夺取了政权。随后,彭湃受派从香港回到海陆丰,负责筹建工农兵苏维埃。11月13日和18日,陆丰和海丰先后召开工农代表大会,宣告海陆丰工农兵苏维埃建立。这是中国第一个红色政权。尽管在敌人的疯狂反扑下海陆丰苏维埃政权只坚持了四个月,但它为以后红色政权的建设在理论和实践上积累了经验。
  1929年8月24日下午,时为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农委书记兼江苏省军委书记的彭湃,到上海新闸路经远里参加江苏省军委的会议。因叛徒白鑫告密,彭湃等被捕。在狱中,他连遭毒刑,腿部骨折,几次昏厥,仍坚贞不屈。8月30日,蒋介石亲自下令,在龙华警备司令部内枪杀了彭湃等同志。
  彭湃是我党早期卓越的领袖和宝贵的财富。他被捕后,中央军委书记周恩来当即决定派人在敌人押送彭湃的途中截车。可惜负责运枪的人没有及时把手枪上的润滑油擦去,等大家找来煤油将枪洗净,再装扮成拍摄电影外景的队伍赶到预定地点,已经错过了时间。
  彭湃等牺牲后,周恩来含泪起草告人民书:《以群众的革命斗争回答反革命的屠杀》,同时下令:“一定要把叛徒白鑫干掉!”1929年11月11日晚上11时许,正当白鑫准备离开上海到南京躲避时,我特科人员在霞飞路将其击毙。
  同许多革命先烈一样,彭湃同志最可敬仰的是他坚定的革命信念。为了信仰,彭湃背叛生活优裕的家庭,走上艰苦的革命道路。为了信仰,彭湃在革命最艰难的时候矢志不移,最终慷慨对敌,从容赴死。

顶部
杜欣欣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2-8 10:30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回复 #14 先磨 的帖子

说的不错。禁欲+革命==中国人独创?





我的博客:走入荒野
顶部
先磨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09-2-8 10:43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回复 #16 杜欣欣 的帖子

老毛让人禁欲+革命,自己可会享受了。他76年不死,不知道我们这批人现在会是什么样子。要是毛岸英烈士没有牺牲在朝鲜战场上,而是继承他爸的位置,不知中国现在又将如何。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09-2-8 11:31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一代人只能有一代人的思考。

我觉得禁欲并不是老毛的主意,而是(中国)传统文化使然。人类重新认识性,这在各个文化中都有个过程。

美国传统的基督教文化对性的要求也是很严格的。后来美国在60 年代也有性解放,但跑一圈回来,性解放伤害的又是谁?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09-2-8 11:36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张承志原来就是红卫兵。他至今对他当年的红卫兵生涯也不后悔。
后来他能够亲自去关心贫苦的回民。

说实话,我对老毛和红卫兵都不是特反感。(不是全赞成他们做的事。)

顶部
pbxie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2-8 12:00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回复 #19 可见光 的帖子

估计可见光的年龄太小。

年轻的时候不懂事,被误导,打了人,迫害了人,干了邪恶的事,可以理解,也可以原谅。但是,当事人成年后,明白事理后,如果良心没有泯灭,就应该后悔,就应该忏悔。干了坏事不后悔的人绝非善良之辈。

你恐怕对老毛的所作所为并不是十分了解,不然就不会这样说话了。

顶部
杜欣欣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2-8 12:20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回复 #20 pbxie 的帖子

见光太年轻了





我的博客:走入荒野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09-2-8 13:41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回复 #20 pbxie 的帖子

你知道张承志做了什么事吗?
他也许并没有迫害什么人,或是干邪恶的事,只是认真地追求着自己的理想。如果是这样的话,他是没有必要为“这一段的生涯”后悔。

怀着不同的心情,经历相同的事,就是会有不同的收获。
也许他就是因为经历了这段生涯,才和贫苦、底层的人民有认同。知道自己还能够去帮助别人。并且不断地这样做。

顶部
杜欣欣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2-8 13:58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所有的牛都是紫色的,苏格拉底是牛,因此苏格拉底是紫色的。
苏格拉底是牛,他是紫色的,所以所有的牛都是紫色的





我的博客:走入荒野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09-2-8 14:03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回复 #23 杜欣欣 的帖子

对呀,所以,我说我对红卫兵“不反感”, 是因为在红卫兵里,还有张承志这样有获得的人。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09-2-8 14:08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老谢和欣欣,
我在这里没有想给“红卫兵”,或什么人一个完整的评价。我也没有那个能力。
我只是说一下自己的感受,“不特反感”。

真的没有想伤害你们经历过这些事的人的感情。

顶部
pbxie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2-8 15:07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回复 #22 可见光 的帖子

张承志中学的同学仲惟光有篇文章,没有专门谈他的“英雄事迹”,但是提到了一些,包括差点把仲的门牙打掉。我不知道转过来好不好,把连接抄在这里,你自己去看吧。

http://yangren.blog.epochtimes.com/article/show?articleid=5135

我那时候年龄并不大,不算“经历”,只算“旁观”,还是稀里糊涂的旁观,所以你并没有伤害到我个人的感情。我说那些话,仍然是从“旁观者”的角度上说的。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09-2-8 15:41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回复 #26 pbxie 的帖子

谢谢你转来的文章。

这篇文章的口气真是似曾相识。 只凭一个人的指控,连法官都不能为人定罪, 况且是这样的文章。

我说过,一个人以不同的心情经历相同的事,会有不同的收获。

我读过张承志的很多文章,也知道他后来做的很多事。 这些都会让我形成个人的感觉。

其实谁还留在那段时期的思维方式里,相信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判断的。

谢谢你的讨论和转来的资料。

顶部
鹿希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2-8 16:09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回复 #1 先磨 的帖子

用了两个周日,专门去看了电影 <Che>  Soderbergh 导演,Benicio Del Toro 主演,西班牙语,有字幕。 两集加起来,算上广告的时间,总共花了四个多小时呢,NND。
我对这位老瓦的前世哥们没有研究,只是好奇。对电影有些失望,因为它并未解答我对这位传奇人物的世界观形成的疑问,可能对电影这种形式要求过高了点,所以回来随便狗狗了一下。不说切在拉美东游西荡考察民情时的事吧,就说他跟着卡斯特罗功成名就身居要职以后,担任古巴的‘革命检察官’,草乱‘检察’ 便下令处死上百个资产阶级业主等阶级敌人,然后还在古巴建立’劳教营地‘ 这些东东似曾相识啊,谁学的谁呀? 这又是一个迷。 莫非全世界的革命者心有灵犀? 老瓦,形势复杂,警惕挂羊头卖狗肉啊。

今日灌水截至,回头再来数落切的法国战友,著名左爷 Régis Debray 。

顶部
老瓦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2-8 21:25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你再去看《摩托车日记》,那里有关于他世界观的形成。

对于切的争论,主要在于他以暴制暴,不仅对帝国主义,在古巴国内的反对派也采取镇压。我不知道谁能站在更高的道德立场来批判,社会主义是革命,资本主义难道就不杀人?

但话说回来,我现在也处于失去判断的阶段,对西方资本失望,对共产集权也尚未完全信服。所谓的理想主义,还是在空想阶段原地踏步

顶部
jj1111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2-9 00:55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回复 #29 老瓦 的帖子

记得有次帮一位中国文坛上有名的出走前辈整理一篇文章时看到格瓦拉的颂词。去GOOGLE了
半天。才发现是个本。拉等似的人物。世界不乏这些理想主义的英雄。但二十世纪
“共产主义的实践和破灭”就是所谓英雄辈出的年代。记得小时唯一的英雄崇拜就
是拿破仑,可能去读法文和这些奇妙的小说和恢宏的历史有关吧。但现在看到的这
么多的鲜血和苦难我只想说:我们要的社会不需要英雄!我们需要温柔的心!

红卫兵的事得去看文革的惨象。其实我们看到的东西大多是宣传后的浪漫和实际差
别太大。这也是我想听圣眼究竟要说什么的原因。我想看事实的真相。虽然我自己
也看不下去。就象我提到在湾区的理发店碰到一个台湾来的上海老太,听她讲47年
苏北究竟发生了什么她如何逃到了上海就知道什么是“革命不是请客吃饭”,是满
地的血腥。还记得我讲过的三十年代的瑞金,教会的杨伯伯的母亲是这么死的?锯
死的!这就是要翻天覆地的革命。这就是49年有那么多的人没命地在中国跑来跑去
要躲的。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09-2-9 11:44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我想现在大家即使颂赞他,也决不是因为他杀了多少人,使用了多少暴力。
是因为他那种“无私”的精神。他本来有很好的生活环境,但他不能看到那么多人受苦, 就抛下自己的一切去帮助他们。

对受苦人的漠视,不是更加残忍?

我们一般的人能够同情受苦人,但愿意为他们的付出却很有限。
当然,现在社会进步了。和平的理念越来越被广泛传播,大家已经认识到了: 通往和平的道路只能是和平。
但当我们回头看他们的时候,他们的精神的确是让人感念的。

顶部
先磨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09-2-9 21:34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回复 #30 jj1111 的帖子

你是学法语的吗?

顶部
二平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2-9 23:11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当整个制度体系出现问题的时候,靠改良已经无济于事,革命就会成为必然。
小资理解不了理想主义者的境界和情怀,就好比麻雀理解不了雄鹰的世界一样。格瓦拉在试图创造一个新世界,小资们只能蜷缩在城市里研究格瓦拉嘲讽格瓦拉。





生活就是艺术
顶部
jj1111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2-10 00:06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回复 #32 先磨 的帖子

我是学法文的。可惜已忘得差不多了。现在就只剩下知道那几个作家了。
有关历史人物,我想有几个客观的标准最简单的就是他的活动和社会实践对社会的
影响(正面和负面)。就象本。拉登,如果他将他的财产分给了穷人,或许和托尔斯
泰一样受人尊重。但他从事的事业将受他影响的国家带到了如何的境地?不用说911的
受难者了。格瓦拉的暴行网上可作简单的搜索。<古拉格群岛>中的受难者们,中国
历次运动的受难者们,古巴的情况我不知道详细,但从中国和苏联可以类推:中国
从暴力土改,镇反的几百万人,三反五反的工商界人士,反右的知识分子,到60年
代初饿死的3千万农民和被管制的中国人到文革的全民暴行。如果英雄的行为是如此
的代价,我如何可以去崇拜他?用千百万人头堆成的英雄事业我无法崇拜。我只是
一个普通人。用你们的话就是有点良知的小资(所以还在和你们讨论这个问题),当
我看到历史的真相,我对从前喜欢过的俄国,法国都没了兴趣。因为这俩个都是暴
力革命的发源地。中国的老师。
另外,革命没有必然。如果去研究英国的改良主义就是这个结论。中国的革命你要
去看真正的国共内斗史你就看到革命发生的必要其实是自我创造出来的。中国当时
的社会根本不是你所想像的。这点PBXIE可能知道一些具体的。我看了你的<玫瑰坝
>很喜欢,谢谢你写这么好的书。上次见到莫言和他谈到你的书可惜当时忘了带在身
边。他的<丰乳肥臀>和你的有得比噢。

顶部
二平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2-10 01:54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英国也不是特例。
1、一样有1640年革命,查理一世给推上断头台。
2、苏格兰起义,照样遭到血洗。
3、日不落帝国的形成,从来就不是和平的进程,靠的是血与铁。
4、等到了美国独立革命,白人之间自相残杀。

讨论任何问题,都不能忽略历史事实的存在,否则流于空泛。





生活就是艺术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09-2-10 08:55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回复 #33 二平 的帖子

二平大概马克思的书没有少读.  可惜思想太陈旧.

如果按照你的理论,你就是你们家的掌权者和大资, 你女儿大概算小资, 你太太就是受压迫的劳动人民. 你对你太太的苦楚基本是漠视的.
我也不应该在这里跟你废话,应该到你家,串联你太太推翻你.


人类开始珍视生命,开始把人当作人来对待
而不是把他们当作奴隶, 黑人,或小资, 或统治者, 历史还是太短. 一叹!

因为,人如果不被当作一个人了,而是奴隶或剥削者或美国人的时候, 或者其他什么身份的时候, 他就可以因为他的身份而被铲除.  这是暴力或流血有理由的原因.

顶部
二平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2-10 09:05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见光在。
讨论政治问题的时候,我从来都是坚定不移的现实主义者。身份?历史发展到现在,身份一直都没有消失。我们可以设想阶级或者身份消失了,是好事,但实际上,身份一直存在的,谁都抹杀不了的。

只有在探讨文学艺术的时候,我才会变成理想主义者。

我的一个原则是实事求是,理想的归理想,现实的归现实,不能掺乎了。





生活就是艺术
顶部
pbxie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2-10 12:13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谢谢jj1111的谬夸奖。莫言是名作家,我可不敢同他比。

利用这个机会,再次感谢jj1111的鼓励和支持。

QUOTE:
原帖由 jj1111 于 2009-2-10 00:06 发表
我是学法文的。可惜已忘得差不多了。现在就只剩下知道那几个作家了。
有关历史人物,我想有几个客观的标准最简单的就是他的活动和社会实践对社会的
影响(正面和负面)。就象本。拉登,如果他将他的财产分给了穷人,或许和托 ...


顶部
先磨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09-2-10 12:20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回复 #34 jj1111 的帖子

这么小的网站就有好几个网友学过法语,非常高兴。

顶部
pbxie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2-10 12:38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我也学过法语喔——是二外。当初可以看一些简写的读物,现在全忘光了。

QUOTE:
原帖由 先磨 于 2009-2-10 12:20 发表
这么小的网站就有好几个网友学过法语,非常高兴。


顶部
简杨
该用户已被删除





 
发表于 2009-2-10 12:44 
回复 #40 pbxie 的帖子

我也学过,当时成绩还很好。要住在魁北克的话,估计这些年也会拾起来的。重新开张,是一个做了很久的计划了。看明年能不能下决心

顶部
pbxie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2-10 12:47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回复 #41 简杨 的帖子

哇,佩服,竟然还有这个雄心壮志。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09-2-10 12:48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回复 #37 二平 的帖子

如果人把理想和现实分开,他就只是一个逃避现实的幻想者。

如果能够在理想和现实中找到一条道路,他就是完全的理想主义者,也是个完全的现实主义者。

而且还有一个原则就是,道路和理想是一致的。通向和平的道路只能是一步一步的和平。人们为认识这一点已经流了足够多的血,但愿我们不要再付代价了。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09-2-10 13:12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唉,不管什么主义者,好好过日子吧。

二平,你要小心我向你家输出一些搓衣板。

顶部
jj1111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2-10 14:07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回复 #43 可见光 的帖子

光这句说得真好:“因为,人如果不被当作一个人了,而是奴隶或剥削者或美国人的时
候, 或者其他什么身份的时候, 他就可以因为他的身份而被铲除. 这是暴力或流血
有理由的原因.”天主教前教皇保罗二世是位致力于各大宗教间沟通和谅解的人士。
可能和他的波兰背景和经历有关。圣严法师也在宗教和世俗社会的沟通间作了很多
事,也很有眼光。我偶遇一个台湾回教界领袖一见我就大讲基督教和回教间的渊源。
看来这个时代身份的铲除是个趋势了。

二平你要多想想,不然老婆“革命”了你就不好过喽。

谢,你的书只是发行渠道和宣传渠道的问题。不然你也是名作家了。

我也准备乘女儿选二外之机重新将法文捡起来。大家加油!

顶部
老瓦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2-10 14:10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这么说吧,切和毛有共性,就如同毛和斯大林有共性,和华盛顿也有共性。但今天我们怀念切,是他与毛所不同的品质,否则我们吃饱了撑,自己的先烈不敬仰,去供一个洋和尚干嘛?

顶部
杜欣欣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2-10 14:22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回复 #46 老瓦 的帖子

问题是谁在奴役人民,而且人民继续还在做奴隶?怎样让人们不做奴隶





我的博客:走入荒野
顶部
先磨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09-2-10 15:47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乐园有一条法语线,有鹿希在法国总部坐镇,没有难倒的问题。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09-2-10 16:23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回复 #45 jj1111 的帖子

是,这种身分的铲除,也是在这一次的启蒙中的,这应该是这个新世纪可以看到的事。

其实二平对太太很好。
我们人权组织有点干涉内政。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09-2-10 16:45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回复 #47 杜欣欣 的帖子

是有个”先解放了全人类, 最后解放自己“ 还是“先解放了自己,再解放全人类”的问题。
在“大乘小乘与合一”那篇里面好象提到过。

顶部
老瓦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2-11 12:07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回复 #47 杜欣欣 的帖子

“人民”这个词很funny, 但是没办法啊,从它诞生那一天起,就注定是专制的奴隶,或者被资本奴役

顶部
杜欣欣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2-11 12:24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回复 #51 老瓦 的帖子

确如你说,是很FUNNY,在政治家操纵下最好用群盲 ,平时不能用,政治上不正确,用大众更好些?总之是兴也苦亡也苦





我的博客:走入荒野
顶部
老瓦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2-11 13:00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回复 #52 杜欣欣 的帖子

“公民”就可以了,比较中性

所以我有时候想,以资为本,还是以人为本? 相对来说,集权还是以人为本(这话苗头不对了,要打住

顶部
可见光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09-2-12 08:57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回复 #51 老瓦 的帖子

他被不被奴役,  或被谁奴役, 基本还是由自己和群体自身决定的
这就是光亮

顶部
老瓦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2-12 21:29  资料  个人空间  个人文库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回复 #48 先磨 的帖子

不好意思,我没学过法语,所以和鹿希的分歧越来越大

倒是正式学过五年德语,虽然现在还能连懵带猜看一些最简单的文字,但我对日耳曼已经没有了兴趣。前两年想自学日语,坚持了一个月,缺少环境只有作罢。如果那位也有意,可以和我比赛啊,保证你不会输

顶部